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台灣系列報導——政治篇(上)

中共十大白蟻手段 腐蝕台灣民主政治(上)

人氣: 50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採訪報導)中共在大陸竊取國民政府政權,很大因素是使用間諜滲透,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灣後,至今70年來中共持續滲透台灣。面對2020台灣大選即將到來,如何防範中共政治滲透、干預台灣選舉,台灣亟需強化應對能力。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這一句話曾在台灣家喻戶曉。然而,隨著1987年兩岸開放交流以來,中共也通過台海交流積極滲透台灣。

台灣立委王定宇告訴大紀元,不管從美國的調查報告還是台灣內部國安調查及社會的實證,中共確實利用各個管道滲透台灣各個階層,來形成有利中共併吞台灣的言論與準備。現在是建構一個民主自由防線的重要時刻,「我們希望國際上民主自由的國家,美國、日本、紐澳、法國、歐盟等和台灣並肩合作,資訊交流揭露中共的滲透,以及法治上如何防範的提升,共同保護住民主自由的家園。」

中共對台政治滲透,通過利誘、威逼、女色、陷阱等手法,吸收中華民國政府機關公職人員竊取政府機密,以及吸收台灣政治人物或政治工作者,推動有利中共統戰的法案,或塑造有利中共的輿論氣氛,他們滲透、侵蝕台灣民主政治至少有十種手法:

一、以利誘、色誘等吸收共諜,滲透總統府、地方政府等竊取政府機密

中共間諜對台灣滲透嚴重。根據統計,從2002年至2017年,台灣破獲的共諜案有60件。有國安官員表示,過去破獲的共諜案,幾乎集中在軍事機構,一般行政機構僅6件,但政府被滲透情況並非比軍方少。以下為台灣近年非軍事共諜6案例:

案例一:2007年9月調查局官員林羽農共諜案。台北市調查處士林站調查員陳志高離職後,到上海經營商旅的友人的雜誌社工作,被中共情治人員發現他曾在台灣當過調查員,中共方面以查稅為由對陳進行刁難及恐嚇,後來被中共國安局吸收當共諜,並回台吸收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中心專員林羽農,將調查局內部組織概況等情資,交付中共情治單位。林羽農、陳志高分別被判刑有期徒刑6年、3年。

中共滲透台灣政治嚴重
台灣檢調偵辦總統府專門委員王仁炳涉洩密及國安法案,搜索總統府並約談王仁炳到案。調查局2009年1月14日傍晚將王仁炳移送北檢複訊。(中央社)

案例二:2009年1月中華民國總統府共諜案。台灣檢調發現中共情報機關安排一名美女,色誘已婚的立委助理陳品仁包養二奶,中共情報部門再威脅要公布其醜聞,陳品仁當共諜後,吸收總統府專門委員王仁炳當下線,涉嫌刺探並蒐集上百件國家機密,包括陳水扁與第12屆總統馬英九交接事宜等逾10件總統府機密公文,交付給陳品仁轉交大陸。最高法院分別判處王、陳,有期徒刑2年、8月。

案例三:2011年9月警察大學教授吳彰裕共諜案。檢方查出2006年間吳彰裕前往中國,認識北京巿台辦專員張志剛,吳回台後利用昔日學生、現職警員等為中共進行情蒐。檢方指出,吳於2008年至2010年期間,將法輪功及中國異議分子崔衛平等資料,洩漏給張志剛,並獲得人民幣3萬元。高等法院判處吳有期徒刑6月,得易科罰金18萬元(新台幣,以下同)。

案例四:2012年10月澎湖廣播電台前台長陳益瑞,因業務往來被中共吸收,涉嫌向澎湖縣政府等單位套取中共需要的資訊。陳益瑞與友人成立澎湖灣電台,他多次應邀前往大陸參訪旅遊,經介紹認識中共情報部門人員後,他被要求吸收記者與現役軍人擔任線人。他被控涉嫌以媒體名義,意圖向公務人員行賄,為大陸地區收集情報,並協助蒐集法輪功、民運人士等團體在台活動情資。

