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惡貫滿盈 在劫難逃——我眼中的中國共產黨 

貴州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網絡圖片)
人氣: 3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1日訊】最近,中共为了九十八年黨慶,真是各種歌功頌德,你方唱罷我登場,熱鬧非凡,大搞徵文活動,就像邪黨做過的壞事沒人知道一樣,筆者看來,邪黨挺過百年大限怕是不可能了,邪黨惡貫滿盈,「天滅中共」早就開始了,貴州藏字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就快要兌現了,邪黨儘快準備後事,多找幾篇墓誌銘備用才是正事。

一、「天滅中共」早就開始了

筆者認為, 「天滅中共」是從精神和物質兩個方面進行的。

精神方面包括揭露邪黨文化;揭露邪黨的歪理邪說;揭露邪黨的各種謊言,讓人民了解真相,精神上徹底擺脫邪黨控制,從意識形態清除邪黨。

物質方面就是「人、財、物」,人呢從兩個方面進行,一方面是三退的人越來越多,徹底擺脫邪黨控制,加入真理的一邊,所以正的力量越來越強大,邪黨越來越衰弱。另一方面就是邪黨的鐵桿死忠以各種惡報的方式被清除,同時不停的摧毀邪黨的組織架構(因為黨員組成了邪黨組織)。

財就是各種外資撤資呀,貿易戰呀,邪黨能支配的錢越來越少,就像失血不止一樣;物呢就是邪黨可以支配的各種東西越來越少。方方面面就像絞索一樣越收越緊,大結局就是「中國共產黨亡」。

「天滅中共」是天羅地網一樣推進的,絕對不會有漏網之魚。筆者看過戰爭片,有什麼「鉗形攻勢」呀,「十面埋伏」呀,「海陸空立體打擊」呀,感覺好厲害。但是和「天滅中共」的洪勢比起來,就像小孩子玩過家家。

要討論「天滅中共」,就有必要介紹一下邪黨在歷史中犯下的罪惡。大概的說就是殺了幾億人;迫害法輪功,殺害了幾百萬大法弟子,污衊法輪功,欺騙了全世界幾十億人民。

二、邪黨的簡歷

1.出生邪教 自帶邪惡屬性

中共投胎不好,比錯投豬胎的豬八戒還慘。把馬克思叫做偉大導師,實際上就是中共他媽,孩子他媽是邪教撒旦教忠實信徒,信奉的是「和上帝勢不兩立,因為上帝按照自己的樣子造人,所以和人類也必須勢不兩立」。所以邪黨屠殺人民是不需要理由的,本性如此嘛!必須大屠殺!小打小鬧不行!

孩子他媽在出生證上深情的寫下了「有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以證明孩子的本質和出生地。所以中共一出生就具備了邪教屬性,真是神憎鬼厭,天地不容。

孩子他爹,撒旦的本命邪法是撒謊和欺騙,因為遺傳基因的強大影響,這個孩子一出生欺騙和撒謊的技能就滿級了,應用起來真是得心應手,從思想上欺騙了世界人民近百年,「爹親娘親不如黨最親」的邪惡宣傳,聽起來都覺得可怕,潛台詞是為了黨的利益,連爹媽都可以犧牲,現實中,邪黨有很多這樣的例子。

2.在中國的罪惡

這個熊孩子不知什麼時候跑到中國來了,趁蔣總統和日本人打的不可開交,背後捅刀子,下黑手。給自己找了一張「抗日救亡」的皮,用「打土豪,分田地」的辦法,搶有錢人民的錢(土豪),騙沒錢人民的命(農民),裝蘇聯人民的小弟,造蔣總統的反,利用人民幫它打天下,居然竊國成功了。

竊國成功,熊孩子就算長大了,「開國大典」就是它的成年禮了。邪黨深知意識形態安全的重要性。一手搞運動,一手抓宣傳,同時繼續屠殺人民,玩鮮血染紅旗的遊戲,讓人民害怕邪黨,不敢反抗。

