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港人8.11再遊行 警狂發催淚彈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灣仔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72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香港記者站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進行。民間發起今日(8月11日)在港島東及九龍的深水埗遊行,但遭到警方反對。而8月9日起的「萬人接機集會」也進入到第三天。

醫管局表示,截至今晚9時30分,共有9名傷者送院,包括6男3女,年齡介乎17至56歲,其中1人情況嚴重,數字未計算疑被布袋彈打爆眼球的少女。

【港島東集會遊行】港島東遊行原本計劃由維園起步遊行至北角渣華道遊樂場,但遭警方反對,港島東遊行改為下午1時至5時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

不過,港島一帶,警方已加強佈防,原訂路線途經的北角警署掛起幾層樓高的白色紗網,又設置大型水馬和加固地磚。西環中聯辦外亦繼續有大型水馬圍封,有警員在場駐守。

另外,盛傳今日將有福建幫派出動襲擊港島東示威者,外界憂慮重演7.21元朗恐襲事件。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昨日(8月10日)已舉行「止暴制亂,反獨保家」誓師大會,揚言「人若犯我,我必自衞」,讓區內籠罩恐怖氣氛。

下午5時45分左右,集會人士開始遊行,到達銅鑼灣軒尼詩道後,一批示威者向灣仔方向前去。晚上6時半後,警方在灣仔地區不斷發射多枚催淚彈。

深水埗遊行】至於深水埗的遊行,原定下午2時半在楓樹街球場集合,並在下午3時開始出發,步行至深水埗運動場。

雖然警方反對集會遊行並駁回上訴,但相信仍會有民眾聚集。深水埗警署門外已放置巨型水馬戒備,也有商鋪表示會提早關門或休息。

接近下午2時半分,大量市民陸續抵達原定遊行的起步點達楓樹街遊樂場;大約下午3時15分,在深水埗楓樹街球場聚集的市民開始遊行。下午5時08分起,深水埗警方多地、連續多次釋放多枚催淚彈。接近晚上7時,部分早前在長沙灣集結的示威者轉到尖沙咀。警方依舊不停地釋放催淚彈。

【北角】原定港島東大遊行終點北角一帶,下午有不少打扮不像本地人的男子在街上徘徊,部分人衣服印有「我是福建人」的字句。北角英皇道富臨皇宮酒樓,大批白衣、藍衣和紅衣人在新都城百貨外聚集。

【機場集會】中午過後,「萬人接機集會」人數增加並不時高喊口號。

00:00(8月12日)

沙田警署被圍 警方展示黑旗後施放催淚彈。其後有一批街坊裝束的市民聚集在沙田警署外的豐順街,指罵警察,不滿警察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淚彈,令居民吸入不適。

23:30

防暴警夜訪黃埔,過百街坊再與警方對峙。

23:00

西灣河,多名街坊與警察對峙,逾百名防暴警察及速龍在場。期間於西灣河橋上拘捕兩名市民。

22:30

港鐵太古站,防暴警衝入C出口驅散及搜捕示威者,多人被捕。速龍小隊在站外拘捕多人。部分警員配備長槍,並一度用長槍指著已被制服地上的人。

銅鑼灣,警方在軒尼詩道清場,多人被按在地上拘捕。還有人喬裝示威者,身穿黑衣、戴口罩,突然手持警棍衝前毆打拘捕多名示威者。

尖沙咀,警方繼續發射催淚彈,暴力驅趕示威者並抓人。

8月11日晚,尖沙咀聚集很多示威者,警方暴力驅趕和抓人。(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警方在尖沙咀發射催淚彈。(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2:00

醫管局表示,截至今晚9時30分,共有9名傷者送院,包括6男3女,年齡介乎17至56歲,其中1人情況嚴重,數字未計算疑被布袋彈打爆眼球的少女。

葵興,一些示威者轉到這來。葵芳飛站,很多警察還在站內。警方已經多次放射催淚彈。

示威者在葵涌警署外聚集,又架設路障,警方向警署外施放催淚煙。葵芳邨附近疑有人放煙花。

葵興,一些示威者轉到這來。(駱亞/大紀元)
一些示威者轉到葵興。(駱亞/大紀元)

