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才大略、千古一帝之漢武帝傳(8)

【漢武帝傳】之八:統一華夏 威震四夷

大紀元文化小組
漢武帝是上與秦始皇並稱「秦皇漢武」,下與唐太宗共創「漢唐盛世」的千古一帝。(柚子/大紀元)
  人氣: 6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漢武帝在北征匈奴、連通西域之際,也開拓南部、西南以及東北部的疆域,使漢朝的疆域在武帝後期達到極廣。當時,西漢的疆域在西北包括今天的新疆和甘肅地區,西南則到達今雲南高黎貢山和哀牢山一線,南方到達福建、海南島等,東北方向的版圖則擴展到朝鮮半島北部至大海。除了局部的收縮外,這樣的疆域一直持續到西漢末年。漢武帝在為漢王朝開拓疆域方面,也做出了最大的貢獻。

統一兩越

《漢書‧食貨志》中說:「武帝因文景之畜,忿胡、粵之害。」胡指北方少數民族,當時主要指匈奴;粵也寫作「越」或「百越」,指的是南方的古老民族,主要分布在長江中下游以南地區。春秋時的越王勾踐「臥薪嚐膽」的故事為很多人所知。到了西漢時期,越主要分為位於今廣東、廣西一帶的南越國和位於福建、浙江、江西一部分的東越國,東越國內部又分為閩越國和東甌國,都接受漢朝的冊封。

南越國建國初期的疆域圖。(長夜無風/Wikimedia Commons)

武帝時,匈奴人是非常猖狂的,百越人依附於漢朝,卻又不太安分。在前面我們講過,建元三年(前138年),閩越國圍攻東甌國 ,東甌國向漢朝求救。武帝立即派軍隊渡海前往救援,迫使閩越撤軍。東甌人怕漢軍撤退後閩越會捲土重來,便遷徙到長江和淮河之間的地區。東甌人逐漸與漢族人融合。

建元四年時,閩越王郢又出兵進攻南越。當時的南越王趙胡向漢武帝求援,說兩國都是大漢藩臣,不能私自交戰,希望漢天子下詔處置。漢武帝認為南越王非常忠義,很快派兵征伐閩越。這時,閩越王的弟弟餘善殺了郢,向漢軍投降。漢武帝便繼續保留閩越國,冊立新的閩越王,稱繇王。

南越王為答謝漢武帝,就將太子趙嬰齊送到長安,一則學習漢朝的典章制度,以便將來更好地治理南越;二則表示永不叛漢。趙嬰齊在長安期間,娶了一位樛姓漢族女子為妻,生下兒子趙興。

元狩元年(前122年),南越王病重,趙嬰齊得以返國,同年繼承王位,並向漢武帝上書,請求立樛氏為王后、趙興為太子,漢武帝同意了他的請求。史書記載,趙嬰齊是一個暴君,因此漢武帝屢次派使者到南越國,婉轉勸告趙嬰齊去長安朝拜漢武帝。趙嬰齊害怕進京後,漢武帝會比照內地諸侯,執行漢朝法令,因此以有病為藉口,避免去長安,只派遣兒子趙次公去長安當侍衛。

元鼎二年(前115年),趙嬰齊病逝,太子趙興繼承王位,樛氏成為王太后。這時,漢武帝已基本平定北方匈奴,準備將南越納入大漢的版圖。於是,他派使臣出使南越,本為漢人的樛氏和南越王在勸說下,同意成為漢朝的諸侯,並取消漢朝與南越的邊界關塞。但此舉遭到南越丞相呂嘉等人的反對。呂嘉在南越是三朝老臣,地位尊崇,他極力反對歸屬漢朝,甚至反叛並殺死了王太后和南越王。

漢武帝就決意攻打南越,於元鼎五年(前112年)發兵兩千,結果失敗了;後來又加派十萬大軍,兵分五路,攻打南越,用一年時間平定了呂嘉叛亂。之後,漢武帝在南越國設置儋耳、珠崖、南海、蒼梧、鬱林、交趾等九郡,面積包括今天的廣東、廣西、海南、越南北部地區,其中的儋耳、珠崖二郡在今天的海南島上,南越已盡入漢朝版圖。

收藏於福建博物院的閩越王城遺址模型。(BreakdownDiode/Wikimedia Commons)

而在呂嘉反叛時,閩越的宗室餘善又開始蠢蠢欲動。他認為自己功勞比繇王大,國民多歸附他,就私下自立為王。漢武帝聽說後,認為不值得為了餘善興師動眾,就以安撫為主,封他為東越王,和繇王並立。

