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66:1950──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鎮反殺未休

作者:古金

圖66-1:1950年水星守斗牛、金星守牛的天象下,中共掀起土改、鎮反運動,數百萬精英、抗日英雄被殺,被迫害者更多。(古金提供)

  人氣: 9679
【字號】    
   標籤: tags: , ,

66 1950──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鎮反殺未休

1950年中共發起抗美援朝運動之前,發動了土地改革和鎮壓反革命運動,這兩大運動,延續到抗美援朝結束之後。看上面天象圖中,水星留守的斗、牛之間,和金星留守的牛宿,都對應廣大的吳越地區,但是,對應水星天劫的土改運動是順天而起,也和抗美援朝一樣,一做就出格,逆天了。金星天象下的鎮反運動卻完全是逆天的。這兩大逆天運動,屠殺了中國當時數百萬的精英,招來空前的天譴。

下面我們分開剖析這兩個天象,展現歷史警示給今人的真機。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65:1950──順天出戰逆天慘 兩共欺天待天譴

1. 似曾相識,因果交織

圖66-2:1950年太白逆行守牛宿,中共鎮壓反革命,無數抗日民族英雄在饑寒交迫中被迫害、被殺。(古金提供)
圖66-3:1942年同樣的太白守牛天象,杜聿明在緬甸毀佛,謠言惑亂,4萬遠征軍餓死在野人山。(古金提供)

前面說過:「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會以不同的形式,演義相同的主題,強化相同的本質意義。」那麼,這兩個天象到底有什麼關聯和淵源呢?

金星守牛的天象意義

《乙巳占》中講:「牛宿的分野在吳越」,「金星進入牛宿,中華天下大地有運糧車(古為牛車)疾行;金星留守在牛宿,大人物有生死之憂,或者大人物擔憂部下民眾的生死;將軍會失去他的眾多軍兵,關口、山梁阻塞;民眾饑餓,有不少賣身的;金守牛宿,60日內將發生戰爭和對應分野國的政權的變革;又有一種情況:妖言不會停息,對應人間的諸侯國有大兵,將軍做亂;金星進犯牛宿時留守在那裡,有軍隊被破,將軍死。」[1]

上面是《乙巳占》講述的金星犯守牛宿的全部天象學意義。然而,天象是迴圈的,不同的天象輪回,結合日月、其它行星的方位,這些天象詞句會有不同的組合,在人間展現不同的意義。

1942年的天人合一

第48章 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中講過:1942年金守牛,應驗在吳越的分野緬甸,那是抗日戰爭時決定中華生死的重要戰場。十萬健兒遠征緬甸,民國唯一的機械化軍、最精銳的第五軍,也奔赴到那裡。那一次,運糧車疾行,大人物(蔣介石)擔憂部下的生死,大人物(將軍們)有生死之憂,關口、山梁阻塞(被日軍搶佔),部眾餓(餓死在野人山),60日內發生戰爭,對應分野國的政權的變革(緬甸淪為日寇統治),妖言不會停息,將軍做亂(假情報和杜聿明作亂),眾多軍兵喪生,將軍(戴安瀾)死,都發生了。

1950年的天人錯位

對比圖66-2和圖66-3,1950年的天象比1942年的更兇險:金星逆行的拐點(留、守),1950年時正在牛宿的頭頂上, 而1942金星逆行的拐點偏一些。既然更加兇險,為什麼1950年沒有發生吳越地區的分野國的政權變革?顯然發生了天人錯位。

牛宿頭頂的正上方,這個位置應該對應吳越分野的中心地帶南京,難道對應著1949年4月23日中共佔領首都南京?確實是這樣,民國的敗亡提前了近1年,這也在天象應驗前後三年的範圍之內。

圖66-4:1950年天象的舊運程,因迫害救世的主尊戰神而改變、提前。(古金提供)

