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分裂國家篇(3)

共產暴政錄:共產黨主導的三區叛亂

編寫:愛德華

據資料顯示,中共在62年間出賣的國土為数百萬平方公里,上世紀50年代承認外蒙古獨立,以及90年代承認被沙俄強佔的領土,就達近300萬平方公里。(網絡截圖)

人氣: 7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7日訊】中共為了共產革命在中國實現,曾經在新疆採取過種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手段。其手段之一,就是煽動新疆境內的各邊疆民族,進行暴動,直至獨立「建國」,然後再加入到前蘇聯聯邦。

三區叛亂,也叫伊寧事變,是1944年發生在中華民國新疆省北部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個區域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回族人、柯爾克孜人的分裂暴動。但中共對此讚譽有加,稱之為「三區革命」。該暴動由兩個組織的策劃、支持、參與和資助,一個是一直覬覦中國北方的蘇聯,另外一個就是中國共產黨

蘇聯在二十年代分裂外蒙古得手後,開始插手新疆,妄圖將其「外蒙古化」,建立一個脫離中國的、為蘇聯控制的獨立地區,或者象外蒙古那樣的「社會主義國家」。

在三四十年代,蘇聯多次試圖吞併新疆地區,將其改為「東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為此扶植了很多新疆民族主義和共產主義團體,最有影響的是阿不杜力克木阿巴索夫的「新疆共產主義者同盟」,並積極尋找在新疆的代理人。

1933年,蘇聯在北疆的阿山地區策劃了一次反新疆金樹仁政府的暴動,由阿山地區哈薩克族頭人沙裡福汗宣布獨立。但被新疆主席金樹仁及時派兵鎮壓下去。同年接受蘇聯資助和培訓的和田人伊敏(漢名毛德明,筆名布格拉)成立了「和田埃米爾國」,自任「和田埃米爾」,盛世才1934年當選新疆省主席,奉行親蘇親共政策而得到蘇聯支持並藉助蘇聯紅軍的力量驅逐南疆張培元、北疆馬仲英,成為「新疆王」。

到1942年蘇聯野心畢露,盛世才察覺蘇共及中共企圖推翻新疆省政府、分裂中國領土以建立蘇維埃政權,在民國政府的說服下,他隨即與蘇聯決裂,倒向中華民國政府。蘇聯對新疆十多年的赤化毀於一旦。1943年1月,盛世才奉中華民國政府之令,要求蘇聯撤出在新疆的駐軍及其機關,但蘇聯反駁這是「非法且仇視的行為」。

三區叛亂起因

蘇聯決不甘心失去對新疆的操控,利用多年培育的共產黨及親蘇勢力,策動叛亂,在蘇聯全面支持和操縱及中共的配合下,伊犁、塔城、阿勒泰維族爆發了分裂中國的武裝叛亂,極端民族者以「殺回滅漢」為口號,並宣布成立「東突厥共和國」,目的是徹底推翻民國政府控制的新疆省政權,代之以由蘇聯控制的傀儡政府,進而外蒙古化。事變中蘇聯和中共資助極端分子建立政府、屠殺回漢平民,罪惡滔天。

在抗日戰爭最關鍵時期的1944年秋,為支持抗戰,中華民國政府要求新疆各族人捐獻軍馬支援前線。新疆的極端分子以這個「獻馬運動」為藉口,挑動維族人的不滿。先在伊犁鞏哈挑動突厥暴民發起叛亂。與此同時,在蘇聯內務人民委員貝裡亞(貝裡亞可是個「大人物」,前蘇聯特務頭子,斯大林時期,實際權力僅次於斯大林的2號人物,黨內排名比他高的人都怕他三分。)親自坐鎮阿拉木圖指揮下,大批在蘇聯學習過特種作戰戰術的突厥極端分子也紛紛越過國境進入暴動地區,直接參與「三區分裂暴亂」。

1944年11月12日,突厥暴徒成立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也稱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艾力汗‧吐烈成為偽「政府主席」,阿奇木伯克為副主席。

艾力汗吐烈是蘇聯烏茲別克人,一個泛突厥主義者,從蘇聯跑到新疆佈道,在佈道時他大肆鼓吹新疆實行徹底「獨立」的泛突厥主義思想,被盛世才逮捕,從1937~1942年一直被關在伊寧的監獄。「三區革命」發生後, 在蘇聯的支持下,他奪取領導權,使他不僅是泛伊斯蘭主義者和泛突厥主義者的精神領袖,而且還是「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臨時政府軍政事務的最高主宰者。

1945年1月5日,該臨時政府委員會舉行第四次會議,會上通過了九項宣言。在宣言中宣布:「永遠消滅中國在東突厥斯坦領土上的專制統治」,「建立一個真正、自由、獨立的共和國」。

1945年4月8日,三區叛軍的各游擊隊及各武裝合併,成立「民族軍」,蘇聯將領波利諾夫擔任總指揮,阿巴索夫擔任政治委員。共17個團,其中13個團是騎兵團,2個獨立騎兵師,5個步兵旅」。