北角,夜深,大量福州幫出來,英皇道駐入大量警力。

北角英皇道駐入大量警力。(宋碧龍)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駐入大量警力。(宋碧龍)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大批福建幫聚集。(宋碧龍)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大批福建幫聚集。(宋碧龍)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駐入大量警力。(宋碧龍)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駐入大量警力。(宋碧龍)
在北角,一位藍衫人和記者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在北角,一位藍衫人和記者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21:30

8月11日晚,一年輕女孩經過北角被黑幫和警察聯合欺壓 。

8月11日晚,年輕女孩經過被黑幫和警察聯合欺壓 。(余鋼/大紀元)
8月11日晚,年輕女孩經過被黑幫和警察聯合欺壓 。(宋碧龍/大紀元)
8月11日晚,年輕女孩經過被黑幫和警察聯合欺壓 。(余鋼/大紀元)
8月11日晚,年輕女孩經過被黑幫和警察聯合欺壓 。(宋碧龍/大紀元)

在北角的福州幫開始鬧事,被警察保護到離開 。

8月11日晚,福州幫鬧事 。(余鋼/大紀元)
8月11日晚,北角聚集着福州幫在鬧事 。(宋碧龍/大紀元)
8月11日晚,福州幫被警察保護到離開 。(余鋼/大紀元)
8月11日晚,北角的福州幫被警察保護到離開 。(宋碧龍/大紀元)

21:00

北角,有身穿黑衣的市民、香港電台兩名記者,在英皇道近新光戲院對開一段行人路,被十多名男子圍毆。

受傷記者表示,曾向在場警員求助,但警員要求記者自行到警署報警,其後現場有警員記錄記者資料,但表示不用錄口供。該台嚴厲譴責暴力行為。

葵芳港鐵站,警方多次放催淚彈,驅趕聚集的示威者,濃煙攻入車站大堂。示威者噴灑滅火器,並後退到商場方向。近D出口,發現兩枚疑似橡膠子彈彈殼。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react from tear gas fired by the police during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the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in Sham Shui Po district in Hong Kong on August 11, 2019. - Empty hotel rooms, struggling shops and even disruption at Disneyland: months of protests in Hong Kong have taken a major toll on the city's economy, with no end in sight. (Photo by Manan VATSYAYANA / AFP)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8月11日入夜,香港深水埗警方釋放催淚彈,示威者仍在抵制。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30

尖沙咀,警方在彌敦道清場,拘捕至少10名示威者。在彌敦道戒備,警方幾次轉入內街,包括加連威老道等,有市民被多名警員包圍及搜身。

有目擊者表示,其中一名被警方包圍的男子,當時甚麼事都沒有做,只是向警方大叫,然後就被警方制服。

8月11日晚,尖沙咀的一名示威者被抓。(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尖沙咀的一名示威者被抓。(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8日晚,尖沙嘴,警察發射催淚彈驅趕並抓捕示威者。(余鋼/大紀元)
8月11日晚,警方在尖沙嘴清場,發射催淚彈驅趕並抓捕示威者。(余鋼/大紀元)
8月18日晚,尖沙嘴,警察發射催淚彈,有市民受傷,示威者幫助清洗。(余鋼/大紀元)
8月11日晚,警方在尖沙嘴清場,發射催淚彈,有市民受傷,示威者幫助清洗。(余鋼/大紀元)

20:00

北角,有人被打傷,晚上近8時,一名身穿黑衫年輕男子坐在英皇道新光戲院對出地上,額頭有瘀傷和口部流血,他報稱被身穿紅衫的人士打傷,有警員到場了解,並將傷者帶入一間銀行的櫃員機中心,等候救護車到場。

