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方隱匿凶手打人證據 青島農民有冤無處申

青島農民姜先生的太太被惡鄰打成多處骨折、輕傷一級,但當地派出所竟然稱證據不足。姜先生為討回公道,四此上訪。(知情人提供)

人氣: 5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要不是親身經歷,我們不相信『法治社會』會發生這樣的事。」青島農民姜先生在上訪信中說。姜先生的太太被鄰居打得多處骨折,屬輕傷一級,但當地警方不查清凶器,不調取監控,拖延法醫鑑定時間等偏袒行凶打人一方。為討回公道,姜先生已找了警方數十次。

姜家和朱家是東西毗鄰的鄰居,姜家在東戶,朱家在西戶。姜家的南面院牆臨著一條路,因朱家出門必經此路,早前(十多年前)姜家已經讓出一米多來,各自相安無事。

姜先生告訴記者,「院牆是多年的老院牆,跟他們沒牽連。他家有車,開車嫌路窄,所以拆我家的院牆。實際他的車能跑開,多年了他都能跑開車。」他表示,自家沒有占對方的地,現在對方通過打人把地划過去。

據介紹,朱家兒子開了一家服裝加工公司,比較有錢,這幾年開始欺負姜家。朱家想讓姜家的院牆再往後讓,也沒上門商議,就把姜家的院牆拆了。2018年8月26日早晨6、7點鐘,姜太太到院地裡幹活,看到東西院牆被拆了,就問誰拆的?結果被對方掐住脖子梗,遭朱家4人圍毆,朱家兒子手持木棍打人,還吆喝要打死人。

警方不帶出警記錄儀 取走現場監控

姜先生當時在地裡幹活(離現場300米以外),等他跑回來,對方又動手打他,把他的臉抓破了。姜先生打110報警,北站派出所的3個警察到場後,卻沒有帶出警記錄儀,用手機拍了照,並到朱家取走了監控錄像。

姜太太隨後被120送到即墨中醫院搶救,住了20多天院。

採訪中,兩位老人都不善言辭,無法說清對方是怎麼下手打人的。但據法醫鑑定的結果顯示,姜太太(被鑑定人)「右鎖骨骨折,斷端錯位,左橈骨骨折,斷端向背側移位,掌側成角,左尺骨莖突游離」。經「鎖骨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術中骨折成粉碎型,斷端有兩塊較大游離骨塊;經「左橈骨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術中見橈骨莖突劈裂,掌側有大小約0.8*0.5com蝶形骨折;CT檢查顯示:右側3、4肋骨骨折。

姜太太被打得多處骨折,鑑定結果屬輕傷一級。(知情人提供)

最終鑑定結果顯示,姜太太屬輕傷一級。按大陸《刑法》規定,如鑑定為輕傷或者重傷,行為人則構成犯罪。故意傷害罪輕傷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事發2個多月 警方才抓行凶者

但直到去年11月5日,警方才把打人者(朱家父子)拘留1個月,很快就取保候審了。「具體怎麼操作的不知道,我也不懂法。」姜先生說。

姜先生表示,自去年事發後,他到北站派出所跑了5、60次,2019年也跑了幾十次,催促警察辦案。「(他們)光說辦不給辦,派出所胡來,不作為!」

而姜太太遭此暴力毆打,又沒有地方說理,病情加重。姜先生表示,目前妻子的情況很嚴重,「原來體重130多斤,現在不到90斤。幾乎連走路能力都沒有了。」

姜先生只好四處上訪,先後去了濟南的山東省公安廳、省政府、檢察院等信訪部門。姜先生的指控包括,110齣警不帶執法記錄儀,不保護現場,不出具報警記錄和受案通知書。現場沒有查清打人凶器,也沒有採取措施,案件沒有送檢察院。且警方沒有在法定時間內,給予出具傷情鑑定報告書。

「派出所拖延了很長時間,還到家裡來勸我說不用做(法醫)鑑定。」他說。

鑑定書還顯示,「2018年9月12日,被鑑定人步行入診室,神清語利,查體合作」。對此,姜先生表示,即墨市中醫院的護士說是重傷。當天,妻子是被女兒和兒媳架著進去的。

案件10個月未提交檢察院

2019年6月19日,姜先生到即墨檢察院查詢,沒有查到派出所及即墨公安移交的材料。至今,此案被當地派出所一直拖延了10個月,未向檢察院提交案件。姜先生把家屬的醫療費用單子提供給派出所,也沒有得到任何賠償。

日前,記者撥通即墨北站派出所的值班電話,想詢問此案是否做過和解?為何稱證據不足?朱家監控能看到打人現場嗎?為什麼不提起公訴?對方表示對該案的具體情況不清楚,並以無法證實記者身分為由拒絕提供相關負責人電話。對方宣稱,「我不管你是哪(裡)的、多大的媒體,你如果想了解就來派出所了解……,我這是按正規程序辦,這是公安系統!」

律師:輕傷必須到法院 和解需受害人同意

原北京刑事辯護律師盧偉華在分析此案時表示,輕傷一級是必須走刑事的,必須到法院走程序。公安說證據不足,但是輕傷一級的醫療鑑定在這裡,這是最關鍵的證據。對方取保沒問題,但是案子是要到法院的,就是判輕判重的問題。

所謂「打輸住院,打贏坐牢」,盧偉華表示,和解是受害方要同意。如果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受害方本人同意的話,可以和解。如果受害方不同意不行,警方必須把這個案子報給檢察院,他們就想拖黃了,但是有輕傷的證據拖不黃的。

對於老百姓有冤無處申的遭遇,盧偉華表示,這種情況在國內很普遍,當官的想把一個案子囫圇掉是很容易的。警方不是保存、收集證據,它就是個證據加工廠,它可以隨心所欲地加工證據。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9-07-02 4: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