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文:慘烈的迫害在呼喚著人間正義(3)

——二十年來遭受中共慘絕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三

神目如電,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中,不乏有據可查的實例,果報昭彰,正是上蒼警示世人。(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人氣: 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4日訊】

內蒙古田心全家六人共陷冤獄四十一年

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報導,內蒙古法輪功學員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了中共非常殘酷的迫害,一家人十五年來從未團圓過,相繼不斷地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據粗略統計,全家六口人累計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四十一年。父親田福金(原是通遼市皮件廠技術科長、副廠長)先後兩次被非法勞教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一年半後被迫害致死。母親劉秀榮被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判刑兩次共八年。大姐田芳曾經被綁架到洗腦班一次,被非法關押四次、送勞教兩年,因體檢不合格,辦理保外,後來被非法判刑兩次分別四年、五年。三妹田苗被劫持到洗腦班一次、非法關押四次、非法判刑六年。弟弟田雙江被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判刑三年。

這個六口之家,經常是剛剛釋放,又被抓走;一個出獄,另一個又進去……幾年來,曾經富足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骨肉分離,生意破產,錢財盪盡,已一貧如洗。(詳情請看《公訴人偽造證據通遼法院再次對田心非法開庭》一文。)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報導,通遼市科區法輪功學員田心,四十二歲,女,原通遼市教印廠裝訂車間職工。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在單位正常上班,田心無故被通遼市科區國保大隊王波等惡警綁架,抄家,關進看守所。她的兒子還不滿十八周歲。天天盼著他媽媽早日回家!可是,在看守所第十一天公安局國保大隊就下了逮捕令。為了制止迫害,她的家屬請了北京正義律師為她做無罪辯護,共開了四次庭,最後還是被枉判了三年。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田心被送往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

田心及其一家六口都修煉法輪功,均遭到了極其嚴重的迫害,一家人從未團圓過,飽嘗了人間的悲歡離合、生離死別。田心本人多次被綁架、判刑、勞教、拘留。一個美滿的家庭被拆散,她幼小的孩子失去了寧靜、安全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放回家後,丈夫與她離婚,從此,她孤身一人與小兒子相依為命。

父親田福金,一九五一年出生,原通遼市皮件廠技術廠長,為人善良,忠厚。一九九六年修煉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澤民惡毒攻擊誹謗大法師父,迫害打壓法輪功修煉者,她的父親去了長春省級政府部門上訪,反映事實真相,證實大法,回來後,被通遼市國保大隊警察邵軍、包吉日木圖、王波、崔連成等警察以擾亂社會秩序為名綁架拘留,被非法關押在通遼市行政拘留所四十八小時後被放回。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她的父親再次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兩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她的父親田福金去保安沼第二女子監獄探望三女兒田苗,身上帶有大法經文,被監獄發現後將田福金扣押在保安沼,幾天後押回通遼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監號裡被犯人毒打。半年後,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再次送到五原勞教所迫害,二零零六年才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奧運期間大搜捕,她的父親又被綁架,關押七個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內蒙古保安沼監獄迫害。在保安沼監獄一年半後,也就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她的父親田福金死於保安沼監獄,終年五十八歲。

田心的母親劉秀榮,一九五零年出生。原通遼市科左中旗保康文化館退休職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她母親被無故從家中綁架,並瘋狂抄了家,關押在通遼市看守所。

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押送呼市女子勞教所,在那裡遭受嚴重的灌食迫害,多日食水未進,勞教所值班隊長卻端來一碗濃鹽水,強行讓她母親喝下。喝完後,口渴難忍,極度痛苦。還有雙手被手銬吊起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當地公安國保警察利用奧運,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居委會主任李鳳芹打電話給她母親,說要給大姐田芳找工作。心地善良的父親,於是下樓迎接,下去就被幾個便衣推進一個黑色的轎車裡。不一會兒,有人來敲門,她母親打開門,突然一下子闖進來好幾十人,有永清派出所民警才興剛、居委會主任李鳳芹夥同國保大隊王波、包吉日牧圖、永清派出所孫民等人,一擁而入,一下擠滿了小屋,馬上有兩人將她母親和大姐一起按倒在沙發上,不讓動,開始大肆抄家。並且將抄到的物品,由進來的這些惡人迅速搬走,成為枉判她們的罪證。年末,她父親被非法判刑三年,她母親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大姐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田心母親和姐姐田芳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在那裡,被強制洗腦迫害,後來送監區做廉價奴工。二零一零年她母親被放回家。這期間母親的退休金被原單位停發,只因為判刑進過監獄。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她母親因在一小區樓道張貼了一張帶有「真善忍好」字樣的黏貼,警察不但將她綁架,還要非法判刑。當地檢察院因構陷母親的資料漏洞百出,兩次退案,但國保警察仍不放人。妹妹田心去要人,國保大隊隊長王波威脅妹妹田心,讓她小心點。最後母親再次被判刑四年後,送往呼市女子監獄迫害。