北角富臨皇宮,聚集着福州幫,但附近不少警力看著。(宋碧龍/大紀元)
8月11日晚,北角富臨皇宮,聚集着福州幫,但附近不少警力看著。(宋碧龍/大紀元)
北角富臨皇宮,聚集着福州幫,但附近不少警力看著。(宋碧龍/大紀元)
8月11日晚,北角富臨皇宮,聚集着福州幫,但附近不少警力看著。(宋碧龍/大紀元)

深水埗,警方多次發射催淚彈,示威者將催淚彈扔擲回去。

8月11日,香港深水埗,群眾將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扔擲回去。
8月11日晚,香港深水埗,示威者將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扔擲回去。(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香港深水埗,示威者將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扔擲回去。(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19:40

警方在尖沙咀栢麗大道釋放多枚催淚彈,並快速推進,又拘捕多名示威者。被抓捕的示威者雙手被塑膠帶勒住,年齡大概在十幾歲至二十幾歲之間。

尖沙咀有女示威者懷疑頭部中流彈受傷,現場救護為其包紮並送上救護車。

北角有五名男子圍毆一名身穿黑衣、戴口罩的年輕人。另有港台記者被毆,腳架被搶走。在場警察不斷要求記者走上行人路。

19:30

警方晚上近7時,繼續在灣仔軒尼詩道一帶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警方的防線由警察總部對出的位置向銅鑼灣方向推進,示威者在灣仔港鐵站對開位置,與一街之隔的防暴警察對峙。

8月11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灣仔。(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灣仔,警察放催淚彈驅趕。(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警察上到灣仔天橋上驅散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8月11日晚,警察上到灣仔天橋上驅散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隨後,警方於灣仔電腦城外軒尼詩道施放多枚催淚彈,有示威者拾起催淚彈投向警方。有女外籍旅客於修頓球場外因吸入催淚煙感到不適,一度跪地。

2019年8月11日夜,灣仔有一女外國人被催淚彈催到跪著。(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夜,灣仔有一女外國人被催淚彈催到跪著。(宋碧龍/大紀元)

有示威者晚上7時半前,在銅鑼灣信和廣場對開的告士打道往灣仔方向,架設路障堵塞,有一條行車線開放疏導車輛。7時半後,灣仔軒尼詩道警方繼續施放多枚催淚彈,一片煙霧彌漫。

另外,接近晚上7時,大量示威者聚集於尖沙咀栢麗大道,堵塞尖沙咀柯士甸道和梳士巴利道之間的彌敦道。防暴警察已施放多枚催淚彈。

7時半後,警察在尖沙咀不斷釋放催淚彈,並快速推進。

此前,示威者從深水埗警署外聚集後撤退,入夜後有市民聚集,不少居民不滿警方做法,包圍警員。

現場有居民指罵警察,並高叫「黑社會」口號,一名男士用電筒照射警方。警員與居民對峙數分鐘後,警員後退並離開,期間街坊高叫「深水埗市民不歡迎你」的口號,又兩次向警員投擲雜物。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灣仔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灣仔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灣仔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8:50

6時45分左右,灣仔警察總部的防暴警察發射多枚催淚彈,並沿駱克道向前推進,當時示威者已全部離開駱克道的防線。幾分鐘後,軒尼詩道也發射了多枚催淚彈,現場煙霧彌漫。有示威者在軒尼詩道投擲懷疑汽油彈。

2019年8月11日,在灣仔,警方多次舉起黑旗,警告會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灣仔,警方多次舉起黑旗,警告會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軒尼詩道發射了多枚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灣仔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8:40

部分早前在長沙灣集結的示威者已抵達尖沙咀,開始佔據彌敦道向尖沙咀方向行車線,包圍尖沙咀警署,警署內有警員舉起黑旗。下午6時43分,有人試圖用水馬堵塞警署大門之際,警方突然在鐵閘後向該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另外在警署後門,也有警員舉起黑旗。

