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份簡歷 讓你看懂華為與中共關係千絲萬縷

華為被指從上到下與中共關係密切。(Getty Images)

人氣: 996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5G即將全面開啟之際,是否向華為敞開大門是多國面臨的選擇。而華為與中共政府之間的關係成為各國決策的重要考量。近期媒體對華為高層的披露及一項對華為員工簡歷的新研究,揭示了華為從上到下與中共軍方和情報機構的密切關係,且程度令人擔憂。

這項對2萬5000份華為員工簡歷的分析研究是由越南富布賴特大學(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和英國外交政策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簡稱HJS)聯合進行。

鮑爾丁在其報告中說,「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華為員工在中共情報部門指示下行事;在華為,其員工和中共政府之間存在著深厚而持久的關係。這應該引起西方政府擔心中國(共)獲取(西方國家)國內信息的問題。」

研究人員還發現,華為所僱用的關鍵技術員工有很強的情報蒐集和軍事活動背景。有的是中共國安部在華為的代表,並掌握有信息攔截等技術。某些員工還可能參與過對西方公司的黑客和間諜案,因為他們簡歷中所列舉的時間段及所掌握的技術和所工作的單位與這些案子的詳情相匹配。

研究人員在報告中寫到,此研究是基於「一個獨特的數據集,提供了最令人信服的、公開可得的證據,證明華為與中共國家安全部門的關係」。

華為員工簡歷披露與中共關係密切

鮑爾丁教授和HJS智庫研究人員分析所用的大約2萬5000份華為員工的簡歷是由鮑爾丁在調查華為的所有權結構時所發現。去年,這些簡歷被上傳到中國的招聘平台,開始出現在公眾可訪問的網站上。

鮑爾丁教授和HJS智庫研究人員分析了大約2萬5000份華為員工的簡歷。圖為簡歷示意圖。(Fotolia)

鮑爾丁教授把這些簡歷稱為是一個「寶庫」。這是首次用員工簡歷證實華為跟中共軍方的關係超乎尋常。鮑爾丁表示,研究中對華為員工的個人信息進行了嚴格的核實。工作耗時巨大。

HJS在7月5日發表推文表示:「一項HJS調查揭示,和華為的說法相反,其(華為)員工在他們自己的簡歷上聲稱,在開展中共國安部(MSS)的一些項目以及與中共軍隊合作。」

簡歷披露,有華為員工曾經在中共負責情報蒐集和反間諜的國安部擔任過特工;或者與中共軍隊有過合作項目或在中國領先軍事院校接受過教育;或者在被指控對美國企業發動過網絡攻擊的中共軍事單位工作過。

鮑爾丁在報告中點名三名跟中共關係密切的華為技術員工。

華為員工同時為中共戰略支援部隊服務

楊國智(Yang Guozhi,音譯)在深圳華為擔任質量管理測試部門的軟件工程師。他在華為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移動基站的軟件測試,基於傳統的LTE標準,以及新的5G標準。

華為、阿里巴巴996工作制,並將其視為企業文化,引發熱議。圖為華為深圳總部。(Daniel Berehulak/Getty Images)
華為深圳總部。(Daniel Berehulak/Getty Images)

根據報告,在華為的工作給了楊國智和華為對用戶和提供商數據訪問的控制權,在華為的任職期間,楊還在長沙的中共軍事院校國防科技大學擔任教學和研究職位,由中共軍隊正式聘用。楊為國防科技大學所進行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信號(處理),遠程管理等。

國防科大早在2015年就被美國納入黑名單,美國公司被禁止向其出售技術。

報告稱,根據楊的簡歷上提供的信息,有理由相信,楊的工作處在中共戰略支援部隊(SSF)的保護傘下。

SSF是中共在2015年12月成立,被視為中共軍隊極其重要的一個軍種。公開信息顯示,SSF可能包括電子對抗、網絡攻防、衛星管理等資訊方面的力量,以及擔負一部分的後勤補給調度的職能。

報告說,至於為什麼一個管理基站控制的華為軟件工程師同時在中共軍隊的一個專注於網絡戰的部門任職,這引發極其令人不安的疑問。

報告指出,雖然無法斷言楊國智已經做了哪些事,比如,是否他已經在華為產品中嵌入了一些代碼,使得SSF或相關實體可以監控個體用戶或所有基站的數據流量。但簡歷中的所包含信息可以看出,他的軟件和代碼創建、測試等能力使得他有這個能力這樣做。而SSF本身就擅長進行這類行動。

員工自稱是在華為工作的中共國安部代表

報告中還點名一名叫李敬國(Li Jingguo,音譯)的華為員工。李在移居深圳並為一家國有企業的小型子公司工作之前曾在西安交通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在那裡工作的三年間,他在中國眾多城市開展了社區發展連接網絡項目。參與了網絡推出和規劃的許多方面。基於這些經驗,他之後在華為擔任軟件開發和系統集成單元的研發工程師。

李在華為從事更大的網絡推出工作,覆蓋整個東南亞國家,並參與華為在英國市場拓展計劃發展的核心工作。他增加的責任和項目規模使他在各種工作中獲得了豐富的經驗,從軟件開發並與硬件相結合到網絡規劃和網際協議,覆蓋亞洲新興市場和關鍵的歐洲市場以及中國網絡建設。他參與了大規模互聯網網絡的推出。

報告稱,李的簡歷上的一些具體描述令人擔憂。他將自己稱為是在華為工作的中共國安部代表,負責一個具體的項目或產品開發。報告稱,這代表了華為與中共國安部之間的「系統化關係」。而且,這是一個具有越來越多的責任或權威的職位。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國安部是負責間諜和反情報的主要實體。國安部涉及各種活動,從人類情報資產招募和信息蒐集到網絡滲透中的網絡戰活動。

