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蘭的債務又創新高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柏編譯)7月19日,新西蘭先驅報財經版刊登長篇評論「債務之國」,向讀者報告國家負債的最新情況。據報導,新西蘭的債務總規模已達到 5,710.4億紐元,相當於人均負債115,000紐元,而且這一數字還在繼續增加。

具體地說,總額超過5,700億紐元的債務包含六大項。排名第一的是住房債務,達2,656.7億紐元,比上一年度增長6.3%;絕對值並非最高但增幅不可忽視的是農業債務達634.6億紐元,其同比增長6%。接下來依次為企業債務1,157.3億紐元,政府債務934.3億紐元,消費債務167.5億紐元和地方政府債務160.3億紐元。

需要注意的是,儲備銀行的數據截止到6月30日,包括:房屋債務、消費債務、企業債務和農業債務。這些數據由儲備銀行每月更新,作為監督和維持金融穩定簡報的一部分。而官方債務數據則來自庫務部截至5月31日的中期財務報表,作為核心借款數字。這些信息與政府官員們在討論債務占GDP 比率時常用的淨核心債務數字有所不同。我們使用的則是依據庫務部的建議,因為它是一個總債務數字,並不包括國有企業持有的債務,這部分債務本可以在儲備銀行的統計數據中被覆蓋。最後,地方政府資助機構提供的債務數字則是載止於2018年6月的債務總額。它涵蓋了所有各核心議會的活動(如奧克蘭的水務局和交通局等),但不包括商業活動(如基督城市議會的Orion公司、Lyttelton港和基督城機場等),因為這些也將包括在儲備銀行的數據中。新的地方政府債務數據即將公佈,估計的債務總額為176億紐元,但地方政府資助機構指出,預測數字有時可能被誇大了。

不容樂觀的現實

儘管兩大政黨都誓言要削減公共債務規模,即便是在房地產市場放緩的較為有利的條件下,但卻無法阻止每年增加數十億紐元的債務,不過其增長勢頭有所減緩。

「雖然還沒到災難性的程度,但已到了一個極有風險的關鍵點。」獨立經濟學家Cameron Bagrie如此解讀目前新西蘭面臨的債務形勢。Cameron Bagrie相信,世界已經改變了我們,通貨膨脹已不再能發揮其固有的作用,也不再能反映我們名義債務的價值。所以,新西蘭需要作出某些改變。關鍵的是:如果我們無法在今後的一、兩年內為經濟提振找到原動力,就很可能因為無法應對債務問題而陷於麻煩之中。換言之,我們必須在處於改變之中的世界形勢下,更快地調整我們的應對戰略。

我們的債務水平正迫使我們面對較低的生產率和經濟發展中的一些基本缺陷。

新西蘭儲備銀行作為維持國家金融穩定的衛士,一改其以往對於債務的風險問題委婉的評論。現任行長Andrian Orr 在五月份的《金融穩定性報告》中就直截了當地指出:「新西蘭家庭和奶牛場債務的物質部分比例很高,一旦出現收入下降或成本上升,他們將很快面臨無法應對債務帶來的問題。」

同時,「各銀行會因為大量的借款者無法按期還貸、破產而面臨重大損失,尤其是恰逢房價和乳製品價格大跌。雖然這種情況出現的幾率極低,但絕不意味著完全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必將對新西蘭經濟或金融系統造成重大打擊。」

儲備銀行助理行長兼經濟、金融及銀行部門總經理的Christian Hawkesby 表示,我們將面臨「後遺症。」他進一步解釋說,「目前看來,家庭債務正以一位數而非兩位數的速度增長,其增長速度與名義收入或GDP更加接近,這就是為甚麼你的債務-收入比(debt-to-income ratio)處於一個較為合理穩定的水平。」然而情況並非總是如此,如果家庭債務增長達到兩位數,並超過名義收入或GDP的增長,後果又會怎樣呢?

但就整體而言,公共領域的債務問題要比私人債務(主要指家庭債務和農場主債務)相對好些。

根本原因所在

分析認為,新西蘭債務的大幅攀升始於房地產市場和乳酪業蓬勃發展時期,但隨後爆發全球金融危機(GFC)—— 即我們度過了如同「搖滾明星經濟」般曇花一現的那些年。

前幾年灸手可熱的住房市場造成了銀行信貸的增長屢創新高,與此同時,乳酪業的一蹶不振又令早已負債累累的奶農們雪上加霜,加劇了他們的困境。

在新西蘭,約60% 向註冊銀行的借貸用於房地產投資。Cameron Bagrie 這麼認為,「我並不是說資產負債表看上去很不錯,然而如果你將債務水平與資產的市場價值相比,我們似乎有極高的淨價值,因為最大宗的投資資產是房屋。但這樣的問題是投資類別過於單一集中了。現在,你不太可能去發展一個充滿活力、富有成效的高工資經濟,因為你在房產方面已投入了借貸的五分之三。」