1950年這個天象,實質對應1949年國共決戰長江民國敗亡,在人間的劫難提前,發生了天人錯位。

先看牛宿的分野吳越,這是中華南部的諸侯國。因為1949年4月決戰長江前,民國政府已經遷都廣州——戰敗遷都,江山易主」,在《第44章 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中,已經講過了,中華天子戰敗遷都,也就丟掉了華夏的正統國地位,民國上一次遷都重慶,中華正統歸於日本,這一次遷都廣州,中華正統歸於中共,民國再次淪為諸侯國,所以不再對應「太微垣」、「心宿」這樣的代表中華帝庭的星區,而是對應斗、牛,代表吳越分野諸侯國的星宿了,所以應劫於金星守牛。

再看與《乙巳占》天象解讀的對應:金入牛,中華天下大地有運糧車疾行,這是戰時運糧的常態;大人物有生死之憂,蔣介石和諸將都極為擔憂;關口、山梁阻塞,紛紛被共軍的包圍戰術截斷;部眾餓,國軍潰兵的常態;60日內發生戰爭,提前應驗了;對應分野國的政權的變革,南京淪陷;妖言不會停息,將軍做亂,當時國軍內部的共軍策反日盛,江陰要塞、第2艦隊等國軍叛國起義;軍隊被破將軍死,國軍11個軍、43個師、43萬人被殲滅,只是戰死的將軍都不是名將,國軍3日全線崩潰,多數大將都敗逃了。

可見,超越時空地看,1949年的民國敗亡和1950年金逆守牛的天象,吻合得相當好。

2. 民國敗亡辨根源,毀佛迫害警世間

1949年時,孫立人已被剝奪兵權,在臺灣練兵,看著一潰千里的江山,無力回天。難道,天定的歷史這麼慘?不是!至少在低層天象中,民國沒有這麼慘。歷史上有南北朝吧?南宋一朝,岳飛被害之後,戰將、軍力迅速衰弱,也沒有偏安海島吧?歷史的奠定,是個漫長的話題,將來出書時會有深入的探討,這裡只能簡述:民國的結局,旨在強化教訓,警醒今人。

再看圖66-4,1950年的天象在人間提前應驗,為什麼民國減壽?在《第64章 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中講過:民國內戰戰敗的直接原因,是迫害救世的主尊戰神。這裡對比天象:圖66-3的野人山杜聿明慘敗,圖66-4的民國敗亡的舊運程,同樣的金星守牛,展現著人間的因果:民國戰敗的根本緣由,在1942年的天象下的杜聿明毀佛。

進一步說,杜聿明因為毀佛,犯下大罪、肉身易主,才一改大英雄本色,變成極端妒嫉、精於害人、亂軍禍國的撒旦,才極力迫害救世的主尊戰神孫立人。前期對孫立人的迫害,出自毀佛後的杜聿明,民國政府支持杜;後期的迫害,出自民國政府,根源也是杜聿明毀佛。為什麼?因為天子享有手下戰將戰功的榮耀,同時,在手下犯罪不處罰、放任的時候,也要分擔手下的罪業。如《第30章 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中講的:976年曹翰屠江州一城、毀佛寺一座,向來反對殺戮的仁君宋太祖趙匡胤,不罰反獎,就要分擔曹翰屠城、毀佛的罪業,當年延壽截止。民國政府對毀佛遭慘敗的將軍杜聿明,不斷高升、給名給利,當然也要分擔杜聿明的毀佛罪業。

所以說,民國敗亡,徹底腐敗只是表像,根本原因,是毀佛和迫害救世的主尊戰神。這是上一個朝代留給當代紅朝的最鮮明教訓,撥開隱晦曲折表像和偽史,在天象的對比中充分展露出來。

而今,中共紅朝迫害法輪功、迫害信仰,迫害法輪功創始人和廣大修煉者,不但重蹈民國的敗亡的覆轍,而且把歷史上的滅佛大罪業造到了極致,招來天譴天滅是必然的,這也正是天下蒼生的最大劫數。