除了李的這種特定國安部的責任外,他的簡歷還顯示,在多個國內外的項目中,他的業務是在華為設備上安裝「合法的」信息攔截功能。

報告稱,鑑於李與國安部的關係,有理由相信他的這種能力是由國安部提供或受到國安部的指示。

此外,李的簡歷上顯示的時間表、業務描述和地域責任,與彭博社4月30日披露的華為後門醜聞及時間表相匹配。

根據彭博社所看到的全球第二大移動運營商沃達豐(Vodafone)幾年前的安全簡報文件及知情人士的消息,沃達豐早在幾年前就發現,華為供應給沃達豐旗下意大利業務的設備設有隱藏後門,容許華為在未經沃達豐的許可之下,接觸該運營商在意大利業務的固網網絡(fixed-line network),而該系統為數百萬企業及家庭提供網絡服務。

文件顯示,沃達豐在2011年要求華為拆除後門,並得到華為的保證,稱問題得到解決。但進一步測試顯示,安全漏洞仍然存在。

而根據鮑爾丁等人的分析研究,李很可能參與了這次華為後門事件。

多名員工和中共軍方有關聯

報告點名的第三名華為員工是王強(Wang Qiang)。王曾在浙江科技大學學習網絡工程。畢業後,王在中共央企「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CASTC)任職。CASTC是中共軍隊的主要供應商。

在為CASTC工作期間,王強從事各種民用和軍用通信系統的開發。加入華為後,他主要負責增加網絡容量和大數據項目。

報告指出,一些跡象表明,王強可能曾經參與對外國硬件的複製和黑客攻擊。王強在其簡歷上特別提到,他在CASTC任職期間,對思科和北電交換機有專長。他所從事的各種網絡項目都要用到這種交換機。令人明顯產生質疑的是,在他為CASTC工作期間,思科和北電遭到了來自中共政府行為者或者與政府相關行為者的黑客攻擊或盜版行為。在一起案例中,帶有中國芯片的假思科路由器開始出現在美國軍事硬件中。

報告稱,這與王強從事這種網絡設備的時間段大致相符。

一個華為項目負責人在其簡歷上寫到,他參與該公司與中共軍隊屬下的國防科技大學合作項目。

另有一名華為員工的簡歷顯示,她在華為擔任軟件工程師的同時,也在中共軍隊一個雷達學院工作。

一名自2012年以來一直在華為工作的經理在其簡歷中寫到,其曾在中共國家信息安全工程中心工作過。該中心與中共陸軍61398部隊「合作多年」。該部隊被指控對西方公司進行網絡攻擊,竊取商業機密。

一名參與了5G「基站」開發的華為電信工程師在其簡歷中寫到,「由於涉及軍事機密」,他無法對之前的工作發表評論。

鮑爾丁教授與HJS合作得出的結論是,那些與中共軍方或情報機構有聯繫的華為員工,他們的背景「表明他們在國家安全事務上有經驗」。

曾在中國度過大部分職業生涯的英國外交官彭朝思(Charles Parton)表示,這些案例拆穿了華為聲稱的「沒有證據表明他們幫助中共情報機構」的虛偽性。

「證據確鑿。」彭朝思說。

華為高層與中共的關係

華為頭號人物、創始人任正非的軍方背景已被媒體進行了大量的報導。任正非於1974年進入中共軍隊從事軍事科技研發工作,並在1978年以軍隊科技代表的身分出席全國科學大會。1983年任離開軍隊,1987年創立華為公司。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軍方背景多次被媒體披露。圖為資料照。(AFP)

6月10日,華為全球網絡安全和隱私官、公司副總裁薩福克(John Suffolk)在英國國會科技委員會聽證會上承認,華為前董事長孫亞芳曾與中共情報部門有關聯,但否認公司會被迫與中共情報部門合作。

孫亞芳在2018年卸任華為董事長。早在2008年,美國國防部對國會的調查報告就稱,華為公司兩名主要人物:創始人任正非、時任董事長孫亞芳的出身背景十分特殊。

報告說,孫亞芳在大學畢業後在中共國安部從事通信工作多年,與華為一直有深度的聯繫,在國安部安排下,1992年加入華為,首先擔任市場部工程師,之後在1998年任華為董事長。

《華盛頓郵報》7月5日發文指出,華為保持與中共軍方的關係並非不尋常,因為所有中國電信巨頭都是如此。但問題是,對於這種關係,華為對外界一直「不誠實」,加以否認。報導認為,華為和北京試圖隱瞞的做法要比兩者存在這種關係本身更令人擔憂。

報導以華為首席法務官宋柳平模糊其軍事背景為例。華為網站的英文和中文版本僅列出宋柳平進行博士後研究的大學,即北京理工大學,而沒有透露其軍方背景。但是,在中文媒體上的搜索顯示,宋柳平曾在中共的國防科技大學獲得了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

報導還說,宋並不是唯一的一位沒有披露與中共軍方關係的華為高管。華為董事長梁華在華為網上登出的人物介紹中寫到,梁華在武漢理工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但從中共軍事研究學院西北工業大學網站的一篇文章上查到,梁華在該大學完成本科和碩士。同一文章還披露,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本科也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而在華為的網站上,只提到余承東在清華大學獲得碩士學位。

公開資料顯示,西北工業大學直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校長和黨委書記直接由中央任命。

「當華為的官方網站掩蓋其代表人(的軍方關係時)……那麼,對華為的懷疑就是合理的。還有什麼是華為在隱藏的?」《華郵》指出。#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7-14 6: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