在施放催淚彈後,有一名協助救援工作的人員不適倒地。

18:30

下午6時許,一批黑衣示威者用膠圍欄、雜物等封鎖灣仔警察總部附近的駱克道,警署外有大型水馬和少量防暴警察,雙方遙相對峙。有路過車輛需要掉頭。

2019年8月11日,下午6時許,一批黑衣示威者用膠圍欄、雜物等封鎖灣仔警察總部附近的駱克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灣仔警察總部警署外有大型水馬和少量防暴警察戒備。(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灣仔,有持長牌的防暴警察戒備。(宋碧龍/大紀元)

18:00

在北角,大批白衣、藍衣和紅衣人在新都城百貨外聚集,期間不時指罵記者和要求不要拍攝。下午近6時,有藍衣人懷疑動手打記者,警方調停並將其帶走,引起在場記者鼓譟,質疑警方欲放走打人者。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貨外現場。(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貨外現場。(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貨外現場。(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貨外現場。(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貨外現場。(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貨外現場。(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另外下午5時許,一批示威者快閃前往灣仔金紫荊廣場,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噴上「警黑合作」、「天滅中共」等字眼,又在雕像上貼抗議海報。

2019年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快閃前往灣仔金紫荊廣場,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噴上「天滅中共」等字眼。(龐大衛/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示威者又在雕像上貼抗議海報。(龐大衛/大紀元)

17:52

長沙灣警署內下午5時52分發射多枚催淚彈,大批示威者沿長順街向長沙灣方向後退,地面也有防暴警察舉起黑旗向前推進。示威者隨即回到長沙灣道大馬路,有示威者受傷要由救護人員抬入荔枝角港鐵站。大批示威者也隨即進入港鐵站。

17:45

銅鑼灣維園出發的示威者,佔據銅鑼灣軒尼詩道後,一批示威者向灣仔方向進發。下午5時40分左右,一批示威者聚集在告士打道和盧押道對開,商討目標去向。

在長沙灣警署,警方警告示威者勿再用雷射筆照向警署,多次舉起黑旗警告將放催淚彈。示威者在防線後打開雨傘戒備,並試圖將防線再向警署方向推。

2019年8月11日,港島區遊行較早時經過鵝頸橋附近。(宋碧龍/大紀元)
港島區遊行較早時經過鵝頸橋附近。(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港島區遊行隊伍抵達灣仔。(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有示威者在遊行到軒尼詩道,接近灣仔修頓球場位置,架設障礙物封路。(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有示威者在遊行到軒尼詩道,接近灣仔修頓球場位置,架設障礙物封路。(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有示威者在遊行到軒尼詩道,接近灣仔修頓球場位置,架設障礙物封路。(宋碧龍/大紀元)

17:30

在深水埗警署,警方繼續向欽州街方向發射至少5枚催淚彈,其後在荔枝角道也出示橙旗和黑旗,並發射催淚彈。警署內的衝鋒車一度響警號,但未有進一步行動。

下午約5時20分前,持長盾的防暴警察沿荔枝角度一路向深水埗警署方向推進,舉起黑旗示意將施放催淚煙,警署內平台則舉起警告開槍的橙旗。附近行人路上仍有大批街坊看熱鬧;示威者繼續在欽州街路障後面集結。

下午5時26分,警方再次向欽州街開槍發射催淚彈,有催淚彈射中天橋反彈,天橋上市民紛紛退入西九龍中心。之後防暴警察快速向前推進,示威者紛紛後退。有人被多名警察制服在地上,撤下口罩、頭盔,並用索帶索上雙手。

5時30分,深水埗警署外荔枝角道也施放多枚催淚彈,一路向前推進一路射彈,示威者離開路障向後撤退。

17:10

下午5時,九龍的深水埗警署外欽州街一帶、長沙灣道荔枝角段,港島區的銅鑼灣軒尼詩道都有示威者堵路的情況。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沿軒尼詩道遊行。(章鴻/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沿軒尼詩道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沿軒尼詩道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距離深水埗警署約50米,示威者5時左右繼續在欽州街加固路障,警署平台上有防暴警察在圍版後觀望。附近行人路和天橋的站滿了看熱鬧的街坊。

