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法輪功輔導站義務負責人遭迫害綜述(3)

(從左至右)東北林業大學講師呂蒙新、江蘇金壇市電信局顧鎖祥、上海法輪功學員張志雲,皆擔任過法輪功義務輔導員,均被迫害致死。(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6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7日訊】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至少有110位原各地輔導站義務輔導員、義務負責人遭迫害致死,有數百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勞教,有上萬人遭綁架。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當天清晨,在各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辦公室的操控下,各地公安部門對當地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輔導員等實施祕密大逮捕。

從7月21日起,國際網路被切斷,後來連電子郵件通信也被迫中斷。7月22日開始,中共操控所有媒體24小時鋪天蓋地、輪番造謠誣衊法輪功。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各地法輪功輔導站人員都是義務幫忙,沒有工資、沒有官當、義務教功、不收取費用。各地輔導站嚴禁存錢、存物,杜絕任何形式的捐獻。在中共的瘋狂迫害發生後,各地輔導站的輔導員、負責人首當其衝,遭到嚴重迫害。

以下是部分原各地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輔導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接上文:大陸法輪功輔導站輔導員遭迫害致死案例(2)

物資局局長原勝軍

原河南省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原勝軍,於2005年10月7日被枉判6年。10月25日下午5點半左右,原勝軍在絕食數天後,趁警察不備,從濟源市醫院走脫,到濟源市承留鎮南桃村一村民家藏身,之後被警察團團圍住。

警察強迫南桃村大小隊幹部在原勝軍還未死亡的情況下簽字證明他已死亡,然後將他拉往火葬場。據知情人講述,原勝軍死亡後兩天眼睛未閉,嘴巴大張,一隻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色的,臉上傷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條腿顯青紫色。

據悉,警察在抓捕原勝軍之前就已經接到了指令,即將他處死,而且為推卸責任,逼迫其他人證明他已死,而後直接把他拉到火葬場,路上再將他打死……

濟源市當局下發文件,規定24小時必須將原勝軍的遺體火化,如果原勝軍家人不願意,就強行火化。當時中共人員把原勝軍凍在殯儀館的冷凍櫃中,標上名字「無名氏」。

河北省電話設備廠工程師王宏斌

王宏斌畢業於長春郵電學院,原是河北省電話設備廠工程師。1994年3月3日,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是河北省法輪功輔導站義務聯絡人之一。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遭2次綁架,被非法勞教3年。2000年6月,王宏斌夫婦被工作單位原河北省電話設備廠非法辭退,全家失去了生活來源。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在家中被石家莊「610」、長安公安分局及轄區派出所的一大幫警察綁架、抄家。他被帶到一個國保警察的祕密刑訊地「雙環賓館」,遭到酷刑逼供;被長安公安分局管轄的原東大街派出所警察趙長慶等偽造證據、非法勞教3年,被關押在石家莊市勞教所二大隊。

在勞教所,王宏斌經歷了肉體和精神上的極度摧殘,曾經因抵制洗腦「轉化」(逼迫放棄修煉),被警察指使勞教犯人用打火機燒掉手指甲;單手被吊銬在窗戶鐵柵欄上三天三夜;他平時遭侮辱、打罵更是常事。

在高壓下,王宏斌的精神長期處於緊張、抑鬱之中,身體每況愈下,家屬多次要求勞教所給他辦「保外就醫」,遭拒。勞教所於2002年11月8日因怕承擔責任將王宏斌提前釋放。

王宏斌回家後,身體已經被摧殘得虛弱不堪,健康急劇惡化,住醫院治療,被診斷為肺癌晚期,於2003年10月9日含冤離世,終年39歲。

遼河油田高升採油廠附企金屬公司經理王開明

王開明,曾擔任遼河油田高升採油廠附企金屬公司經理,後當主任。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擔任高採煉功點義務輔導員。王開明嚴格按「真、善、忍」修心性,無病一身輕,在工作上兢兢業業,是同事和家人公認的好經理、好丈夫、好父親。妻子姚桂蘭,是遼河油田高升採油廠退休職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疾病不治而癒。

2008年4月28日,王開明在家門口被遼寧省盤錦市公安局高採派出所警察韓世龍、邢寶昌及街道辦王國林等人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盤錦市看守所近半;2008年10月,被盤錦法院非法判刑4年,先後被劫持到南山監獄和盤錦監獄迫害。

2010年4月14日,王開明被盤錦監獄四監區獄警迫害致昏迷不醒,被送盤錦第二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期間他的腳、手都被銬著。

當時他的妻子姚桂蘭已被迫害致死,其大女兒生孩子滿月不久,二女兒上大學。女兒多次要求給父親辦「保外就醫」,但盤錦監獄、高採派出所拒不給辦理。只住院了11天,王開明又被拉到盤錦監獄醫院,被注射不明藥物迫害。

