書摘

七個會議(下)

作者:池井戶潤(日本)

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fotolia)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 ,

續前文

2

原島是家中的老二,上面還有一個哥哥。

不同於學業和運動表現都比較優秀的哥哥,原島在各方面的表現非常平凡。雖然不比其他人差,但也沒有哪一方面特別引人注意。

從家裡附近的公立小學、國中畢業後,他進入了琦玉縣內還算不錯的高中,成績中上。參加桌球社好不容易在第三年才成為主力隊員,團體賽卻在第二回合就被刷下來。

想要在個人賽扳回一城,卻不幸遇上超強校的對手,只能飲恨落敗。

雖然比別人晚一點才開始準備大學入學考試,原島也是盡力了。但結果沒考上第一志願,最終進了第三志願的私立大學。

原島的父親是市公所的公務員,一直努力想要出人頭地,不斷朝著副市長的位置努力。大兩歲的哥哥一肩擔起父親的期望,東大畢業之後便進入經濟部成為政府官員。

一個是人人敬佩又優秀的哥哥,一個是差強人意的弟弟。

「我以後想進製造商工作。」

大學畢業前找工作時,原島這麼告訴父親。沒想到只得到一句「是嗎?那你加油。」這種不痛不癢的回答。

想進哪一家公司?在公司裡想做怎麼樣的工作?身為父親會這麼問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但原島的父親什麼也沒問。

反正我跟哥哥完全不同。

原島心想哪天一定要讓大家刮目相看,因此求職尖峰期之前就做好周全的準備,集中火力專攻幾家一流的綜合製造商。結果卻事與願違。

面試前他做好萬全準備,沒想到全軍覆沒。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經過幾次面試之後,他發現了一件事。只憑著想進入這家公司的熱誠,似乎無法成為錄取的原因。

難度越高的面試,越需要某些脫穎而出的特質,但在原島身上完全找不到。

在任何一場面試,原島都只是一個不起眼的求職者。

大四開學不久後開始求職活動,原島參加了近三十間公司的面試,全都是大名鼎鼎的一流企業。

「這樣太好高騖遠了,要不要找些跟自己條件相符的公司?」

曾經有朋友這麼建議原島,但他聽不進去。因為他總是被拿來跟哥哥比較,嚥不下這口氣。

一直到了天氣仍然酷熱的九月,連最後的希望也落空之後,他才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那時大型企業的面試已經差不多都結束了,原島只好打消上市公司的念頭,開始投履歷到中型企業。

其實當時原島根本沒聽過「東京建電」這家公司。直到有次無意間在求職指南雜誌看到相關訊息,得知「東京建電」是引領業界的大型電機製造商SONIC的子公司,才開始有了一點興趣。原島在SONIC的面試被刷下來,但如果是子公司,說不定可以在裡面找到想做的事。所以他馬上打電話到「東京建電」的人事部,希望獲得面試的機會。

或許還是沒希望吧!

經歷太多失敗後,本來已經不抱期望,沒想到這時奇蹟發生了。

屢戰屢敗的原島居然順利通過每一關的面試,一個星期後就收到他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內定通知。

後來他才知道,一開始面試他的人,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學長。

或許跟公司的緣分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東京建電是SONIC的子公司。」

確定錄取之後,原島跟父親報告這件事。父親只回他:

「是嗎?SONIC啊!」

原島不知道對父親來說這代表什麼意義。因為是SONIC所以很開心嗎?還是因為是子公司所以很失望?

「恭喜你。」

父親接著說,不過馬上又將視線移回傳來歡呼聲的電視畫面。

父親最喜歡的球隊第三棒打者正好錯失絕佳機會。父親非常喜歡棒球,原島他父親會繼續看棒球轉播,沒想到父親卻突然起身,從冰箱拿出一罐五百毫升的啤酒,再從餐具櫃裡拿了杯子,斟了兩杯放在兩人面前。

「不管是怎麼樣的公司,只要在需要我們的地方工作,就是最幸福的了。」

父親的口氣聽來平穩而堅定。後來他才知道那段時間父親正好在公司內部升遷中失足,剛收到繼續留在課長位置的人事命令。

「努力就會有收穫。接下來的日子裡,只有你能開拓自己的人生。」

說完後父親高舉酒杯,表情有點生硬地喝下啤酒。這是父親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原島說出如此貼己的話。

滿懷抱負進入東京建電之後,沒想到等著他的居然是被公司體制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上班族生活。

一開始他被分配到會計部,不得不學習簿記,過著每天跟單據搏鬥的日子。就在進公司第三年、覺得自己在會計方面總算能獨當一面的時候,原島卻突然收到人事命令,把他分配到完全不同領域的業務部。

為了拿到新客戶,前三年他拚命地隨機拜訪跑業務。後來再轉到電子零件相關部門做了五年,之後又配合公司轉了好幾個部門,升遷比同期慢了一些,好不容易終於在兩年前晉升為二課的課長。

雖說上班族的命運本來就會因公司的一紙命令,隨時被調到任何地方,但公司的安排實在太蠻橫無理,也讓他有過幾次換工作的念頭。不過他在三十歲那一年跟同事結婚,生了孩子之後,就沒辦法隨便把辭職掛在嘴邊了。而且社會這麼不景氣,就算想換工作也沒有公司要他。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只能一直巴著公司,再也沒有勇氣離開。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

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說不定自己的人生打從一開始就欠缺值得開拓的深度。到了這個地步,原島不禁懷疑起自己。

3

「你倒是給我認真點啊!」

高亢的話音把原島嚇了一跳,忍不住往聲音那頭看去。

坐在會議桌另一側的坂戶站了起來,怒視著椅子上紋風不動的八角。

會議結束後北川已經轉身離開,這時還有一半以上的人留在會議室裡,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動作,看著坂戶和八角之間的互動。