3. 1950:天象已應驗,中共再禍亂

1950年3月18日,劉少奇指定了《中共中央關於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鎮壓反革命運動由此開始,這和1950金星守牛的天象(圖66-2),貌似合,其實不合。

中共鎮反,兩重逆天

前面說過:鎮反運動只是表像上合於圖66-2的天象,時間上對應,表現上也對應[2]:大人物有生死之憂,留在大陸的國軍的低中級軍官(除了杜聿明這樣的高級將領)都死了;將軍會失去他的眾多軍兵,數百萬國軍士兵全被迫害,少數倖免一死;民眾饑餓,被迫害、坐牢、揪鬥的國軍官兵,沒有不饑寒交迫的;60日內將發生戰爭,鎮反實際是中共對人民的戰爭,發生了;分野國政權變革、易政,應驗在屬於吳越分野的中共華南分局,葉劍英主政的華南局,殺人太少,拖運動的後腿,陶鑄被派往華南局掌權,開始瘋狂殺人;妖言不會停息,上至中共魁首,下至基層,鎮反的妖言狂吼,惑亂全國,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至今妖言不止;將軍做亂,中共的將軍們親自主導了迫害和屠殺。

實質上,鎮反不合天象。因為天象已經提前1年實現了,1949年4月,被民國丟掉南京敗亡而應驗,一個天象,何須人間應驗兩次?人間再起戰端屠殺人民,並非天意,中共這個鬼手奇招,如同魔鬼在鑽這個戰爭天象的空子,天人震驚,這是逆天之一。其二,即便可以鑽空子,天象之劫只在牛宿的分野吳越地區,而中共的鎮反戰爭擴大到了全國,鑽空子也大大出了界,又是逆天。

對人民開戰,三重逆天

也許有人問:1950年有抗美援朝朝鮮戰爭啊,是不是你解讀錯了?1950年金逆守牛的天象,是不是對應朝鮮戰爭?

不是。在《第65章 1950──順天出戰逆天慘 兩共欺天待天譴》中,已經辨析了抗美援朝朝鮮戰爭的相關天象,那些天象所在的星宿,分野都直指朝鮮,而金守牛的天象分野在吳越,不同的地區,天地分明。

所以說,中共在這個戰爭天象下鑽空子發起的鎮反運動,實質就是一場戰爭,只不過對手是毫無準備、沒有武裝的人民,中共把他們打上了「反革命」的標籤加以鎮壓。戰爭是保護人民的,對人民開戰本身就是逆天的,罪業非常大。

殺屈服者殺降,四重逆天

在《第51章 英中毀佛繼天譴,逆天慘劫醒人間》中講述了兵家大道的修行:「乾綱乍見,戰爭天象下,戰場上殺人不造業。」那麼,中共鎮反運動中,被鎮壓的民眾,如果起來武裝反抗、暴動,中共派兵鎮壓當場槍殺,確實不造殺人的罪業,因為鑽了天象的空子,但是這樣的情況,是極其個別的,當時暴動者是極少數。絕大多數是被中共抓出來,讓群眾揪鬥,然後高呼「該殺」就給槍斃了。人家已經屈服了,殺他們相當於殺戰場上的降卒,我們在《第34章 逆天偉業毀,惡報六世追》中就講過,殺降卒罪業很大。這等同於無故殺無辜,是逆天理的,罪業巨大。

4. 水守斗牛動吳越,順逆天道天壤別

圖66-5:1950年水星順行守牛逆行守斗,註定吳越的大變革,國民黨在臺灣土改、中共在華南土改。(古金提供)

水星守斗的天象意義

再看當年水星形成的天象:順行守牛宿、逆行守斗宿,《乙巳占》中講:「斗、牛,分野都是吳越。」吳越分野的範圍非常大,是天下的東南部,《乙巳占》中說是大禹分天下為九州中的揚州,不是現在的揚州市,而是占古天下九分之一強的大揚州,不只包括古代的吳越之地,東到大海(包括臺灣及其附屬島嶼),西到湖南的洞庭湖,北到江淮,南也到大海,前面講過,南吳越包括福建、兩廣、越南、泰國、老撾、緬甸等。水星守在斗牛之間,對應這個範圍內,會有大變革。