案例五:2016年10月海巡署官員葉瑞璋,遭中共國安官員吸收在台刺探、蒐集交付情報,並收受報酬及免費旅遊等招待。前警總上尉情報官崔沂生2004年間前往中國經商,認識山東張姓國安官員,對方允諾幫他在當地經商,但要他引介台灣軍黨政人士蒐集情報。崔沂生被中共吸收後,引薦退役中校李慶賢加入,李慶賢還遊說同袍葉瑞璋加入組織,葉瑞璋涉嫌多次刺探海巡機密交付中共。

共諜案疑用媒體串證 台高院裁定周泓旭禁見
大陸人士周泓旭(中)來台讀碩士,畢業後以港商經商名義來台,替中共發展共諜組織,涉犯國家安全法案,資料照。(中央社)

案例六:2017年3月陸生周泓旭共諜案。政治大學企管研究所畢業的大陸籍學生周泓旭,以港商經商名義來台,涉替中共發展組織,因誘使外交部官員至日本交付外交機密資料遭舉發。周泓旭被控涉及兩案,吸收外交人士未遂部分,最高法院判刑1年2月。另外,他還涉嫌利用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人成立「星火祕密小組」、「燎原新聞網」在台發展組織。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陳柏州/大紀元)

王定宇說,共諜滲透到立法院、國防、軍事、情報及各級政府機關,引誘招募政府公務員和軍方人員為他們工作。有些以結婚方式、有的以學者或商務人士身分潛伏在台灣。他表示,中共也直接在台灣設置代理人,比如有香港商人在台設辦公室,周泓旭來台發展組織就是利用港商的身分,港商唯一的生意就是發展共諜。

他表示,中共落地招待以金錢為誘惑,有人會從對岸拿錢回來給特定人士。「過去國台辦跟海協會給錢,裡面就有很多上下其手,中共官員還要貪污一筆,中紀委查辦的案件,包括中箭落馬的國台辦前副主任龔清概,及陳雲林的太太賴曉華都被檢討。」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董立文。(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董立文表示,台灣目前的《國家安全法》是全世界最簡陋的法律,只有10條,其中界定間諜行為的只有1條。以中共而言,《國安法》有84條,《反間諜法》有66條,加起來有150條,所以王炳忠案若發生在中國大陸,早就觸犯好幾十條法律。 「當然我們不能跟極權國家比,但台灣的《國家安全法》法條,跟美國比也少太多。」

二、招待政治人物前往陸港澳,過程中利誘、色誘等,致其回台後幫中共說話、擋子彈

王定宇說,中共色誘、性招待,到政治人物居住的房間裡面去祕錄,變成有小辮子掌握在中共手裡,不得不聽話,這個傳聞一直都有。「台灣很多政治人物到最後,面對中共的態度會跟以前不一樣,是不是有什麼把柄、小辮子,抓在人家手裡,這是一個合理的推測。」

學者:中國茉莉花 暴露中共內部非常脆弱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創辦人、資深評論員林保華。(鍾元/大紀元)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創辦人、資深評論員林保華說,兩岸開放交流後,台灣人面對共產黨,「接受了一些招待,覺得對我還蠻客氣請吃飯,甚至找女人給你,認為過去反共教育過頭了,不曉得這本身是一種統戰,讓你失去警覺鬆懈了,就是共產黨的兩岸一家親,但是你以為可以白吃白喝嗎?台灣有政治人物到大陸去開研討會,被中共抓到把柄要你做什麼,你不做就威脅你。」

中共侵蝕台灣民主政治十大手法(上)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王浩宇臉書)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則透露,2014年他剛出任議員時,因為是首次選上議員的綠黨黨員,且綠黨還一次拿下兩個席次,「中共就有找人來接觸我們說,你們只要承認兩岸一家親,就可以到中國去接受落地招待,就是我們只要買機票,可以去參訪中國的一些設施,他們會退機票錢給我們做零用金」。王浩宇說,因為他對中共長期就不信任,所以他們都沒有去中國,「這是中共滲透政治人物常用的方式」。

陸企捐款合影布條惹議 國中校長坦承思慮欠周
台灣苗栗縣南庄國中接受中國大陸企業贊助60萬元營養午餐經費,支票看板上原本印製的中華民國年號被遮蔽,改為「2019」,捐贈儀式布條也出現宣傳大陸酒商字樣,引來批評,校長詹吉翔(右)5月9日坦承「當下思慮欠周」。(中央社翻攝照片)