半年後,即2011年1月份,王開明被迫害造成第二次腦出血,成了植物人。盤錦監獄又把他第二次送盤錦二院進行所謂「搶救」,仍給他戴著腳鐐、手銬。直到3月份,盤錦監獄怕他死在監獄承擔責任,才給他辦了保外就醫。

他被轉到遼河油田中心醫院,由兩個女兒護理,家中十多萬元積蓄全都花光(因他被開除公職,停發工資、醫療保險等待遇),到無錢支付住院費用時,他只好出院。他身體狀況繼續惡化,於2011年底含冤離世。

天津市復員軍人范其俊

范其俊,男,生於1948年2月22日,家住天津市南開區復康路復康里2號樓1門4樓。范其俊原為復員軍人、天津市公安局老幹部處幹部、原天津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後,范其俊即遭當局綁架並被隔離監視居住兩個多月。期間,范其俊先是被送往薊縣某招待所非法拘禁,而後又被非法關入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不久即被非法勞教2年。因其身分特殊,勞教期間他一直被非法拘禁在市局看守所直到解教釋放。

范其俊被非法勞教2年釋放回家後,其妻迫於中共一貫的株連迫害政策與他離婚,兒子更是很少與他來往。范其俊也被開除公職,收入全無,長期靠別人接濟為生。為了維持生活,范其俊曾多次打過短工,如:看車、看門、守夜等。他曾多次找公安局交涉生活保障問題,可是最終連最低生活保障也未能得到解決。後來,范其俊在家中去世。

北京石景山李躍進

北京石景山區法輪功學員李躍進,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是北京市石景山區義務輔導站負責人之一。李躍進多次遭到綁架,一次被綁架到惡名昭著的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迫害,四次被非法勞教,在團河勞教所遭受嚴重迫害,曾受酷熱曝晒折磨而休克。

由於長期被勞教所迫害,他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糖尿病症狀。李躍進還被開除工職,經濟上遭受嚴重迫害,家庭生活困難。

2012年8月2日,李躍進第五次遭綁架,並被非法勞教;期間被團河醫院注射不明藥物,出現嚴重的心臟病症狀。

2013年4月3日,李躍進保外就醫回家後,經內部醫院治療發現,其周身血管成段狀凝固發硬,與心臟相通的三大主血管堵塞,於2013年10月1日早晨故去。

各種現象顯示,李躍進疑被團河醫院注射藥物毒害。李躍進生前曾說:「那裡面(指團河醫院)太邪惡了!我就是被他們害的。」

江西武寧縣法輪功學員陳建寧

陳建寧,江西省武寧縣石渡鄉張官田村村民,1996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把除了在田地裡幹活外的其餘時間,幾乎都用在義務教功、傳播法輪功上。煉功點在本村由一個發展到附近十多個,煉法輪功的人由一個鄉發展到附近幾個鄉。

由於他按照「真、善、忍」實修,深受法輪功學員愛戴,被推選為九江地區義務輔導站站長。與此同時他和當地法輪功學員們的一言一行也感染了百姓,村裡打架罵人的事,也越來越少,整個村的精神面貌都發生了變化。在一次村評選中,他被首選為村隊長。

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之後,他因不放棄修煉至少四次遭鄉派出所、縣公安局綁架,被拷打、摧殘、非法罰款,直到被活活打死。

2002年3月4日,陳建寧又被鄉派出所抓去毒打致昏死過去,警察用冷水澆他。好心的村長知道後用3,000元作保,把他保回家。他已被打得變了形,骨瘦如柴。

2002年8月28日,鄉派出所警察沖到他家,把他及妻子唐美芬(也是法輪功學員)非法抓走,當時家裡還有一個7歲的兒子,無人照顧。在縣公安局警察對陳建寧繼續摧殘,他始終不放棄修煉,直到被他們活活打死。

張志雲離奇死亡

張志雲,女,66歲,住上海虹口區,自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曾參加過李洪志先生五次傳功面授班。煉功後,她全身疾病消失、精力充沛,擔任上海地區的法輪功義務輔導站副站長。

1999年「7‧20」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就成了當地中共人員重點監控的對象。十年來,她拒絕寫任何放棄信仰的所謂「保證書」。

上海警察認為張志雲在江浙滬一帶的法輪功學員中比較有威望,所以對她又怕又恨,她的住所24小時被人監視。

張志雲(明慧網)

2009年4月底,張志雲因要參加在國外讀書的女兒的畢業典禮,去派出所申領護照。新調來的「610」頭目陳朝暉對她進行刁難,為此張志雲據理力爭。這時兩個警察奉命給她倒了杯茶葉水,並說:「這個茶水不要喝,我們是有感冒,你喝了也感冒。」張志雲不知是計,連喝兩杯。她離開時,警察還說:「你有病要去看醫生的啊,不要不看。」事後警察還讓居委會幾次上門詢問張志雲的情況。

