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28.8萬人元朗遊行 警民多次衝突

警方再次施放大量催淚彈,現場傳來尖叫和咳嗽聲。(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2752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香港記者站報導)有網民發起今日(27日)到香港元朗舉行「反送中」、「光復元朗」遊行,抗議7‧21(上週日)元朗發生的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及警方執法不力。但是警方此前已發出「反對(遊行)通知書」,但今日仍有大批市民到元朗聚集參與各項活動。

警方加派人手應對,凌晨時已在元朗警署及旁邊的警察宿舍架設十多個2米高的大型水馬,以及金屬活動閘門。接近中午時安排工人將警署外的鐵欄燒焊,以加固連接位。

原定遊行路線會經過的元朗大馬路、元朗廣場大部分商戶沒有營業,有靠近門口位置的商舖在店外架起鐵馬,上週日(21日)有白衣暴徒闖入、連接西鐵元朗站的YOHO MALL,大部分商戶都沒有營業。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早上出席電台節目時,呼籲市民以和平方法表達訴求,及留意人身安全。又表示,新界西聯網醫院已啟動應變措施,包括增加醫護人手及床位應對。

上週日(7月21日)有43萬港民參加「反送中」大遊行,遊行過後,有上百白衣人手持棍棒無差別地暴力襲擊示威者及普通市民,引起香港各界強烈反彈及國際關注,紛紛譴責暴徒及港警不作為,以及港府的癱瘓無能。

7月28日凌晨1:10

記者拍攝到警方一度在西鐵站內清場期間開槍。
記者拍攝到警方一度在西鐵站內清場期間開槍。(龐大衛/大紀元)
記者拍攝到警方一度在西鐵站內清場期間開槍。(龐大衛/大紀元)
記者拍攝到警方一度在西鐵站內清場期間開槍。(龐大衛/大紀元)

24:20

防暴警察當地時間週六晚十時後進入元朗站,再與示威者衝突,警方帶走多人,期間多人受傷,包括示威者及記者。

醫管局表示,截至昨晚11時,共有17人受傷,17人中,2名男子嚴重、8人穩定、7人出院。
24:05

CNN報導,在今天大規模抗議活動之後,現在有不到50名示威者留在元朗車站。

23:58

港鐵表示,西鐵綫列車來回方向現時恢復在朗屏站上落客,全綫服務回復正常。

23:50

香港中央火車站最後一班火車將在當地時間週日凌晨12.26離開元朗。與此同時,車站內最後剩餘的抗議者表示,他們決定留下來直到警察離開,他們能夠自由地離開。

其他一些人表示,他們將堅持不懈地留意任何白衣襲擊者(黑幫白衣人),例如上週在車站襲擊手無寸鐵的乘客的那些人。

警方現在已經包圍了車站。

23:47

元朗衝突增至17人受傷,2人嚴重受傷。

22:30

晚上9時50分,警方宣布會在短時間內推進,呼籲集結人士儘快乘坐西鐵離開元朗區。但約10分鐘後,大批防暴警察速龍小隊衝入西鐵元朗站,用警棍和胡椒噴劑等驅散和制服多名示威市民,有人被打至血流一地。多名示威者被帶走。

西鐵元朗站內地上留有血跡。(龐大衛/大紀元)
在元朗西鐵站附近,仍有示威者聚集。(龐大衛/大紀元)
在元朗西鐵站附近,仍有示威者聚集。(龐大衛/大紀元)

手持長盾的防暴警察守住元朗站一個天橋出口,有示威者用滅火筒噴出煙霧,又用消防喉噴水,試圖阻止警方再進入西鐵站。

有示威者用用消防喉噴水,試圖阻止警方再進入西鐵站。(龐大衛/大紀元)
有示威者用滅火筒噴出煙霧,試圖阻止警方再進入西鐵站。(龐大衛/大紀元)
有示威者用滅火筒噴出煙霧,試圖阻止警方再進入西鐵站。(龐大衛/大紀元)
有示威者用滅火筒和消防喉,試圖阻止警方再進入西鐵站。(龐大衛/大紀元)