南庄國中接受大陸酒商贊助60萬元營養午餐經費,因捐贈儀式布條疑為中共宣傳,甚至遮蔽「中華民國」,引來非議,最後校方退回捐款平息紛爭。其後國民黨籍苗栗縣議員鄭聚然在苗栗縣議會質詢時提到此事,並脫口而出「不管誰統戰,誰給我錢就是老大、就是爸媽」。

鄭聚然的這番言論引起網民一片譁然,不少網民到他臉書留言批評。時代力量議員曾玟學在臉書發文提到,「用經濟綁架進行統戰,是中共慣用的手法 」。

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梁文韜。(陳柏州/大紀元)

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梁文韜分析表示,在台灣當過市長、立委的人,「中共會從你身邊的人入手,給他們利益讓他們做遊說,如果你是一個嚴守分際的政治人物,應該跟部屬或長期跟在身邊的人講清楚,要明確制止不要私底下跟中共接觸,防範他們利用人性的弱點, 以各種噓寒問暖的方式籠絡,因為當你受過恩惠就很難大聲說要反共」。

三、通過台商政治表態,利用台媒為選舉造勢拉攏、扶持台灣政治人物

與中國市場往來頻繁的企業界領袖,也經常是中共試圖干預台灣政治與選舉的介入途徑。

hTC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曾力倡「支持九二共識」,以及將hTC定位在中國品牌。2012年總統大選投票前,王雪紅召開記者會,發表「支持九二共識」宣言,此事被視為影響總統選情的因素。王雪紅旗下的威盛電子,也曾被台灣《壹周刊》報導,其生產的晶片被揭露藏「後門」程式,協助中共監控法輪功。王雪紅還被指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是緊密的生意盟友,兩人曾一起投資公司。

2009年2月,《天下雜誌》以「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為題,披露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在2010年12月5日面見時任中共國台辦主任王毅的過程,會談中蔡說明收購中時集團,希望藉助媒體力量,推動兩岸關係進一步發展。王毅當場表態,「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

旺中集團的母集團旺旺集團在2006年收購中國電視公司,並於2008年收購《中國時報》和中天電視台。

王定宇說,旺中集團下的媒體,每天在台灣告訴你中共多強大,對你多優惠,卻不敢報導中共經濟的凋蔽;對香港的反送中、中共迫害法輪功都不敢報,還將當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新聞報導全部刪除,旗下有記者公開辭職,不願意再跟他們為伍。

台灣首富、前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4月17日宣布參選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後,外界擔憂他有80%資產都在大陸,如何不受到中共要挾?對此,郭台銘曾回應:「給我幾個月,一定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他稱未來會把鴻海在大陸及海外的投資搬回台灣。根據《富比士》估計,郭台銘身家資產約2,300億元,如果他參選,如何進行利益迴避,與鴻海集團做切割,恐怕也是一大難題。

此外,台灣網路媒體也遭中共滲透。本月9日至少有23家台灣網路媒體同步刊登標題、內容一致的文章,而這篇文章最初是發表在國台辦旗下的「中國台灣網」。

王浩宇表示,中共會收買、補助台商,共產黨擅長「以商逼政」,對於一些比較大的台資企業,都會受到中共的資金、各方面的箝制。

梁文韜表示,經濟部投審會6月26日認定,得標雙子星案的南海控股集團主席于品海與大陸市場淵源及關係極深,因此駁回開發案申請。他說,于品海入股陽信銀行被認定是港資,「政府應該就同一套標準,不能因為南海控股持有陽信銀行僅2.86%就不是中資。」

董立文表示,中共透過港資來向台灣滲透,沒有被阻止的是于品海入股陽信銀行,「中共的資金滲透成功,就會慢慢控制這個產業,或改變產業的忠誠度,就跟香港模式一樣『以商圍政』,香港的股票80%都是中資,所以香港大企業都要支持中共的『一國兩制』政策,就是改變政界的政治取向。」