《乙巳占》中講水星守斗包括這些天意:「不用大規模動用兵力就能奪得天下。如果水星顏色白、大,裂地之兆,賄賂可以得到好處;水星小顏色不白,吳越有諸侯國會滅亡;水守斗宿是吳越諸侯國政權變革之兆;所對應的諸侯國有屠城屠殺之災。」[3]

1950年水星舊運程:天人合一

前面講過,民國丟掉南京、敗亡提前到了1949年,本來是對應1950年金星守斗的天象,那麼,1950年同時發生的水星守斗宿的天象,也在舊命中對應民國敗逃臺灣的局面。

在舊運程中:水守斗,不用大規模動用兵力就能奪得天下:當時共軍南下追擊,國軍是一路潰逃,沒怎麼抵抗;如果水星顏色白、大,裂地之兆,見下圖,1月上旬地球離太陽最近,因為水星離太陽最近,總是在太陽兩邊,所以1月份水星離地球近,看著大,一般都會發白,所以是國家分裂的象徵,國民黨退據臺灣;賄賂可以得到好處:共軍革命幹部殺人不眨眼,對抗他們無益,因為他們都是窮人乍富,賄賂他們會得好處;臺灣一方,國民黨當時徹底腐敗,在臺灣賄賂國軍可以得利;水守斗宿是吳越諸侯國政權變革之兆,吳越大地淪為中共統治,臺灣由國民黨副手陳誠的天下,變為蔣家掌控;所對應的諸侯國有屠城屠殺之災,臺灣政權過渡沒殺人,中共殺人是常態,特別在這個天象下。

圖66-6:1950年1月29日晨,水星逆行守斗時,大而白,預示人間裂地。(古金提供)

1950年水星新運程:天人合一

但是在人間實際演進中,1950年水守斗的天象下,大陸開始土改,主要是南方,因為北方、中原「解放區」很多地方都已經土改完畢,同時臺灣也開始土改。也就是說,兩岸同時應驗天象。不用大規模動用兵力就能奪得天下:中共用幹部發動群眾沒收地主土地,臺灣是官吏贖買地主土地;水星大而白,裂地:對應土地重新劃分的土改;吳越諸侯國變革之兆:毛澤東批評葉劍英、方方主政的華南局土改不積極、拖延,派陶鑄去主政土改;所對應的諸侯國有屠城屠殺之災:臺灣採用贖買方式土改,沒殺人,逆了殺戮的天象卻合天理,是大功德;陶鑄大搞「村村流血,戶戶鬥爭」,殺得血流成河、人頭滾滾,雖順天象但是太出格,而且逆天理。[3]

土改屠殺,三重逆天

參照上文鎮反殺人的四重逆天,中共土改殺人是三重逆天:超越了天象劃定的吳越範圍,土改波及到老解放區之外的多省,逆天;向手無寸鐵的人民發動戰爭,再逆天;殺屈服者等於殺降,又逆天。

農村基層精英,被中共殺盡

「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右派),是當今大陸中年老年人耳熟能詳的「壞蛋群體」,後來右派幾乎被全部平反了,極其個別沒被平反的,也公知是冤假錯案。當然在1957年「反右運動」之前,還沒有右派,中共劃分的「全民公敵」是前面的「四類分子」。至於「壞分子」,地痞無賴、惡霸,現在、過去都有,但那時是極其個別的,假如壞蛋真那麼多,民國的全民抗戰早就失敗了,很多漢奸都是被逼無奈、暗中幫助抗日的。反革命分子,留下文講述。至於「地主富農」,在過去那就是罪惡的代名詞,他們的子子孫孫都是人民的「潛在敵人」,誰出身地主富農,一輩子都不能翻身,考學成績好都不予錄取,工作再好也不能當幹部。

但是,毛澤東、劉少奇、鄧小平等一大批中共領袖,很多都出身於地主富農,怎麼他們就成了精英?子女就受優待呢?