下午5時09分,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在場記者和市民紛紛走避。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內發射出多枚催淚彈。(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而在北角,雖然未有黑衣的反送中示威者,但英皇道行人路上有不少紅衣、藍衣和白衣的人士在街頭徘徊集結,聚集在富臨酒家。

銅鑼灣軒尼詩道全線繼續被示威人士佔據。示威者在接近5時重新起步,往灣仔方向前進。

16:50

下午4時45分左右,一批黑衣示威者從紅磡港鐵站走出紅磡海底隧道九龍出入口,湧上馬路中心堵塞收費亭,讓車輛免費通過,暫未堵塞道路。他們不久即結束快閃行動,離開現場。

16:40

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集會的市民,下午4時半左右開始陸續離開維園,向銅鑼灣方向前進。其後他們走出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佔據全部行車線。有黑衣示威者正設置鐵馬陣及路障。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走出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佔據全部行車線。(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走出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佔據全部行車線。(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走出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佔據全部行車線。(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示威者走出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在正設置鐵馬陣及路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有市民走出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佔據全部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島,銅鑼灣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示威者散開兩邊巴士讓通過。(宋碧龍/大紀元)

16:30

在深水埗,欽州街長沙灣政府合署對出有遊行人士聚集,將路邊鐵欄紮成三角形路障阻塞道路,車輛無法行走。

示威者距離深水埗警署仍有一段距離,不過據報警署內已有警員在平台上舉起黑旗(警告施放催淚彈)和橙旗(警告開槍),又有警員以大聲公宣佈:「警方將於稍後時間可能會施放催淚彈,請於位欽州街、大南街、荔枝角道、基隆街、西九龍中心行人天橋附近停留或居住的住戶,請關好門窗及盡快離開」。

附近街上仍有大批市民圍觀。

另一批示威者則在荔枝角長沙灣道架設路障,現場有人呼籲前往深水埗警署。

 

2019年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在港鐵荔枝角站D2出口外的長沙灣道架設路障。(林卓楷/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在港鐵荔枝角站D2出口外的長沙灣道聚集,現場有人架設路障。(余鋼/大紀元)

16:15

在港島區,原定港島東大遊行終點北角一帶,下午有不少打扮不像本地人的男子在街上徘徊,部分人衣服印有「我是福建人」的字句。

北角英皇道富臨皇宮酒樓,約4時有幾名紅衫人士追打一名男子,男子逃出酒樓,警員將其中一名涉嫌打人男子帶上警車帶走。

下午3時許,香港電台一名攝影師助手在酒樓外,拍攝多名身穿寫有「福建人」紅色上衣的男子時,被在場人士包圍指罵,有人被疑一度用拳頭襲擊攝影師助手。當時,酒樓外有多名警員在場。

2019年8月11日,下午4時許,在維園集會的市民已站滿超過2個足球場。(宋碧龍/大紀元)

16:00

深水埗自發遊行的「龍頭」,已經過原定遊行終點深水埗運動場,繼續往美孚方向前行,龍頭已到美孚葵涌道天橋;至於起點的楓樹街遊樂場、欽州街及長沙灣道交界仍有源源不絕的市民加入遊行。

一批示威者抵達長沙灣警署外抗議,高呼警察是「黑社會」,警署內有警員持槍站在圍牆上。向示威者舉藍旗警告,要求在場人士儘快離開。

15:30

在深水埗,雖然警方早前和深水埗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但接近下午2時半分,大量市民陸續抵達原定遊行的起步點達楓樹街遊樂場,部分人坐在足球場的觀眾席等候。警方則透過警車的揚聲器廣播,呼籲遊樂場內的市民離開,在場人士沒有理會廣播,有市民高呼「香港人加油、黑警可恥」。

大約下午3時15分,在深水埗楓樹街球場聚集的市民離開足球場,自行沿長沙灣道往長沙灣方向前進。他們沿途高叫「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口號。

警員沒有阻撓,但在場拍攝。

2019年8月11日,有參加深水埗遊行的市民舉起反送中標語。(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遊行隊伍經過長沙灣遊樂場外的長沙灣道。(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的遊行隊伍經過長沙灣廣場外的長沙灣道。(余鋼/大紀元)