22:00

警方表示,由下午5時開始,由西向東作出驅散,大部分地區的人士已經離去,但在西鐵元朗站南邊一帶仍然有少量人士集結。

示威者進元朗站準備離開,大批防暴警察進入元朗站大堂帶走示威者。

港警再度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大批示威者向元朗站撤退。(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警再度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1:30

香港電台報導,元朗警方清場中,有9人受傷送醫院,5人情況嚴重。

20:55
為今日元朗遊行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鍾健平宣布,有28.8萬人參與遊行,重申遊行目的是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7‧21元朗暴力襲擊事件。

20:00

晚上7時半起,警方清場下示威者陸續撤退,至晚上約8時,警方繼續在元朗大馬路大棠路交界布防,現場未撤離的示威者約過百人。警方持續以閃動的強光燈射向記者和示威者,被質疑欲阻礙記者採訪,一度引起不滿。

在西鐵元朗站附近仍未有約過百名示威者沒有撤離。(宋碧龍/大紀元)

19:30

港鐵7時22分宣布不停朗屏站,港鐵應警方要求安排特別列車接載乘客離開。在朗業街,警方不斷向前推進,有示威者來不及撤退,一位未戴口罩和頭盔的市民在場制止警方推進,不斷喊「離開中,離開中,給些時間」,但警方一度向示威者噴胡椒,混亂中多人跌倒地上。其後示威者撤到大路,不少人呼籲「一齊走」。

西邊圍外,示威者開始退後,向元朗大馬路方向撤退;警方向前推進並追打示威者,期間有人被制伏。大紀元記者拍到疑有市民頭部被催淚彈擊中腫起,跌坐在天橋上。

在西邊村附近的天橋有市民被催淚彈擊中。(李逸/大紀元)
輕鐵大棠路站附近的示威者退回西鐵元朗站。(宋碧龍/大紀元)
防暴警察不斷向前推進。(宋碧龍/大紀元)

19:15

元朗大馬路晚上7時後警方再發射催淚彈,現場遺下未爆的催淚彈。其後防暴警察繼續向前推進,越過了示威者設的防線,示威者一路後退。

至於西邊圍村口,持長盾的防暴警察把守,在7時許發放催淚彈,有催淚彈射到民居,地上一度有火光。警方又舉起橙旗警告「速離否則開槍」,又用強光射向傳媒和示威者方向,到約7時16分傳出槍聲並再有催淚彈射出。

元朗大馬路晚上7時後警方再發射催淚彈。(李逸/大紀元)
現場遺下未爆的催淚彈。(李逸/大紀元)
在朗屏西鐵站連接朗屏天橋的位置,有市民噴上黑警等字句抗議。(江夏/大紀元)
在朗屏天橋,有市民在柱上張貼「守護元朗」的海報。(江夏/大紀元)
警方衝擊示威者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的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衝擊示威者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的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18:40

傍晚6時半左右,警方在西邊圍村村口發放大量催淚彈,但人潮沒有散去的跡象。5分鐘後,警方再在旁邊的大水渠發射催淚彈。

目前警方集中施放催淚彈的位置,分別是西邊圍村村口和西鐵站朗屏B出口附近麗新元朗中心。至於南邊圍村外也有示威者集結,與警方對峙,有議員在場勸喻。

西鐵站朗屏B出口附近麗新元朗中心,是警方集中施放催淚彈的位置之一。(李逸/大紀元)
當其它地方扔催淚彈時,A出口朝朗日路方向警民雙方對峙,空氣中瀰漫緊張氛圍,似乎雙方很快就會發生衝突。(駱亞/大紀元)

18:30

近西邊圍朗屏西鐵站附近,警方6時20分新一輪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後退一段距離,但很快又再組織防線繼續對峙,又試圖用鐵欄築成路障。6時25分當有消防救護車經過時,示威者為其讓路。警方則又再舉起黑旗警告射彈,近6時半再發射一輪催淚彈。此前警方在該處也曾多次開槍發射橡膠子彈。

