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拍案驚奇】李鵬去世 香港難再重演六四

圖為香港九龍舉行反送中大遊行。(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氣: 131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4日訊】各位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7月22號晚11點11分,91歲的李鵬死了。這個名字對中國人來說是再熟悉不過。1989年5月19號,六四事件前夕,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發表措辭強硬的「519」電視講話,宣稱「共和國的前途和命運,已經面臨嚴重的威脅」,說要「旗幟鮮明地制止動亂」,宣布北京部分地區5月20號起開始戒嚴。最終觸發了六四血案。

現在80後、90後的年輕人,很多沒有親身經歷當年的六四事件,但是從記載下來的文字和圖像,同樣可以感受到當年北京的肅殺之氣。

很多中外媒體在對李鵬死訊的報導中,都把李鵬在六四事件中的角色當作重點內容報導,篇幅很長。李鵬不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最大受益者是踏血上台、成為中共黨魁的江澤民。

而官方如何對李鵬這段六四歷史蓋棺論定,也成了外界矚目的重點。原因不僅是因為六四事件對李鵬、對中國社會的深深烙印,也是因為李鵬死去的這個時間點,正好是香港反送中運動風起雲湧之時,在他臨死的前一天,香港示威者剛剛在香港中聯辦外,用黑漆噴塗了中共國徽。這與六四期間,懸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被人扔漆,場面何其相近!

中共官方新華社的訃告後來終於發了出來,內容幾乎重複了李鵬當年的立場。訃告中說:李鵬旗幟鮮明,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在關係黨命運的重大斗爭中發揮重要作用。

中共的喉舌媒體,在香港反送中的敏感時刻,再次肯定了李鵬當年在六四鎮壓時的所作所為。

但是,香港反送中運動能不能演變成六四的翻版呢?這個也許很難出現。

理由一:六四與反送中 處在不同的時代變局

首先,現在的時代跟六四那會兒有相同,有不同。相同的是,兩者都處在變局的時代。當年的中共,經歷了六四後,不管怎麼說,在當時那個變局的年代,它靠血腥鎮壓,挺過去了。大家都知道,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共產陣營瓦解,東歐劇變,中共的老大哥蘇聯也解體了。而且就在1989年6月4日當天,天安門廣場爭求民主的學生運動失敗了,可是波蘭團結工會的大選卻勝利了,那是波瀾在二戰之後的第一次民主選舉,擺脫共產統治、選出了首任民選總理馬佐維斯基,讓波蘭成了東歐民主化先驅。

但是當時的中國,共產黨靠血腥鎮壓強暴民意,強壓下了中國變革的火焰。坊間不是流傳一種說法嗎,六四責任人之一,鄧小平六四期間說:要用20萬人的生命,換20年的穩定。那現在30年都過去了,中共的穩定期早就過去了。現在香港又出現了「反送中」運動,那麼,它還能像當年那樣挺過去嗎?那現在就該講反送中和六四的不同點,就是中共到了現在,一切都在畫句號。換句話說,我們又趕上了一個變局的時代。如果說六四前後,中共很多事情處在起點,那現在,真的是一切都開始劃句號。

當年啊,中共以改革開放,依賴廉價勞動力,還有不改革政治、只改革經濟的畸形發展路線,再加上美國等西方國家遞來的橄欖枝,希望能以經濟開放推動中共的政治開放,這樣,中共的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這就是中共的黨官和紅色權貴,城市老百姓沾到的利益只是一小點,廣大鄉村還有很多人根本沾不到邊。不管怎麼說,全世界的錢啊,過去那些年,很多流進了中共的腰包,中共用錢哪,在維持著統治,腐敗拉攏同黨分享政權,金錢收買打手鎮壓民眾。

但是到了現在,西方人意識到了,把中共養肥了,但是除了有錢,中共什麼也沒改變,而且有了錢的中共,更有能力對內鎮壓、對外擴張,人權記錄越來越差。2018年開始,美國川普政府發動貿易戰,中共依賴美國搭經濟便車的時代結束了,現在中共被美國川普政府列為超越俄羅斯的全球頭號打擊對象,當年10月,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說,甚至被認為是美國全面對中共展開新冷戰的宣戰書。歐洲也緊隨美國,在2019年3月發表的《歐盟-中國戰略展望》中,將中共列為「競爭對手」。

