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學員丁國琴被成都龍泉女監迫害致死

2019年7月18日,近2,000名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舉起燭光,悼念那些因堅持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Mark Zou/大紀元)

人氣: 64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7月22日訊】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分水鎮農婦、法輪功學員丁國琴遭綁架、構陷、非法判刑,被劫持到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手腳不能動彈,生命垂危,於2019年5月21日在成都雙流監獄醫院含冤離世,終年69歲。

明慧網報導,她的家人要求把遺體帶走,按當地的風俗土葬,監獄不許;家人要求拍一張遺照,監獄也不准許。家人只好捧著骨灰盒,把丁國琴帶回老家。

噩耗傳來

噩耗傳來後,丁國琴的家人第二天一早就趕到醫院。醫生向丁的家人介紹她的「病情」,說她患過尿毒症、腦梗、心臟病……對家人和熟悉丁國琴的人來說,她得這些嚴重的疾病,是不可思議、不可信的事。如果她有這麼些嚴重的疾病,監獄是絕對不會接收她的。那麼,一個健康的人為什麼進監獄不久就得了重病呢?僅10個月的時間就離世了呢?

丁國琴於2017年10月16日被瀘州市江陽區分水嶺鎮派出所綁架、關押在看守所近一年時間,期間家人得不到關於她的相關信息。直到2018年8月下旬,才得知她已被非法判刑2年6個月,於2018年8月22日被劫持到四川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三監區。

按監獄的通知,家屬要三個月後才能探視她。當丁國琴的兒女第一次去監獄探視時,見母親是被人背著出來的,手腳都不能動彈。入監不到三個月,她已被迫害致四肢癱瘓。

不幾天,家人接到監獄關於丁國琴病危的通知,並說她已經被送進了成都雙流四川警察醫院(監獄醫院)。

2019年新年過後,丁國琴的兒子到監獄醫院探視,看到被經過一番「救治」後的母親是被人抬出來的,病情沒有絲毫好轉。那時她的頭腦還清醒,還能隔著玻璃與兒子對話,囑咐兒子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好好待父親,父親一天天見老。

不久,醫院告知丁的家人,她的病情惡化。兒子到病房見到母親正被輸液,卻已經昏迷不醒。兒子回家準備後事,棺材的油漆未乾,兩天後監獄打來電話說:人已走了。

喜得大法 脫胎換骨

丁國琴,瀘州市分水嶺鎮農村婦女,以前人家常叫她「聾子」。她出生在貧窮的農村,8歲起左耳朵開始灌濃,長期流膿,夏天濁臭,不敢近人,幾十年如此。發病時,疼痛難忍。左耳早已喪失聽力,右耳也不太好使。

1999年6月底,丁國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僅兩三天,耳朵乾燥了、不流膿了,幾十年治不好的左耳恢復了聽力,「聾子」這個跟隨了她大半輩子的名字從此銷聲匿跡了。

丁國琴本是個矮小個兒,全身肌肉鬆弛、人虛胖。修煉法輪功後,她的身體從裡到外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面部、身體的肌肉變得結實、身材變得勻稱、皮膚變得光滑;走路、挑擔子,感覺像被風在推著一樣輕鬆;她的個子長高了半個頭。看她的鎖骨就像一個結實的項圈,有位醫生說這個骨架簡直堪稱標準骨架。

2010年,她的身體遇到一次大的關難,突然吃不下飯、全身發抖、心臟狂跳、渾身發黃,人從頭到腳都萎縮了。丈夫與兒子嚇得不行,非要把她弄到醫院去。在縣醫院通過各種現代儀器檢查後,她被確認肺癌晚期。醫生說,情況好的話,她可能活二十天。她回家後,親朋好友們都趕來見她最後一面。

那時家人正籌劃著賣掉豬為她備棺材、辦後事。女婿、外孫都來了,大家哭哭啼啼的。她安慰大家說:「沒事,放心吧,你們都回去,我不會死的,是(法輪功)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

不幾天,她這個被醫院診斷活不了的晚期癌症病人就神奇地康復了,大家不得不說這是奇蹟。

在丁國琴生前的最後幾年裡,她常背上背著一大背篼新鮮蔬菜,手裡還挎著一個裝得滿滿的大竹籃,到城裡的市場上賣。她的蔬菜不打農藥、不施化肥,成了一個品牌,熟悉的人都來買她的菜。她利用賣菜的機會還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