其實,各國的央行似乎都更願意看到這樣的情形,即快速增長的物業價格和同樣快速增長的信貸。這正是新西蘭的房地產業和農業所經歷過的循環,過多的借貸導致了債務的增長。

與其他國家的比較及經驗借鑑

新西蘭的家庭負債情況差異很大且並不平衡,按Cameron Bagrie的說法,「有不少人沒有債務。因此,通過平均值所描繪的是一幅扭曲的畫面。我們到底有沒有償清許多債務?結果是並沒有。」所以,新西蘭的債務狀況既沒有變得更糟,也沒有好轉。早在2016年年初,新西蘭家庭債務就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就超過了150%。

一項包括新西蘭在內的30個國家(主要有澳洲、歐盟、加拿大、南非、東歐及波羅的海國家)參加的「家庭債務與收入百分比」調查表明:新西蘭以164% 位居家庭債務-收入比排行榜第七, 前六名依次為丹麥、荷蘭、挪威、澳洲、瑞士和加拿大。

這一結果說明甚麼問題呢?雖然新西蘭目前排在第七,但Cameron Bagrie認為,「我們其實比那些有能力通過國內機構和儲蓄從內部為更多(債務)提供資金的國家更加脆弱。」例如,新西蘭的鄰居澳洲,其家庭債務-收入比接近200%,但因為澳洲有全民必須參與的強制性退休金計劃,總規模達到2.8萬億澳元。這是一個儲蓄如何抵銷債務影響的極好例子。

歐洲一些發達國家,比如瑞士,其官方貼現率(OCR)早已是負數,所以,按揭利率極低,民眾的借貸成本也就降低了,這對控制家庭債務極有幫助。

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債務風險情況。Christian Hawkesby以日本為例說明這個問題。「所以在日本,政府是最大的債務人(以發行大量債券籌錢),因為政府必須得通過增加投資以刺激經濟發展,但另一方面,日本家庭一向有悠久的儲蓄傳統。這樣,大量的民間儲蓄就抵銷了政府借貸的影響。」

未來影響預測

新西蘭的國內儲蓄並不多,傳統上民眾也沒有儲蓄的習慣,Cameron Bagrie說。「我們一向不太重視儲蓄和投資。當外國人來此投資, 他們得到了搖錢樹。反觀新西蘭人到海外投資,並沒有獲利太多。」令人略感安慰的是,在過去的八、九年間,情況得到了不少改善,新西蘭人的海外投資開始呈現較好的回饋。

Christian Hawkesby認為,「我們有較為穩健的信貸增長和更為有節制的房價上漲。但同時伴隨著我們的是不斷增長的家庭債務-收入比率 —— 這確是來自過去信貸增長的一個後遺症。」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走出債務怪圈?

我們應該清楚,高通脹會侵蝕借貸實際價值的日子似乎已經離我們遠去了。

「相對於收入而言,迅速陷入金融危機,這就是槓桿化過程;在經歷了金融危機後,你會看到它(資產)急劇下跌,這是你的去槓桿化過程。」Christian Hawkesby說。

傳統上,我們知道人們往往會「勒緊褲腰帶,過幾年緊日子,直到資產負債表恢復到較好的狀態。」

「但如果這天到來,通常會很快通過銀行來限制信貸支出……而這會是一個更為痛苦的調整方式。國際金融危機過後,各國的中央銀行都會試圖避免或減輕那種痛苦的調整,同時會讓各金融機構有效運作。」

最終,你的債務-收入水平會通過更為快速增加收入而進入到一個更為可持續的水平,Christian Hawkesby說。

綜上所述,不論你想投資房產,還是計劃擴大你的奶牛場規模,以下各點或許會有參考作用,讓你的債務-收入比維持良性循環:

– 客觀地評估你自己的財務現狀

– 經常關注儲備銀行的最新OCR(目前仍維持在1.5%)

– 貸款時要盡量選擇較低的OCR

– 投資決策務必謹慎理性、切忌賭博心態

– 必須有儲蓄(比方KiwiSaver)作基礎

– 投資多樣化可以減少風險

– 保證你的信用卡支出每月清零

– 適時調整你的投資組合,及時清理不良資產(即去槓桿化)

政府對債務的戰略

今年5月23日,財政部長Grant Robertson宣布,政府將債務目標從單一數字轉到百分比範圍。他進一步解釋道,政府會密切關注債務與GDP之比,並努力將其控制在相當於GDP 15%~25% 之間。「從本質上講,我們當前20% 的目標處在2021~2022年以後新控制範圍的中間。我們認為這代表了一個謹慎的範圍。」

此舉其實為工黨政府奠定了在其第二任期(前提是工黨必須在2020年大選中獲勝並繼續執政)增加政府開支的基礎。而且,這樣的調整將會給政府留下了多達150億紐元的開支空間 —— 也就是增加相當於5% GDP的開支。

有了這樣一個緩衝範圍或彈性額度,政府就有了更大空間來保證必要時適時採取周全的行動。它確立了將債務控制在一個合理和可持續水平的邊界。

然而,此舉究竟能否奏效,讓我們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