在蘇聯顧問及軍事人員的支持下,「民族軍」進行了一系列進攻,叛軍政府的控制區擴展到伊犁河谷以外。

突厥暴徒屠殺平民

蘇聯向暴徒提供軍火及人員的援助,在1944年11月7日夜裡,突厥暴徒在伊寧搞暴亂,隨即對漢族軍民展開了大規模的屠殺,姦淫數千漢族婦女,連5、6歲的幼女都不放過,伊寧救濟院的殘疾漢人及漢人小學生被拖到河邊用木棒打死。遇害人數達2萬至7萬人。其殘酷程度堪比侵華日軍在南京的暴行。「他們瘋狂的砍殺追打漢人,街上漢人的屍體堆積如山」一位倖存者口述。大屠殺將伊犁河河水都染紅了。

國軍守軍掩護一部分伊寧居民撤退到了惠遠老城和艾林巴克。殺紅眼的突厥暴徒在蘇軍軍官科茲洛夫指揮下攻下了惠遠城,國軍守將陳伯良、高煒用中正劍切腹自裁,突厥暴徒再屠惠遠。

在這樣的情況下,伊犁郊縣的數十萬漢族居民紛紛逃往焉耆,被蘇軍和突厥暴徒追擊,隨後就是一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最後生抵焉耆者只餘三十多人。

蘇聯動用大炮猛轟國軍殘留在伊寧最後據點艾林巴克飛機場、鬼王廟、北大營兩三個月,國軍發生餓死的情況。11月22日,國軍援軍杜德孚趕往伊寧增援,均遭敵軍合圍全軍覆沒。

1945年,國軍在伊寧守軍受到暴民猛攻,僅1月1日早晨即遭到四千發砲彈、萬餘枚12公分迫擊炮攻擊。

艾林巴克守軍見援軍被殲,決定冒險突圍,1月31日,伊寧艾林巴克國軍殘部與漢族居民約四千人企圖突圍,突圍後殘餘2000軍民又被突厥騎兵追擊,預備第7師副師長守將杜德孚,預備第7師參謀長曹日靈戰死,最後這批死守艾林巴克的軍民僅有800多人生還,其餘皆被屠殺。伊寧淪陷後,大批東突極端分子以「殺回滅漢」為口號,手持大刀木棒,四處殘殺漢族和回族人,東北籍漢人幾乎被殺絕。

國民政府調遣國軍平叛

國土豈能由他人圖謀分裂掠奪!叛亂初期,突厥叛軍利用國軍在伊犁河谷兵力空虛的契機,取得了一些「勝利」,一度占領尼勒克。叛亂發生後,1944年9月民國政府出兵平亂,蔣介石盛怒之下命朱紹良接替了盛世才的職位,調遣內地的國軍西進平叛,一舉擊潰了突厥叛軍。

蔣介石還命令馬步芳派一個軍的騎兵駐紮在新疆各地,對東突厥斯坦分離運動進行鎮壓。國軍試圖武裝奪回新疆地區,但由於當時正處抗戰艱難時期,東突又得到蘇聯強有力的軍事支持,因而民國政府難以對疆進行大規模軍事行動。出兵平亂的同時,民國政府與蘇聯、東突展開了談判斡旋。

1945年4月,叛軍主力在蘇聯紅軍的步兵、炮兵、裝甲車和飛機的支援和參戰下開始向迪化進軍,8、9月,在蘇聯協助下攻占哈巴河縣、布爾津縣、承化縣、拜城、阿克蘇舊城及庫爾干,到9月叛亂軍將戰線推進到距離迪化僅150公里的瑪納斯河西岸。三區叛軍和國民黨軍隊對峙在瑪納斯河沿岸,國民黨守軍調集大批部隊,「死守大迪化」。

在南疆,蘇聯顧問納斯洛夫和阿巴索夫直出天山,進攻庫車,在阿克蘇一帶和國軍展開拉鋸戰。在蒲犁,以蘇聯的托合托米什為基地的恐怖組織奪取了蒲犁等地,成立了偽「蒲犁專署」,隨後開始向英吉沙、喀什、庫車進犯。10月,叛亂軍和國軍守軍對峙在這些地區。

若迪化失守,新疆就是早已籌劃「第二蒙古國」!──一個新的「蘇維埃加盟共和國」。

面對著國民黨軍隊的英勇反擊和固守迪化(烏魯木齊)。斯大林知道拿不下迪化後,又利用叛亂匪徒(新疆)和蘇軍占領的滿洲(東北)這兩張牌,作為交換條件,強迫蔣介石接受外蒙古「合法性」。

1945年8月15日,中蘇簽定《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以蘇聯承認國民政府對東北和新疆的主權,不支持中國共產黨與新疆內部事務交換有條件承認外蒙古獨立。斯大林表面上同意此條件,將東突厥斯坦的領導人艾力汗吐列祕密解回蘇聯,但是對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和中國共產黨的援助依然源源不斷。

