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府石油公司互相指責 卑詩油價何時下跌?

Vancouver

溫哥華汽油價高居不下,令駕車人士叫苦不迭。圖為溫哥華市區車輛。(Mark Woodbury/flickr)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陶子豐溫哥華綜合報導)溫哥華地區居高不下的油價,讓駕車人士叫苦不迭。油價最高時甚至衝到每升1.70加元,長期在每升1.50加元到1.60加元之間波動。卑詩省的油價也是全國最高。只要看看晚間油站關門前的折扣時間裡,各油站前大排長龍的車隊,就知道這個民生問題已經多麼嚴重。

為什麼卑詩省的油價如此瘋狂地波動?隨著普通汽油的價格在5月中旬攀升至每升1.70加元,省長霍謹(John Horgan)坐不住了,下令進行調查,省政府遂要求卑詩公用事業委員會(BC Utilities Commission, 簡稱BCUC)調查油價問題,多家燃油和天然氣公司被要求提供數據。但情況並不是那麼簡單。

4月20日,大溫哥華地區的油價再一次打破幾天前創造的紀錄,達到了$1.729/升。圖為ESSO加油站當天的油價。(童宇/大紀元)
4月20日,大溫哥華地區的油價再一次打破幾天前創造的紀錄,達到了$1.729/升。圖為ESSO加油站當天的油價。(童宇/大紀元)

石油公司拒絕卑詩省府調查要求

據本地英文電台News1130報道,卑詩公用事業委員會在調查時,要求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提供自2015年1月以來每升汽油和柴油的月平均利潤信息(如果可能,按等級提供)」,但是,帝國石油(Imperial)、殼牌(Shell)和 赫斯基(Husky)這些石油公司都拒絕透露各自的零售利潤數據,藉口是這些都屬於各自的「商業敏感信息」。

帝國石油的回應是:「鑒於這些信息的商業敏感性,以及披露該信息對帝國石油市場競爭力產生的可能的影響,帝國石油恭敬地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殼牌公司也做出禮貌恭敬的回應:「……由於此類信息具有商業敏感性和保密性,殼牌公司無法接觸同行的數據,也不能提供殼牌公司自己的數據。」

在喬治王子城(Prince George)煉油的赫斯基加拿大公司(Husky Canada),不但不給數據,還把油價高漲的責任推給了勞動力成本與水電價格的同時上漲,同時還指責省府推行的新雇主醫療稅以及信用卡費、房地產和租賃費用等,也推高了成品油的價格。

雖然7-11和Super Save 給出了他們的數據,但這些信息已經在提交給卑詩公用事業委員會時被做了「編輯」,可想而知,就算有公司提供相關信息,在商業保密的要求下,也只能是「編輯「過的數據。

省長解釋碳稅與汽油價關係

反過來,許多石油生產商都指出卑詩省實行嚴格的低碳要求是油價高漲的一個因素,而燃料稅偏高也是導致汽油價格偏高的一個因素。

省長賀謹在接受採訪時對此做出辯解。他告訴記者說,每升汽油只增加了1分錢(0.01加元)的碳稅,而加油站售出的成品油的價格卻上漲了4毛錢(0.40加元),也就是說,油價上升的幅度是碳稅的40倍!

根據汽油價格分析師近期預測,9月14日這個週末溫哥華地區汽油價格將出現小幅下跌。(Shutterstock)
卑詩油價和碳稅,究竟是什麼關係?數據顯示,油價上升的幅度是碳稅的40。(Shutterstock)

居民認為省府大可不必調查

本月3日,卑詩省就業、貿易及科技聽廳長賴賜淳(Bruce Ralston)在得知大多數石油公司拒絕與政府合作之後,表示他「感到失望」。賴賜淳說,人們有權知道為什麼燃料成本會出現這種「劇烈波動」,「我敦促大家與BCUC的調查充分合作,因為委員會已承諾保護商業敏感信息。」

為此,記者在油站採訪了家住列治文的專業人士劉先生。劉先生認為,這幾個月的油價飆升,有衝上每升兩元的趨勢,給他造成不小的心理壓力。究其原因,他覺得是政府和石油公司兩方面的責任。他認為政府大可不必調查石油公司,依賴其完善的稅收制度, 就可以了解油價的價格構成,如成本、各項稅賦和利潤等。

專家分析卑詩汽油價的稅額

油價分析專家Dan McTeague的研究報告說:卑詩省對汽油所加的稅額在全北美最高。司機在卑詩省每購買一升汽油,需繳納以下各類雜稅:省級燃油稅7.75分,卑詩省碳稅8.89分;卑詩省交通財政局(B.C. Transportation Finance Authority)徵稅6.75分;大溫地區運聯(TransLink)公交稅,7月1日起又上漲1.5分至18.5分。此外,還有聯邦消費稅10分,以及最後在總價上徵收5%的商品與服務稅(GST)。

各類賦稅疊加後,大溫地區所售的每升汽油僅稅額便已高達50多分。

伴隨著每次的政府加稅,便是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更大幅度的加價。現在面對油價高居不下造成的民怨,政府和石油公司卻是互相指責。

省民至今仍看不到油價下降的希望。#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