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晴文:淺談順治皇帝:情幻過後 更懂人生

順治皇帝崇佛由來已久,也早有修佛意願。圖為順治皇帝為藏傳佛教而下令建造的白塔,今坐落於北京北海公園。( Shizhao /Wikimedia Commons)
順治皇帝崇佛由來已久,也早有修佛意願。圖為順治皇帝為藏傳佛教而下令建造的白塔,今坐落於北京北海公園。(維基百科)
人氣: 6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0日訊】銀燭搖曳,斗轉星移,幾百年的光陰流逝後的今夜,還有誰會如我,在心間深深銘記你的名字——福臨。

喚你一聲「福臨」,而不是「順治皇帝」,並非不敬。正是因為仰慕你的才情,敬佩你的性靈,懂得你愛過痛過經歷過之後的通透,才遵從你本性的意願——只叫你的名字,因為你不愛皇帝的頭銜、不嗜權力地位,只想本真做自己。

清 佚名《清世祖順治皇帝朝服像》。(公有領域)

有人說,你太過痴情善感,不適合做皇帝。但他們忽視了,實際上你從始至終都是個好皇帝。你自幼博覽群書,漢文漢史挑燈夜讀;崇尚佛法,悟性非凡,對儒釋道經典愛不釋手;書畫詩文,樣樣精通。當你還只是五六歲的孩子時,便登上了皇位,多年被攝政的多爾袞架為傀儡,卻只讓你更加堅韌圖強;當你真正親政時,你是十二三歲年華的小小少年,你心地仁厚、英明果敢、整治貪腐、勤政愛民。這個皇帝你當到二十四歲,卻戛然而止了,沒有被篡權奪位,國運也沒有衰敗,你甚至沒有抱病而逝,你只是,出家了。這樣一位才華橫溢又能征善戰的皇帝做出如此驚世駭俗的選擇,怎能不令人感嘆呢?可感嘆的人群之中,又有幾人能真正了解你靈動又細膩的內心?

正因為多愁善感的個性,才對這個世界更加悲憐更加敏銳。正因為痴愛過失去過,才對人生更加理解更加透徹。在你出家的決定之中閃爍著的,是你了悟人生真諦的大智慧,和你高處不勝寒的那一抹王者的孤寂。

有人說,你出家是因為痛失了最愛的董鄂妃,但他們沒有注意到,其實你早在相識董鄂妃之前的幼年時期,就已經心篤佛法、敬天信神。你自然是深深愛過董鄂妃的,怎能不愛呢?她和你一樣的從小就聰穎過人、靈氣逼人。她讀史書過目不忘,見識廣博識大體,是個有思想有深度又心地善良的姑娘。每當你下朝後,她總是親自料理飲食,斟酒送飯,噓寒問暖;每當你披星戴月看奏摺,她總是默默展卷研墨,奉湯奉茶;每當你看奏摺不夠仔細時,她便會提醒你應仔細審閱,不可草草了事;每當你要和她同閱奏章,她又連忙拜謝說後宮不能干政;就連宮中身分低微的太監宮女犯了錯,她也常常為他們求情;後經歷喪子之痛、身心俱損的她還盡心盡力侍奉生病的孝莊太后,至孝至善連蒼天都要垂淚;最後臨終時她還惦記著囚犯的生命。她和你從古今歷史聊到學堂故事,從詩詞歌賦探討到人生真諦。你們真摯的感情,是知音的共鳴,是理性的互勉,超越了普通的纏綿私情。與如此善良又知心的佳人朝夕相伴相惜,要你如何承受這忽然的某一天,最心愛的女孩子年紀輕輕就香消玉殞先你而去呢?

她走了,你很痛苦,可你的痛苦遠不止是因為她走了,而在於你更加理解了世事無常。

看盡了權勢富貴繁華煙雲,歷盡了情幻的起落,通懂了世事浮沉後的你從新撿起了初心,想起年幼時便尋求寂靜空靈的境界,便到廟裡找尋真正的自己去了。

此刻,燭光幽幽,仿佛福臨也是在那樣柔和的青燈下,年輕的面龐上雙眸澄澈,輕嘆提筆,寫下這樣的句子:過去經歷的太多了,未來之事也不過如此,人生在世索然無味。既然早已看透這一切,何必還要留在這俗世之中呢。

當梧桐葉落,秋風瑟瑟,仿佛福臨也是在那樣的季節裡,悟到了一切有生就有滅、人生中的所有都不能長久留住的大規律,因而透徹的感嘆著:人生不過匆匆幾十載猶如白駒過隙,人人追名逐利卻什麼也帶不走,即便貴為天子,也都覺得世事如浮雲流水轉瞬即逝,還不如去修道,方可達到更高的美妙境界,既然年幼時就有修佛的志向,如今又飽經人世,不必再困於情網,若現在不去修煉,還要等何時去真正的解脫呢。

終於用僧袍換卻了龍袍,飄然遠去了,留下了一份罪己詔,和一首出家詩給這個世界:

出家偈

福臨

天下叢林飯似山,缽盂到處任君餐。

黃金白玉非足貴,唯有袈裟披最難。

朕為山河大地主,憂國憂民事轉煩。

百年三萬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閒。

來時糊塗去時迷,空在人間走一回。

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

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朧又是誰?

不如不來亦不去,也無歡喜也無悲。

悲歡離合多勞意,何日清閒誰得知。

世間難比出家人,無牽無掛得安閒。

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披百衲衣。

五湖四海為上客,逍遙佛殿任君嘻。

莫道僧家容易做,皆因累世種菩提。

雖然不是真羅漢,也搭如來三頂衣。

兔走鳥飛東復西,為人切莫用心機。

百年世事三更夢,萬里江山一局棋。

禹尊九州湯罰夏,秦吞六國漢登基,

古來多少英雄漢,南北山頭臥土泥。

黃袍換卻紫袈裟,只為當初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緣何落在帝皇家。

十八年來不自由,南征北戰幾時休?

朕今撒手歸西去,管你萬代與千秋。

福臨短暫的一生也像這首詩一樣優美簡練又內涵悠遠,像茶一樣苦澀暗香、深邃又令人回味,你曾是一生坎坷波折的英君明主,也是滿懷才情絕世深情的翩翩少年,但你最初、最終、最根本的自己更是一個聰慧透徹、敬天信佛的純真修行之人。本性加之豐富的人生經歷使然,你看懂了積累無數個前世的向佛向善才可種下修道的機緣,明白人出生於人世之前和離開人世之後的存在,原來在今生托生成皇帝之前,你就已是從西邊而來的一位修行之人啊,因此才能寫下「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這樣真切感人催人淚下的詩句。因為你知道的人生真理這麼多,洞徹得這麼深刻,也就這麼的寂寞啊。

此刻,眼前仿佛一幅皇宮夜讀圖,福臨為董鄂妃解釋他對《心經》的深層理解,他們一起研習佛法,一同輕輕地念著:「一口氣不來,向何處安身立命」……

西山新法海寺殿中,一個巨大的石碑上,福臨御筆親書為後世刻下二字:「敬佛」。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責任編輯:古言

評論
2019-06-10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