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評論】元朗事件是香港抗爭的轉折點嗎 (音頻/視頻)

橫河先生(希望之聲)
人氣: 6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31日訊】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的訪談

主持人:楊光

嘉賓:橫河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星期天晚上發生在元朗對平民暴力襲擊事件震驚了世界,也令港人對政府失去信心,從林鄭低頭承認修例失敗到僱用黑社會行凶,如此巨大的轉折背後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元朗事件後,香港的局勢會如何改變?中共動用黑社會治港的代價將是什麼?這個又如何會影響中共未來的局勢?我們今天就來分析一下。

和以前一樣,如果您在節目過程中想參與我們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意見,我們歡迎您通過Skype或者電子郵箱來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是hhpl;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上次我們談到香港局勢是林鄭月娥公開承認修例「壽終正寢」,大家覺得事件有平息的跡象了,到了21日的週日突然爆發了元朗黑社會暴力襲擊示威民眾事件,這個局勢就瞬間變得嚴峻起來。您覺得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轉折呢?

橫河:有多種原因,第一個,就像我們前幾次都談到的,林鄭月娥和港府對港人的五個訴求,她四個沒有回應,唯一回應的就是修例,即使是送中修例,她還不肯痛痛快快的說「撤回」,只是說「壽終正寢」。這兩個說法是完全不一樣的,「壽終正寢」是描述一個狀態,也就是說這不管是主動被動的,它只是一個存在狀態而已;而「撤回」是一個主動的行動,這兩個完全不同。也就是說港人的要求沒有一個達到的,他當然要繼續抗爭。

第二個就是港府,港府也沒有退路,我們現在還是不清楚送中條例的修例是誰首先提出來的,即便是林鄭自己主動開的頭,但是她是受到了中聯辦和港澳辦公開力挺的,一旦啟動以後,中共就會把它當作自己的事情。而中共從來不認錯的,它是寸步不讓的。

第三個,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很難找到藉口去鎮壓,港府很難找到藉口。因為港人這次抗議體現出非常高的素質,你像我們講一二百萬人遊行,他非常有秩序,沒有任何暴力行為,這就讓中共沒有空子可鑽。儘管後來發生了衝進立法會的事件,但是它也只有少量的破壞財物的現象,而沒有攻擊任何個人的這種暴力行為,這樣警方的陷阱就沒起作用。

這實際上就是說現在抗議的和政府這一方處於一種僵持狀態。按照中共的慣例,它需要打破這種僵持狀態,它的最佳方案,或者說它只懂的方案,就是暴力,因為這也是中共的看家本領。中共在自己優勢的情況下,它是絕對不和自己統治下的民眾談判的,這個在中共統治歷史上沒有發生過,除了是別人投降那種類型的,城下之盟以外,其它的是不談的。

一般來說,港府所能採用的,或者中共習慣採用的方式,就是對這種大規模的訴求,首先是不回應。我們記得當時在天安門廣場的時候,也是一直不回應的。這種它就是逼著對方首先採用暴力;如果對方都不採用暴力的話,它會適當的去煽動或者是挑動使用一些暴力,包括警方的暴力,來逼對方用暴力回擊。這兩條實際上港府一直在用,但是效果不佳。那實在沒有辦法怎麼辦呢?它就直接動用黑社會來進行暴力襲擊,這個就是元朗事件所發生的根本的原因。

根據目前的證據,毫無疑問,元朗事件是黑社會自發行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現在知道,甚至有泰國在香港參加比賽的泰拳選手被人收買了參與白衣人的暴力毆打事件,這就不是一個地方性質的黑社會所能做到的。

大家知道白衣人對行人無差別的襲擊有兩次,第一次大家打電話給警方,警方一個多小時不出警。這個如果說警方沒有事先通知他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們不要出來的話,幾乎不可能,香港警方至少要出來嘛。如果按照有的人說法是港警現在有抵制情緒,那麼抵制情緒是對抗議者抵制的情緒,人家打電話說這裡發生暴力毆打事件了,他怎麼會知道這次挨打的是反送中的人士呢?因為他只有知道這些人是反送中人士他才會有情緒嘛,所以這個說法是沒道理的。

白衣人在第一輪攻擊的時候,警察什麼時候來的呢?就在白衣人打完以後,離開以後一分鐘到的;而在第二輪攻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警察。所以這個很多證據直接指向這次的襲擊事件背後是有人的。

主持人:我們一般對黑社會的印象都是來自於香港的影視作品,當時的感覺好像是黑社會無孔不入,那麼現在香港的黑社會到底勢力如何呢?