弟弟田雙江,男,三十七歲,一九七九年出生。畢業於呼和浩特市稅校,學市場營銷專業。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她弟弟田雙江被無故綁架關押在當地看守所,被懲罰戴豬鐐,不能直立行走只能彎腰走。不能自己上廁所,非常痛苦。又被綁上「死人床」折磨四天四夜。這期間被當地國保警察邵君等惡警所外提審,刑訊逼供,上繩迫害三天。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通遼市監獄非法奴役,乾重體力活,磚廠推磚,每天累的精疲力竭。最後快到期時,又被押送赤峰監獄迫害,被強制洗腦。二零零五年到期才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被當地和開魯國保王波、劉立喜等惡警,在他自家樓下一家三口被非法綁架。他妻子和三歲的孩子晚上十點多才放回家,將他非法關押到開魯縣看守所,現已非法開完庭。家中的弟媳領著孩子靠打工,艱難度日,他仍在通遼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

大姐田芳畢業於通遼市藝術學校-美術專業。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她去了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詢問,被硬抓上車,拉到天安門派出所,三個多小時後,被通遼駐京辦警察非法綁架押回當地,關押看守所,那裡吃的是豬狗食,喝的是冷水,大小便在屋裡的大塑料桶裡,當著全屋人解手。完全喪失了做人的尊嚴。一個多月後,由親屬擔保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她姐在地攤上賣貨,被國保大隊警察邵君與照日格圖,騙到警車上拉到了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天後被非法判兩年勞教。在興安盟扎賚特旗圖牧吉勞教女隊迫害期間,因身體出現病狀辦了保外,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她姐無故從家中被抓,關進看守所八十天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姐姐去呼市女監探望小妹田苗,歸途中在火車上講家人遭受迫害的情況,被惡人舉報,被綁架到通遼市看守所。當地公安局邵君,王波等二十多惡警,夥同派出所,居委會,幾個警察從七樓閣樓破窗而入,非法搜查她家。他們還在地下室擺上被褥和鞋子拍照,製造假相。姐姐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絕食抗議,遭野蠻灌食迫害。他們用四棱鐵棒撬嘴,嘴角兩側,立即裂開半寸長的血口子,鮮血直流。大牙被撬掉。

同年九月十二日,姐姐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邪惡的呼市女監迫害。在監獄期間被迫害,遭到鐐銬、罰站折磨,銬在床上站不起蹲不下,非常痛苦。因不穿囚服被扒光衣服打開窗戶吹寒風,被罰站兩天一夜,腳腫的穿不進去鞋子。為了讓姐姐放棄信仰,用菸頭燙臉,電棍電嘴巴,用刷廁所的刷子刷嘴。用膠布貼嘴。打耳光,拳打腳踢,往身上澆冷水。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當地奧運大搜捕,父母與姐姐三人被同時綁架,姐姐被非法判刑五年,再次押送呼市女監進行迫害,在獄內被洗腦迫害;被下到監區奴役,每天頂著星星月亮出工、收工,中午一般不讓睡覺,晚上加班,十二點多才睡覺。每天非法奴役十二-十四小時,手被勒出血,渾身累的快散架子了,每晚吃力的爬上上鋪(上下鋪),休息一宿,手好一些,第二天再接著幹活,乾的活上、白色的圍巾上都是點點血跡。

妹妹田苗,女,四十歲,一九七六年出生。畢業於通遼市內蒙古大學數學系計算機專業,原通遼河西鎮高中微機老師。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被當地惡警下班途中綁架。搶了鑰匙,開了門,非法抄家,將她大姐與她母親一起帶走,田心的兒子從幼兒園回家一看,家裡一片大亂,大人都不在家,大哭。晚上將她大姐放回,照顧孩子。小妹和母親被關在拘役所。當晚她大姐領著五歲的小外甥打車去探望她們,大雪夜,車迷了路,孩子凍得哇哇大哭,很久才找到拘役所。那裡門衛不讓送東西,只存了錢。後來她母親與妹妹又被關進通遼市看守所,小妹被關押了一年,期間遭到當地國保警察所外提審,上繩迫害。最後被非法判了六年。押送到保安沼二女監迫害。

全家六人共陷冤獄四十一年,從田心一家的悲慘遭遇,我們就看到了二十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多麼嚴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肉體和精神摧殘有多麼慘絕人寰,結束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有多麼刻不容緩!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14 1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