地主富農,在過去叫鄉紳,是自秦漢以來,農村地方社會生活和儒家道德的維持者、維繫者。自古「皇權不下縣」,地方的大事靠縣長、鄉長,一般事情和基層秩序,主要是靠鄉紳精英階層來維護。過去的那些文臣武將,退休之後,都成了地方的地主鄉紳,這些世代的大家望族,縣裡上上下下都敬重他們三分。他們以普世的道德價值做事,確保著社會的良性迴圈。

而共產黨為了剝奪他們的財產,編造出劉文彩、黃世仁等萬惡大地主的形象,那是中共搶劫、殺地主富農鄉紳合理化的需要,而今劉文彩、黃世仁的後人寫書為自己先輩平反,列舉大量事實證明他們都是善人,中共編造的惡事、血債都是不存在的。太多這樣的有錢行善之人,當時被冠以「善霸」的帽子,沒有賑濟行善的有錢人叫「不霸」,只要是「霸」,一律殺。

廣東華僑眾多,都是勤勞致富,葉劍英、方方千方百計保護他們,陶鑄一到,按財產、地產劃線,清算財產要連海外財產一起算,只要是富裕人家,房子80%以上都被無償沒收,華僑基本都成了地主富農,被大肆屠殺迫害。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沒有一個有罪該殺的。因為「罪」到該殺的不用等到自殺,早被槍斃寫入政績了。估計廣東當年殺了幾十萬人,沒有地主拿富農頂,貧困地區沒有富農拿中農頂,殺人指標必須完成,陶鑄要「數目字」。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陶鑄殺的幾十萬人中,包括近萬的中共地方幹部,他們因為反對濫殺而被打成「反黨集團」、「地方主義分子」,占廣東土改工作隊員的5%作左右。

1949年後中共土改殺了多少人?國內有學者估計200萬,美國學者估計450萬。

1949年前,中共土改殺了多少人? 1948年中共規定:「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新解放區農民總戶數的8%、農民總人口10%。」以當年3億解放區農民計算,按這個比例算,土改中就要打擊3000萬階級敵人。後來確定把打擊面縮小到3%,不包括富農,迫害了900萬,那時中共不可能留下大部分「階級敵人」,至於殺了多少,肯定也是個很大的數位,現在沒有資料可查證。

國共土改天壤別,天賜福禍看罪業

國民黨在臺灣土改,採用贖買的方法。政府沒錢,給工商業的股票、債券;農民沒錢買土地,折價分十年付款,結果地主成了工商業資本家,農民成了工業化的農業工人,社會穩定發展,經濟騰飛,躋身亞洲四小龍。臺灣土改,順應裂地的天象,逆了殺戮之象但順天理,是仁政大功德,得大福報是必然的。

中國的鄉紳精英階層被中共殺盡,真是像中共吹噓的:大大解放了生產力?讓廣大農民富裕起來了?恰恰相反!中國農村更加貧困。文革中廣大知青下鄉,在農村搞「憶苦思甜」:憶「舊社會解放前的苦」,思「新中國共產黨的甜」,聽到的常常是農民講50、60年代農村怎麼餓死人。私下再問,基本都是說解放前不打仗的時候,家家能吃飽飯,一個人給東家(地主)當長工能養活自己一家子人,解放後全家給共產黨幹活,長年吃不飽,那是必須償還的罪業所致。

中共帶領農民運動,殺了老年中年兩代地主,「翻身」的廣大農民卻陷入了30年的貧困,在動盪恐懼的運動生活中,搭進去兩代人的青春,很多人還在抗美援朝、文革武鬥中,為中共獻身。

