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沒組織不恐懼 香港年輕人成抗爭中共主力

示威者在沒有任何組織領導的情況下,自動地發起形形色色的抗爭活動,其主體為年輕人,甚至是1997年之後出生的新一代。(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214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周慧心採訪報導)香港6月初開始的反送中運動持續升溫,除了香港民陣發起的幾次大遊行外,示威者在沒有正式的組織和領導的情況下,自動地發起形形色色的抗爭活動,其主體為年輕人,甚至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出生的新一代。

這些抗議活動包括:短時間籌集幾百萬港元在國際媒體購買頭版廣告;到多國領事館請願;包圍立法會、警察總部;圍堵稅務局大樓等等。

這些抗爭都是沒有正式組織、沒有領導的自發行動,示威者通過網絡平台響應號召,組織和參與行動快速的示威活動。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香港學生都有加入社交群,比如Line、WhatsApp,或者是Telegram,他們在這些群組中進行討論。

6月21日晚上,當包括學生在內的一萬多名抗議者包圍香港警察總部時,許多人收到了一系列的Telegram信息,其中一則是建議抗議者保持冷靜,不要使用暴力,另一則是提醒大家警惕:「要小心360度的監控錄像頭」。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表示,在香港最近的抗議活動中,Telegram是抗議者主要的通訊和傳播工具。「這是進行群聊最有效的平台,可以同時吸引成千上萬的參與者。」

陳姓大學生對BBC表示,在這些群組中,有的發言者可能背後有政治力量,但他們認為參與者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作出行動的,不會輕易被煽動。

香港土生土長的周同學對BBC表示,這是她第一次參加社運,「有些前人的經驗是很有用,例如大家討論眼睛中椒(胡椒噴霧)怎麼辦,被人拘捕的時候要怎樣做,每次示威需要什麼物資等等,很多較年長的示威者,看起來都很熟練。香港人愈來愈會抗爭,我們每個人都變成抗爭專家。」

一位香港商人劉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這批走在抗爭前線的學生,大都是成長於主權移交後的香港,對港英時代幾乎沒有印象。他們感受到本來屬於他們的權益正在不斷地被剝奪,看不到未來,忍無可忍,故奮起反抗。

「香港的學生,是世界上最文明的群體之一,故他們抗爭的手法,亦令前輩大跌眼鏡,自歎不如。學生與示威者沒有暴力。抗爭以來,沒有一家店鋪、車輛被砸,進入立法會後保護圖書、文物,付款後取飲品。」

他說:「港人已經付出三條年輕的生命,也有政治犯在監獄裡或流亡中,衝擊和最後留守立法會的是一批年輕的『死士』,連前途、家庭、生命都可以不要,何懼秋後算帳?人在做,天在看!」

香港年輕人不懼怕中共

王軍濤認為,香港畢竟跟中國大陸不同,它有自由的網絡、媒體,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的飯碗沒有被中共控制。

他認為,1989年六四運動被中共鎮壓住的不是坦克,而是「飯碗」。他說,當時中共把坦克開上主要街道的時候,事實上它激起更大的民憤,老百姓開始在各個方面醞釀更大的反抗。

當時,大陸主要是國營企業,被中共控制,很多北京人是靠這個「鐵飯碗」的,單位如果不發工資就會把人給卡死了,他說:「那時候住房還沒改革,住房都是共產黨控制的,所以你要不想沒飯吃,沒房子住的話,你就得到共產黨這兒來接受它的調查。」

他表示,香港是個國際大都市,大部分的工作跟大陸沒太多關係,香港人自己掙錢吃飯。另外,長期在港英管控下的香港人,養成了跟人類文明接軌的政治文化,他們的政治素質比較高,「說實話,即使最英勇反抗的(大陸)人,在骨子眼裡對中共的鎮壓都有一種深深的恐懼,也就是說,做什麼事都要想它會不會鎮壓。香港年輕人就不會。」

另外,開放的網路、發達的自媒體,讓香港的年輕人更容易了解真相,認清中共的邪惡,他們知道只有遠離中共才能自由。#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7-04 2: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