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周梁淑怡:西環干預中環 兩制走樣變形

周梁淑怡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說,「反逃犯條例」一事上需要表態,因此乃「大事大非」之事。(宋祥龍/大紀元)
人氣: 9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對於發信促現任主席張宇人辭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參與聯署的香港自由黨四名榮譽主席之一、前行政會議成員周梁淑怡,8日接受本報專訪,提及事情前因後果。她並稱,習說香港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但現今卻是西環(中聯辦)干預中環(香港政府),令兩制變形。

現年74歲的周梁淑怡,自1981年起,歷任立法局議員、臨時立法會議員、立法會議員,是香港有史以來擔任香港立法機關時間最長的議員。她也是兩屆行政會議成員,曾服務過董建華、曾蔭權首兩屆特首。她現為全國政協委員。

她和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意見一致,認為反《逃犯條例》修訂一事,乃「大事大非」之事。最初自由黨錯判形勢,沒想到反對聲音比之前大很多。尤其是自由黨有很多商界成員也表達了憂慮,原因在於中港兩地司法制度差異甚大,「他們對於大陸的司法制度,一方面是不了解,也有一方面很了解的,他沒有信心。」

6月9日前兩週,包括田北俊和自由黨黨魁鍾國斌都先後表達對修例憂慮。故當6月9日百萬遊行人士站出來,政府仍要如期二讀,自由黨更在遊行完畢後,短短一小時內就發聲明力挺政府,周梁淑怡形容當時的反應是「彈起」,「完全是好像不理這麼多人表達的意見。」

大是大非問題站港人邊

她指,創黨26年的自由黨,雖然是建制派,但一向的原則是「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是站在香港人這邊。」以前黨內針對爭議性大的事情,一定要諮詢黨友、黨團,或者非議員的領導,有很深入的討論。比如2003年處理23條也是這樣。但今次主席就沒有諮詢其他黨團成員,而黨魁不同意也沒有簽名,這封代表自由黨的信件就這樣發出去了。所以經幾個榮譽主席商量後,他們決定8日發出聯署信。

雖然張宇人早前解釋,是因為行會身分一定要支持政府。周梁淑怡則稱,以往她身兼行會成員時,即使黨反對,她個人要支持政府政策時,會選擇以個人身分;但也有試過她以行會成員身分,反對政府政策時,馬上被特首拉去訓示一頓。「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既然出現這個矛盾的角色時,那你要辭一個。我們從黨的角度而言,我們當然希望他辭行會,不要離開黨。」

社會大撕裂 特首官員需負責

反送中運動至今延燒一個月,市民抗爭已轉向遍地開花,同時有五人因不滿政府態度而自殺。周梁淑怡坦言也很心痛,「為什麼政府、特首對於這些事情視若無睹呢?我覺得每個人都會心痛的,真是很難明。」另外周梁淑怡指,已故丈夫曾是輔警,故一向大家都撐警察,但今次政府不作為,警察夾在中間成為眾矢之的,警隊形象受損,也令人心痛。

如何解決社會大撕裂,她認為首要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連前警務處處長李明逵日前也表示同意此做法。至於林鄭月娥是否要下台,她相信,下台與否已非林鄭個人所能決定,而是中央決定。但此事引起的風波,林鄭要負責,具體官員也要負責,「作為問責的政府,其實是應該有人負責的。誰負責那個正式的政策的推行,或者他的執行,那方面就要負責。可能你司長就要負責,局長就要負責。」

2019年也是香港主權移交22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強調,香港要堅持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但對於一國兩制實施狀況,周梁淑怡坦言,近年感覺「事實上有些變形」。

應界定「西環」權限

其中一大問題在於中環、西環之爭,「因為中央的駐港機構過於關心香港了,很多的事他們都參與了,變相給人的感覺就是不是只有一個政府,可能產生兩個權力中心呢。」

她指,九七之前,中央也說明了不要干擾香港的內政,當時她服務的首兩屆特首都有指引,「你們做政協的不可以討論香港事務」。但從2012年梁振英上台後,情況生變,尤其是最近逃犯條例事件上,中聯辦、港澳辦都先後發聲撐修例,「政協、人大都要去開會了」。

周梁淑怡強調,未來香港管治,需要對中共駐港機構職權清楚界定,「港澳辦、中聯辦,他們的職權要界定得清晰一點。你一旦模糊就變成一些人很難做事。」

她還說,今次事件對商界的傷害很大,對香港的經濟也有很大的負面影響。香港有很多外國投資,希望香港儘量不要變,讓一國兩制、法治為香港做保障,有好的營商環境,而鄧小平的原意也是保持一國兩制50年不變。「如果你保證不了這件事,那麼香港越來越成為中國另一個城市,與其它中國城市無分別時,那麼對國家來說有何益處?要香港何用?所以這個一國兩制對於各方面來說都是很重要,一定要保衛的。」◇#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7-09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