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余文生被祕密庭審 許豔控告徐州中院違法

5月9日上午,江蘇徐州市中級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和辯護律師的情況下,對余文生律師案進行祕密開庭。余文生妻子許豔譴責徐州中院的違法行為。(網絡圖片)
人氣: 6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大陸知名人權律師余文生已被羈押近一年五個月,中共當局不但阻止辯護律師會見,更惡劣的是,5月9日上午,江蘇徐州市中級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和辯護律師的情況下祕密開庭。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豔譴責徐州中院的違法行為,並就此向徐州市人大常委會等多個部門發出了控告信。

大紀元記者從許豔處了解到,5月9日早上,中共當局派人到陜西省將余文生律師的哥哥直接帶到徐州中院後,才告訴他上午9時要開庭,而此前,包括許豔、辯護律師及余文生的哥哥均不知道要開庭。

許豔說,聽哥哥說,他在法庭上見到了余文生,但由於受到當局的壓力,對於庭上的詳細情況哥哥沒有跟她說太多。由於自己沒有親自到現場,許豔稱對外界不好多說什麼。

「我是又氣憤又擔心」,許豔譴責徐州中院的違法行為,「剝奪辯護律師、妻子和余文生本人的法律權利,是不人道的做法。」許豔說,余文生律師已經被非法關押約一年五個月了,當局始終不讓律師會見,這難免讓人質疑余文生是否真的被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此次祕密開庭,許豔更加擔心他是否受到酷刑,或當局有其它不敢讓外界知道的事情。

許豔在《針對余文生律師案被祕密開庭的控告信》中說:「不論是《民法》、還是《刑法》,都有規定:配偶是第一順序。有事情首先應該告訴配偶。怎麼可以連妻子既沒有收到書面通知,又沒有口頭通知的情況下,就祕密開庭了呢?!這樣,當事人法律權利誰來保障?妻子的法律權利誰來保障?辯護律師的法律權利誰來保障?」

信中要求徐州市人大常委會對徐州中院祕密開庭的違法行為,進行監督、調查並處理濫用職權者與相關責任人。

許豔同時也表示,想通過中國(中共)的法律程序得到公平公正是不可能的,此前,她去過幾乎所有的辦案機關,多達數十次,但所有的大門都進不去,無奈她又通過郵寄的方式提出申訴,同樣杳無音信。

但是,「有國際社會、律師及朋友們的聲援,我非常感激。」「雖然維權非常的艱辛,但也要堅持下去。」許豔說,這一年半以來,她不僅為余文生維權四處奔走呼籲,自己也承受著當局的打壓,身體一直在生病。「心裡失望、陷入困境、無助都有過,但是就是在困境中一次又一次地調整自己,繼續努力。」

「再困難,只要他沒回家,我就不會放棄。」許豔說。

余文生律師於2014年因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中共當局羈押99天,遭到酷刑迫害。出獄後,他代理多起法輪功學員辯護案件,加入「中國人權律師團」。

為了阻止余文生代理王全璋案及法輪功學員案件,中共對他進行升級打壓,讓律師事務所解聘他,註銷他的律師證等。

這期間,余文生不斷抗爭,控告中共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九名司法局官員。2018年1月19日被北京警方抓捕前,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時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

1月27日,余文生被轉到徐州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4月19日,余文生被以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批捕,現被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6-09 3: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