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墨邊境難民潮中也有華人 多來自福建

邊境巡邏員截獲的偷渡客。(哈瑞斯提供)

人氣: 30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儘管美國移民局加緊了對非法移民的驅逐行動,但是每日仍有大量中美洲難民從南部邊境非法進入美國。據聖地亞哥退休邊境巡邏員克里斯托弗·哈瑞斯( Christopher Harris)8月9日對大紀元說,如今的難民潮不再是乘搭蓬車,而是付錢給墨西哥毒梟偷渡進入美國。而且這些難民不僅來自中美洲國家,而是來自全世界,包括穆斯林國家、中國、柬埔寨、印度、尼泊爾等亞洲國家。很多人的庇護申請是編造的,但美國政府無法從他們的本國獲得這些人的任何背景資料加以驗證。

聖地牙哥退休邊境巡邏員克里斯·哈瑞斯(Chris Harris)。(哈瑞斯提供)
美墨邊境。(哈瑞斯提供)
美墨邊境。(哈瑞斯提供)

哈瑞斯說,目前全美只有35000個難民拘留所,而每個月的偷渡客達10萬人,5月份達到14萬人,「他們當中絕大多數是申請庇護的」。而且這些難民不是坐大篷車來,「現在是販毒集團(Cartel)在經營一切,一個人從中美洲偷渡到美國要付給毒梟8000美元。」

在偷渡難民潮中有不少中國人,他們付的價錢更高,一人大約25000美元。

哈瑞斯說,「我們截獲了不少來自中國的人,都來自福建省,說是因為信基督教受到迫害。他們在撒謊,是販毒集團教他們這麼說的。我們還收到來自穆斯林國家的人,自稱是同性戀受到迫害,但是其臉書頁面上顯示有妻子有孩子,也是通過撒謊鑽庇護系統的空子……95%的庇護申請都是假的。」

邊境巡邏員截獲的偷渡客。(哈瑞斯提供)
偷渡客留下的針頭。(哈瑞斯提供)

哈瑞斯把這種局面歸咎於奧巴馬時期對庇護法的延展。他說,美國的庇護政策本來是為因應面臨宗教迫害、種族(群體)滅絕的人,如今擴大到穆斯林國家的同性戀,以及在中美洲受到幫派和暴力犯罪威脅的人,「這不是(美國的庇護)系統設計的初衷」。

有36年執法經驗的哈瑞斯,過去在聖地亞哥的帝國海灘(Imperial Beach)邊境站工作了21年,擔任過當地邊境巡邏員工會1613分會的立法和政治事務主任,就邊境難民危機問題遊說國會多年,期待國會出台法案解決問題,但是國會不作為。他說,反對者不僅來自民主黨也來自共和黨,「因為大公司需要廉價勞動力」,這就是為什麼在川普執政的頭兩年,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都占多數時仍未能通過移民改革法案的原因。

川普政府也認為,多數在美國尋求庇護的中美洲移民不應算作難民。前任司法部長塞申斯去年表示,逃離「私人暴力」(包括幫派和家暴)的人都沒有資格獲得保護。

塞申斯說:「庇護從來沒有打算緩解這個世界所面臨的所有問題,哪怕是很嚴重的問題。」

白宮欲嚴格定義「可信的恐懼」,認為庇護是針對受政府迫害者,而不是受犯罪威脅的人。但移民倡導者說,薩爾瓦多、危地馬拉和洪都拉斯等中美洲國家的犯罪組織往往比政府還強大。

哈瑞斯說,川普總統是想解決問題的,曾經多次發言表示支持邊境巡邏員。但由於國會不作為,目前邊境的狀況沒有太大改變。好消息是邊境牆已在建設,只是對邊境巡邏員來說,透明的柵欄比不透明的水泥牆更有用,川普總統也知道這一點。

人力不足也是邊防面臨的困難之一,「法定全美要有21370名邊境巡邏員,我們現在只有19000人,比法定的數字還低2000人。」

他說,邊境巡邏人員不是移民官,不能就庇護真假做決定,只能交給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但是ICE沒有足夠的庇護所提供給這些難民,所以只能把偷渡客先釋放,等上移民法庭,但是90%都不會上庭,就消失在美國的大街上了。

今年進入美國的難民數字將突破100萬大關。其中混有多少罪犯、恐怖分子不得而知。

「想想911那些遇難者……我們邊防工作就是為了阻止恐怖分子和毒品的進入。不是我討厭外邊的人,而是我更愛這裡(美國境內)的人。」哈瑞斯認為一個國家如果不能保衛其邊境是注定要失敗的,「(歷史上的)羅馬帝國就是一例」。◇

責任編輯:方平

評論
2019-08-10 2: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