「破四舊」切斷了人民和神傳文化的聯繫;「三反,五反」殺掉了所有有識之士,為邪黨的愚民教育鋪路,同時掌握了國家經濟命脈;欺騙宣傳美帝國主義對人民虎視眈眈,樹立假想敵,同時讓人民內部不停互相鬥爭,同室操戈,夫妻反目,一刻也不得安寧;大搞邪惡儀式,從小孩到大人都必須發過毒誓,時刻準備為了黨犧牲一切,永 遠不得叛黨;封鎖網絡,不讓人民看到真相,只能老老實實被服務。

為了包裝自己「偉光正」,邪黨操縱各種宣傳工具,有目的宣傳邪黨文化,邪黨叫「改造人」。目的邪惡,成就巨大,數量巨大的人民認為只要邪黨說的,做的都是絕對正確。就算有那麼多邪黨官員貪污腐敗,殘民以逞,好多人還是覺得邪黨是好的,是「歪嘴巴和尚把經念歪了」,真是恐怖呀!!

3.迫害大法 天理不饒

到了99年720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那就是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了,最初的時候,幾乎全世界所有人民都被邪黨的造假宣傳欺騙了。但是呢「物極必反」,再加上迫害正法是最愚蠢的,用「自掘墳墓」也形容不了。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就是「天滅中共」的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歷史,就是邪黨走向衰亡的歷史!!!

三、從目前的形勢來看 邪黨必亡 已經是板上釘釘的現實了

1. 有識之士口誅筆伐 在意識形態戰場  中共已經垂死掙扎

一直有正義人士在揭露邪黨,大法弟子的真相點更是遍地開花,筆者看過一些精采文章,真是讓人拍案叫絕,大快人心。就像十八般兵器一樣,打的邪黨節節敗退。

《九評》出世就是核彈級別的兵器了;同時也是伐共的檄文;總攻的號角;更是高高飄揚的旗幟。自由門呀無界呀就像雷神的「彩虹橋」,是自由穿梭時空的法器。以龐大真相媒體群,就像龐大的太空艦隊,隨時為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提供補給,提供火力支援,同時也是強大的母艦。

遍地開花的真相點就是戰鬥的第一線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浴血奮戰,發生了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蹟。成果喜人,越來越多的人民認清邪黨,明白了法輪功的真相,在意識形態方面邪黨已經外強中乾,垂死掙扎了。

2.在經濟領域 邪黨危機四伏 隨時可能崩潰。

一、企業經營困難 政府收稅困難 地方債數額巨大。

國內經濟不景氣,房價高企,各種苛捐雜稅,民營企業融資困難,經營困難;國營企業機構臃腫,成本極高,效益下滑。企業不景氣,政府收稅就困難,很多市級財政把「保支付」做為工作重點,很多縣級政府單位工資不能足額發放,而且中國公務員占人口總數的比例世界第一,邪黨包袱沉重,無法擺脫。

筆者所在市,歷任領導都大搞建設,用財政收入抵押向銀行貸款,修路呀,挖湖呀從來沒有停過,市政府不吃不喝還貸款最少要20年。這種事在國內是普遍現象,地方債問題嚴重,如果爆雷,銀行也必然受牽連。

二、邪黨小微金融政策破產 牽連極廣 民怨沸騰。

前些年邪黨為了搜刮民間財富,大搞小微金融,管理的政府部門叫「金融辦」,用遠遠高出銀行利息的辦法吸收民間資金。很多出問題平台都有政府批文,背後都有權貴。e租寶呀,泛亞貴金屬呀……騙錢數額巨大,牽連極廣。筆者身邊就有很多親朋好友受害,多的幾百萬,少的幾萬,很多都是因為相信邪黨政府背書。出問題後邪黨全部定性為「非法集資」,導致民怨沸騰,各地都有維權組織。地方政府信用幾乎破產。