15:20

2019年8月11日,東區議員黎志強在維園集會現場。(駱亞/大紀元)

東區議員黎志強上台發言,他說,中華兒女最出色的一群,就在中國大地南方的一個小島,這裡有一群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不斷奮鬥的人,「你們是中華兒女裡面可敬可愛的一群。」

他讚揚香港抗爭者的耐心,香港民主運動從80年代起,到07、08年、2012年爭取雙普選、2014年雨傘運動,到今天反送中條例,香港人已忍了3、40年,「這個慘痛爭取民主我們歷歷在目。」

黎志強讚揚年輕人的忍耐可敬,「我們上年紀的人非常佩服,所以從你們的行動中,我看到了香港的明天,明天將會是你們的!」

他表示特首林鄭月娥很邪惡,「這個離地的特首不是我們選出的,她是777,全港選民有420萬,她的票值是0.00018%,即萬分之一。她有何資格做香港人的特首?立法會裡面不斷DQ合法的議員,不斷捉教授去坐牢,還有分組點票,將民主代議制度完全歪曲,完全是霸道行政。」

他續說,比不民主選舉制度更可怕的是,警方跟黑社會合謀,「現在政警公安合作,所以有這麼多人受冤屈,所以我們要撐這些受冤屈的人。」

黎志強呼籲港人,堅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因為有戰略上的需要,「100萬人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可以引發200萬人出來,將來還有300萬、400萬人。」

他說,要理性地讓市民知道他們需要民主的政治,也需要民生;更要非暴力、珍惜生命,不做無謂的犧牲。「林鄭和黑警,我們一定要對付,要抗爭到底,不抗爭社會便不會改變。我今年70多歲,要跟你們走到最後一口氣為止。香港人加油!」

黎志強又呼籲,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記住一定要踢走保皇黨。

2019年8月11日,約有千人聚集出席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反送中」集會。(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維園的聚集的市民越來越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在維園的聚集的市民越來越多。(宋碧龍/大紀元)

14:50

旺角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伍永德在台上發言。他表示,香港面對的所有事情,已經超出我們對荒謬的認知,因為每天都在刷新紀錄。不過無論多麼荒謬,慶幸還有香港人站出來。

他在一次遊行看到一位母親背著不足一歲嬰兒行畢全程,「那一刻我想,到底是誰逼到一個母親帶著不足一歲的BB出來遊行?是誰逼到我們的學生小朋友站在前線吃子彈、被警察打?是我們荒謬的香港政府。還有一群人說他們是蟑螂,要用仇恨的態度對待他們。」

伍永德希望香港人,在未來每一場戰役都要去幫助年輕人,「記住,是香港政府逼到他們在最開心、最無憂無慮的年紀,走上最前線的戰場,是政府真真正正失去了這一代。」

他呼籲未來無論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香港人也要每一次都出來站在學生身邊,跟他們一起面對。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舉行了超過一個半小時,在維園的聚集的市民越來越多。(宋碧龍/大紀元)

14:40

2019年8月11日,「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成員Mickey。(駱亞/大紀元)

「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成員Mickey,明年中六,準備考中學文憑試(DSE),她表示,這個暑假剩下的時間已不多,但身邊很多中學生都付出時間去「發夢」,儘管這場夢最終可能沒有結果。

她表示,這場反送中運動分工清晰,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也有勇武,還有更多香港人走出來,互相鼓勵支持,拒絕冷漠,「我們看到很多敢於發聲的人漸漸失去權利,不能回大陸、去澳門,我們不能讓這些變成習慣,政權正想用白色恐怖令我們噤聲,不再去發表政府不喜歡的話。」

她表示,雖然中學生能做到的事非常有限,沒有太多時間和資源,但都盡量去守護我們尚有的自由、權利。「此刻,政府還說我們中學生是暴徒,我們明明只是用自己的權利走上街,警察卻首先用武器驅散人群⋯⋯歷史會證明我們做的事是對的,雖然此刻政府不聽我們訴求,但我們要繼續努力爭取我們本應有的自由。」

