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黑幫製造暴力事件 中共被指低估港人意志

6月9日以來,香港市民持續每週在香港街頭舉行集會,抗議送中法案。圖為7月28日,遊行隊伍中人們舉起抗議警方縱容元朗黑社會攻擊無辜市民的宣傳畫。(Billy H.C.Kwok/Getty Images)
人氣: 56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繼6.12香港警察開槍鎮壓民眾後,在7.21港島大遊行、7·27「光復元朗」遊行和7.28集會遊行中,警察再度施暴,發射催淚彈及開槍,製造流血衝突。有分析認為,中共一開始就打算用暴力平息香港民眾的政治訴求,但是他們低估了香港人的意志。

7月28日,中環遮打花園集會遊行,香港市民上街抗議元朗襲擊事件涉警黑勾結,部分示威者包圍中聯辦。警方無間斷施放催淚彈近 4 小時,發射過百枚催淚彈(近期最多)。多名示威者受傷、血流遍地。

最新消息顯示,28日的中上環警民衝突中,警方拘捕了49人,其中44人被控暴動罪,其中一名被加控一項襲警罪。民間人權陣線(民權)對此再次表示,「沒有暴動,只有暴政!」指政府對元朗恐襲不了了之,而對打壓抗爭則不遺餘力。

7月21日,43萬港人在港島區大遊行後,港鐵元朗站發生了上百白衣人無差別暴力襲擊平民事件,造成40多人受傷,場面血腥。元朗暴力事件被認為將香港多年法治毀於一夜,堪稱香港史上「最黑暗的一夜」。

7月27日,「光復元朗」遊行,有28.8萬人上街抗議「7.21元朗恐怖襲擊」。17:30警方向普通市民發放催淚彈,期間有催淚彈射到民居,而現場有四間安老院。晚上10點,人們準備乘坐西鐵離開元朗區時,大批防暴警察速龍小隊衝入西鐵元朗站,用警棍和胡椒噴劑等驅散和制服示威者,有人被打得流血。24人受傷。

民陣譴責,「相隔六日,警察在同樣位置,犯下與黑社會無異的暴行」。

元朗站黑社會(白衣人)及香港警察先後在元朗地鐵站製造流血事件。(大紀元)

反送中遊行2個月以來,香港警方暴力持續升級引發各界關注。

人權律師:中共試圖用暴力平息政治訴求

原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祝聖武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注意到一個問題是,民間使用了輕度的暴力,但是警察使用了過度的暴力。並且暴力事件的源起是警察使用暴力。這個暴力事件毫無疑問應該譴責政府。有幾個理由:

第一是這個政府挑起了暴力事件。警察對手無寸鐵的人使用槍枝彈藥,使用化學武器催淚彈,迫使和平反抗的市民屈服、放棄政治訴求。

他特別強調,香港事件第一責任人是中央政府。香港是西環治港、中聯辦治港,從林鄭的姿態來看,她根本就不是一個特首,只是一個受僱用的打手、傀儡。

而就警察在事件中的角色,特區政府是第二責任人。祝聖武說,「警察以犯罪手段來迫害這些和平的、尋求政治權利、表達政治訴求的老百姓。不是以執法的手段,這哪叫執法?」

「他們在執行犯罪任務的時候,把自己的身分掩蓋,這在香港的法律裡是絕對不允許的。」

第二,政府激化了民間的矛盾。從遊行示威第一天開始,和平示威者主張的第一條就是撤回條例,但是到現在為止,政府始終拒絕撤回,玩弄文字遊戲說條例已死。法律上不存在某一個條例已經自然死亡這樣的說法,這不是一個政府回應民間政治訴求應該有的表達方式。是在羞辱老百姓的智商和反抗意志。

所以政府在激化這個矛盾,激起民間不停地抗爭。第一次遊行民眾只是要求撤回條例,後面政府把和平示威者抓走了、打傷了,順理成章會產生後面的五大訴求。

第三,香港民間輕度的暴力,是對政府暴力的一個回應。一方面政府官員指派黑幫打人,後來直接派警員上去打人。另一方面是政府的軟性暴力。

「香港政府號稱是法治政府,但它不依法辦事,並且對老百姓的訴求完全不回應。那麼老百姓肯定要進一步地表達自己的訴求,包括衝擊特區政府,衝擊中聯辦,我認為這都是對不合法的、黑幫治國的政府的輕度暴力回應。」他說,「但是這個政府卻開動所有的宣傳機構抹黑老百姓,說我打人的時候我沒看見,但是我看見你打人了,這是流氓政府、黑幫政府的做法。」

