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港警強勢驅趕 多人受傷49人被抓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人氣: 139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香港記者站報導)昨日元朗28.8萬人上街抗議元朗襲擊事件涉警黑勾結後,再遭警方以催淚彈及開槍鎮壓。有市民今日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抗議警方於上週日(7月21日)向示威者開槍,原訂於中環遮打花園集合,並於下午3時半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但警方拒絕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僅准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

遊行發起人劉穎匡估計,會有市民願意冒風險堅持遊行權利,另一方面,他也強調會盡力確保遮打花園集會市民的安全。

警方昨日(27日)已在中聯辦外圍加設大型水馬,大樓外的中共國徽上星期遭人以油漆彈弄污,中聯辦以透明膠箱遮蓋中共國徽。

防暴警察上環狂射過百枚催淚彈(近期最多)、多名示威者受傷、血流遍地。警方透露,至少49人被抓。

各界質疑:警方第一枚催淚彈是丟向記者的?

23:20

政府新聞處有新聞主任發聲明,要求需要為事件負責的官員下台,並立即回應市民五大訴求。他們批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領導的團隊從未正面回應市民訴求,質疑政府除了譴責示威活動,有沒有解決當前困局的決心和承擔。

他們又批評政府將7月21日上環示威活動與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的回應以同一新聞稿處理,混為一談,是混淆視聽,侮辱港人智慧,行為可恥。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港警上環清場完畢,但現場依然有速龍持槍在街上巡邏戒備。(李逸/大紀元)

23:00

警方繼續清場行動,有示威者就燃燒紙皮及木條,警方則施放多枚催淚彈,之後有示威者以滅火筒撲熄火種。也有部份示威者離去。

22:00

截至晚上十時 西環上環清場行動4人受傷送醫院。

警方繼續上環清場行動。防暴警察由干諾道中,推進至文華里,先施放多輪催淚彈,然後「速龍小隊」加速向文華里推進,抓捕示威者,期間發射胡椒彈,也有發射海棉彈。

有示威者利用港鐵上環站的消防喉射水還擊,以及向警員投擲竹枝,之後撤退至中環德輔道中近永安中心的位置。另一批示威者就於上環無限極廣場,繼續與警員對峙。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 警方強制推進驅趕示威者。(Laurel Chor/Getty Images)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示威者與警察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方施放催淚彈驅趕示威者。( Laurel Chor/Getty Images)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方施放催淚彈驅趕示威者。( Laurel Chor/Getty Images)

21:30

大批示威者,繼續在上環干諾道中一帶聚集,警方警告使用催淚煙,隨即分別多次施放催淚彈。示威者不斷後退。部分人沿途返回遮打花園集會。

21:00

警方與示威者繼續在上環對峙,警方在信德中心及林士街停車場對出位置舉起黑旗,並用強光照射示威者。

幾分鐘後,警方再次發放多枚催淚彈,但未有推進防線,示威者立即用水及雪糕筒撲熄催淚彈,未有後退。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會後,向金鐘方向遊行,遭警方不斷發放催淚彈驅離,警民爆激烈衝突。 (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會後,向金鐘方向遊行,遭警方不斷發放催淚彈驅離,警民爆激烈衝突。 (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會後,向金鐘方向遊行,遭警方不斷發放催淚彈驅離,警民爆激烈衝突。 (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會後,向金鐘方向遊行,遭警方不斷發放催淚彈驅離,警民爆激烈衝突。 (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會後,向金鐘方向遊行,遭警方不斷發放催淚彈驅離,警民爆激烈衝突。 (宋碧龍/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港民在遮打集會後,向金鐘方向遊行,遭警方不斷發放催淚彈驅離,警民爆激烈衝突。 (宋碧龍/大紀元)

20:00

干諾道西施放新一輪催淚彈,天橋再有警察發射和投下催淚彈,又噴射胡椒水劑,西港城外煙霧瀰漫,示威者再次後退。

德輔道西,警方速龍小隊也在8時突然衝前,警方並施放催淚彈,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雙手被索帶索緊。有傳媒採訪期間被驅趕和被盾牌推撞。

