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寒風中的堅持

作者:青松

這身影將是友情的影子,更是一種讓人敬佩的堅持。(shutterstock)

  人氣: 159
【字號】    
   標籤: tags: ,

去歐洲出差,最後一天,當地的朋友請導遊帶我們遊覽。

頭一天還是夏天的感覺,可以穿短袖。等我們出遊的時候,突然降溫,早上還好,但越來越冷。朋友穿了條白色的裙子,完全是夏天的裝束。她雖然帶了件長袖外套,但明顯不夠禦寒。

我們在大堂集合等導遊,朋友感慨說今天特別冷。我問她要不要回家加件衣服,她看了眼時間,說來不及,不回去了。她告訴我,這裏的天氣多變,一會兒也許會出太陽,曬著太陽能好很多。

我們走在街頭,聽導遊講解當地的歷史和風土人情。冷風吹過,我裹緊圍巾,把手裝到風衣的兜裏。看看朋友,穿著薄薄的白裙子,外套連口袋也沒有,我真替她發抖。但她表現得很從容,既沒有刻意往陽光下站,也沒有刻意避開風口。

要說起來,其實我們有導遊陪同就夠了,朋友低估了今天的溫度而穿衣太少,完全可以回家。但她堅持說沒關係,全程陪同我們。可能對她而言,我們是遠道而來,自己不能因為衣服太薄就提前回家。

行程結束後,和導遊、朋友告別,回到酒店。一天的學習,懂得了很多在書上學不到的知識。回想那些點滴,總還有朋友在寒風中穿著白裙子的身影。我想,這身影將會一直伴著那段記憶,是友情的影子,更是一種讓人敬佩的堅持。@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夜深了,北京城卻沒有寧靜。郭為民往天安門方向走,走到虎坊橋時,已是凌晨5點了,街頭上到處都有便衣、聯防的在巡邏,查問路人……徹夜未眠的他到了天安門後,在那裡待了一整天,炎炎烈日下,氣溫高達41攝氏度,人都被晒暈了,這一天是1999年的7月21日。 之前一天,7月20日,家住北京市的郭為民從早到晚經歷和目睹了一輩子都難忘的一天。
  • 兩張關於三峽大壩的谷歌衛星圖片引起了許多網民的關注和參與討論,可見大家對三峽大壩的工程質量問題、對三峽大壩的安全問題十分關心。網友是遵循了黃萬里先生的生前的遺願,幫黃萬里先生看著三峽大壩,也是幫中國百姓看著三峽大壩。有位網友談到了兩個重要問題,一是三峽大壩基礎位移,一是三峽大壩滲漏問題。
  • 中共自1999年7月以來對社會各階層各領域的法輪功修煉者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採用綁架、騷擾、抓捕、關押、勞教、折磨、庭審、判刑等方式,將他們迫害致殘、致瘋、致死。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可與詩歌同提並論的則為李白之劍術及俠義之氣。他曾說自己「十五好劍術,遍幹諸侯」(幹:幹謁,請見意)。劉全白在《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中說李白「少任俠,不事產業,名聞京師」。魏顥在《李翰林集序》說他「少任俠,手刃數人」。
  • 本身是三胞胎的一員,長大後再自然產生下三胞胎,機率只有600萬分之一,卻在一名住在挪威奧斯陸的女子身上發生了。雖然懷胎過程很辛苦更充滿挑戰,但她和另一半靠著堅定的信念和勇氣,終於平安讓三個寶寶健康來到人世。
  • 很多父母都會擔心:自己的孩子心地太善良,長大後會吃虧。我就不這麼想,家長完全沒必要擔心孩子長大後吃不吃虧這件事,我們要擔心的是,他們能否勇敢地去面對傷害。
  • 寫得之所以豪放飄逸,迷離撲朔,這特別符合離去的人和送別者的身分。如果沒有一些神奇的誇張、想像,怎麼能顯現這位友人的超凡脫俗的神異之處呢!
  • 離別,給人的印象似乎總是悲傷的,壯年時離別,是一種沉痛的割捨;暮年時離別,是一份對逝者的自傷;然而,離別發生在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卻可能於殷殷相送中,寄託了更多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與祝福。
  • 十七年來,周向陽、李珊珊多次身陷囹圄。為了營救彼此,夫婦二人以及為了營救他們的父母共同譜寫了一曲曲感人壯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