在一系列打擊下,2019年第二季度的中國官方公布的GDP成長率僅是6.2%,是27年來最差的。不少專家預計,中國經濟放緩不可逆轉。

現在中共自顧不暇,黨內的政治穩定,黨員忠誠度、當官之間的團結程度,看上去遠不如六四的時候,內外交困,還有沒有那個能力和精力承受當年六四鎮壓的那種後果,真的很難說。

理由二:中共高層和軍隊 意見不統一

其次,如何應對反送中,中共軍隊內部表態兩極化。6月12號,香港發生了警察以警棍、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等,暴力鎮壓示威民眾的事件,在海內外引起軒然大波。隨後第二天,6月13號,被認為是習近平嫡系的中共駐港部隊司令陳道祥,主動向美國國防部高層說啊,軍隊不會介入香港事務。這等於明確表態,反送中不會變成六四那樣,以軍人開槍鎮壓告終。

但是,7月22日,就在香港市民721中聯辦示威的後一天,被認為是江澤民派系的中共74軍,在距離香港不遠的廣東湛江進行了一場突發暴恐狀況的處置演練。香港有線電視還有中共媒體都做了報導,而且明確指出,這場演習針對香港。這個消息看上去讓人不寒而慄,是吧,好像中共軍隊對香港反送中抗議開始虎視眈眈。中共軍方的前後兩種表態,有的評論人士就指出,這顯示出了中共高層的意見分歧。你看,習派的人主張不出兵鎮壓,而江派的似乎擺出了要出兵鎮壓的架勢。

但不管怎麼說,在高層分歧沒有解決以前,很難說它們會做出派兵鎮壓的實質舉動,一切也許就到此為止了。這74軍的演練,實際上可以看作是7月21號香港市民在中聯辦示威後,中共官方聲明的物質化表現。我們來看中共和港府的官方聲明:港府說,衝擊中聯辦對特區治安和一國兩制構成威脅;中聯辦的聲明說:這觸碰「一國兩制」原則的底線,性質嚴重,絕對不能容忍;中共港澳辦說的是: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中央駐港機構安全。

但是截至到我發稿時的公開報導中,還沒有看到消息說港府對在中聯辦示威的民眾進行搜捕,但是在元朗發動暴力打人事件的黑幫分子,倒是有報導說,已經在22號晚抓到了6個相關的打人者。我們知道,外界對香港警察沒有及時抓捕元朗暴力分子,意見是很大的。這起碼說明,香港這個特殊的地區,當局還是要顧及民意,不能像在大陸那樣肆無忌憚。

理由三:李鵬六四後官運受挫 後人當汲取教訓

現在是在談,香港反送中運動,很難出現六四事件的重演。

這其中的第三個理由,那就是李鵬的個人遭遇,讓後來人,要引以為戒。這也可以說李鵬死的時間點實在是太巧妙了。根據後來的許多評論分析,還有對歷史事件的解密,李鵬當年鎮壓六四的時候,還公開出來發表電視講話,主動站到了聚光燈下,站在主張鎮壓的最前沿,把自己的外界形象給搞糟了,因為這件事啊,當時包括鄧小平在內的中共大佬們,不讓他接替同情學生的趙紫陽當中共的總書記,而是選擇了另一個人——江澤民,所以說江澤民是六四的最大受益者嘛。

你看,李鵬做了件多麼傻的事!後來出書,再怎麼推卸責任,也都為時已晚。所以呀,我想中共的那些高層,應該看到了這一點,沒有人會願意公開站出來指使軍人再去鎮壓民眾,特別是越往高層,越可能要想一想。況且現在中共高層還存在著你死我活的激烈權力鬥爭,誰攤上這個血債,誰都要負責,身背歷史的罵名。

理由四:香港的特殊國際地位 使中共不敢輕舉妄動

第四個理由,香港的特殊地位。香港是與倫敦、紐約齊名的國際金融大都市,美國傳統基金會曾連續24年評選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也是重要的國際金融、工商業服務和航運中心,治安好、經濟好、也適宜居住。但是近些年,由於中共專制體制在政治、司法、傳媒等領域的不斷滲透,讓香港的國際地位每況愈下。

在今年4月「無國界記者」組織評選出的2019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香港再次倒退3位,排到了第73位。而且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的事件出現以後,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也遭受威脅。

