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4) 滿庭芳-芳月大婚3

作者:云簡

清 袁耀 山水樓閣圖 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98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三章 芳月大婚(3)

落雁閣,人頭攢動,異常熱鬧。今夜,是新近花魁登台的日子,惹得滿城公子官紳,為之側目。

老闆娘欣喜若狂,不禁感慨,要是每晚都這麼多人,豈不是發大財了?!得意之間,走到樓梯中腰,道:「各位,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柳姑娘馬上就出來了。」

若說今日緣何如此多人,乃是落雁閣的名聲,捧紅了幾多姑娘,都紛紛嫁入豪門作了小妾,便有新人出,自然少不了一番捧揚。老闆娘續道:「若說這柳姑娘,可是色藝雙絕,一會子出來,你們可別把人嚇了回去,我這老婆子可是喚不出來啊!」

台下千呼萬喚,廂房心急如焚,不知這柳姑娘是何等樣人物,竟能轟動京師。

小廝在桌間往來穿梭,斟茶倒水,好生忙碌。突然,那劍客抬腿擋住了一名小廝:「我的茶呢?怎還不來!」小廝道:「馬上來,馬上來……」說著,一溜煙兒跑去端茶。

人群喧鬧之聲漸低,只見樓上空台,落紗飛舞,似是有人。定睛望去,只見一曼妙人影,隱約從樓上下來。綠衫輕羅,白紗襲地,步舞輕挪,盈盈秀水,宛若春柳,款款而來。看得眾人一時忘言。

小廝端上茶來,道:「大俠慢用、慢用。」晨風思品一口茶,斜眼望著台上。人群中開始竊竊私語,概言這柳姑娘為何蒙著白紗,叫人好生失落。

老闆娘亦是驚訝,逕自走到柳姑娘身邊,只聽她附耳云云,轉怒為喜。老闆娘道:「柳姑娘說了,今日初登台,這頭一曲,便只彈給知心人。哪位的誠意夠,便請移步廂房,由姑娘親自接待。」

語聲一落,便似炸了鍋,人聲爭寵間,柳姑娘已然回去了。

「我出一百兩,如此誠意,該夠了吧?」

「一百兩算什麼!我出二百兩,老闆娘,快快引我上樓去。」

老闆娘還未答話,便聽一人道:「五百兩!」引得眾人皆側目。

「原來是張員外,您老也來了。」老闆娘忙招呼上去,只見一年過古稀的老頭,由家丁饞著,走上前來。剛才那話便是家丁喊的。眾人一陣唏噓,忽聞一人道:「我出五百五十兩!」

「吳老闆,什麼風把您吹來了。」老闆娘剛要迎過去,卻被老頭家丁攔下:「六百兩!」

「六百五十兩。」

「六百八十兩。」

「七百兩。」

「七百五十兩。」

兩人互不相讓,人群一陣亂紛紛。

「八百兩!」吳老闆最後叫道。

老頭氣得不支,被家丁扶回家去。

眾人又一陣唏噓,心想這吳老闆真是財大氣粗,八百兩,便在京城,也可買一棟大別苑了,若是地方,便可換良田百畝。

無人再敢叫板,吳老闆迎著眾人羨慕目光,緩緩起身欲行。不待,又有一人說:「我出一千兩!」眾人驚詫,尋聲望去,只見一陌生紈絝子弟,站於桌上,揚手高聲叫道。

老闆娘忙趕過去,道:「誒呦,高公子,你怎麼又來了?上次還沒鬧夠麼?要知道我這裡,可是概不賒帳,你叫得起,可是要付得起?!」

高雲天道:「小爺有氣,不吐不快,拿去!」說著,丟在桌上一個布袋。

老闆娘打開一看,銀白耀瞎了眼,臉上堆笑,道:「你們都散了散了,給高公子讓路、讓路……您請。」

高雲天由老闆娘親自送到樓上廂房,萬眾矚目,好不威風。「便此後,看誰還敢看低我高雲天!」心裡想得美滋滋,飄進了廂房。

****************************

是夜,高雲天便被趕出落雁閣。

「大爺掏錢了,為何不讓我留宿!」高雲天在門口大叫道。

小廝譏諷道:「那是先前聽曲兒的錢,要想進去,再拿錢來!」

「錢都給你們了,我哪裡還有錢!」高雲天氣憤道。

小廝道:「那就對不住了,落雁閣認錢不認人!」說罷,叮囑旁邊兩人看著別讓他進去,自顧返回樓內。

當此之時,高雲天既憋屈又憤怒:說來那錢有兩處來源,一是鄉下賣地得來的,一共五百兩,高義薄事務繁忙,便著高雲天去取,本想再添些銀子,便可在京城置棟房子;高雲天回來後碰到舅父,趙子豫聽聞妹子家要買房,急忙援出五百兩銀子,算是資助。這下可好,全資助了落雁閣。

連錢也買不到面子,這京城真是薄情寡義!高雲天憤憤不平。時值五月,京城夜風襲人,微有寒意,他雙手攏在袖子裡,垂頭喪氣,在街角徘徊。

旁邊一個人,老早就看見他被落雁閣的小廝趕了出來,便湊上去道:「兄弟,你可是遇到難事?」

高雲天見他膀大腰圓,心中有了怯意,便不答話。一陣涼風吹過,腹中飢腸轆轆,高雲天不禁縮縮脖子。那人去而復返,捧來一碗豆腦,道:「晚上就冷,吃了暖暖身子吧!」

高雲天白丟了錢,不敢歸家,肚子餓,身上冷,卻見一碗冒著熱氣的豆腦,不禁咂了咂嘴。

那人見他不好意思,便道:「呵,兄弟站著不方便,不如過來和我一起坐吧。」說著,拉著高雲天坐到豆腦攤的空位上。高雲天亦不推辭,喝了豆腦,道:「我家是高義薄府上,今日我沒錢,你請我吃飯,來日到我府上,我定款待你。」