5. 鎮反殺人下指標,下級邀功競超標

1951年1月,毛澤東要求各地「大殺幾批」反革命,他指示:「各大城市除東北外,鎮壓反革命的工作,一般地來說,還未認真地嚴厲地大規模地實行。從現在起應當開始這樣做,不能再遲了。這些城市主要是北京、天津、青島、上海、南京、廣州、漢口、重慶及各省省城,這是反革命組織的巢穴,必須有計劃地佈置偵察和逮捕。在幾個月內,大殺幾批罪大有據的反革命分子。」

1月22日,毛澤東對中共華南分局廣東省的負責人說:「你們已殺了三千七百多,這很好。再殺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殺八九千人為目標。」

1951年2月,中共中央又指示說鎮反除了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殺得少的地區,特別是大、中城市,應當繼續放手抓一批,殺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浙江和皖南殺了多少?找不到原始檔案,但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曾透露:皖浙蘇魯四省一個月之內死了117萬6千人;在華中和華南,一個月內則死了150萬人。毛批示說:「在農村,殺反革命,一般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應少於千分之一。」當時的中國人口6億,千分之一就是60萬。

毛澤東對上海市和南京市的負責人說:「上海是一個600萬人口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2萬餘人,僅殺200餘人的情況,我認為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罪大的匪首、慣匪、惡霸、特務及會門頭子3000人左右。而在上半年至少應殺掉1500人左右……南京方面,據2月3日柯慶施同志給饒漱石同志的電報,已殺72人,擬再殺150人,這個數目似太少。南京是一個50萬人口的大城市,國民黨的首都,應殺的反動分子似不止200多人。」

1951年2月17日,羅瑞卿領導下的公安部,在北京市一夜之間逮捕675人,第二天公開槍決58人;3月7日夜又逮捕1050 人,25日公開槍決199人,得到毛澤東的充分肯定。3月初,天津市委上報說在已經處決了150人的基礎上,擬再處決1500人。毛大喜,馬上指示各地效法,他說:「我希望上海、南京、青島、廣州、武漢及其他大城市、中等城市,都有一個幾個月至今年年底的切實的鎮反計畫。人民說,殺反革命比下一場透雨還痛快。我希望各大城市、中等城市,都能大殺幾批反革命。」

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4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中稱:從1949年初到1952年2月進行的鎮反中,鎮壓了反革命分子1,576,100多人,其中873,600餘人被判死刑。1969年4月7日莫斯科電臺廣播說:「1949~1952年,有280萬人被毛處死。」而時任公安部部長的羅瑞卿透露從1948年至1955年有400萬人被殺。

鎮反運動中殺掉的土匪、匪首、惡霸,是有,那是極少數,大部分是無辜的。地方如果不濫捕濫殺,根本完不成中共的任務。結果又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沾國民黨邊的人,以前的國民黨各級行政人員、保長甲長甚至辦事員,幾乎都被打成反革命,被牽連、株連進來的更多,而做過國軍的士兵、將軍就更不能倖免。

貴州省在國民黨統治時期81個縣的縣長,在中共軍隊進入貴州時,有的「起義」,有的「投誠」,有的被捕後釋放,個別的還被中共安排了工作,大多數人已經做了處理,在鎮反中被全部殺掉。

安徽省桐城縣上報了16名「反革命」處死名單,被安慶地委審查後全部否決。縣公安局接到地委回文,以為同意,不拆看就將16人槍決。這16人中有5個保長,4個三青團分部委員,3個憲兵,2個一貫道壇主,6個地主(有人占兩個身分),都沒有血債,有11人連逮捕條件都不夠。安徽阜陽專區在槍斃幾個惡霸和地主時,把他們的幾個情婦也定為反革命槍斃,其罪行是「不爭氣,給勞動人民丟了臉」。

朱自清的兒子朱邁先,積極追隨中共,抗戰期間被中共指滲入國民黨軍隊,後來成功策反桂北國民黨軍起義成功,既無民憤又無血債還有大功,在鎮反中被定為歷史反革命槍決。

羅廣瀛,四川大學教授,國民黨軍第七編練司令官羅廣文的堂兄,成功策反羅廣文率殘部起義投共,在鎮反中被迅速處決,不容申辯。

6. 迫害英雄一掃空,慘烈惡果幾人醒?

