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學員蘇菊珍和鄒桂榮在馬三家遭的迫害

曾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左)、蘇菊珍(右)。(明慧網)
人氣: 8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4日訊】近期,一位當年與法輪功學員蘇菊珍鄒桂榮同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的法輪功學員,回憶當年這兩位女性遭受迫害的情況,並投稿給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蘇菊珍,生前是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前所鎮古城人,因修煉法輪功於1999年10月被中共警察非法勞教,在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她遭受了非人的殘酷折磨及藥物迫害,導致精神失常,於2006年4月8日含冤去世,終年49歲。

法輪功學員鄒桂榮,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公路段職工,先後被撫順市教養院、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張士教養院、沈新教養院、瀋陽大北監獄監管醫院連續折磨兩年,於2002年4月底死於撫順市醫院,年僅36歲。

回憶蘇菊珍遭迫害情況

蘇菊珍。(明慧網)

回憶錄中說,2000年夏天,法輪功學員文莉(化名)被非法關押到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那裡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殘酷迫害前所未有。每一個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兩個猶大(曾修煉過法輪功,放棄修煉後轉而監管和強制其他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監控。

在一次上廁所時,蘇菊珍乘機和文莉說了幾句話。她告訴文莉,自己在女一所被很多人毒打。

接下來的日子裡,馬三家開始了所謂的攻堅,警察揚言要百分之百「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很快廁所就成了實施迫害的場所,因為那裡最隱蔽,惡徒們在那裡任意折磨法輪功學員。

在馬三家的走廊上以及各個角落到處可聽到猶大邪惡的遊說聲。蘇菊珍被罰蹲,一般人蹲一會腿就麻了,她每天都蹲著,就是在一天只准一次上廁所的時侯,也必須蹲著去廁所。

每天汗水都浸濕了她的衣服,每晚猶大都不讓她睡覺。連續四十多天,文莉沒看見她上床睡覺過。她每晚都被罰蹲,但她從來不曾屈服過。

一次,獄警邱萍氣急敗壞地把蘇菊珍叫到辦公室去,用電棍電擊她。蘇菊珍回來時,她手上都是被電棍電過的痕跡。當天晚上,邱萍讓猶大王春英(朝陽人)、陳肖玉(大連人)在廁所體罰蘇菊珍,逼她半蹲;她蹲不住,她們就拿針扎她。

再後來,那幫人對蘇菊珍實施更為殘酷的酷刑「龍頭扣龍尾」,惡徒們將蘇菊珍的手指尖與腳尖扣一起,然後犯人坐到她背上去。

那一次是在半夜裡,文莉聽見蘇菊珍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那是四十多天來文莉第一次聽到她那麼慘的叫聲,她是特別堅強的人。

第二天,獄警邱萍非常高興,因為她終於得到了蘇菊珍的隻言片語。但是蘇菊珍就再也沒有開口說過話了。

過了兩天,邱萍就帶蘇菊珍去看病,回來後說蘇菊珍是脈管炎。從此,一個健康的蘇菊珍走路就瘸了,而且她再也沒說過話,勞教所每天都逼她吃不明藥物。

明慧網曾報導,在蘇菊珍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期間,獄警用手銬將她雙手背銬吊在鐵床上,雙腳離地,頭朝下。她遭受蹲刑,整天整夜地蹲著,長達五個月之久。

她還被脫光衣服,電了一夜。臉上被電得全是大水泡,發腫,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獄警天天強制她服用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致使她精神失常。

被迫害後的蘇菊珍臨終遺照。(明慧網)

家人發現她的小便處有未癒合的傷口、身上有針眼。2006年4月8日早8點30分,蘇菊珍含冤離世。

回憶鄒桂榮遭迫害情況

鄒桂榮。(明慧網)

文莉回憶到,鄒桂榮經常被獄警邱萍體罰,撅著、半蹲,她的眼睛經常是充血的。在邱萍的授意下,犯人楊建紅(音)經常毆打鄒桂榮,把笤帚都打斷了,並經常在大家面前諷刺挖苦她,試圖瓦解她的意志。

像邱萍這樣惡毒的獄警於2001年9月卻被中共央視《東方時空》捧為「東方之子」、「邱媽媽」。

一次,鄒桂榮告訴文莉,警察王樹錚用四根電棍電她,還潑上水來電擊她,而且是在冬天。後來她還告訴文莉,在(馬三家教養院)第四次「政策兌現大會」上,有人說,這裡的獄警像老師對待學生、像醫生對待病人的時候,鄒桂榮站起來說「不」,那些記者瘋了似地罵她,其中有省電視台記者,還有中央電視台記者。

文莉說:「有這樣的記者所以就會有《東方時空》惡毒的『邱媽媽』」。#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7-26 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