因應警方要求,港鐵西營盤站、香港大學站、堅尼地城站列車服務暫停。

警方速龍小隊也在8時突然衝前,警方並施放催淚彈,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雙手被索帶索緊。(李逸/大紀元)
警方速龍小隊也在8時突然衝前,警方並施放催淚彈,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雙手被索帶索緊。(李逸/大紀元)
警方速龍小隊也在8時突然衝前,警方並施放催淚彈,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雙手被索帶索緊。(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速龍小隊也在8時突然衝前,警方並施放催淚彈,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雙手被索帶索緊。(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速龍小隊也在8時突然衝前,警方並施放催淚彈,十多位示威者被制服在地,雙手被索帶索緊。(宋碧龍/大紀元)

19:45

德輔道西警民繼續對峙,晚上7時40分左右有傳反光衣人士倒地,懷疑不適,有示威者和記者上前幫忙,但此事警方防線突然向前推進,並同時施放催淚彈,現場一片混亂。眾人其後將不適人士抬到路邊並照顧。有示威者頭部中彈。

另一方面,干諾道西也在7時45分左右施放催淚彈,警方防線繼續向東邊推進。此前,有傳媒拍到警員在西港城對開天橋向地面沒有衝擊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

警方在德輔道西路往前推進。(宋碧龍/大紀元)
示威者以傘陣防禦。(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在德輔道西多次施放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在德輔道西,有示威者頭部中彈。(宋碧龍/大紀元)
在德輔道西,有示威者頭部中彈。(宋碧龍/大紀元)
在干諾道西示威者以廣告牌防禦。(李逸/大紀元)
在干諾道西示威者以廣告牌防禦。(李逸/大紀元)

19:15

德輔道西警方防線繼續向前推進,並用大光燈照著示威者和傳媒,7時15分施放新一輪催淚彈。示威者舉著雨傘後退,又試圖將催淚彈往回扔。

在干諾道西,警方也同時在7時15分施放新一輪催淚彈,進一步將示威者逼退,雙方距離只有約10米。約7時20分,警方舉起「速離否則開槍」的橙色旗。

警方宣布,鑑於西區警署現場情況正在急劇惡化,警方現正由西向東進行驅散行動,並施放催淚煙。警方呼籲在場人士盡快離開,市民如非必要,切勿前往有關地區。

19:00

中聯辦正門附近干諾道西,示威者在6時55分開始將膠水馬向前推至警方防線十米外,警方出示紅旗後,很快在6時58分施放多枚催淚彈,催淚彈落入水馬陣後的人群當中,有示威者將其拋回警方方向,同時向後退。現場有示威者懷疑受傷倒地,由其他人合力抬走。

警方發射催淚彈的位置非常接近民居高樂花園。之後防暴警察一邊連環發射催淚彈,一邊高速向前推進,已經突破示威者的膠圍欄防線。

另外,西區警署外的防暴警察也出示黑旗警告將施放催淚彈,並於7時過後施放了催淚彈。

中聯辦正門附近干諾道西,警方出示紅旗後,很快施放多枚催淚彈,一邊高速向前推進。(李逸/大紀元)
中聯辦正門附近干諾道西,警方出示紅旗後,很快施放多枚催淚彈,一邊高速向前推進。(李逸/大紀元)
德輔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後,施放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德輔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後,施放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德輔道西的防暴警察也在出示黑旗警告後,施放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8:30

中聯辦附近,西區警署外德輔道西的示威人士繼續與防暴警察對峙,防暴警察的人數明顯增多,有達數百人,部份配備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的槍枝。示威人士未有將防線推前,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和區諾軒在防線中間,他們指現場有大量民居和有老人院,擔心警方行動會波及一般市民。附近也有數百名普通市民在西邊街一帶圍觀。

於中聯辦正門200米外,防暴警察配備可發射催淚彈和布袋彈的槍枝戒備,繼續與示威者對峙。示威者以膠圍欄作防線,有市民在防線前擺放了幾個大拇指形狀的藝術品。中聯辦正門則被水馬和鐵閘重重包圍,有警員把守。

