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嫁到韓國的中國媳婦:守住善就能走出困境

聶蘭女士近照。(全景林/大紀元)

人氣: 685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7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安景韓國採訪報導)一顆真心,感化了挑剔冷漠的韓國家人,瀕臨破碎的家庭重歸正軌;一腔善意,解除了電話彼端的防備,將真相傳播到中國民眾的心中。

2010年1月1日,聶蘭離開中國,踏上了韓國的土地。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坐在先生身邊的她向車窗外望去,天空中飄散的雪花似乎預示著全新生活的美好。但生活,總是事與願違。

去私存善 同甘共苦

聶蘭初來韓國時,家中經濟條件十分優渥,可好景不長,家裡的存款被人席捲一空,經濟一下子緊張起來,可誰知,屋漏偏逢連夜雨,從事會計師工作的先生在這緊要關頭突然失去了工作,一家人因而也失去了唯一的經濟來源。

聶蘭回憶道,「那時我先生非常頹廢,每天沉迷在電子遊戲裡,長達六年沒出去工作,他和社會脫節了,對外界有強烈的恐懼感,做什麼事情必須拉著我,導致我的壓力也很大,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下去,也看不到未來……」

從衣食無憂到一無所有,又寄宿在小姑子家,冬天沒暖氣,夏天又不透風,寄人籬下的生活令她苦不堪言,巨大的落差讓她無所適從,勸不動丈夫,更不能指望年邁體弱且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婆婆,孩子幼小,這日子怎麼過啊。

聶蘭帶著年僅3歲的兒子離開家,開始了獨立的打拚生活。

「我靠閒餘時間做一點小生意維持家用,當時只夠我和兒子兩個人用,生活非常拮据,一分錢要掰兩半花,導致我那時對先生怨氣很大,婚姻幾乎處於名存實亡的狀態。」

雖然面臨巨大的生活危機,但當聶蘭看到先生難以面對社會的無助,她心中不免生出憐憫,良久思考後,她主動結束了兩地分居的狀態,帶著兒子回到了韓國全州的家。

往事如煙,聶蘭娓娓道來,「我當時看到先生特別可憐,就覺得『不能再依賴他了』,既然他無法撐起這個家,那我來。」

即使在最艱難的情況下,聶蘭也從未生過離開先生的念頭。她說,「我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離婚,是因為法輪功師父告訴過我們,修煉的人要善良,要遵循傳統,遇事要先替別人著想。如果沒走入修煉,可能連活著的信心都沒有了,根本堅持不到現在。」

回家以後的聶蘭,儘量體諒先生,照顧患有痴呆症的婆婆,之後家裡的環境很快發生了改變。先生的工作重新走上了正軌,對聶蘭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

「以前我先生出手闊綽,親戚朋友結婚的時候,禮金都給幾十萬上百萬,可我們落難的時候向他們借錢,卻都找託詞不願借。後來我們的經濟狀況變好了以後,那些人又主動和我們聯繫,我先生就說,這些人都不可靠,只有不離不棄的太太是非常可靠的。」

她還驚喜地發現,在得到大法的護佑後,丈夫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支持她修煉和講真相。「每次去美國參加法會我要趕早班的飛機,他都是半夜2點多起來送我,我其實自己坐火車也可以到機場,但他沒有絲毫怨言,每次都主動這樣做。」

以善待人 家庭和睦

韓國的婆婆在家中充當一家之主的角色,聶蘭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婆婆也不例外。

「以前我做什麼我婆婆就不吃什麼,整天躺在沙發上什麼都不做,還指手畫腳。我對她有諸多抱怨。一次和法輪功學員交流過程中,我察覺到這是自己的私心在作祟,於是決定去掉它,時時刻刻先為他人著想。」

人隨念動,境隨心轉,當她改變了自己的想法,用真誠的心態去照顧婆婆的時候,婆婆的轉變讓聶蘭受寵若驚。「她一回家就刷碗、倒垃圾。有的時候出去買些紫菜包飯,回來後拿盤子擺好,麵包也擺上幾個給我端過來,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的事情。」

不僅婆婆對待聶蘭的態度讓她既驚訝又欣慰,令她更為驚喜的是婆婆的痴呆症有了很大的好轉,讓聶蘭親身體驗到法輪功書籍《轉法輪》所講的「一人修煉,全家受益」。

「以前婆婆沒有錢的概念,記不清帳目,但最近我有一次沒帶現金,向她借了2萬塊韓幣,她記得清清楚楚,回來之後還問我要,能記住事了。」聶蘭笑著說。

小姑子的婚禮上,婆婆燙了髮,化了妝,穿著漂亮的韓服,精神狀態很好,平時不常走動的親戚知道她患有老年痴呆症,看到她的樣子都很吃驚,圍過來問她怎麼這麼精神,她說:「兒媳婦對我很好,對我很好。」從此,親戚們都對這位中國媳婦聶蘭刮目相看。