祝聖武說,特區政府在中央政府的命令下,在黑幫警察支持下,一開始就準備以暴力來恐嚇香港的老百姓,以平息這一場運動。他們發現暴力不夠的時候,他們加劇了暴力,並且使用了黑幫,製造民間的對立和衝突。

他表示,中共的思維和策略是試圖以暴力來鎮壓香港民眾。因為他們在中國大陸的暴力鎮壓手段,這麼多年似乎是有效果的,所以他們認為在香港也可以這樣做。尤其香港是一個高度發達的、開放的國際社會,他們認為在這樣一個物質高度富裕的地方,不太可能會有人為了一個政治訴求去冒生命危險,但是很顯然他們完全錯估了、低估了香港人追求民主、法治、自由的決心和意志。應該說他們是失算的。

胡平:暴力一定會被政府利用

旅美政論家、《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西方社會主要以選票來表達意願,也有的少數群體不可能在選票上解決問題,就通過遊行引人注意。在香港不是這樣,香港政府不是民選的政府,有些問題是北京決定的,所以就不起效果。它不在乎民意,北京更不在乎民意。

週一(7月29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召開新聞發布會,稱希望社會「抵制暴力行為」。堅決支持林鄭月娥的施政和香港警方「嚴正執法」等。

胡平表示,這個港澳辦發言,中心就是反對暴力、維護法治,把修例扔到一邊去了,把真正重要的話題邊緣化了。已經轉移焦點了。

「當然白衣人才是暴力,警匪一家才是暴力。但是它就抓住(民間抗暴)這一條就使整個話題變了。英美那些老練的政治家都知道,暴力一定會被政府利用,而且政府的音量大。」他說,「你原來做得很好,他們沒有辦法。港府在民眾抗議之下不得不宣布擱置修例,那是很了不得的一個成功。林鄭很狼狽,現在她馬上站出來反對暴力,反守為攻了。」

胡平認為,香港示威者所謂的暴力都是非常有限的暴力,都不是對人有傷害的。頂多是塗鴉啊、破壞一些物件啊,這跟一般所說的暴力或者暴力革命根本不相干。中共通過防暴警察就能對付。它也不會動用軍隊,搞什麼六四。

他擔憂的是,政府動不動就抓人,打擊民眾的士氣,而且不做正面回應。拖延下去,把被抓的人判刑,大家會很有挫折感。這就是共產黨想做到的事。

「這都是很明顯的事,打了這麼多年交道,都知道中共的本性是這樣的。」他說。

胡平表示,香港人應該爭取真普選。如果立法會全面普選了,一旦泛民占多數,就不怕23條、不怕修例了,任何壞的法律都通不過了。中共倒行逆施,從立法的角度可以阻擋。

香港民主運動進入新階段

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民間支持香港的聲音不絕於耳。面對港警接連對示威者暴力鎮壓,香港各界不斷發出連署公開信,要求政府正面回應市民五大訴求。

大陸網友則紛紛在網上留言,鼓勵香港人撐住,把香港看作是中國的希望。

與此同時,大陸微博上也充斥著顛倒黑白的言論。如傳播元朗事件中黑衣人是港獨,白衣服的是元朗本地鄉親。黑衣港獨到元朗搞事(跑村裡亂貼港獨標語),元朗居民奮起反擊……

對於中共的輿論管控,福建龍岩公民項錦鋒向大紀元表示,顛倒黑白一直是大陸愚民的宣傳教育。其實大陸的媒體是播給大陸人看的,這是他們控制愚民的手段之一。

他說,「作為大陸人,一直都沒覺得中共會有任何善意。這次香港人對中共的幻想徹底破滅,這是一個好的開始。香港人喊了幾十年的平反六四,現在終於可以扔掉了。」

民陣消息稱,香港社會各界有意於8月5日當日發起全港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和理非終極升級,搞工會反送中。」這被認為香港的民主抗議運動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項錦鋒說,「我覺得這次香港人會要了中共的老命。看港澳辦發言人的話,似乎在甩鍋。有網友調侃,『我翻譯一下中央的意思就是,你們自己搞定。我不管了!』這是基於香港的特殊地位,所以中共似乎也左右為難。他們害怕會引發大陸的連鎖反應,在防止怒火燒過大陸。」

7月29日,民陣就中共香港澳辦發言發布聲明,指出「香港不單只是中國的香港,同樣也是世界的香港」。民陣強調,要平息這場林鄭月娥政府一手帶起的政治風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基本入場劵。#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07-31 12: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