高空所見,德輔道西西區警署附近有大量防暴警察戒備。(孫青天/大紀元)
高空所見,示威人士與警方對峙,未有將防線推前。(孫青天/大紀元)
有市民在防線前擺放了幾個大拇指形狀的藝術品。(蔡雯文/大紀元)
中聯辦正門則被水馬和鐵閘重重包圍,有警員把守。(李逸/大紀元)
中聯辦後門的德輔道西,防暴警察持長盾在西區警署門外排成一條直線橫跨整條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聯辦。(宋碧龍/大紀元)
示威者以膠圍欄作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18:00

在干諾道西,警方與示威者繼續在香港200米對峙;原本在記者區的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被防暴警察帶到路旁進行搜身。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用大聲公呼籲警方勿以不必要武力對付示威者,強調示威者並無衝擊警方防線。

原本在記者區的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被防暴警察帶走,帶到路旁進行搜身。(蔡雯文/大紀元)
原本在記者區的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被防暴警察帶走,帶到路旁進行搜身。(李逸/大紀元)
西區警署隊部有一批防暴警察戒備。(李逸/大紀元)
警方「速龍小隊」到場增援。(李逸/大紀元)
市民用水馬築起防線,又放置雨傘戒備。(余鋼/大紀元)
市民用水馬築起防線,又放置雨傘戒備。(宋碧龍/大紀元)

17:50

西區警署外,警方再次警告市民正參與非法集結,面臨刑事檢控,不離開會使用適當武力驅散,有可能使用催淚煙。至於示威者已經在德輔道西及西邊街交界以鐵欄組成防線,張開雨傘,情緒激動及高喊口號。有市民走到警方的防線前,要求防暴警察出示委任證,也有中年人斥警察「被洗腦了」、「竟向市民開槍」。

目前中聯辦附近一帶,干諾道西行車路天橋、干諾道西近西邊街天橋下方、西區警署外均有防暴警察佈防。

17:40

下午5時半後,西環干諾道西的警察宣布示威者參與非法集結,要求他們立即向金鐘方向離開。該處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約一兩百米對峙,有前方示威者張開雨傘。下午5時40分,防暴警察開始先前推進。

中聯辦後門的德輔道西,防暴警察持長盾在西區警署門外排成一條直線橫跨整條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聯辦。已有示威者嘗試用鐵馬等佈防。

在西環干諾道西,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約一兩百米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有前方示威者張開雨傘。(宋碧龍/大紀元)
在西環干諾道西,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約一兩百米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在西環干諾道西,防暴警察和示威市民相隔約一兩百米對峙。(宋碧龍/大紀元)
中聯辦後門的德輔道西,防暴警察持長盾在西區警署門外排成一條直線橫跨整條馬路,防止有人接近中聯辦。(蔡雯文/大紀元)
警方昨日(27日)已在加中聯辦外圍加設大型水馬,以及金屬活動閘門。(蔡雯文/大紀元)
中聯辦以透明膠箱遮蓋中共國徽。(蔡雯文/大紀元)

17:20

在西環,數百名遊行人士在干諾道西佔據所有行車線,在港島太平洋酒店外聚集;前方有數十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佈防戒備,防止市民靠近前方的中聯辦範圍,雙方相隔幾百米。現場示威者暫時沒有再前進,也有大批示威者轉入內街。後方繼續有大量市民沿著干諾道中向西環方向前進。

數百名遊行人士在干諾道西佔據所有行車線,在港島太平洋酒店外聚集。(李逸/大紀元)
有數十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干諾道西佈防戒備。(李逸/大紀元)

至於在銅鑼灣,大量市民繼續佔據SOGO外軒尼詩道全線。他們在路中央留出一條通道運送物資,怡和街已有用欄杆鐵馬等築成的防線。不少人打開雨傘。

有市民在怡和街用欄杆鐵馬等築起防線。(孫青天/大紀元)
有市民在怡和街用欄杆鐵馬等築起防線。(孫青天/大紀元)
有市民在怡和街用欄杆鐵馬等築起防線。(孫青天/大紀元)

17:00

大批市民繼續聚集在銅鑼灣SOGO外,現場有市民打開雨傘商討後,有人呼籲大家坐下,也有人開始拆下欄杆鐵馬紮成三角形,在怡和街進行佈防。

至於另一隊從遮打花園出發往西環中山公園的遊行人士,在干諾道中走上行車路,高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的口號;數百人目前聚集在上星期發生警方開槍和施放催淚彈鎮壓的干諾道西一帶,佔據行車線。至於中聯辦外則一早以水馬佈防,並有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把守。

