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何讓新西蘭奶農可持續地發展?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柏編譯)新西蘭乳酪業占其國民生產總值的30 %,可見它對新西蘭經濟的重要程度。

統計數據顯示:銀行給農業部門的貸款額逐年增加,從2000年的120億紐元增加到目前的630億紐元,其中三分之二給了乳酪業,合每頭奶牛得到 8,300 紐元。奶農們的平均按揭接近500萬紐元。截止到5月份,乳製品佔了新西蘭出口總額的27%。

如果儲備銀行當前的提案一旦實施成為一個爭論點,那麼利息邊際 – 即銀行支付的金額和收取的費用之間的差距將會加大到何種程度?據估計這會處於銀行自定的20到40個基本點到最高的125個基本點之間的水平。

Dairy NZ 認為整個百分點的利率將帶給普通奶農多達每年新增31,000紐元的成本,差不多有4%的奶農無法負擔他們的銀行按揭。乳酪業的債務規模占到農業全行業債務的三分之二。

銀行利率只是農場主們面臨的眾多風險之一,他們還會有碰到諸如產品出口價格或紐元匯率波動到令他們陷於不利地位的一般風險,還有對(牛、羊)甲烷和一氧化二氮排放完全放任時代的結束以及牛支原體疾病的擔憂等。

農場主聯合會(Federated Farmers)在向政府提交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從歷史上看,低利率對於農場主在充滿挑戰的條件下應對高額債務非常有幫助。「任何大幅上漲的利率都會給許多農民帶來壓力,對一些農民來說會造成嚴重的困擾。」這份報告說。

「基於對借貸成本日益增高的擔憂,農場主聯合會希望銀行在處理借貸申請時採取更為謹慎保守的做法,加入更為嚴苛的限制性條件……尤其是對待農業方面的借貸。」該報告特別指出。

Dairy Holdings Ltd 在新西蘭南島擁有75家農場,該機構認為,所有主要的交易銀行明確希望,他們想把增加本金需要引起的各種成本悉數轉移到他們的客戶身上。「事實上,隨著現有設施的成熟完善,有些交易銀行已經開始對定期貸款利率和利潤高於批發浮動利率執行高達50個基本點的提升,超過和高於他們在資本充足辯論開始之前收取的費用。 」

但是,最嚴厲的警告來自 KPMG審計事務所,該所的農業經濟全球負責人 Ian Proudfoot 說, KPMG 的最佳估計是澳大利亞擁有的最大四家銀行和 Rabobank 將給農場主的貸款減少15%~25%,受影響的主要是奶農。並將剩餘農業貸款的利潤率提高100到125個基本點。

Ian Proudfoot表示,KPMG將有效地破壞農場市場,並使資本化最弱的奶農失敗。

「它將摧毀新西蘭農業人口老齡化積累的資本狀況,以促使乳酪業內部的新老交替,要求老年農場主將農場出售給年輕人經營,因為年輕的農場主們掌握了管理不斷變化的風險狀況的技能。」

「更為重要的是,KPMG將防止嚴重拖延給優質奶農及其他經營有效農場主的貸款,因為他們需要在這些地區投資以提高農場經濟、環境和動物福利等方面的業績,這一點至關重要。」

然而,真的可能是抵押貸款利息成本的增加會在正常的利率變動範圍內,會發生如此可怕的後果嗎?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乳製品行業的債務日漸膨脹呢?

諮詢經濟學家Peter Fraser是一名對農業產業政策持批評的前政府官員(前財政部和農林部官員)。他最近在維多利亞大學管理與政策研究所網站上發表的題為「啟示錄牛」(Apocalypse Cow)的演講中提出的論點如下:2001年的乳製品行業重組法(The Dairy Industry Restructuring Act 2001)給予Fonterra有效壟斷權力設定牛奶價格是一個致命的錯誤 。

Fonterra 的資本結構具有神秘複雜性,它基本上是一家10,000個農場主擁有的合作社類型的公司。因此,它有著很強的鼓勵措施,可以最大化地收購奶農的牛奶、向奶農支付他們的所得;同時以本公司的利益為代價,使其能夠為國際同行管理的牛奶增加某種價值。

這是一個有利於數量增長而不是附加值提升的模型。Fonterra對奶農們相對慷慨的鮮奶收購價,有點盲目鼓勵奶牛場的不斷擴張,甚至於像Mackenzie這類環境條件本來並不適合發展奶牛養殖的地區(編者注:Mackenzie位於南島中部山區),都開始了高度集約化的經營方式。奶農們對Fonterra高額支票的期望被資本化為土地價格。這對於那些出售和退出該行業的人來講,或許是利好消息;然而對於那些不得不靠負債累累購買奶牛場的農民來講,卻未必是甚麼好事。

公平地講,奶牛場土地的高價格反映了它將溫室氣體排放等環境外部成本社會化的能力。它們也可以被視為全球性極低利率現象的一個局部例子,導致高負債水平的資產價格膨脹。所有這些都使儲備銀行陷入兩難境地。

銀行希望將所有債務轉給奶農們,儘管存在結構性挑戰,但可以看出,由於納稅人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提供的支持清晰地表明,Fonterra這個乳酪巨人存在大得難以倒閉的道德風險,因此這無疑收緊了獲得貸款的條件。

但另一方面,乳酪行業對於整體經濟的重要性以及債務水平起點的事實表明,儲備銀行的改革步伐應該更為小心謹慎。

澳大利亞監管機構Apra經協商後決定,將其資本要求的增幅從擬議的4-5個百分點縮減至3個百分點,並允許其採取二級資本,即正常時期的債務融資,只有當銀行面臨損失、其股東權益損失時才會變成股權。這或許是新西蘭儲備銀行今後應該考慮的。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