至於元朗大馬路,氣氛暫時緩和,警方暫未有再向前推進。有示威者以大型水馬和雜物築起防線。

西鐵元朗站,有職員打開入閘機旁的大閘,讓市民毋須拍卡免費入閘,以便儘快疏散;亦有市民派發單程票讓市民可以儘快撤離元朗。元朗西鐵站前往紅磡和屯門列車維持正常運作,但人多上車需要等待。

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有一批戴上頭盔的示威者留下與警方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有一批戴上頭盔的示威者留下與警方對峙。(余鋼/大紀元)
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示威者以水馬、巴士站牌、垃圾筒等築起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示威者以水馬等築起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在大棠路輕鐵站附近,示威者以水馬等築起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有在前線的示威者打開雨傘戒備。(宋碧龍/大紀元)

18:12

在近西邊圍,有線電視報導確認警方曾開槍使用橡膠子彈,開槍前示威者並無明顯向前推進或有動作。示威者反應驚愕,目前情緒激動,高呼口號。

不少參與遊行的市民陸續離開元朗。圖為元朗西鐵站。(駱亞/大紀元)
有示威者在元朗工業邨附近以鐵馬築起防線,部分人手持木板作盾牌。(余鋼/大紀元)
有示威者在元朗工業邨附近以鐵馬築起防線,部分人手持木板作盾牌。(余鋼/大紀元)

18:00

大馬路防暴警察不斷要求示威者離開,再次舉起黑旗示警。近西邊圍泰祥街及安樂路一帶,警方5時56分再次施放大量催淚彈,現場槍聲非常密集,有示威市民仍向前推進,有人向警方投雜物。有防暴警察先用槍對準示威者方向,之後5時59分警方收起紅旗,出示「警告開槍」的橙旗,警員一直用槍瞄準示威者。前排示威者舉起雨傘,暫時留守。

警方在鳳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發射多枚催淚彈。(龐大衛/大紀元)
警方在鳳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發射多枚催淚彈。(龐大衛/大紀元)
警方在鳳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發射多枚催淚彈。(龐大衛/大紀元)
警方在鳳翔路和青山公路元朗段附近,發射多枚催淚彈。(龐大衛/大紀元)
地上遺下一枚投擲式催淚彈。(龐大衛/大紀元)
警方在麗新元朗中心外,發射多枚催淚彈。(龐大衛/大紀元)

17:35

元朗大馬路,手持長盾的防暴警察5時半再次向前推進,示威者不斷後退,期間警方再次施放大量催淚彈,現場傳來尖叫和咳嗽聲。也有傳媒拍到,警方疑似曾經將催淚彈射向民眾。媒體指該處屬老人院範圍。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要求見指揮官,指警方在前後幾條街都封路,大量市民無法離開,「重演沙田事件」。他指剛才警方也是在人群沒有任何動作下,突然施放催淚彈。尹兆堅不斷呼籲警方暫停推進,讓市民有足夠時間離開。元朗西鐵站目前仍然運作,但站內都是人潮,入閘需等候。

警方較早時在泰祥街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現場要求與警方指揮官對話,他怒斥附近有老人院,警方仍射催淚彈「有無搞錯!」

在青山公路元朗段,大量防暴警察向前推進。(宋碧龍/大紀元)
在青山公路元朗段,大量防暴警察向前推進。(宋碧龍/大紀元)

17:25

警方在元朗大馬路近元朗廣場外再發射多枚催淚煙,同時向西鐵元朗站推進,現場尚有大量示威市民未離開,雙方再次對峙。另一邊的南邊圍,警方與示威者推撞,之後在極短距離內向人群中間發射多枚催淚彈。