數百人目前聚集在上星期發生警方開槍和施放催淚彈鎮壓的干諾道西一帶,佔據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有市民在信德中心附近的天橋上掛起「撤回惡法」的橫額。(宋碧龍/大紀元)
遊行隊伍經過上環西港城,有市民舉起寫有五大訴求的海報。(宋碧龍/大紀元)
有市民在軍器廠街一帶遊行人士。(蔡雯文/大紀元)
德輔道中亦有遊行人士聚集,和商討下一步行動。(余鋼/大紀元)

16:30

下午4時半左右,參與中環遊行集會的人兵分多路,遊行龍頭抵達銅鑼灣崇光百貨和希慎廣場外一帶停下,佔據軒尼詩道所有行車線,他們目前停下商討目的地,不時高喊「香港人加油」、「黑警可恥」等口號。當有電車需要通過,遊行人士即時讓出通道。現場並無看到警力維持秩序。

遊行龍頭抵達銅鑼灣崇光百貨和希慎廣場外一帶停下,佔據軒尼詩道所有行車線。(孫青天/大紀元)
遊行龍頭抵達銅鑼灣崇光百貨和希慎廣場外一帶停下,佔據軒尼詩道所有行車線。(孫青天/大紀元)

而在灣仔警察總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開始聚集,他們打開雨傘圍在一起商討。中環遮打花園則繼續有大量人集會。另外,終審法院外有一批市民表示正前往原定遊行終點的中山紀念公園,指不打算主動衝擊。

有遊行人士向灣仔方向前進。(林怡/大紀元)
有遊行人士向灣仔方向前進。(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伍經過警署附近、宜發大廈前。(宋碧龍/大紀元)
在灣仔警察總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開始聚集,他們打開雨傘圍在一起商討。(林怡/大紀元)
在灣仔警察總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開始聚集,他們打開雨傘圍在一起商討。(林怡/大紀元)
在灣仔警察總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開始聚集,他們打開雨傘圍在一起商討。(林怡/大紀元)
在灣仔警察總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開始聚集,他們打開雨傘圍在一起商討。(宋碧龍/大紀元)
在灣仔警察總部外,也有一批示威者開始聚集,他們打開雨傘圍在一起商討。(宋碧龍/大紀元)

16:15

大批到中環遮打花園的市民自發走出馬路,向銅鑼灣方向遊行,龍頭已經走到銅鑼灣波斯富街一帶,未見大量警力佈防。遊行人士經過灣仔警察總部時未有停留,有人在水馬外留下一碗狗糧,總部內可見警方為水馬注水。至於遮打花園的集會現場依舊人山人海,有嘉賓接力發言。

運輸署宣布,因應道路情況,干諾道中全線、琳寶徑全線、銀行街的唯一行車線、德輔道中介乎畢打街與皇后大道中的全線及金鐘道全線現已封閉。

灣仔警察總部外已架起大量兩米高水馬。(林怡/大紀元)
灣仔警察總部外已架起大量兩米高水馬,以及金屬活動閘門。(林怡/大紀元)
灣仔警察總部外已架起大量兩米高水馬。(林怡/大紀元)
警方利用消防喉為水馬加水。(林怡/大紀元)
有人在警察總部外放置加糧。(林怡/大紀元)
有遊行人士在警總附近聚集,但沒有進一步行動。(林怡/大紀元)
大約4時,雖然大批市民已經離開遮打花園參加遊行,但遮打花園很快被後來到達的市民擠滿。(駱亞/大紀元)
大約4時,雖然大批市民已經離開遮打花園參加遊行,但遮打花園很快被後來到達的市民擠滿。(余鋼/大紀元)

16:00

遮打花園繼續有市民留下集會,不過已有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偏離原來從金鐘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的路線。有年輕人運送物資到前方。