那人哈哈一笑,道:「計較這些作甚,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吾見兄弟你從那裡出來,可是遇到難事,若他們欺負人,我替你出氣!」高雲天聽了此話,心想這是遇見了個見義勇為的漢子,但交易買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什麼反悔餘地,便不做聲了。

那人又道:「那種銷金窟,只認錢不認人,兄弟有何難事,不妨跟哥哥說說。」說著,一拍肩膀。

「兄台高義,我愧不敢當,不知兄台能否借我些銀子?」高雲天說得支支吾吾,面色通紅。

那人爽快一樂,道:「我當是什麼事,拿去拿去!」說著按在桌上兩錠銀子。

高雲天一陣歡喜,心想這可真是遇到貴人了。便一拱手道:「多謝!在下高雲天,敢問大哥貴姓?」

那人道:「我姓徐,叫徐老虎,人都叫我老虎哥。」見那高雲天欲言又止,便問道:「這些便夠了麼?你若有難事,跟大哥說!」高雲天便一五一十將事情說了:「要儘快籌集千兩銀子,實在難啊。」

誰知那人聽罷,哈哈一笑,道:「那有何難?你跟我來!」說著,便拉著他到一處僻靜街角,看見一棟青瓦房子,匾額上寫著「八方來財」四個大字。

「走吧!」徐老虎喝了一聲,聽得高雲天汗毛一聳。

兩人進去,只見煙霧繚繞,人山人海。這些人顯然不在意有什麼人進來,都縱情於桌上的黑色小盅。

「起,三六六,點大——」隨著那持盅人一招呼,便有人歡呼,有人喪氣。

徐老虎道:「別的地方老虎我不知道,在這兒,兩個時辰,包你賺夠一千兩!」說著便拉著高雲天到一張桌旁,徐老虎人高馬大,擠出兩個位子。

「哎哎——」徐老虎向他伸手。高雲天不解。

「我給你那二兩銀子呢!」徐老虎道,高雲天慌忙拿出來。

「壓小。」徐老虎把銀子放上,「開——一三四,點小——」高雲天看見徐老虎摟過那二十只元寶,登時雙眼放光。沒想到那小黑盅一開一闔間,就賺了二百兩銀子,高雲天樂得頭腦昏昏。

徐老虎道:「我還有事,你在這玩兒,收夠了錢就走,聽見沒?」

「知道知道。」高雲天把銀子全押成了大,目不轉睛盯著。徐老虎見他著了道兒,壞笑著離開了。

「四六六,點大——」持盅人叫道。

高雲天簡直心花怒放,「二兩變二百兩,二百兩變四百兩,哈——這樣下去,不是發大財啦!哈哈!」高雲天興致正高,迷於其中,渾然不覺。

****************************

話說鄭笑笑背著慕容玉林正在林間穿梭,忽聞遠處人聲響起。慕容玉林好似得了救兵,欣喜異常,剛要呼救,卻被笑笑點了啞穴,拎到樹上面坐著。

果然,不多時,便見到樹下聚集了東西兩群人。

東邊一群的頭目道:「樺迎風,日前飛刀門傷我飛劍門弟兄,這裡便是凶案現場,你有何辯解?」

玉林朝西邊一群人望去,只見為首一個,一身黑色長衫,道:「一個巴掌拍不響,我飛刀門也有眾多兄弟受傷,這筆帳又如何算。」

飛劍門頭目道:「如此,只有兵器上見高低了!」說著,無數小劍,嗖嗖而出,碰上飛來的無數小刀,頓時叮叮噹噹,一陣刀光劍影。

玉林看了眼旁邊的鄭笑笑,見她面色凝重,心想:這個小丫頭,平日裡天不怕地不怕,現在看來,是怕了這兩伙人。我也便來攪個局,好趁機開溜。算計完畢,便「嗖——」一聲,從樹上跳將下去。

笑笑大驚,沒想到這個傢伙竟跳下去找死。心下一急,也跳將下去,雙刀揮舞,支開無數小刀劍。

飛劍門頭目叫停,道:「樺迎風,沒想到你飛刀門還請了幫手,不講信義。咱們山水有相逢,再會!」說罷,領著飛劍門人撤退了。鄭笑笑臉上一陣紅白,攪了人家的局,連連道歉。

誰知樺迎風道:「鄭姑娘客氣了,實不相瞞,我家門主也不想挑起干戈,姑娘替我等解圍,樺某多謝了。若不嫌棄,便請到府上一敘,容我等聊表謝意。」

笑笑心裡惦記著大寨,便道:「多謝樺英雄,不必了,我等還有要事,告辭!」

樺迎風道:「也罷,只是姑娘剛才站在我飛刀門一邊,恐路上受飛劍門攔阻。不如請門主修書一封,以保姑娘無虞。」

笑笑想了一下,道:「也好,那便有勞了。」說著,扶起地上的玉林,笑道:「小弟,既然如此,咱們就只好走一趟飛刀門了,你可要乖乖的,不要給人家添麻煩。」玉林被笑笑扶著,還以為她棄惡從善,沒想到她手上勁力,便將他骨頭都要捏折,玉林大驚,只得頻頻點頭。(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