警方指,元朗現場情況持續惡化,警方將於短時間內展開驅散行動,防線會由西向東面推進,請市民向西鐵元朗站方向離去。市民如非必要請不要前往元朗區。

17:20

在元朗大馬路,參與遊行的黑衣人潮仍絡繹不絕。不過防暴警察已經開始在多處布防並向前推進,開始清場行動。防暴警察從大馬路推進至元朗廣場外,在朗屏天橋上向前推進,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和布袋槍等,不斷驅趕市民。天橋上一些市民並未戴口罩和頭盔,在警察前舉高雙手,也有市民表示路過。

天橋下面,則已有防暴警察高舉黑旗「警告催淚煙」,一路推前防線。約5時15分前,警方已在泰祥街、東堤街施放催淚彈。綜合網上消息,西邊圍、南邊圍、朗屏站底、元朗警署都已出示黑旗。

下午5時20分,警方在元朗大馬路也施放催淚彈,大量防暴警察不斷向前推進。

警方速龍小龍在元朗廣場天橋清場,驅趕市民和記者離開。(梁珍/大紀元)
警方由防暴警察開路,沿豐年路向青山公路元朗段推進。(梁珍/大紀元)

17:18

警方向人群拋擲數顆催淚彈。

17:10

警方速龍小隊在南邊圍舉黑旗將發射催淚彈,攻防線不斷往前推進。

16:55

元朗警署外,出現大批防暴警察手持長盾,開始向前推進,進入元朗大馬路。另一邊廂,南邊圍村和西邊圍村對開,警方舉起紅旗警告動用武力,要求停止衝擊。現場氣氛緊張。現場記者指示威者阻擋一輛警車前進。在鳳祥路也有防暴警察布防。

16:45

在南邊圍村,示威市民組成防線,前方人士手持木板,並開始打開雨傘。防暴警察用擴音器警告市民切勿衝擊。防暴警察被發現配備長槍、胡椒噴霧等裝備。

傳媒報導,元朗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鍾建平、巫堃泰在場呼籲市民儘量不要入村,指村內有白衣人士及防暴警察。鍾又指今日只有兩類人會攻擊示威者,一類是中聯辦請來的人,另一是類警察。他又強調示威者沒有要求入村,要求與指揮官對話,又呼籲警方不要向前推進。

在鳳祥路有防暴警察布防。(余鋼/大紀元)

16:30

黑衣人潮繼續占滿了元朗大馬路,有遊行人士高喊「打倒共產黨」口號。遊行人士大致兵分兩路,有人前往元朗警署,也有人前往元朗西鐵站。而在西鐵朗屏站,站內繼續有大批市民準備從B出口離開,向元朗大馬路進發,部分人戴口罩和頭盔。較早時歌手何韻詩也經過朗屏站,表示準備在元朗舉行簽名會。

在南邊圍村,氣氛開始緊張,數百名黑衣抗議市民與村內的防暴警察繼續對峙。下午4時半左右,警方一度出示黃旗,警告示威者不得越過警方防線。有人在現場拆路邊圍欄,市民仍陸續前往南邊圍村。

(縮時攝影,元朗抗議人潮)

大批市民由朗屏站前往參加遊行。(李逸/大紀元)
朗屏站內繼續有大批市民準備從B出口離開。(李逸/大紀元)
大批市民沿青山公路元朗段遊行到西鐵元朗站。(宋碧龍/大紀元)
大批市民沿青山公路元朗段遊行到西鐵元朗站。(宋碧龍/大紀元)
大批市民沿青山公路元朗段遊行到西鐵元朗站。(宋碧龍/大紀元)
有人在牆上張點標語批評「中聯辦血洗元朗」、「中聯辦收檔 王志民收皮」。(梁珍/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白衣T-shirt,上面以紅字寫上「黑社會害人不淺!血債血償!還我公道!」。(余鋼/大紀元)