美國認為,《逃犯條例》修訂一旦通過,就是違反了《香港關係法》,美國總統可通過行政令終止對香港的優惠待遇,威脅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這也是為什麼,香港民眾奮起反抗《逃犯條例》修訂的原因之一。而且,根據多方面消息,香港也是中共黨官洗錢的重要場所。香港擁有區別於大陸城市的這種種特殊性,使得中共很難敢在香港胡來。

理由五:新媒體的出現 讓暴行能立刻曝光

第五個理由,新媒體的興起。六四的時候,我們知道。中共說天安門廣場上沒死一個人,也許吧,但是廣場周邊可是死了不少,但是具體數字至今不好統計,而且中共軍隊殺人的畫面,也是很難獲取,給取證也帶去了難度。那現在不一樣啦!7月21號晚,黑社會分子毆打示威民眾,很多視頻在網上流傳,建制派議員何君堯給白衣打手拍手叫好的錄影,也都被曝光。

新媒體的崛起,也是抑制暴政的利器之一。別說現在了,7年前,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很多民眾就是在社交媒體上串聯起來的。到現在的香港反送中事件,示威民眾也是充分利用網絡優勢,互相交流信息,或者將抗議現場發生的事,及時送到外界。

如果現在香港出現類似六四的情況,那香港示威者人人都有一部手機,你怎麼鎮壓的、誰鎮壓的,拿的什麼武器,在現場造成了什麼後果,拿馬上能傳到網絡上,甚至直接在臉書、YouTube或者是其它軟體直播出去,外界現場觀看。所以啊,現在的新媒體,也在抑制著暴政。

理由六:反送中與六四 採取了不同的抗爭策略

第六個理由,六四與反送中,先後採取的策略不一樣。當年六四學生長時間守在天安門廣場,拒絕離去。這在後來反思六四的時候,被很多人認為並不是很明智的作法,這給後來中共動用軍隊進行的致命清場,提供了不利於學生的條件。當然中共當局的血腥清場和鎮壓是絕對要否定的。但現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採取的是來了就走,下次再出來的靈活策略。這給面對中共政權的長期抗爭,創造了較為有利的一種方式。

現在香港人自從6月9號以後,每個週末都出來遊行,像最近的九龍、沙田、銅鑼灣。走完遊行路線,主辦方的活動就結束了,其他還要繼續遊行啊、集會啊,都是示威者自發的。但是基本上警察來清場,大家就都撤了,並不是硬碰硬。2019年「七一」遊行後,部分香港示威者占領香港立法會,甚至警察沒到的時候,大家就全都撤光。個別不願意走的也被同伴給硬拉走了,結果警方到現場撲了空。

這種類似戰爭中的「游擊戰」的抗爭形式,有力保障了抗議者的安全。另外呢,海外知名的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教授,也給香港市民,提供了十條非暴力的抗爭行動建議,也都是比較靈活的形式,包括抵制紅色媒體,支持新唐人、大紀元等良心媒體,還有去中資銀行提取存款,等等。

前一段時間,就有香港人倡議,叫大家去中國銀行提錢,藉以向港府施壓,徹底撤回送中條例。不知道是不是借鑒了章教授的觀點。但無論如何,香港人靈活的抗爭形式,避免了跟握有暴力機構的政權,進行面對面的直接衝突。

以上是反送中運動不太可能重演「六四」鎮壓的六個理由,其實還有更多。

李鵬之死 或標誌中共強壓民意走向句點

李鵬的死,還讓我聯想到一件事。

去年11月30日晚,美國前總統老布什去世,當時正值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的習近平出席阿根廷G20峰會,並即將舉辦「川習會」的前夕。當時,貿易戰已經開打,美中關係的蜜月期也已經結束,開始由熱轉冷。而老布什,是1989年1月到1993年1月擔任美國總統,在他的主政下,美中關係越來越暖,也正是川普所說的,前所未有的財富轉移,美國幫助中國進行「重建」的初期。

那老布什去世的時刻,正好標誌著這一時代的落幕。有時我就非常感慨老天爺安排的這些事啊,時間點實在是巧妙,看上去像是有意的。那麼李鵬是當年主張鎮壓六四學生的,如今他的死,是不是標誌著,中共強壓民意的時代也在走向句點呢。

好,感謝您收看本期的新聞拍案驚奇。下次節目再見!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7-24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