「遊行」的龍頭原本跟隨著護送黑色私家車的警員,目前警員已經進入灣仔警察總部。遊行人士繼續向銅鑼灣方向遊行。下午4時,龍頭已抵達灣仔修頓球場。軒尼詩道全線被遊行市民佔據。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偏離原來從金鐘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的路線。(林怡/大紀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偏離原來從金鐘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的路線。(林怡/大紀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偏離原來從金鐘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的路線。(林怡/大紀元)
有年輕人運送物資到前方。(林怡/大紀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偏離原來從金鐘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的路線。(林怡/大紀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偏離原來從金鐘遊行至上環孫中山紀念公園的路線。(林怡/大紀元)
不少參加遊行的市民舉起「停止暴力」海報。(余鋼/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警黑合作 黑警可恥」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遊行隊伍經過長江集團中心。(宋碧龍/大紀元)
遊行隊伍經過長江集團中心,往金鐘邊向前進。(宋碧龍/大紀元)
遮打花園有市民留下集會,亦有市民改為參加遊行。(駱亞/大紀元)
遮打花園有市民留下集會,亦有市民改為參加遊行。(駱亞/大紀元)
大批市民一路走出德輔道中,沿金鐘道向灣仔方向進發。(駱亞/大紀元)

參與集會的升中六學生陳同學表示,今天來到中環,最主要針對警方對港人的暴力行動、以及林鄭政府對市民所做的一切去發聲。他又譴責政府縱容7.21黑社會襲擊市民,斥「政府縱容黑社會白衣人傷害港人。」他指政府非常不負責任,「作為政府應該保障自己城市人們應有的權利及利益。如果政府迴避市民的訴求及需要,要這政府有什麼用呢?」

陳同學。(林怡/大紀元)

15:30

目前,大量穿黑衣的遊行人士離開遮打花園,走出金鐘道,沿途高喊「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黑警可恥」、「香港人加油」等口號,一路向東前進。此前,一輛黑色私家車在終審法院外被市民包圍,現場消息指市民發現車上有警員,其後私家車由警察護送離開,大量市民尾隨車輛衝出馬路。

有市民舉起「警黑合作 黑警可恥」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大量穿黑衣的遊行人士離開遮打花園,走出金鐘道。(林怡/大紀元)
一輛黑色私家車在終審法院外被市民包圍,現場消息指市民發現車上有警員,其後私家車由警察護送離開,大量市民尾隨車輛衝出馬路。(林怡/大紀元)
一輛黑色私家車在終審法院外被市民包圍,現場消息指市民發現車上有警員,其後私家車由警察護送離開。(林怡/大紀元)
大量市民尾隨車輛衝出馬路。(林怡/大紀元)
大量市民尾隨車輛衝出馬路。(林怡/大紀元)

15:20

遮打花園集會現場的黑衣市民越來越多,不少人手持「停止暴力」的海報。目前人潮已經湧出遮打道、昃臣道馬路上,一路到和平紀念碑都沾滿了人。也有部份市民於近終審法院外一段德輔道中附近要求警方開路,有車輛被人潮包圍無法前進。

遮打花園集會現場的黑衣市民越來越多。(宋碧龍/大紀元)
下午3時前後,開始有數以千計市民在中環遮打花園聚集。(林怡/大紀元)
遮打花園集會現場的黑衣市民越來越多。(宋碧龍/大紀元)
人潮已經湧出昃臣道馬路上,警方一度禁止,群眾向警方高叫「知法犯法」、「可恥」等。(林怡/大紀元)
人潮已經湧出昃臣道馬路上,警方一度禁止,群眾向警方高叫「知法犯法」、「可恥」等。(林怡/大紀元)
部份警車其後調頭離去。(林怡/大紀元)
人潮已經湧出遮打道、昃臣道馬路上,一路到和平紀念碑都沾滿了人。(宋碧龍/大紀元)
人潮湧出德輔道中終審法院外。(林怡/大紀元)
人潮已經湧出遮打道、昃臣道馬路上,一路到和平紀念碑都沾滿了人。(宋碧龍/大紀元)
人潮已經湧出遮打道、昃臣道馬路上,一路到和平紀念碑都沾滿了人。(宋碧龍/大紀元)