Mickey說,學生在9月醞釀罷課行動,呼籲香港人和中學生並肩作戰,「希望中學生和家長一起響應,迫使政府回應香港人的聲音,不再將我們中學生的聲音視若無睹。」

14:25

2019年8月11日,「社工復興運動」成員劉家棟。(駱亞/大紀元)

「社工復興運動」成員劉家棟,於7月27日在元朗示威期間被捕,他上台發言時多次哽咽,台下不時為他歡呼「加油」。他表示,當日用身體阻擋警察(拘捕示威者),被控阻差辦公,被扣留超過64小時,「警方用盡所有權力,將一個社工拘捕,還用5、60名警員全天候監視我,最快速度將我送上法庭,控我阻差辦公。相信香港警察的暴力,在座每一個人都看到,是否每個人都想阻止警察的暴力?」眾答「是!加油!加油。」

他說,相比起自己的辛苦,更擔心被控暴動罪的40多位抗爭者,「可能這場運動裡面,大家沒辦法認同每一個人的行動,但是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們永遠都會站在雞蛋的一邊。」

劉家棟表示,在擁有社工身分之前,他是一個香港人,「前線的社工如今已經做好被捕的準備,跟年輕人一起站在前面,社工有責任和使命,要跟市民站在一起⋯⋯我可能面對坐牢風險,失去社工的工作,但問我後不後悔,我跟前線年輕人一樣,我不後悔!我可以為香港犧牲前途,但香港不可以輸!」

他最後強調,每一個走出來抗爭的都是有良善、有良知的香港人,但香港政府完全看不到我們6位手足的犧牲。「他們付出生命控訴政權,大家千萬不要忘記生命的重量,要留下有用之軀對抗政權。」

2019年8月11日,約有千人聚集出席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反送中」集會。(宋碧龍/大紀元)

14:00

下午2時,主辦單位宣佈集會開始,主持人呼籲全場為反送中運動中不幸過身的死者默哀。

集會現場掛著「撤回惡法」、「痛心疾首」巨型直幡,還有「回應訴求 還我香港」口號。也有市民舉起「同舟共濟」、「譴責警黑勾結 無懼白色恐佈」等標語和海報。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主持人呼籲全場為反送中運動中不幸過身的死者默哀。(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不少市民無懼高溫出席維園集會。(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現場海報。(余鋼/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現場海報。(余鋼/大紀元)

13:35

下午1時半左右,維多利亞公園約有千人聚集。

港島東遊行申請人謝禮楠對記者表示,原本預料有一萬人參與集會,但由於警方一路拖延不反對通知書的審批手續,令主辦方只有2天時間籌備和宣傳,時間非常匆忙。但目測現已有過千人參與集會。

被問到是否擔心再有參與集會人群衝出馬路,他表示不會過問市民離開維園後的行動,但表示「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

謝禮楠說,主辦方敦促警方嚴正處理社區黑勢力的威脅,防止無差別方式襲擊市民的事件再次發生。同時,他不擔心示威市民的行動會造成危險,「因為每次真正造成危險的都是警察和那些黑幫黑勢力。」

2019年8月11日,港島東遊行申請人謝禮楠。(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港島東遊行申請人謝禮楠。(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現場再次掛起黑底白字的「撤回惡法」巨型直幡。(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現場再次掛起白底黑字的「痛心疾首」巨型直幡。(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市民舉起各種海報和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譴責警黑勾結 無懼白色恐怖」是今次維園集會其中一個熱門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上,有市民在背包掛上重申五大訴求的海報。(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11日,維園集會上,有市民在柱上貼上「全民集結 還我香港」的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國際機場大堂舉行的「萬人接機」集會今日進入最後1日。中午過後,集會人數增加並不時高喊口號。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國際機場大堂繼續「萬人接機」集會。(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蕭律生

評論
2019-08-12 1: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