橫河:我不是研究香港黑社會的,香港黑社會現在比最高峰的時候已經差很遠了。這次參加元朗暴力攻擊的,現在已經抓到一些人,事後警方抓了一些人,抓了一些人以後,據說是有14K和和勝和的成員。香港的黑社會主要是三合會,三合會在香港有三個組織,其中兩個就是14K和和勝和是最大的,尤其是14K,它不僅在90年代從香港發展到大陸,而且實際上也發展到了全世界。

三合會是屬於洪門的,洪門在各地有不同的名稱,像中國西南地區,以前是哥老會,在美國、在中國大陸和在台灣,都有合法註冊的社團。洪門實際上是什麼呢?最早的據說最主要的來源是清朝,滿清打進中國占領中國以後,明朝剩餘的勢力潛伏下來,是反清復明的這個組織,後來逐漸就發展成了地下社團;在香港這部分後來就逐漸演變成黑社會。

所以洪門大部分是合法註冊的,美國我們知道舊金山洪門到現在還有;中國大陸就是政協包括花瓶之一的致公黨。天地會、小刀會都屬於洪門。14K主要是在60年代到90年代的時候在香港飛速發展,最高峰的時候曾經有20萬人,據說港府統計在91年的時候大概2萬人左右。

我們看的香港電影,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後,香港電影大量的進來,其實反映的就是那一段時間香港的情況。當然影片可能會有一點誇張啦。香港警方對這個控制得比較緊,據說這些組織是不能公開的,一公開承認的話,警方要抓的,抓得比較緊。所以現在在香港幫會成員都在比較邊遠的地區。

主要的問題是什麼呢?中共和香港的一些政治勢力,他們跟黑社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而且他們在有的特定的情況下,他們需要利用黑社會來做一些自己不便出面的事情。

像這次根據《大紀元時報》的報導,這次給白衣人襲擊的黑社會,為它站台的議員就是何君堯,他就是青關會的榮譽會長。而7月19日在深水埗區議會開會的時候,和7月25日在北區區議會開會的時候,就在討論反送中一案的時候,為了防止通過不利於港府的議案,就有大批的青關會成員去鬧場。所以這兩個議會的會議,討論反送中的議案的會議的時候,因為鬧場而流產了。

青關會我們都知道,它是中共專門在香港成立的反法輪功的組織,所以這些事情都連起來了,也就是說這些反法輪功的組織,我們看到這一次就用在了港府冒充民意來攪亂時局的力量。這是被人家認出來的。就是說這個香港的黑社會實際上這一次跟以往情況有一點不一樣,當然就在占中期間似乎也有過利用黑社會出來衝擊民眾的這個事件發生。但是在這之前呢,在香港主流社會,在香港的主要的部分黑社會的活動其實不是很多的。

主持人:您剛才解釋了這個香港政府為什麼它要動用黑社會來鎮壓民眾,但是這個議員公開給打人者站台,就有點讓人看不懂了,因為這種做法無疑對這個議員本身來說是自毀前程的。那您怎麼解讀他的行為呢?

橫河:這個其實要看香港的各種勢力被中共滲透和利用的情況。就中共在香港它可以動員的力量很多,不是有人說,就是說從九七之前(到現在),中共通過各種途徑派遣到香港的人員可能高達百萬人。但是他們的作用不同,他有特區政府層面的、有在警察裡面的、有在金融界的、有在經濟領域的、有在這個企業界的,還有在教育文化等等各個領域的。這些人他只管自己這一攤,他不可能說找一個中共派去的企業家、金融家,跑到元朗去打人去,這不可能吧。