大學三年級生王先生表示,今天參加集會是為譴責昨天元朗防暴警察的行為,以及追究他們昨天和上星期在上環開槍的責任,「我覺得警方開槍沒有必要,有催淚彈已經足以驅散,開槍是多此一舉,值得譴責的。」他昨日也有參與元朗遊行,抗議白衣人恐襲事件,「7.21那次遊行是相當和平的,但當天入黑之後,一群白衣人在西鐵站襲擊一些回程回家的市民,我覺得是要譴責、令人憤概的。」他形容目前不排除有中聯辦插手打壓遊行,「面對的背後勢力我們都不清楚,相對來講是危險的。盡量上街不要戴耳機,多留意周圍,因為襲擊者也未必一定穿白衣。」

至於目前的警民對立如何化解,他認為責任在於政府,也理解年輕人的衝擊行為,「從6月開始不斷有大大小小的遊行,但政府完全不理會市民的意見,所以我覺得行動升級是必要的⋯⋯政府的回應會直接影響示威者的情緒,要化解(警民)互相之間的仇恨,政府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大學三年級生王先生。(林怡/大紀元)

15:00

下午3時前後,開始有數以千計市民在中環遮打花園聚集。工作人員2時半左右掛起「7.28中環遊行」的橫幅,上面寫有「追究開槍責任、拒絕官黑勾結、堅持五大訴求」的字樣。

今日遊行的主題為「追究開槍責任 拒絕官黑勾結 堅持五大訴求」。(宋碧龍/大紀元)

遮打花園集會發起人劉穎康接受訪問,指根據過往經驗,即使和平合法的集會,警方都有機會會進來清場,有機會向這個地方投放催淚彈甚至開槍,「因此我在此要鄭重呼籲,警方今日無論什麼情況,請尊重這一張不反對通知書,千萬不要派員進來清場,否則我和我的糾察團隊會盡一切能力保護這個集會裡面的所有參與者的安全,後果自負。」

他坦言,今次集會是臨時安排,初步會邀請一些立法會議員和社會人士發言,也會邀請在場市民發言,另外也計劃設立「連儂牆」和談心事的樹洞區,讓市民發表意見。考慮到昨日元朗市民和平參與集會時、由警方清場造成的危險,他暫時沒有呼籲市民參與遊行的計劃,「但如果有市民自發在中上環地帶進行活動,我會全力支持和站在他們一方。」

劉穎匡引述警方昨晚在遊行申請的上訴會議中指,他們禁止今天的遊行是因為他們感到任何在週末舉行、超過二千人的遊行都可示威高風險示威,因為過去的經驗。「我理解任何未來的週末遊行都有可能被禁止。今天過後,如果警方用武力驅散今日的遮打花園和附近道路,他們可能會聲稱和平的集會後都有衝突,用同樣理由連集會都加以禁止。因此我擔心今天會成為警方批准的最後一次合法、和平集會。」

對於光復元朗申請人鍾建平今午被警方帶走,劉穎康指並不擔心自己安危,反而更擔心參與者的安全,批評警方是製造白色恐怖,「如果我是犯法,即管來拘捕我」。

下午3時前後,開始有數以千計市民在中環遮打花園聚集。(李逸/大紀元)
下午3時前後,開始有數以千計市民在中環遮打花園聚集。(宋碧龍/大紀元)
有市民舉行自製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14:30

有市民陸續抵達中環遮打花園,儘管警方事前發出「反對通知書」。昨日(27日)仍有28.8萬市民響「光復元朗」的應號召,前往元朗參加遊行,抗議7.21白衣人在西鐵元朗站的恐怖襲擊,同時要求政府回應幾大訴求。報導指,遊行申請人、元朗居民鍾建平今日出席港台節目《城市論壇》並接受傳媒訪問後,遭警方帶走,帶到跑馬地警署。元朗遊行前,鍾已表示不會呼籲市民加入遊行,他自己會一個人在3時從元朗水邊村遊樂場門口,沿住大馬路東行線走到元朗西鐵站。

市民陸續由港鐵中環站前往遮打花園。(宋碧龍/大紀元)
接近兩時,市民陸續抵達中環遮打花園。(宋碧龍/大紀元)

14:00

有出席集會的學生突然突然被多名警員搜身,及檢查其書包、身分證等。該學生指,警員收到遮打花園管理員的報告,聲稱他身上藏有攻擊性武器,警員曾要求他回警署調查被學生拒絕。圍觀的市民批評警員的行為,警員最終檢查該學生的隨身物品後離開,但該名學生被嚇哭。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
2019-07-28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