16:15

由於遊行未獲警方批准,不少網民都笑言今日入元朗「買老婆餅」。在售賣老婆餅的老餅家恆香,確有大批市民排隊輪候買餅。

大批市民排隊在老餅家恆香外輪候購買老婆餅。(蔡雯文/大紀元)
大批市民排隊在大同老餅家外輪候購買老婆餅。(蔡雯文/大紀元)

16:05

7‧21元朗西鐵站襲擊當晚有白衣村民與警對峙的南邊圍村,2時許有白衣人出現。下午4時,現場有一批穿綠衣的防暴警察,他們戴頭盔及持圓盾在場戒備。南邊圍外停車場,則有大批市民聚集,他們看到防暴警察後一度鼓譟。

一批穿綠衣的防暴警察在南邊圍村,他們戴頭盔及持圓盾在場戒備。(孫青天/大紀元)

16:00

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與兩名副校長,答應學生來到元朗遊行現場,他們在數百名師生校友陪同下,從西鐵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馬路,獲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校長好嘢!」「元朗市長!」校長亦向市民揮手。嶺大學生則沿途高呼「驅逐何妖」等口號。

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與兩名副校長,在數百名師生校友陪同下,從西鐵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馬路,獲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林怡/大紀元)
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與兩名副校長,在數百名師生校友陪同下,從西鐵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馬路,獲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林怡/大紀元)
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與兩名副校長,在數百名師生校友陪同下,從西鐵朗屏站走到近元朗大馬路,獲沿途市民鼓掌喝采。(林怡/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迪亦有參加遊行。(李逸/大紀元)
參與遊行的市民繼續占據大馬路全部行車線,遊行往元朗站。遊行秩序井然。(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元朗自強」的橫額。(李逸/大紀元)

15:40

參與遊行的市民繼續占據大馬路全部行車線,遊行往元朗站。遊行秩序井然,但參加者情緒高漲,不斷高呼「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元朗警署的圍牆和警徽上,則被貼上了大量標語。

雖然警方對今次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但參與市民盧小姐表示,香港到現時為止依舊是自由社會來,「我可以進來看元朗的風景,我可以進來買老婆餅,我並沒有犯法。」50多歲的盧小姐頭髮已灰白,但表示作為銀髮族,都希望保護兩方面聲音的人,不希望有人受傷,「我們是很痛心,雙方面無論是警察也好、年輕人也好、元朗的市民也好,我們也不想他們有人受傷,這個就是我們的目標。」

對於7‧21當天發生的事,盧小姐表示非常難過、非常痛心,「在香港一個金融社會、一個如此文明的社會,竟然發生這種事,警察去哪了?我不譴責他們,我只想他們答我,你們去了哪?當那麼多市民在求救的時候,你們去了哪?你給一個答案我就行了。」

盧小姐表示,過去都不太留意和關心年輕人,但今次事態已過分到無法容忍、無法接受的地步,她向林鄭月娥政府說:「你們做回你們應該做的事,你不要當我們香港市民是蠢材。我們有眼看的,你還個公道給我們好嗎?你不要欺壓年輕人好嗎?未來的社會是他們的。」

市民盧小姐。(林怡/大紀元)

15:25

由於到元朗的市民太多,人潮占據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稱「大馬路」)、豐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輕鐵路軌上,到處人山人海。元朗西鐵站內也繼續擠爆。

人潮占據了豐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輕鐵路軌上。(蔡雯文/大紀元)
人潮占據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稱「大馬路」)、豐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輕鐵路軌上。(余鋼/大紀元)
人潮占據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稱「大馬路」)、豐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輕鐵路軌上。(余鋼/大紀元)
人潮占據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稱「大馬路」)、豐年路等,人群甚至走到輕鐵路軌上。(余鋼/大紀元)
市民舉起自製的道具抗議。(余鋼/大紀元)

另外,嶺南大學學生今發起集會,要求罷免被指與7‧21恐襲事件有關的立法會議員兼嶺南大學校董何君堯,「驅逐何君堯」。嶺大校長鄭國漢、副校長莫家豪及劉智鵬與學生見面,承諾只要到元朗的學生是和平、理性,下午「願意到元朗看看」,旁觀視察環境,保護嶺南師生安全。下午3時許,他們在學生簇擁下現身西鐵朗屏站。

