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奶業瀕臨崩潰 未來或難買到本地鮮奶

奶農們警告說,隨著全州產量急劇下降,也許很快人們就難以買到從當地採購的新鮮牛奶。(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維州奶農們因為激增的水費和飼料成本正在被迫殺掉牛只,並試圖賣掉資產。維州的牛奶供應面臨著枯竭的風險。

奶農們警告說,隨著全州產量急劇下降,也許很快人們就難以買到從當地採購的新鮮牛奶

過去20年中,維州北部的牛奶產量下降了一半以上,從2001-02財年的30億升降至如今的14億升。

北維州荷斯坦協會(Northern Victoria Holstein Association)主席、奶農丹尼爾(Phillip Daniel)對《太陽先驅報》說,未來維州人會發現很難買到維州本地鮮奶

「我想大多數城裡人會很吃驚這個時間點實際上有多接近。」

維州奶農聯合會(United Dairyfarmers of Victoria)主席芒福德(Paul Mumford)警告說,維州的奶業危機已經衝擊到零售層面,Coles超市正在尋求從農民手中直接購買牛奶。

「這顯示出明顯的壓力,零售商們現在開始擔心他們的鮮奶將來自哪裡。」他說。

今年2月,Coburg區的Bega Cheese奶酪工廠宣布關廠;5月份,牛奶加工巨頭Fonterra宣布將於11月關閉其位於Dennington的工廠。

維州北部的奶農們表示,如今灌溉用水的價格比兩年前高出6倍,他們已無法再繼續養牛。

現在北部大多數家庭擁有的奶牛場在掛牌出售。雖然Gippsland和維州西部地區的現狀沒有如此糟糕,但前景並不樂觀。

澳洲奶農協會(Australian Dairy Farmers )表示,過去兩年中,超過350名維州奶農離開了該行業。

維州北部曾被視為澳洲乳製品行業「王冠上的寶石」,如今放棄經營的家庭農場數量處在歷史最高水平。

丹尼爾說,農民們因為成本激增和企業的貪婪而被逼上絕路,抑鬱和自殺成為一個日漸嚴重的問題。

這位兩個孩子的父親說:「這個行業將會崩潰。我還沒有遇到認為未來有希望的人。」

「商品價格高得讓人無法承受,水費也高不可攀,目前的價格是每兆升630澳元。我們(的收入)在過去至少5年中,每年都在倒退。」

四個孩子的父親菲利普斯(Andrew Phillips)說,自己在做了30年的奶農後,於去年賣掉了最後一批牛。

他說:「我是世界上最後一個想停止擠奶的人,但這是一個必須離開的問題。我們無法繼續留下來承受損失。」

芒福德說,很多農民都已經「受夠了」,灌溉水的成本完全超出了大多數人的承受範圍。

維州農業廳長賽姆斯(Jaclyn Symes)說,政府知道奶農們在面臨著「非常嚴峻的挑戰」,「我們在通過旱災援助計劃提供協助,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提供額外的用水,以及確保水務公司通過援助計劃減輕農民的帳單壓力。」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