追隨孫中山的革命元勳鄧玉麟、夏之時、何海清、宋鶴庚,這些老前輩早就退役了,沒有參加抗戰和內戰,都被打成反革命處死。

內戰時起義叛變民國的國軍軍長陳春霖、副軍長甘清池、副軍長曹森、副軍長曾憲成、代軍長潘峰名、師長糜藕池、師長趙鴻厚、師副司令趙俊圖、兵團高參唐伯寅、軍高參唐憲堯、軍參謀長王育成、軍參謀長楊健民、軍委高參李建平、司令部參謀長梁順德、公署參謀處長項麗源、旅長劉晴初、旅長周伯英、副旅長領焦達梯、遊擊縱隊副司令林芝雲、綏靖部司令覃守一、警備司令部高參謝靈石、遊擊支隊司令列應佳、憲兵司令方滌瑕,戰場上投降的國軍軍長徐經濟,師長何際元、師參謀長尹作干、警備總司令部高參葉干武、司令部秘書長彭永年、師長鄧士富、代師長關仲志,這些都有功於中共,還有在內戰時已經退役的中將周址、中將林伯民、少將陳應龍、少將宋士台、少將孫天放……這些將軍都是參加過抗日,是民族英雄,都被槍決。

雲南保山市龍陵縣怒江峽谷西岸的松山戰場遺址內,著名雕塑家李春華先生自費製作、捐贈了這座遠征軍雕塑群,其中有一組老兵方陣,是按照當時找到的、健在的28位遠征軍老兵的真實面容塑造的。2013年9月3日,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8周年紀念日,請來13位遠征軍老兵參加雕塑群的揭幕儀式,老兵們在自己的塑像前合影留念。

這些老兵近年來大部分被授予民族英雄稱號和勳章,但是,除了極個別是90年代從臺灣榮歸大陸故里的,凡在大陸的國軍抗戰老兵,都在鎮反運動中被迫害,被打成反革命處決、關押、勞改、揪鬥。這些倖存者,因為「罪行輕微」而倖免一死。

老兵雕塑方陣的中心,是當時最年長的113歲的付心德,他是國軍的軍醫,參加過「8·13淞滬抗戰」、「南京會戰」、「武漢會戰」、「長沙會戰」和遠征軍「滇西抗戰」,遠征軍光復龍陵,把日寇趕出國門後,他退役,留在雲南行醫、成家,深得百姓愛戴。在鎮反和歷次運動中,他9次被中共押上刑場,即將處決前都被當地百姓力保,搶了回來。

老兵劉桂英,是唯一走出野人山魔鬼谷的遠征軍女兵,奠定過那段慘烈的警醒當代的歷史。她在鎮反中同樣被打成反革命,因為沒有參加內戰,死罪繞過,活罪不免,被關押,在中共歷次運動中,被一次次揪鬥迫害……

這些民族英雄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沒有參與過抗日前後和共軍的作戰,並且對國民黨貢獻不大,才能在中共九死一生的迫害中倖免,在其非人的迫害中,靠著頑強的毅力熬了過來。而其他國軍官兵,除了杜聿明那些真心投降中共的最高將領,被當作統戰的花瓶以外,都無法活命。鎮反大清算,像在臺灣的孫立人將軍,都被打成中共的反革命,家屬被株連;像為抗日捐軀的戴安瀾將軍,那是毛澤東都曾寫詩送過輓聯讚頌的,也被打成歷史反革命,上學的子女都要被逼迫和父親劃清界限,否則也是反革命要被專政……

這些國軍將士,如今被中共譽為抗日民族英雄,被公眾視為民族脊樑。要知道,救世、挽救危亡的各級民族英雄,都有歷史奠定的大功德,特別是那些名將,有的當世成了國家元首,如美國的五星上將艾森豪,法國的戴高樂將軍,還有的來世要做元首,如當今美國總統川普曾是二戰時的四星名將巴頓。其他不做元首也是要做大官的,大功德使然。但是鎮反時,中共把數百萬民族英雄都打成反革命迫害,屠殺200~400萬,判刑200來萬,這個罪業有多大?