小姑子比聶蘭大六七歲,但在韓國,出於輩分上的差別,對嫂子說話時應使用敬語,但聶蘭的小姑子自見面起,很少和她說話,即使開口也不說敬語。

聶蘭的心放得很淡,「我也不在意這些,就做好我在這個家中的角色。有一天,小姑子帶人突然拜訪我們家,雖然很意外,但我還是決定包一頓她最喜歡吃的餃子,邊包邊煮,出鍋後一次次端給他們,他們吃了一百多個,我和兒子就在一旁等著,等他們走後把剩下的吃了。」

小姑子本來不願成家,但聶蘭在家裡的言行帶給她不小的觸動,讓她感受到了擁有家庭的踏實和溫馨,決定走入婚姻。

就這樣,善念化解了怨氣,讓心靈變得純淨。聶蘭欣慰地說,「小姑子現在不僅開始對我用敬語說話,而且以往十分吝嗇的她還總給我們家送泡菜,今年更是主動提出由她出錢帶老人去美國旅遊,變得很孝順了。」

聶蘭女士煉法輪大法的第五套功法。(本人提供)

真相電話打進中國千家萬戶

顧全了自己小家的同時,聶蘭並未忘記中國千千萬萬的「大家」。

自1999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以來,大批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傷、致殘,上億人遭受不公正的對待。而近年來,數以萬計或主動或被動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遭受了各種災難,如癌症、事故、家庭不幸等。

聶蘭覺得曾經參與迫害的警察因跟隨上級的指示而做出了錯誤的行為,才導致遭惡報甚至連累家人,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人,應給這些不明真相的人們指出一條通向未來的路。

2016年10月份,在美國參加了法輪功在舊金山法會的聶蘭通過現場一位學員的交流,了解到向可貴的中國人打電話講真相的重要性,她也拿起電話,加入了向警察撥打電話講真相的行列。

聶蘭曾在景點向從中國來的遊客們講真相,但是當拿起電話的那一刻,她發現這完全是兩回事。「這和面對面講完全不一樣,你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不知道他的年齡、喜好、表情……什麼都不知道,要找到一個適合對方的切入點,很難很難。」

反覆的練習和實踐後,聶蘭掌握了要點。她說,「講真相就像放風箏一樣,決定對方命運的線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不得不慎重。我一般開始講海外的形勢,中共高官向海外轉移資產的行為,以及國內參與迫害的人不同選擇對應的不同後果,這時,風箏線已經放得差不多了,需要往回收了,就慢慢將話題引向勸對方三退。」

據聶蘭介紹,遼寧是中國對法輪功迫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而本溪在縣級市里面又是最嚴重的,在參與撥打電話的過程中,當地警察的反應卻出乎聶蘭意料。

「這個警察姓閆,為了不讓他太拘謹,我以聊天的方式和他進行交談,剛說沒幾句,他立刻表示『大姐,我也支持法輪功!』」但是當聶蘭談及退黨的時候,該警察卻頻頻轉移話題。

聶蘭察覺他並未真正了解退黨的必要及嚴重性,不厭其煩地一遍遍告訴接聽電話的警察,「迫害法輪功這事誰走到最後誰是承擔責任的人,四川頻繁的地震,過年前的豬瘟,蘇州的爆炸事件,以及蟲災等,都是因為人不治天治,大災大難面前,誰能躲得過去?很多警察因為迫害法輪功去世了,但警局不會開會告訴你『誰誰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應死了』,所以只有明白真相的人才能躲災避難。也希望你們守住善念,保護好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這樣對你們是有利的。」

閆姓警察聽到這裡,沉默半晌,終於選擇用真名實姓退出了曾經加入過的共產黨。

為了告訴一個人真相,聶蘭甚至會給同一個人撥打十幾遍電話。她說,「如果一個負責迫害法輪功的人能明白真相,從此以後不參與迫害了,不僅利己利人,也減輕了大法弟子在中國的被迫害。」

回想起無數次撥打真相電話的過程,聶蘭唇角漾起淺淺的笑意:「打電話雖然難,但在任何人、事、物和環境面前,如果對方能感受到你的善意,這時雙方的場就是相通的,我似乎能知道他在想什麼,也就知道該怎麼講。」

面帶微笑,一舉一動無執著;心存善念,一顰一笑皆生花。為他人著想的善意,化解了對方不信任與戾氣,很多人記住了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連連向聶蘭表示,「謝謝你的良苦用心。」#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8-20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