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中俄高調「秀恩愛」背後各自有盤算

6月6日,習近平在普京的陪同下,到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接受名譽博士學位。(DMITRI LOVETSKY/AFP/Getty Images)

人氣: 24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近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俄,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並簽署了兩個聲明及30多份合作協議,將中俄從「戰略夥伴關係」提升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等,成為中俄兩國官方媒體的頭條新聞——儘管媒體也無法解釋這兩種關係有何區別。

外界注意到,在三天的訪問行程中,習近平與普京多次「親密」互動,頗有向外界「秀恩愛」的味道。比如兩人除了正式會晤外,還一同出席了莫斯科動物園熊貓館的開館儀式,一同參觀了中國長城汽車圖拉州工廠下線汽車展,一同在莫斯科大劇院出席了中俄建交七十周年紀念活動等。

不僅如此,習近平在與普京會晤後發表聯合聲明時對記者表示:「普京總統是我交往最密切的外國同事,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我十分珍視這份深厚的情誼」。普京則稱習近平為「親愛的朋友」。 兩人還相互贈送了禮物。

相較於習近平的「知心朋友」說,普京回以「親愛的朋友」至少在程度上差了一些,而這恰恰折射的是雙方「秀恩愛」背後都有著各自的盤算。畢竟如果雙方關係真正很「鐵」,真正相互信任,是完全不需要這些「高調」證明的。那雙方各自的盤算是什麼呢?

一方面,在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美國同時在經濟、能源、科技、軍事、人權、外交等方面向北京施壓之際,選擇了高調「抗美」的習近平此次出訪俄羅斯,目的非常明確,那就是尋求被美國制裁的俄羅斯的支持,如在能源、經濟、科技、軍事方面,從而一定程度上擺脫自己的困境。此次中俄簽署了30多份經濟、投資、工業和教育領域合作文件就可以佐證,其中有華為公司與俄羅斯電信公司MTS達成開發俄羅斯5G網路的協議。

另一方面,對於普京而言,與北京發展關係,既可以向其出口石油、天然氣,並藉助其資金發展疲軟的俄羅斯經濟,也可以在與歐洲、美國打交道時提高話語權,即借力與其展開某種對抗。俄羅斯軍事政治研究中心專家米哈伊爾·阿列克桑德羅夫評論認為:「莫斯科現在發現,在歐美西方國家之間進行離間分化並找到支持自己的希望破滅了,而同中共、伊朗等國家拉近關係,組成對抗西方的多極構架變得更有希望。」

然而,再怎麼「秀恩愛」,北京和莫斯科都無法迴避的一個事實是:依賴美國市場和技術的中國,若中美貿易戰的協議最終無法達成,給中國市場帶來的損失是難以估量。不僅更多外資撤離,不少民企為了生存,也在想法離開。由此造成的經濟下滑,失業率攀升,物價飛漲,人民生活水平下降……都將給不合法的中共政權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俄羅斯的作用有限。至於俄羅斯所受到的影響也並非是積極的,比如在原材料出口方面。

5月28日,《透視俄羅斯》援引俄羅斯Finam集團公司分析師阿列克謝·科列涅夫的評論,認為世界兩大經濟體的貿易對抗不會導致俄羅斯經遭受很大直接損失,但也不會因此獲益。他說:「中國將在其他地方尋找市場,包括轉向國內消費的大幅調整。因此,就算中美貿易戰帶來俄中貿易增長,其規模也不會大到可以說是完全有利於俄羅斯的程度。」不過科列涅夫認為,如果中美持續對抗導致世界經濟增長明顯放緩和大規模全球經濟危機,則俄羅斯可能遭受巨大損失。他表示「俄羅斯經濟多樣化程度低,嚴重依賴資源出口,因此對任何外部衝擊極度脆弱」。

基於這樣的事實,中俄一直以來的貌合神離也就不奇怪了。比如在俄羅斯遭受美國制裁時,中國銀行並沒有提供俄方急需的貸款,中方投資也遠遠低於預期。而一直宣揚中俄友好、與北京保持著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俄羅斯,也一再讓北京不爽。

據自由亞洲報導,在習近平訪俄前,俄總統發言人談及美中貿易戰時稱:「這不是我們的戰爭。」對於美中貿易戰進一步升級及其對俄羅斯的影響,俄羅斯總統助理表現出「事不關己」的態度。俄羅斯沒有任何支持北京「反美」的行為和言論,很耐人尋味。

有意思的是,今年4月8日在中共對外聯絡部副部長錢洪山率領高級代表團訪問莫斯科時,被親克里姆林宮的日裡諾夫斯基警告中共最好別染指俄羅斯的利益,這樣可避免俄中之間爆發衝突。而在4月4日,美國川普總統會見中共副總理劉鶴時表示希望中俄和美國一起減少軍備後,俄羅斯率先做出了積極的回應。北京對川普的倡議卻予以拒絕。莫斯科北京不同的反應也很說明問題。

而早前有俄羅斯媒體透露說,拖延多年的中俄大型合作項目「莫斯科-喀山」高鐵工程能否簽約仍懸而未決,原因是普京對該項目持反對意見。據報,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一直被北京宣傳為代表了中俄合作高度的典範項目。幾乎每一次普京訪問中國或中共領導人訪俄,雙方都會為此簽署一系列的意向書、合作協議和備忘錄。而除了高鐵合作項目之外,中俄之間的很多曾被高調宣傳的大型合作項目最後都不了了之,或被一拖再拖。如中俄遠東邊境河大橋的建設也已經拖延了多年,至今仍未完工。而俄羅斯修建克里米亞大橋的速度卻快得驚人,絲毫不差於中國速度。

普京反對修建該高鐵,或許是從極權體制下走過來的他明白「一帶一路」的真實用意是什麼,因此表面上的功夫做的很到位,但在實質問題上打太極。

還有一個更關鍵的不同是,與北京相比,擺脫了共產主義控制的俄羅斯政權,雖然民主大多是個擺設,仍存在大量人權問題,但畢竟其在表面上也不敢像中共這般為所欲為,而且俄羅斯人民也確確實實從發展中得到了實惠。

普京曾在《真理報》上發表文章稱:「一個把老百姓的居住權、健康權和受教育權拿來作為籌碼,拉動經濟的政府,一定是個沒有良心的政府,真正執政為民的政權,一定要把這三種東西當作陽光和空氣和水,給予人民。一個國家不能變成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有人占幾十套房,有的人住不起房——真要那樣,執政當局沒有任何臉面賴在台上,因為民生問題,就是政治問題,就是執政者的責任。」中共政權顯然與此有著完全不同的認知,那就是高房價、高醫療、高學費背後對人民的剝削。

在筆者看來,中俄「秀恩愛」不過是暫時各取所需,一旦關係到切身利益,一旦能與美國緩和關係,一定會上演另外的「秀」。而深諳共產體制邪惡的普京,當然也不會完全相信北京誘人的說辭和承諾的。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6-08 5: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