從目前情況我們所知道的,尤其是這個專門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青關會的成員,他是經常作為中共的打手出現在其他港人抗議港府,或者是抗議中共的場合起搗亂作用的。為什麼說就是這一批人在什麼地方都是他出現呢?那就有兩個可能性,一個就是說既然這些人已經被公開用了,就想盡一切辦法把它用足。

我們可以看到其實在其它地方也有這種情況。就中共的這個特務啊,它被啟動了以後,派一個用處,但是派完用完這個用處以後呢,那它既然已經暴露了,那麼就把它儘量地用足,就在其它地方都讓它跳出來。這是一個情況,這個在其它地方也有的。而把其它還沒有暴露的力量呢,把它保留起來,將來派其它用處。這是一種可能性。

那麼另一種可能性呢,就是在長期的第一線打手的這個層面上,我們講的不是青關會的領導層,青關會的領導層其實都是各個區的區一級的議員這一類的。在這個具體打手的這個層面上呢,可能它主要的機動力量就是全職乾的,大概也就這一些。那麼它也是把它用足,就是不要再去花錢雇更多的人了。

這些建制派的議員公開給這個打人者站台的,他們這個議員的位置本來就是中共給他們的,當中共要用他們的時候呢,他肯定是不管是什麼任務他都得完成,他都得干。給他這個位置就是為了在這種時候派用處的。

當這些白衣人出來的時候,那麼也許就是當局有人認為需要有人去給他們打打氣。政府官員是不能公開出面的,警察也不能公開出面,但這一次員警也被人家觀測到了,他是不能公開出面的,社會其它領域的名人出面也不太合適,那麼讓誰出面呢?那就是讓這些有黑幫背景的議員出頭嘛。

你要找一個沒有身分的人出面的話呢,就不起作用了,人家不認識你,人家也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你出面你算老幾?也就是說找個沒身分出面的人他給黑幫鼓不了氣,人家還覺得你太小看人了。所以說這種人就是起這個作用,它不存在什麼他考慮自己前途不前途,本來這就是他的前途。

至於動用了黑社會這一點呢,我倒不覺得一定是港府自己的想法,更可能實際上是中共那邊的。因為畢竟中共是最大的黑社會嘛,它才能想出那種主意來。

主持人:剛剛好也有聽眾在Skype上提問,他說中共利用黑社會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記得中共某位高官曾說過黑社會也可以愛黨愛國。那您能不能講一下中共以前動用黑社會的先例呢?

橫河:其實就是中共它比一般概念當中的黑社會要黑很多,我們講的黑社會其實就是不在政府層面上、又不被政府承認的一種組織結構。就像以前就講,中國人講綠林好漢,其實就是現在黑社會這個概念是一樣的。

那麼為什麼說中共比一般的黑社會黑多了呢?就中共早期紅軍創建時期,它實際上是一批殘兵敗將嘛,就秋收起義失敗以後,加上後來是南昌起義,都是被打敗了的,跑到井岡山。當地實際上是有當地的勢力的,就是當地的土匪啊,袁文才和王佐這兩個人他們有武裝的。當時紅軍去的時候勢力比他們小,所以是求他們收留,他們就把中共收留下來了。後來中共力量大了以後就把這兩個人,連他們的親信都殺掉了。人家黑社會,就山上土匪,還收留他了,你說哪個更壞?

那古代講盜亦有道嘛,就是要講義氣,有規矩的,幫有幫規的;那中共它什麼規矩、什麼義氣都不講的!所以我們今天討論說講黑社會呢,特指的是為中共效命的黑社會,黑幫。正常社會的黑社會是有規矩的。所以說一般情況下,儘量避免用黑社會來比喻中共,因為這個是不合適的,來比中共的話,實際上是對黑社會的侮辱。

再講一下中共這個先例,剛才講過一個。中共歷史上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英雄人物,就是方志敏。方志敏是紅十軍團的創始人,他後來被國民政府處死刑,大家都以為是因為革命的原因。當然現在才知道是因為他的部隊綁架了美國傳教士的夫婦和孩子,實際上是綁票。要他們寫信到上海的教會去,勒索人家2萬美元,結果還把人家夫妻給撕票殺掉了,這才引起公憤,最後國民政府把方志敏抓住了,判他死刑。是因為這個,跟他革命不革命沒關係。當然,革命本身就這樣了。紅軍早期經濟來源基本上是靠綁票嘛。前幾年被人發現紅四方面軍不是有個叫「籌款須知」嗎?實際上內容就是怎麼樣去綁票來得到最大的贖金,用各種方法來綁票。

