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披露ICE遣返非法移民的細節

美國移民局(USCIS)向移民官員提供的最新培訓文件顯示,為防止難民和庇護申請者出現欺詐行為,移民局提高了對申請難民和庇護的篩選要求。這項新教程在5月已經生效。(Getty Images)
人氣: 14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南編譯報導)載有95名危地馬拉人一架飛機從美國路易斯安那州飛往危地馬拉。機上還有十幾名警衛,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簡稱ICE)代理局長和幾位資深ICE官員,以及2位美國媒體記者。

「你看,他們正在微笑!」ICE代理局長馬修‧阿本斯(Matthew Albence)對記者說。

這是一架美國ICE的包機ICE Air,負責遣返非法移民。阿本斯也搭乘此航班,進行他首次訪問危地馬拉之旅。隨行報導的《華盛頓郵報》記者記錄了危地馬拉非法移民在本次被遣返途中的一些見聞。

報導說,在飛機下降前大約45分鐘,警衛在乘客過道來回走動,乘客的情緒開始放鬆。飛機前艙附近有一個男孩的母親仍在哭泣,他們是這次旅行中唯一的一個家庭。其他93名被驅逐者大都是男性,他們開始開玩笑並興奮地交談。

當朦朧而綠幽幽的危地馬拉領土出現在飛機的下方時,機上響起一片歡呼聲。

ICE每週遣返千餘名危地馬拉人

危地馬拉已經超過墨西哥,成為美國非法移民的最大來源國。

川普(特朗普)總統承諾驅逐「數百萬」非法移民。但移民仍在繼續不斷地非法湧入。自去年10月份以來,ICE已經驅逐了大約5萬名危地馬拉人,但在此期間非法越境進入美國的人數則比被驅逐者多了近五倍。

前一天,ICE突襲了密西西比州的七家家禽和食品廠,逮捕了680名非法打工的工人,這是該機構十多年來在工作場所逮捕人數最多的一次行動。被捕者中有近400人來自危地馬拉。

在遏制中美洲非法移民的努力中,川普政府上個月與危地馬拉政府達成了一項協議,允許美國除了驅逐危地馬拉人之外,還開始向那裡遣送尋求美國庇護的洪都拉斯人和薩爾瓦多人。

ICE每週向危地馬拉運送大約9個航班的非法移民。危地馬拉政府已經同意每週接受最多20個航班,每個航班載有135名乘客。

飛往危地馬拉的航班起飛於亞歷山大的一個機場,這是一個位於路易斯安那州中部紅河沿岸的城市。它是ICE Air的五個驅逐出境的樞紐之一,其它地方還包括:邁阿密、聖安東尼奧、德克薩斯州布朗斯維爾和亞利桑那州的梅薩。

ICE在亞歷山大機場有一個「分期設施」,被驅逐者從東海岸的拘留中心轉移到這裡後可被關押72小時。

被遣返者一半是刑事犯

ICE官員表示,本次航班上大約有一半的乘客有刑事罪。根據ICE的記錄,他們的罪行包括毒品交易、攻擊和嚴重性侵兒童。其中一人因「夜間擅自闖入私人領域,遊蕩和徘徊」而被捕。

有些人曾在美國的監獄裡待了幾個月或幾年,對他們來說,飛往危地馬拉的航班是一種解脫,恢復自由的開始。當飛機穿過雲層並降落在跑道上時,機艙裡爆發出掌聲和歡呼聲。

被驅逐者在機上時被戴上手銬和腳鏈,手銬在他們的膝蓋上輕輕地叮噹作響。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搭乘飛機。不到三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就把他們從那個美國載到危地馬拉,而他們從危地馬拉到美國的旅程往往花費數週或數個月,他們通常以徒步穿越沙漠到美墨邊境的偏遠地區。

飛機停機後,在機艙出口處,他們的手銬和腳鏈被打開,許多人穿著他們被捕時穿的那件衣服,快步走向海關。一些被遣返者顯然非常興奮,渴望看到他們多年前分離的父母、孩子和兄弟姐妹。

阿本斯、幾位ICE高級官員以及十幾名守衛都沒有攜帶武器。

被遣返者被危地馬拉政府稱為「海歸」

危地馬拉的第一夫人馬羅金(Patricia Marroquín)在機場迎接阿本斯和被驅逐者。一名危地馬拉官員給了這群被驅逐者一個新的稱號——「海歸」。

「你們是幸運兒,」這名官員對他們說,並提醒說他們的許多同胞在前往美國的途中已經死亡。他說,「這個國家是你們的家,永遠都是。」

28歲的萊昂(Luis de Leon)似乎並不接受這個說法。他穿著他的油漆工作服,在肯塔基州鮑靈格林(Bowling Green)的交通站點被捕時穿的那件。

他曾在美國待了七年,一直躲避被驅逐出境。他說,在2016年一次酒駕後,他戒了酒。他的妻子和在美國出生的兩個孩子,分別是2歲和4個月,目前仍然住在肯塔基州。

「對我而言,這裡(危地馬拉)什麼都沒有,」他說,「我唯一的選擇是回去。」

28歲的魯伊斯(Mixzer Ruiz)曾在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的一家法國咖啡館擔任廚師。他介紹說,他的鄰居跟他的女友打架,鄰居叫來了警察。

「我感覺很好,」他用英語說,「我的女兒在這裡。我在她2歲時就離家了。」

「我只是想見她,去旅行,慶祝我女兒的生日,」魯伊斯說, 「然後我們看情形再說。」

ICE官員提供的有關魯伊斯被驅逐出境的記錄顯示,他在6月份被定罪為「性侵13歲以下未成年人的重罪」。法庭記錄顯示,他於6月13日被定罪,被移民法官下令驅逐出境。

像許多國土安全部官員一樣,ICE代理局長阿本斯通過「後果交付」的視角來看待移民執法。如果非法越境的移民直接被釋放到美國,那麼將會有更多的非法移民。如果驅逐出境行動迅速而且確定,那麼將會減少的移民。

阿本斯認為,驅逐出境是一種阻止人們冒險偷渡美國的手段。「如果一個人認為他們將會被驅逐出境,他們就會考慮是否花費他們的人生儲蓄並開始一個充滿危險的旅程。」#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8-12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