三、賣地財政難以為繼 房價高企 風險極大

因為房價太高,絕大部分年輕人買不起房,有的地方是幾代人供一套房,還貸壓力沉重,不敢消費;企業經營成本太高,很難生存。加上貿易戰等其他原因,外資紛紛撤離。邪黨必須要調控房價,賣地財政難以為繼,對地方財政收入衝擊巨大。如果調控導致房價大幅下跌,買房客斷供,會危及銀行,引起金融危機,邪黨左右為難。

四、貿易戰邪黨沒有底牌 幾乎必敗

有文章論述過各種理由,筆者認為有兩點最重要。

1.在邪黨中占統治地位,最有權勢那批人早就轉移財產,大部分財產在美歐等發達國家,他們要求人民「為了黨的利益犧牲一切,永不叛黨」,但是他們是享受祭品的人,吃到嘴裡的不可能吐出來,美國凍結海外帳戶,是高懸在這些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他們不會為邪黨犧牲,隨時可能拋棄邪黨。

2.糧食問題,邪黨大搞城鎮化,耕地面積銳減,種糧食的人老齡化嚴重,有調查說種糧的人都在36歲以上,糧食畝產不高,必須進口糧食;大豆是豬,雞等飼料的主要原料,嚴重依賴美國。邪黨無視人民利益,從蘇聯進口豬肉,導致非洲豬瘟遍布中國,人民遲早會明白真相。就算減少進口都不行,會引起肉類漲價,物價飛漲,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動搖統治基礎。不進口糧食更不行,古時候有很多老百姓沒飯吃,揭竿而起的例子。

邪黨在經濟上這些問題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隨時可能總爆發,邪黨不可能解決。

五、筆者最盼望的大結局方式

邪黨必然滅亡的結果是不可能改變的,最完美的方式就是蘇聯模式。人民徹底明白了邪黨的邪惡,一起拋棄邪黨,共同走向幸福美好的未來,這也是筆者最期盼的方式。

最可怕的是古羅馬帝國大瘟疫的方式,歷史是最生動的老師,他用活生生的事實告訴我們一切。邪黨的鐵桿死忠,過去都是迫害大法的急先鋒,貪污腐敗的主力軍,現在沒一個有好下場。表面上是邪黨「蒼蠅老虎一起打」,「刀子向內,刮骨療傷」,如果把邪黨組織比做人體,遭惡報的這些人就是人體的骨骼,五臟六腑,關節,肌肉,皮毛……由此看來,這些人遭惡報,實際上就是邪黨在遭惡報了,邪黨已經千瘡百孔、體無完膚了,同時也是在警醒世人。

筆者最擔心的現在遍布全國的非洲豬瘟,有沒有可能是「天滅中共」天羅地網的一部分,如果豬瘟變異,能夠感染人,非洲豬瘟是無藥可治的,是不是太可怕了?

也許有人覺得筆者「危言聳聽」,但是萬一筆者「烏鴉嘴」,「一語成讖」了呢。也許有人覺得筆者用「嚇唬人」來譁眾取寵,其實筆者過去專心修煉法輪功,「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後來還入了共產黨,五年前認識到邪黨荼毒人民,認識到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才出來講真相。

大法誰也迫害不了的,正法誰迫害得了呀?那一次不是越迫害、越強盛?但是邪黨的欺騙可以蒙蔽眾生,可以毒害人民,所以才需要講真相!

三退人數已經達到3億3千多萬,大法弟子不可能「欺騙」那麼多人,不可能「強迫」那麼多人,實際上三退的人民是自己選擇了拋棄邪黨,自己選擇了自由,自己選擇了光明,自己選擇了美好未來。

所以國人真應該為自己好好考慮考慮了,不要再聽信邪黨的謊言和欺騙,儘快聲明三退,徹底擺脫被選擇、被堅定信仰、被服務、被代表、被中心、被犧牲、被永不叛黨……的悲慘命運吧!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12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