「現在不是打瞌睡的時候吧!就連那些會用到的資料,你居然不自己準備而是丟給下面的人。再怎麼樣,至少在我報告一課業績時可以不要打瞌睡嗎。」

「我沒睡著嘛。」

八角提出辯解時發現大家都在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剛才我都有在聽啊!」

「你記得自己是組長吧!身為組長就應該隨時幫忙遞上需要的資料,要協助我啊!你到底為了什麼出席這個會議?都有在聽?你以為你是誰啊!」

一向理智的坂戶難得這麼激動,像是把累積已久的怨氣一口氣爆發出來似的。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會好好反省。」

說完後八角嘿咻一聲站了起來,隨即背對著坂戶走出會議室。

「他那是什麼態度?」

看著八角離開,佐伯驚訝得吐出這句話。只見坂戶將手上的資料甩到桌上,不可置信地瞪著會議室的門,即使八角已經不見蹤影。

原島催著佐伯離開會議室:

「其實我懂坂戶的心情。」

兩人走在走廊上時,原島說:

「八角對一課的業績幾乎沒貢獻,是吧。所有業績都是坂戶的。八角完全就是個累贅,而且只出一張嘴,完全不覺得自己不對,態度更是跩得不得了。」

「聽說更早之前他就常常在一課的會議跟坂戶起衝突。」

佐伯一副消息靈通的樣子。不過他跟坂戶本來就是同一年進公司,兩人又特別親近,這個消息或許是從本人那裡聽來的。

兩人順路來到樓層角落的自動販賣機,原島直白地說︰

「依照坂戶的個性,應該容不下這樣的事情吧!」

坂戶總是拚了命地工作,這是公司裡大家都知道的。他能在公司立下頂尖業績,並不光靠運氣或才華,而是建立在獲得大家肯定的努力之上。

一課和二課位於同一個樓層,又剛好在隔壁,原島經常看見坂戶一整天都在想事情,行動力十足,一刻也不得閒地忙著工作的事情。而八角則老是悠哉地窩在吸菸區抽菸,不論什麼時候看到他都在喝茶或喝罐裝咖啡,一副清閒的樣子,也不出門跑業務,只靠電話聯絡。兩人實在是天壤之別。

這次的事件將對坂戶和八角之間的關係帶來如此劇烈的變化,這是當時的原島完全想像不到的。

「你這寫的是什麼報告!這樣的理由就要我接受訂單變少?你在開玩笑嗎?」

那次會議之後,坂戶就毫不遮掩地在大家面前對八角大呼小叫、大聲訓斥。以前他還會顧慮到自己年紀比八角小而稍微客氣一些,但現在則完全是主管對部屬的態度。

此外也經常看到坂戶中午左右回到公司時,發現八角一如往常悠閒地在座位上喝茶而大聲斥責。除了兩人之間的關係,甚至連坂戶的個性似乎也變得不一樣了。

「虧你還能這麼悠哉地在喝茶,工作進行得怎麼樣了?」

聽到坂戶這麼說,八角既不回嘴,也不表現出服從的樣子。他只是淡淡地笑著,默默接過坂戶湊到面前的資料回到座位,或是用一種讓坂戶差不多要抓狂的速度慢慢地站起身。

都已經被坂戶罵成這樣,八角還是不改其態度,兩人之間的緊張關係甚至變得理所當然。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終於來到年底結算的三月。整個公司月底忙得跟戰場一樣,原島經常看到坂戶指著八角的鼻子大罵,但他自己也忙到完全顧不了一課內部的人際關係。而且那一陣子這種場景已成自然,引不起他太大的興趣。◇(節錄完)

——節錄自《七個會議》/ 圓神出版公司

七個會議》/ 圓神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趙子龍懷著幼主絕塵而去,那是野史傳奇的世界裡一個傳奇的畫面。
  • 我以為想要欣賞大晏的詞,第一該先認識的就是大晏乃是一個理性的詩人,他的「圓融平靜」的風格與他的「富貴顯達」的身世,正是一位理性的詩人的「同株異幹」的兩種成就。
  • 所以,過去中國人對自然的愛好,不下於今日的西方人。但不願和自然對立,祇想如何使自己與自然融而為一。甚至縮小山林的形象,置於庭園裡,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於自然之中。他們也登山,但祇是「我來,我看」,卻不想「征服」,他們欣賞山,不但用眼睛,還用心靈。
  • 真琴是個什麼樣的母親呢?里沙子看著她們,思索著。孩子還小時,頻頻做出危險舉動時,進入反抗期時,她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工作呢?
  •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張開眼睛。張開眼睛又有何難?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睜眼瞎子。這不是罵人,而是說明我們的器官本身是沒有意識的,雖然生長在我們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當其用,則需要心靈的貫注。張開眼睛可以看到萬物,是否能看到,則要視「心」有沒有要我們看到。
  • 黑瓦白牆,屋後竹林,門前小河,走過小橋,是大片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這是我常夢回卻再也找不到的浦東高橋奶奶家。
  • 謝春梅行醫七十四載,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籠、涉急灘,走遍公館、銅鑼、大湖、泰安、獅潭等偏鄉山澗聚落,救人無數,醫德口碑早在鄉間流傳。
  •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 「因為這些信向來都寄送到這棟大樓的這一層樓,現在你把它租下來了。而且你知道的,租約中特別載明,這屋址的使用者必須負責回這些信。」
  • 聖若翰對炒蛋很有一套。愛德華問他炒蛋的秘訣,聖若翰說他從來不一次炒,而是分幾個步驟。愛德華也跟寶拉說了這個訣竅,現在也堅持要教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