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貝比來了

養兒方知父母恩

作者:黃光芹

冥冥之中,似乎一直有條因緣線,將我們彼此綑綁,再也分不開。(fotolia)

  人氣: 1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這一生,從來沒有為任何人把屎把尿,連父母親都沒有,貝比是第一個。

他讀小三,也就是來家裡的頭一年,有一天放學回家,我幫他洗澡,發現他的內褲上有糞便清洗過的痕跡。一問之下才知道,他上午在上電腦課的時候,突然鬧肚子,加上又有認廁所的習慣,所以當他從電腦中心一路狂奔回教室旁的廁所,早已來不及了,拉在褲子上。

老師平常鼓勵學生,若想上廁所,即使在上課中也可以自由行動。他平常很大方、不怕生,不至於膽小不敢跟老師說。恐怕就像一般的小孩一樣,等到發現想上廁所了,往往來不及。

我的困惑是,既然內褲已經髒了,為何不直接丟掉,還自己在廁所裡搓洗,等到差不多乾了,再穿回身上去?

我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他小小身軀站在洗手檯用手搓洗的模樣。

第二年的一段時間,他曾經腹瀉不止。我雖然帶他去看過醫生,他也按時服藥,就是止不住瀉。一連兩天,他請假在家;但我怕他請假請成習慣,藉故不去上課,因此強迫他第三天晚上非得去上英語課不可。

我還是有些擔心,因此一路跟著,並再三叮囑他:

「媽媽就在樓下,如果你想拉、或是已經拉在褲子上了,就直接下樓,等上了車之後,把褲子一脫,我先用濕紙巾幫你擦擦,馬上載你回家,你也比較舒服!」

他很乖,勉強答應我。 

我在英語教室大廳,一連呆坐三個小時,始終不見他下來,心想:

「應該沒事吧?」

沒想到,當他放學下樓,臉色鐵青,見我就說:

「走!」

到了車上,他跟我說:

「我又拉了!」

「甚麼時候?」

「第一堂快要下課,我跟老師說,他卻要我再忍一忍,等吃飯的空檔再去!」

若他所說為真,下面還有一堂課,他不整節都坐在糞便上?難道老師沒有聞到味道,竟然渾然不覺?

這件事後來變成羅生門,我也沒有進一步追究。我難過的是,之前我交代他:「媽媽就在一樓等你!」他為什麼碰到問題,卻不向我求援?令我頗感挫折。

他鬧肚子的那幾天,總共在床上拉了三次。他每拉一次,我就得連床墊、床單和被套,一次總清洗;等到拉到第三次,我洗床單洗到瘋掉,一個人站在陽臺上,撕心裂肺吼著:「啊!啊!啊!啊!……」

自此以後,我們戲稱「黃湯」為「小米粥」,以後一看到小米粥,我就怕! 

他之前也尿過一次床。在我的經驗裡,尿床比拉肚子還麻煩。因為尿是液態,一瀉千里,會將床單、床墊整個透濕,連床墊都得重買。吐比較好解決。他曾經在床上吐過一次,我緊急把枕頭墊上去,之後直接丟掉,省了自己不少麻煩。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

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臺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節錄自《貝比來了》/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泰戈爾的吉檀迦利有句詠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 沒有真實情境,孩子怎麼會有刻骨銘心的感受……熱情不會來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們用沾滿泥巴的雙手,從大地捧出來的。
  • 小孩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人忘了苦悶,頓時心情開朗。(Fotolia)
    家就像一個沉重的行囊,裝著各種酸甜苦辣,也裝著各項爭執和諒解。提著它很累,丟下它很慌。我們珍惜家圓滿的一面,也需面對它破損的一角,像領受一個既讓我們圓滿,也讓我們失落的人生。
  • 雖然我從小就想成為作家,但不知不覺間,竟然已過了這麼多年。當然這全要怪我自己懶惰;但另一方面,我的小說與「如何活下去」這個問題密不可分,為了找到答案,我必須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行。
  • 想成為母親的渴望,她選擇用領養小孩的方式。因他和另一半,不想刻意隱瞞孩子身世,所以沒有一定要領養3歲以下孩子的顧慮;相反地,他們反倒願意給大一點的孩子機會
  • 美國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觀察現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個帝國由盛而衰的最大社會實驗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