雖然鎮反運動中,部分「有影響的歷史反革命」給予平反了(被殺滅門的、家屬不去找的,還很多沒給平反),雖然土改運動中,所有地主富農都被平反了,但是,平反能挽回給個人、給家庭、給社會造成的巨大歷史創傷?平反能抹掉中共的歷史罪業?能彌補無數的冤假錯案?微乎其微。特別是,中共發動的迫害,是一場場運動,煽動全民參與迫害,人人都沾有血債,所以迫害的罪業人人有份,人人都要償還自己當年造下的相應的不同大小的罪業。

在《第45章 水雙守斗火守心 蔣公順天解劫困》中,講南京大屠殺的天象輪回中,展現過上天的法則:罪業不會隨著時間和淡忘而消失,只能在延期償還中發酵、追加「利息」,在將來相似的天象下,集中償還。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次報應來得太快、太突然了……

(未完,待續)

注釋:

[1] 《乙巳占》:「牛:金入牛,為天下牛車有急行。金入牛,留守之,大人憂死,將軍失其眾,關梁阻塞,民饑,有自賣者。金守牛,兵革並起,期六十日。又曰:妖言無已。金犯守牛,國有大兵,將軍為亂,大人憂,國易政。金犯牽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

[2] 部分對應:《乙巳占》中講述的一種天象的所有預意,人間有一部分應驗,也是天人相應。因為同種天象的全部意義,在人間不同時段,會有不同的組合,不是都必須全部應驗。人間的發展貌似有無數種可能,但是一般逃不出天象預意的幾種情形之中。

[3]《乙巳占》:「水入南斗中,大臣誅。一曰:不用兵眾而有天下。水守斗,有兵,赤而角,天下敗;白而大,裂地,相賄賂為利;異而小,其國亡。水守斗,有兵,易政改朔。水留南斗,所守之國當誅。」@*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兩度守太微,在給中華的主庭賜福,中共承接了這些本該屬於民國的天福,卻因為逆天而為,和朝鮮共產黨一起,變天福為天譴,荼毒百姓、遺害後世。朝鮮戰爭中的逆天戰術,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記》的偽史。
  • 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對於這些早已置生死於度外的將軍、士兵來說,死亡無法成為修行的考驗,那麼人間的最苦的囚徒之災,就成了對他們未來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檢驗。當然,孫立人對這種迫害是不能認可的,軍人效命疆場、收復國土是本分,在戰鬥的艱辛、勞苦中受罪樂得其所,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冤屈牢獄中蹉跎消磨?
  • 二戰勝利後,民國收復東北主權,先被蘇聯無理阻撓,後被蘇聯扶植的中共武力對抗,進展緩慢。孫立人回國後,頂著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屢屢加害,連戰連捷,打得林彪一敗塗地,正欲收復哈爾濱,把林彪趕出東北之時,被迫停戰……
  • 中共打著抗日的旗號迅速發展,成為民國的心腹大患。長征其實是逃跑,跑到大後方嘴上抗日,中共當時最壞的打算是逃往蘇聯。八路軍只跟日軍打過幾場小型戰鬥,就被吹噓成「林彪平型關大捷」、「彭德懷百團大戰」,實際林彪只是襲擊了日本一個補給小隊,彭德懷在敵後打麻雀戰、遊擊戰。「鬼子進村了,八路進山了,」《平原遊擊隊》這句臺詞,就是當時的真實寫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