剛才講的那句話實際上就是九七年香港移交前期的時候,當時的公安部長陶駟駒講的,就是說這個黑社會也有好的,引起了軒然大波。其實中共用黑社會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就是說當時中共需要香港穩定,確保移交穩定嘛,那公安部就是其中一個部分。公安部管什麼呢?就管黑社會這部分嘛。所以說香港黑社會是中共接手香港的時候,希望他們幫助中共來穩定香港的重要力量。是這麼回事。

主持人:下面是另外一位網友的評論,他說香港人民最近的持續抗爭體現了港人對民主自由的追求,很讓人感動。另一方面呢,這一次事件也充分地暴露出中共的邪惡,使用的手段已經無所不用其極,讓世界都看清了他們的嘴臉。那麼您覺得香港的民眾他們能被黑社會嚇住嗎?那中共這樣動用黑社會,它的代價會是什麼呢?

橫河:首先我講香港民眾肯定不會被嚇住,你看昨天香港民眾已經移師到機場了,在機場大廳裡面抗議。就是說他們有很多很多方式,就是說如果說某個特定的區域黑社會橫行,那他們就換個地方,香港這麼大。其實不僅是香港民眾,應該說香港全社會對動用黑社會都非常憤怒,包括公務員、包括前高官、包括一些商人,都以不同的形式在向港府提抗議。

你像有一批香港的行政主任匿名發表公開信,就是批評這個特首林鄭,說毫無承擔,而且質疑警方和黑社會勾結,就是有勾結之嫌;還有一些公務員寫聯名信,現在這個行政主任連署的已經超過五百人了,這個比例相當高了,就占到行政主任大概超過百分之十那麼多的人連署。

同時呢,香港民眾,就剛才我講的這個變化這個形式,他們真是堅持抗爭,機場大廳國際遊客非常多,所以影響大,就是說能夠把香港的這個抗議很快地傳出去。而另外一個呢,因為影響大,黑社會就不敢到那個地方去肇事,至少不太敢;那警方也不太敢到那個地方去武力清場。這個就是說不管港府採用什麼手段,民眾都有辦法持續抗爭。

對於中共來說的話,這個代價會非常大,就是在體制內,一方面它會對下一次選舉的建制派很不利;另外一方面,正因為這個原因會形成建制派的分裂,當然現在還沒有特別明顯,其實建制派內部也有不滿情緒;另外一方面,林鄭和港府的聲譽會進一步降低。

當然對中共來說的話,它是不在乎聲譽的;但是對於港府來說,它是在乎的,為什麼呢?雖然說林鄭只對中央負責,對中共負責,不對選民負責,她不是選出來的。但是只要香港還沒有落到像北朝鮮,或者是中國大陸那樣極權統治的話,就是說它還是屬於一個開放或者部分開放的社會,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它這個政府執政是需要一定的民意支持才能完成的,所以說他們的聲望降低對於他們治理香港是非常不利的。

另外一個就是商業和投資環境會進一步的惡化,沒有人會願意向一個地方投資,或者是到那個地方去工作,那個地方是一個政府涉嫌利用黑社會來治理的地方,人家不會去的。

所以說就這個行為,不說將來它會不會設法糾正,或者懲罰那些人,它已經給香港作為一個自由港名聲塗上了污點,而且要洗掉是很難的。另外,這件事情無論是對林鄭還是對中共來說的話,還有一個不利因素,就是這種事件會讓全世界懷疑當局處理複雜事務的能力。

主持人:對,元朗事件,國際社會的反應是怎麼樣的呢?