經過平叛及八個月談判後,民國政府最終於1946年4月重新控制了新疆的局面,與蘇聯、東突制定出十一條和平條款,取消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稱號,恢復伊犁、塔城、阿山三個專區的建制,成立新疆省民主聯合政府,聯合政府的核心層由親蘇派別組成,領導人為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和較溫和的阿合買提江,這表示多數人並不認可激進和分裂做法。

中共為屠殺七萬平民的叛亂叫好

在平叛這個分裂中國的「三區叛亂」中,國民黨軍隊4000官兵陣亡,數位國軍守將為國土完整戰至最後以身殉國,叛匪屠殺約6-7萬漢人並建立「東突厥共和國」。

作為蘇聯傀儡的中共對此次事件評價極高,譽其為「三區革命」。毛澤東曾於1949年8月,給東突頭目阿合買提江寫信表示感謝,毛在信中讚揚稱:「你們多年來的奮鬥,是我全中國人民民主革命運動的一部分」。毛表示,「三區民族軍(叛軍)在新疆牽制了近十萬國民黨的軍隊」(註:那可是在硝煙滾滾的抗日戰爭時期)。毛還說:「伊犁、塔城、阿山三區人民的奮鬥,對於全新疆的解放和全中國的解放,是一個重要的貢獻」。

1949年12月20日,曾屠殺數萬漢族平民的「東突民族軍」被正式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軍,其首領被中共授予少將軍銜,於1954年10月7日大部分成為新組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部分。

幾十多年過去了,當年慘遭屠殺的同胞已經化為累累白骨,還有幾人記得他們的悲慘遭遇?當年保家衛國的國軍將士也將陸續故去,還有誰能記住他們為民族和國家作出的貢獻?

但中共記得,可與我們記的大不相同,1959年,中共政府撥出專款於伊寧市人民公園(原名斯大林公園)內西側建立伊犁三區革命烈士陵園,又名新疆三區革命歷史紀念館,以記念那些屠殺中國人的暴徒。

蘇聯對三區的影響

經過蘇聯十多年的經營,又有中共的裡應外合,蘇聯對三區的影響十分深遠,中共高官鄧力群說:沒有蘇聯的幫助,三區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彭國安則說的更為直接:「三區就是蘇聯打出來的」,三區革命與蘇聯的聯繫如此緊密,可以想像三區叛軍(它們稱民族軍)眾多官兵與蘇聯的關係,有未經證實的資料說在新疆和談成功之前,三區叛軍排以上幹部均為蘇軍派遣來的正規軍官。

霍齋‧松哈什在他的回憶文章《三區革命武裝力量簡述》中提到:「作戰期間,由蘇聯而來的俄羅斯族、哈薩克族、柯爾克孜族、塔塔爾族軍官是三區革命軍軍事技術的傳播者。

叛軍中有大批蘇聯援助的武器裝備,根據錫伯族騎兵連成員在90年代的回憶錄中提到,新疆和談成功後,有正式的命令收回部隊中所有帶有俄文字符標示的武器,代以繳獲的國民黨武器。張治中回憶錄中講,就在和談協議簽字儀式上,蘇聯領事館領事儼然一個太上皇,當著張治中的面直接修改和談協議條款,從此可見一斑。大批三區叛軍將領在三區叛亂成功後陸續返回蘇聯,如原民族軍總指揮鮑裡若夫在新疆和談即將成功前返回;曾經擔任過中國人民解放軍5軍軍長的列斯肯在50年代初5軍番號被取消前返回蘇聯。

中共竊國前後,蘇聯把叛軍送給了中國共產黨,連同新疆叛亂的匪徒也變成「革命武裝」,隨後被被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軍。叛亂頭目成為解放軍將領(叛亂頭目阿合買提江‧哈斯木、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伊斯哈克伯克‧穆努諾夫、達列力汗‧蘇古爾巴也夫和羅志五人先到蘇聯的阿拉木圖,可能是即將前往北平參加會議前向蘇聯匯報工作。1949年8月27日左右飛機在蘇聯的伊爾庫茨克附近失事,五人全部死亡)。到60年代中蘇交惡,中共軍隊中的原個別叛軍將領(如馬爾果夫和祖龍‧太也夫)在蘇聯指使下於1962年率領6萬邊民逃亡蘇俄(蘇聯在邊境放麵包,大饑荒中的饑民就過去了)。蘇聯又在邊區製造分裂運動,甚至在哈薩克與烏茲別克設立訓練中心,培育維吾爾族特工。

三區叛亂的後患

當年蘇聯入侵新疆,中共裡應外合,屠殺中國人的三區叛亂(革命),延至今日遂釀成「東突」之禍,中共和蘇聯實則是「東突」的鼻祖。『三區叛亂』的影響還波及到南疆,蒙古和西藏。

對於中共曾經切齒痛恨的盛世才現在進行較為正面的報導,因為中共目前除需要「高舉」民族主義這面旗幟外,中共也需要為目前大肆屠殺新疆人尋找歷史「合法性」。

不管是當年叛亂分子殺漢回平民,還是現在由中共自己來殺新疆人。中共都根據它的實用需要變來變去。歸根結底,中共要的就是殺人類——這是由共產黨的邪惡基因所決定的。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07 5: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