張志雲回家後沒幾天,就開始劇烈吐血,之前她非常健康。據家人說:她吐血吐得非常厲害,一天起碼吐兩次,一次要吐一個小時,吐了一個星期,胸部以下呈紫色,肚子也大起來。虹口區「610」戴某、虹口區政法委書記以及歐陽派出所警察李楨惠(音)還常上她家騷擾。

家人把張志雲送往虹口區中心醫院治療搶救,兩天後情況好轉,各項指標轉好,人被轉到普通病房。5月13日,上海虹口區「610」的科長、主任等人到醫院找院長及主任醫生談話。第二天,張志雲就去世了。

據悉,搶救的時候,醫生把氧氣罩罩上去後,她的舌頭馬上就伸出來,人立刻就死了。死時嘴角流血,雙目不閉。

江蘇金壇市電信局顧鎖祥

顧鎖祥(明慧網)

顧鎖祥是原金壇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負責人之一,工作單位是金壇市電信局。在煉功前他是藥罐子,有胃病、膽息肉、神經官能症、腰痛病、腿關節炎。1996年煉法輪功後,他所有的病陸陸續續消失了,所以非常堅信法輪功,一直堅持修煉。

自從煉了法輪功,他按「真、善、忍」做好人,嚴格要求自己,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在單位勤勤懇懇工作,受到單位和職工的一致好評,家庭也更加和睦。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顧鎖祥多次被抓被關,長期遭受折磨,致使身體逐漸消瘦,直到上不了班。

2000年一天早晨,他在外煉功遭綁架,被非法拘留15天,在看守所遭到迫害,被逼戴腳鐐。2001年元旦,他去了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卻被綁架,拳打腳踢、把他的頭往牆上撞,從早晨一直被迫害到下午2點多鐘。顧鎖祥被非法勞教3年,並被開除了工職。

2003年5月,顧鎖祥寫信給省領導講法輪功真相,當時想恢復工作,又被抓去受到迫害,被吊銬在窗子上19天不讓睡覺,還遭毒打,最後又被非法勞教2年。

2007年11月28日,顧鎖祥正在上班,被從單位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他被吊銬19天,不讓睡覺,警察還下死勁踩他的肚子,導致他的肝、腸等內臟嚴重受傷,失去功能。回來後,醫生說他最多只能活兩個月。

2008年8月2日,中共又以保奧運為由,對他連哄帶騙、變相綁架迫害。之後,他拖著嚴重傷殘的身子,頂著烈日艱難地移步,好不容易熬到了家,於2009年3月22日半夜2點含冤離世。

東北林業大學講師呂蒙新

呂蒙新,44歲,黑龍江省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東北林業大學講師。1999年前,呂蒙新曾是林大校園煉功點的負責人。

6月15日,法輪功修煉者和平理性地在校園裡堅持煉功,呂蒙新被兩個警察扯住脖領子,拽住一隻胳膊,逼他遣散煉功人。呂蒙新平心靜氣地笑著說道:「這麼好的功法能不煉嗎?」那個副處長氣急敗壞地照呂蒙新的臉猛擊一拳,他的眼鏡被打飛七八米遠,頓時眼眶青紫,牙床出血。

呂蒙新(明慧網)

一封載著東北林業大學煉功點上百名修煉者心聲的上訪信,分別送達黑龍江省領導、林業部領導手中:「我們是長期居住在校園裡的教工子弟和學生,我們沒有什麼奢望,只求在我們為之奉獻和熱愛的校園裡,腳下有一塊綠地,煉一煉能夠給我們帶來心靈淨化、祛病健身的好功法。」

呂蒙新曾於1999年10月10日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拘留19個月後,再被動力法院非法判刑3年,劫持到哈爾濱監獄。

2005年4月3日凌晨,呂蒙新到哈爾濱市省政府廣場清除惡首江澤民的畫像,遭省政府武警非法抓捕,被動力區法院非法判刑2年,監獄查出他有肺病而拒收。2006年2月27日,呂蒙新被迫害致多臟器衰竭,在萬家勞教所醫院離世。

結語

在這些曾經擔任過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大學教授、公司經理、工程師、國家公務員,也有普通農民、個體戶等。他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從法輪功中受益,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他們沒有建立任何花名冊,沒有組織、鬆散管理、自由修煉。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們無一倖免,成為中共政法委、「610」、公檢法司迫害的重點。他們因為堅持信仰,不放棄修煉,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或被毒打致死、被毒藥害死、被酷刑折磨致死、被迫害成重病而死⋯⋯

他們中有的已離世多年或十幾年,可他們遭受的殘酷迫害至今仍在中國上演。

(完)#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6-11 5: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