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民幣匯率何去何從?中共左右為難

作為貿易出口國,外匯與匯率是相反的關係,尤其在中國短期債務高舉,貿易戰促使外商遷出的情況下,人民幣貶值的副作用大,中共央行的未來匯率政策已注定左右為難。(Getty Images)

人氣: 27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美貿易戰已轉向貨幣戰人民幣匯率、中國金融開放等話題成為各界關注的熱點。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8月5日「破7」。美國財政部同日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此前,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宣布將從9月1日開始,對大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徵10%的關稅。

前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認為,與美國的摩擦還可能蔓延到其他領域,包括政治、軍事和科技。他呼籲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抵禦美元為儲備貨幣為基礎的各種阻力。

前中共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元表示,外匯儲備對金融市場至關重要,直接影響到中國國內的貨幣發行和人民幣穩定。陳元認為,「匯率操縱國」標簽將比貿易摩擦「更深入、更廣泛地」影響中國。中方應儘量避免進一步擴大爭端。

中共央行國際司司長朱雋表示,與美國的緊張局勢可能會加劇。她說,央行可能會有隨之而來的措施,但沒有提供細節。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余永定說,雖然市場還沒有對人民幣貶值作出強烈反應,但「未來出現突如其來的衝擊的話,人民幣有可能進一步走弱」。國外大投資銀行,比如花旗、大摩和法國興業銀行預計人民幣匯率將跌至7.35或更低。

在中美貿易戰已轉向貨幣戰,世界兩大超級大國之間的衝突似乎仍未到頭。但是到了貨幣戰這一步,中共手中的選項實在太少。中共央行是否真敢於「放手」人民幣、讓人民幣再下走?專家表示,作為貿易出口國,外匯與匯率是相反的關係,人民幣貶值是雙刃劍,雖然有利出口,但同樣會傷及進口、更會減少外匯;尤其在中國短期債務高舉、貿易戰促使外商遷出的情況下,人民幣貶值的副作用將更大,中共央行的未來匯率政策註定左右為難。

央行暗中托盤 防人民幣匯率短期驟貶

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及離岸價格5日雙雙貶破7元大關,中國外匯管理局公布的8日人民幣中間價也「破7」,成為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首次三大匯率全面破「7」。

從週一以來,表面上人民幣匯率在漸進放軟、實際上官方一直在暗中托盤、防止人民幣驟貶。本週人民幣中間價雖連日下調,至8日降至7.0039元兌1美元,創逾10年新低,不過,下調幅度則是接連幾日小於路透社的預期值。

中共央行的人民幣中間價主要由前天收盤價、對一籃子貨幣變動情形及「逆周期因子」決定,其中「逆周期因子」屬於中共央行的「政策性調控」手段。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處投資策略部主管劉家豪告訴中央社,6日及7日實際中間價下調幅度都小於市場根據客觀數據計算的結果,反映中共央行實際上是利用「逆周期因子」拉回人民幣貶幅。它們雖然表態不再「守7」,但也無意加速促貶人民幣、或對匯價「放手」;也正因為此,當市場解讀到上述訊息,人民幣等亞洲貨幣普遍由貶轉升。

他認為,對央行來說,人民幣貶太多,進口價格將相對變得太貴,將衍伸到國內需求問題,同時也會造成償還外債壓力升高的難題。

國內債務也在牽制 人民幣不能大貶或久貶

台灣中經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認為,人民幣「破7」似中方採取的預防性動作,若9月川普針對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人民幣還能有空間貶值來因應;但根據市場估算,若美國進一步將關稅稅率提高至25%,人民幣貶值也難抵銷衝擊,所以長期看,匯率不能成為中方化解美方關稅打擊的主要解方。

他指出,因為中國國內的一些內部壓力,人民幣很難大貶或久貶。首先,中國石油、糧食很大比重都依賴進口,若人民幣貶值太多,會立刻對進口物價和國內通膨造成走升壓力。

中共國家統計局週五公布,7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速繼續高位運行至17個月高點,而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跌至近三年最低,正式進入通縮區間。若人民幣繼續走軟,CPI和PPI之間的剪刀差將進一步擴大。

其次,中國短期須償還的外債比重偏高,若人民幣貶值,將升高償債成本。

劉孟俊表示,中國雖然企業債、地方債、家庭債等債務總計占GDP比重與歐美等國差不多,但實際上大部分都是在2008年後快速累積的債務,跟歐美國家的長期累積不同,中國的短期還款壓力更高。

累計至2018年底,中國外債餘額達人民幣1兆9,652億元,其中,短期債務比重就高達64.7%,加上中國金融系統性風險偏高,這些都是牽制人民幣難以長期或過度貶值的因素。

IMF中國部主任籲提高匯率靈活性

IMF中國部主任詹姆斯·丹尼爾(James Daniel)告訴路透社,如果美國對中國剩餘的3,000億美元進口產品加徵10%的關稅,可能會導致中國經濟增長率降低0.3個百分點;但若關稅稅率提高到25%,將在未來12個月內將中國的增長率拉低0.8個百分點左右。

受國內外需求疲軟的拖累,中國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速已放緩至多年來低點(6.2%)。

丹尼爾說,更多的匯率靈活性可以幫助中國應對這些外部壓力,釋放貨幣政策以應對中國國內的需求。

他還表示,IMF正在敦促中國進行結構性經濟改革,包括向外國企業開放更多部門,以及降低國有企業在某些行業中的地位。這些跟川普(特朗普)政府廣泛尋求的目標保持一致。

他認為,提高匯率靈活性,這既符合中國自身利益,也有利於全球經濟。

IMF表示,理事們認同IMF工作人員的評估,即中國2018年的對外頭寸基本符合經濟基本面,但同時也呼籲中國的匯率政策更具靈活性和透明度,還有一些理事尋求讓中國(中共)當局披露其對外匯市場的干預行動。

川普政府發布的數份財政部匯率政策報告中指出,中國(中共)長期刻意壓低人民幣匯率、採取不公平與非互惠的貿易手段,且貿易順差龐大。同時,美國在密切觀察中國(中共)是否有進行不對稱干預(既防止過度貶值,也防止過度升值)行為。

台灣央行2019年公布的一份關於中美貿易談判的預測分析報告說,美方要求中方改進匯率政策,如果中方做出讓步,穩定人民幣匯率,不僅符合當前中國大陸經濟利益,且有助於人民幣國際化進展。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8-11 7: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