四、政治人物當選後力推「兩岸交流」、開放中共資金進入等政策,甚至在圖書館引入中共統戰媒體

王定宇表示,有些候選人要選鄉長、代表、議員、立委,大大掛起紅色政策,比如中共要求「一國兩制」,他就幫忙表述一下。「其實所謂的紅色政策,就是中共併吞台灣的政策,還好台灣人民對中共有了解,這些候選人得票率都不高。」

王浩宇說,中共一直落地招待,讓政治人物每年去大陸;至於媒體方面,除了檯面上的主流媒體外,還有很多廣播電台、地下電台都會受邀。中共還邀請宗教界、宮廟界到對岸,「很多人慢慢都會被洗腦,變成對中共態度比較友好。」

臉書粉絲團「聞賤會文創」日前爆料,高雄某圖書館分館的架上,竟然有一本中共的《祖國》雜誌,其封面標題還寫著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有網友表示「我自己在圖書館工作,真的很多統戰的東西會自己寄來,還有兩岸犇報。」「這種雜誌其實連學校圖書館都有。」

 五、政治人物一旦不配合,中共則通過白手套斷金援,或用把柄要脅

王定宇說,中共通過白手套切斷政治人物的金援,一種方式是斬斷你的「奶水」,另一種則是把你的「奶水」揭露,讓你在台灣活不下去,「一旦你把脖子伸進中共的圈套,你就變成它的囊中之物,所以當你不聽話或有危難時,中共就要修理你,比如你講話讓中共不喜歡,就用央視來批鬥,揭露你在中國的情況,或在中國個人的隱私,達到威脅的目的,然後在台灣的應聲蟲,就會跟著批鬥你。」

王浩宇表示,台灣很多政治人物,對民進黨的態度都很強硬,可是對中共的態度就軟趴趴的,「我們觀察就會覺得很奇怪,因為以個性來說,應該不會對不同人,有不同個性的表現。」

他強調,「大家會對政治人物有疑惑、會去思考,為什麼對中共的態度慢慢變了?其實台灣很多政治人物都這樣。」

六、通過外包商、網軍竊取台灣公務員等個資,投其所好,達到干預台灣政治的目的

2014年3月10日國安局提出「國家情報工作暨國家安全局業務報告」,立委披露在報告中,國安局指包辦新戶政系統的資拓宏宇公司,把該軟件程式外包給中國的網絡公司。

台北市衛生局2018年9月間,發現70幾個資訊系統,遭駭客入侵,被竊走298萬餘筆市民個資,在國外論壇進行兜售。銓敘部今年6月24日表示,22日接獲外部情資知悉國外網站揭露疑似銓敘部掌理的個資59萬筆,內容包括姓名、身分證字號、服務機關、職務編號、職稱等,影響範圍從2005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實際影響人數高達24萬多筆。

台文官個資驚傳外洩 銓敘部:影響逾24萬人
中華民國銓敘部6月24日表示,22日接獲情資知悉國外網站揭露疑似銓敘部掌理的個資59萬筆,實際影響人數高達24萬多筆。(Getty Images)

7月19日再傳出1111人力銀行的20萬筆求職者個資,包括使用者ID、姓名、生日、電子郵件、手機號碼、地址、工作公司名稱等資料,遭國外網站外洩在駭客的「突襲論壇」(RaidForums)兜售。

梁文韜表示,中共想要台灣民眾的資料,像拍賣網站「蝦皮購物網」,以不用手續費的手段與同業惡性競爭。蝦皮母公司SEA集團由大陸騰訊持股超過39%,依法已應認定為陸資,SEA集團假借新加坡商名義,隱匿其中資身分,經濟部應處以罰款,並命該公司撤資。

林保華說,中共收集台灣民眾個資,有大數據就可知其喜好,像淘寶網可能被蒐集個資。比如你喜歡看藍營或綠營的東西,判斷是親綠還是親藍,就可以干預台灣選舉。

王定宇說,卡式台胞證其實也不安全,中共不只對內強化對中國人的控制,對台灣也開始強化,「你如果要賺中國的錢,出賣的就是你的安全及自由,在中國境內有監控錄影機會監控,還有天網系統掌握每個人走路的樣態,包含社會積分的制度,中共想要達成全面的監控。」#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