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岳祺:刻在心頁上的失望與希望

人氣: 1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8日訊】習近平上台後,廢除了違背法治精神的邪惡勞教制度並提出要「依法治國」,曾給了我一線希望。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一個國家如果長期實施無法可依的權治或者有法不依的黨治,那肯定是禍國殃民,沒有希望的。中國曾經的現實也證實了這一點。

習近平提出「依法治國」,無疑是一種進步。然而四年前的「709大抓捕」,卻給此前習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國」一記大耳光,再加上「最高檢」、「最高法」和公安部對法輪功學員訴江案的擱置和打壓,使我心中的那一線希望變成了徹底的失望。

2015年的7月9日凌晨,維權女律師王宇和她的丈夫及未成年的兒子全家都被抓捕。隨後,大陸一批律師也被非法抓捕,包括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謝遠東、劉四新、高月、趙威、李姝雲等律師或律師助理。

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7月9日以後,全國三百六十多位律師和公民被密集強制約談或傳喚,被抓捕律師和維權人士的家屬亦受到牽連,不斷遭受恐嚇威脅,近四十多位律師被限制出境。由於這是一場主要針對維權律師的大抓捕,根據時間也稱為「709事件」。

一時間,紅色中國一片恐怖。

中共為了政權的穩定和自身的私利,終於扯下臉上的遮羞布,原形畢露,殺氣騰騰,玩法律於股掌,「依法治國」頓時虛化為一句口號。

據我觀察,中共當時之所以抓捕維權律師,原因有二:

一方面,由於中共及各級官員的胡作非為,維權案例越來越多,由於需要,一些正直而堅毅的律師紛紛參與幫助當事人打維權官司,維權律師的人數也越來越多。這樣就觸動了中共敏感的神經,用中共的話說,就是「危及國家安全」,所以中共必須打壓。同時中共也在「殺一儆百」。

另一方面,就是在抓捕維權律師前兩個月,法輪功學員因受無端迫害,狀告惡首江澤民的信件像雪片一樣的飛往「最高檢」和「最高法」。有訴訟,就需要律師,國內一般律師不敢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而這些維權律師卻一直頂著重重壓力為法輪功學員辯護,這使作惡多端的中共十分害怕,所以他們必須抓捕維權律師。

律師本是維護法律及法律尊嚴的,是十分神聖的職業。中共邪性難改,為了其政治集團的利益,不僅要歪曲法律,操縱法律,連律師也要為其所用,強迫律師站在中共的立場上徇私枉法,否則,輕則被吊銷營業執照,關閉律師事務所,重則被抓捕誣判,受盡酷刑折磨,還要被打毒針,吃毒藥,不屈服就讓你變傻變瘋,用對付法輪功學員的惡毒手段來對付維權律師。如謝燕益律師披露自己在被關押期間,被逼吃了一年的毒藥;王全璋律師現還被關押中,四年了,才被允許其妻探監,現在變得痴呆木訥,與四年前被抓捕時判若兩人。

我在對「依法治國」失望的同時,心中也升騰起希望。那就是維權律師家屬的覺醒,並因家屬們的覺醒而帶動更多人的覺醒,從而放棄對中共的幻想走上抗共之路。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維權律師的夫人們,她們雖然柔弱,但這些年來,從沒停止過為其丈夫的奔走和呼告,她們的丈夫為百姓維權,她們站出來為丈夫維權。

為此,「709案」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榮獲2018年瑞典「愛德爾斯塔姆人權獎」,主辦方以此表彰她「捍衛人權事業的傑出貢獻和勇氣」。

評委會主席卡羅琳·愛德爾斯塔姆表示,李文足和「709律師」的妻子不僅營救自己的丈夫、而且對所有被鎮壓的情況進行關注。她們通過網絡聲援、探監、到檢察機關和法院投訴等非傳統方式進行反擊。她們所做成為勇敢的人權活動範例。評委會主席在發言中還呼籲國際社會對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予以制裁。

再就是說說謝燕益律師的兄長謝維,以下內容來自他的一篇自述。謝燕益律師出生於紅色革命之家,其父母、兄長都是緊隨中共的,其父是中共官員,其母是國家一級律師,其兄謝維原名叫謝黨恩,後來名字被媽媽改成布爾什維克的「維」,謝維曾做過楊尚昆的貼身警衛,只有謝燕益是這個家庭的叛逆。由於謝燕益的影響和對平民百姓劫難的了解,謝維也認識到中共的罪惡,恥於與中共為伍,從而支持兄弟,還把中共的罪惡告訴身邊的人和網絡朋友。

所以當有人認清中共時,就會去抗拒中共,這就是希望;當認清中共的人越來越多時,抗拒的力量越來越強,那麼希望就越來越大。

還過兩天就是7月9日,相信這種希望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日增月長,多多益善。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7-08 8: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