丁國琴曾說:「修煉大法18年,我度過了18年的快樂時光。從修煉起,我身體非常舒服⋯⋯」

然而,她這樣一個健康的人被關進監獄不久就患了腦梗、心臟病、尿毒症。

被誘捕入獄 迫害致死

2017年5月,一個週一的晚上8點左右,瀘州市江陽區分水鎮派出所警察三人,闖進丁國琴家中一陣亂翻。其中的一個人在被追問下說自己姓王,其他人不敢報姓名。他們撕下丁國琴床頭上有「真善忍好」字樣的掛飾,撤掉丁國琴掛在自家房頂上的「真善忍好」條幅,搶走兩本法輪功的書,不開清單,還叫丁國琴在一張空白紙上簽字。

同年9月中旬的一天,丁國琴在鎮上賣菜,分水鎮派出所三個警察說要買她的騰騰菜(空心菜),講好價錢後,叫她給送到派出所去。丁國琴送菜到派出所後便一去無回。後來分水派出所警察將丁國琴的背篼、菜錢20元和一雙膠鞋送回丁國琴家中;再後來不知誰用電話口頭告訴其家人說,她在看守所,可以給她送錢、送衣物棉被。

丁國琴的家人去找分水派出所要人,分水派出所推說是彌陀派出所抓的,彌陀派出所辦的案;找彌陀派出所,彌陀派出所說案子已經交給江陽區法院了;找到法院,法院卻說沒有這個人的案子。

丁國琴被非法關押在瀘州看守所近一年時間,沒有人告知她的家人她被關押的理由,沒有誰向其家人送達執法機關剝奪公民人身自由所必須出具的拘留通知書等等相關的法律手續和法律文書;至於丁國琴何時被逮捕的、何時被庭審,以什麼事實,以什麼法律依據判的刑,家人更是一概不知。

直到2018年8月下旬,其家人接到監獄打來的電話,驚聞丁國琴已被判刑2年6個月,於8月22日被祕密送到了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三監區。

大約同年10月下旬,丁國琴的兒女到監獄探視,見母親是被人背著出來的,手腳都動不了了。母親流淚,兒女痛哭,僅3個月內,精神、能幹的媽媽被折磨成了這個樣。

丁國琴的兒子曾與監獄簽了字,給她辦「保外就醫」,但是被告知辦「保外」很難,要層層調查、層層審批,還要經省級醫院鑑定。不管等多久,大家都會覺得丁國琴有回家的希望,就有康復的希望。誰知時隔不久,「保外」還沒辦下來,丁國琴就死在了監獄的醫院裡。

監獄的罪惡

2018年8月22日,被非法判刑的丁國琴被祕密劫持到了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三監區後,幾個月後,就被折磨致四肢癱瘓。詳情目前還無人知曉。有人說,一天看見她被包夾押著上樓,吃力地扶著樓梯扶手,停歇在那裡,向上邁一步都艱難。包夾還一邊對人誣衊說,看嘛,這就是煉法輪功煉成了這樣的。

法輪功學員一被扔進監獄,就由監區長把其交到幫教、包夾,即(專門監管法輪功學員的)重刑犯手裡。監獄要靠這些包夾、幫教在極短時間內「把人拿下來」(即達到強制法輪功學員轉化的目的)。

包夾、幫教在密室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第一輪的暴力轉化手段為:罰站、罰坐,迫令一動不動地盯著牆、或電視機屏幕,筆挺地站著、坐著,連續幾小時、十幾小時、甚至通宵;不准睡覺、不准大小便、冷凍、挨餓、拳打腳踢、搧耳光、吊、銬、捆……無所不用其極;不間斷地播放謊言音像,高分貝的噪音分分秒秒刺激著人的神經,下流的辱罵聲不絕於耳;不准擁有生活必需品,連手紙都不准使用……

法輪功學員在承受的極限中,身心受到毀滅性的傷害。例如:

瀘州市合江九支鎮40多歲的小學教師劉小林,因控告江澤民,於2016年被非法判刑5年,大約2016年年底被劫持到成都龍泉女監三監區。劉小林一天24小時白天黑夜地被罰站。

期間被暴打、被淋冷水,全身濕透也不准換,在風口處挨凍;不給飯吃,終日在極度疲憊、飢腸轆轆中煎熬。三個月嚴管的身心摧殘之下,劉小林瘦得皮包骨,脫了人形;神情鬱悶、恍惚,不說一句話。一個樂觀向上、笑吟吟的優秀教師形象不見了。

2017年12月,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迫害死了胡霞、嚴紅梅兩名法輪功學員。充當幫教、包夾的犯人們,把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殘、致精神病、甚至致死,不負法律責任,不受監獄監規處罰,反而得到中共監獄高額的減刑分。#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7-24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