15:00

元朗警署外的元朗體育路,下午3時被市民湧出馬路占領,現場人數眾多,有人高舉「反警黑共治」、「官鄉警黑」、「警黑勾結 市民大團結」、「中聯辦收檔 王志民收皮」等各式抗議牌,又高喊口號。也有市民怒斥警方在7‧21當天,對元朗西鐵站遇襲市民見死不救。

一牆之隔的警署內,警察穿上防暴裝備、手持盾牌,站在高位觀察;也有警員拍攝抗議的情況。有傳媒拍到警署天台有幾名身穿白衣的便衣警察,正在攝錄市民情況。

14:50

原訂遊行起點水邊村遊樂場,目前已有近千名市民響應號召到場聚集,他們大多穿上黑衣,也有人戴上頭盔。也有人將一張「六四屠夫」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的圖片放在地上,讓路人踐踏。

原訂遊行起點水邊村遊樂場,也有人將一張「六四屠夫」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的圖片放在地上,讓途人踐踏。(林怡/大紀元)
元朗西鐵站現在擠滿了準備前往參加遊行的市民,元朗廣場內也出現黑衣人潮,廣場外天橋掛上了「警黑一家親」的自製標語。黑衣市民陸續經過元朗警署,有序地前往水邊村遊樂場,有人沿途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以示抗議。
有市民在天橋上掛起「警黑一家親」的橫額。(林怡/大紀元)
另外,西鐵朗屏站也出現了準備參加遊行的黑衣人潮,不少市民並未有戴上口罩。

14:30

距離原定遊行開始時間還有半小時,在原本起點的水邊村遊樂場,只有少量市民聚集,警方派員在遊樂場內及附近巡邏,部分警員戴有頭盔等裝備,在西鐵元朗站亦有市民聚集,同樣有警員巡邏。亦有市民到元朗警署對面的街道上抗議。元朗廣場有大量市民聚集,有市民在廣場連接輕鐵站的天橋上設立「連儂牆」,附近有消防車和救護車戒備。

在原本起點的水邊村遊樂場,只有少量市民聚集。(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派員在遊樂場內及附近巡邏,部分警員戴有頭盔等裝備。(宋碧龍/大紀元)
7月27日,在西鐵元朗站亦有市民聚集,同樣有警員巡邏。(李逸/大紀元)
7月27日,上週日(21日)有白衣暴徒闖入的、連接西鐵元朗站的YOHO MALL,大部分商戶都沒有營業。(林怡/大紀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元朗廣場旁邊貼上自製品牌,指示市民前任西鐵站等的方向,又提醒市民不要進入附近的村內。(余鋼/大紀元)
7月27日,有市民到元朗警署對面的街道上,抗議「官鄉警黑」勾結。(余鋼/大紀元)
7月27日,有市民到元朗警署對面的街道上,抗議「官鄉警黑」勾結。(余鋼/大紀元)
7月27日,元朗廣場有大量市民聚集。(宋碧龍/大紀元)
7月27日,元朗廣場有大量市民聚集。(宋碧龍/大紀元)
7月27日,元朗廣場有大量市民聚集,廣場內大部分商戶沒有營業。(林怡/大紀元)
7月27日,不少市民由西鐵朗屏站,沿行人天橋前往元朗廣場。(林怡/大紀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元朗廣場連接輕鐵站的天橋上設立「連儂牆」。(林怡/大紀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元朗廣場連接輕鐵站的天橋上設立「連儂牆」。(林怡/大紀元)
7月27日,有市民在天橋上掛起「警黑一家親」的橫額。(林怡/大紀元)
7月27日,元朗廣場附近有消防車和救護車戒備。(林怡/大紀元)

責任編輯:杜文卿

評論
2019-07-27 1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