橫河:我們主要知道的是在美國,美國反應是比較強烈的,因為元朗事件後來美國媒體都報導了,世界各國媒體都報導了,但是主要的事情是7月24日的時候,就中國軍方,就是國防部發言人吳謙,他就暗示說軍隊可能會干預香港的抗議活動。

這點就在美國引起了極大的反響,首先就是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兩個主席,共同主席,一個是眾議院的,一個是參議院的,眾議院就是詹姆斯·麥戈文(Rep. Jim McGovern),參議院就是馬克·魯比奧(Senator Marco Rubio),他們在24號就在當天,當然美國要晚12小時,當天發表聯合聲明敦促白宮強烈譴責在香港部署軍隊的意圖、威脅。

而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電視台訪問的時候,就問到是不是擔心中共軍隊干預香港的可能性的時候,蓬佩奧說是,他說我們需要中方做正確的事情,我們希望他們能做到這一點,然後他就說我們希望抗議活動能夠保持和平,我們認為這很重要。所以說他對抗議可能會升級,而這個升級是由港府涉嫌動用黑社會所造成的;而中共如果要干預的話,那美國會非常關注。

對這一點,對於香港的局勢發展,對於香港的港府形象是非常不利的。據媒體報導,我看了英文媒體報導,中文還沒有注意到,就是香港保安局已經正式表示,說是香港政府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不需要駐港部隊介入。

這裡有兩個可能性,你說香港保安局自己表態的可能性不是特別大,因為畢竟國防部發言人講話以後,香港保安局不大會去對著他說;那恐怕是中共高層有人改變了主意,或者是就是說恐怕外界由於這個可能的軍事干預發生恐慌,在這種情況下試圖安撫人心,或者是對軍事干預可能有人想煞車,有這個可能性,這個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主持人:您看香港現在這個局勢比較到了一個嚴峻的時刻,在這之前我們多次問過您說,您覺得香港局勢會怎麼樣影響大陸內地的局勢,但當時講的是說香港這個事情有可能和平解決,那麼會怎麼樣影響大陸。那您覺得現在香港這個局勢如此嚴峻的情況下,任何的後果會怎麼樣影響大陸內地呢?

橫河:我倒是覺得現在當然從這個外面看到的民意的情況來說的話,似乎好像是相當多的大陸人好像是支持港府的行動的,但實際上這種有兩個可能性,一個就是信息不流通的結果,就是說大陸很多人並不了解香港的情況,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說,大陸只有這一面的意見才能夠被放行,因為大家知道網絡管制得非常嚴格的,只有這樣的意見才能夠放行。因為畢竟在大陸民眾困難的時候,任何一個困難時期,包括當時60年代的時候,大批逃港的時候,逃難的時候,香港人都給了很大的幫助,各種災害的時候都給了很大的幫助,如果大陸人都知道這個詳情的話,都能夠得到正確的消息的話,而且這個網絡不封鎖的話,那可能大陸民眾的反應就不一樣。

但是不管怎麼說吧,就是我覺得香港的未來最終還是要取決於大陸政局的變化,因為這兩者是命運一致的,不是中共講的那種所謂命運共同體,是他們有共同的命運,就是都是在中共的威脅,一個是中共已經統治了,一個是中共的威脅下。

在這件事情過去以後,中共會調整對香港的政策,但這種調整不會是實質性的,因為「一國兩制」它本來就有內在不可調和的矛盾,最終總是會變成「一國一制」的,但是我們希望,而且很可能就是這樣,它不一定是香港變中國大陸制,而是中國大陸拋棄了中共,更傾向於港製,是這個情況。那是以後的事情了,就這次反送中事件還沒過去,目前還看不到很明確的前景。

如果說是衝突繼續升級的話,其實中共高層會分化,因為不同的利益集團的利益會受到傷害,一些原有的高層內部的矛盾,中共各個派系的矛盾和權力鬥爭很可能會惡化,這個是在大陸任何一個城市發生事件的時候不會發生的。也就是說香港和大陸城市是不一樣的,大家不要低估香港對中共統治的重要性和中共統治的影響力。所以這點我覺得還是有相當大的希望,香港民眾抗爭,就是在短期的就這個事件上,我覺得還是要保持希望。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只能討論到這裡,還有一些其它的問題,我們會放到以後相關的問題的時候再去討論,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9-07-31 4: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