但是已經成為東越王的餘善仍不滿足。趁著呂嘉造反,兩人祕密勾結,共同對付漢天子。餘善向漢武帝上書,請求率八千士卒,假意跟隨漢朝水師攻打呂嘉。等到漢軍到達揭陽,餘善就以海上大風為藉口,不再前進,並向呂嘉通風報信。等到漢軍攻克番禹,餘善的軍隊還是沒有趕到。

漢將楊僕就請求乘勝平定閩越,但是漢武帝考慮到漢軍人馬勞頓,沒有同意,只讓漢軍駐紮待命。誰料餘善聽說這件事,竟然公開反叛。元鼎六年(前111年),餘善率先攻擊漢將,漢武帝遂下令四路大軍進逼閩越。戰事有勝有負,後來越衍侯吳陽勸降餘善不成,就率領七百人起義,並和繇王等人謀劃,認為現在漢軍兵多而強,餘善又是首惡,不如把他殺掉再歸順漢朝,這樣就可以避免被問罪。於是,餘善在內亂中被殺,東越也平定下來。

戰後,漢武帝將繇王降為漢朝的諸侯王,其他將領論功行賞。對於閩越國的處理,漢武帝認為,閩越地多險阻,易守難攻,越人又屢屢造反,因此下令把大部分閩越人遷往江淮之間。當地幾乎成了無人區,歸會稽郡管轄。

自此,武帝對南方的拓展結束,重新確立漢朝南部的疆域,展示了赫赫天威。

西南夷

很多人都知道「夜郎自大」這個成語,比喻的是狂妄無知、自負自大的人,它出自《史記‧西南夷列傳》。元狩元年(前122年),漢武帝為尋找通往身毒(今印度)的通道,曾派使者到達今天位於雲南的滇國。期間,滇王問漢使:「漢與我誰大?」後來漢使途經位於今日貴州的夜郎國時,夜郎侯也提出同樣問題。當時的夜郎國在西南算是比較大的國家,國富兵強。漢使說,漢朝有數十個夜郎國大,國力非常強盛,人民生活富足。夜郎侯聽了不禁目瞪口呆。

司馬相如不僅寫下《上林賦》等著名大賦,還有一大貢獻就是助漢武帝打通西南。圖為明仇英《上林圖》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那麼西南夷在什麼地方呢?在秦漢時期,西南夷主要指今天四川、貴州、雲南一帶的少數民族地區。西南的方位是相對於巴蜀提出的,夜郎、僰等在巴蜀以南被稱作「南夷」;邛、筰、冄、駹等在巴蜀以西被稱作「西夷」。秦始皇曾在四川地區設置郡縣,但是到了漢初,朝廷無暇顧及西南夷,直到漢武帝即位的第六年才開始打通西南。

和打通西域相似的是,漢武帝通西南夷的最初目的是為了平定南越叛亂的。建元六年(前135年),閩越國餘善殺死國王郢、投降漢朝後,漢朝領軍大將王恢命番陽令唐蒙曉諭南越,給他們講了漢朝的出兵意圖。南越人拿出蜀郡出產的枸杞醬招待唐蒙,還告訴他:「這個醬從西北的牂柯江(今貴州威寧、水城、關嶺一帶)運來,牂柯江寬度有幾里,流過番禺城下。」

唐蒙回到長安後,詢問蜀郡商人。商人說:「只有蜀郡出產枸醬,當地人多半偷偷拿到夜郎去賣。夜郎緊靠牂柯江,江面寬數百步,完全可以行船。南越想用財物使夜郎歸屬自己,可是他的勢力直達西邊的同師,但也沒能把夜郎像臣下那樣加以役使。」

唐蒙於是上書漢武帝,建議通過夜郎國,乘船沿牂柯江而下,可以制服南越。漢武帝同意唐蒙的主張,就命他率一千大軍,並帶去豐厚賞賜,對夜郎侯曉以利害。最終,夜郎侯接受了唐蒙的盟約。唐蒙回到京城,向漢武帝報告,武帝就將夜郎設置為犍為郡,同時調遣巴、蜀兩郡的兵士修築道路,從僰(今四川宜賓)一直修到牂柯江。由於工程難度很大,巴蜀百姓也很有怨言。漢武帝便派出一位特使,責問唐蒙並安撫當地百姓。這位特使,就是西漢著名的大文學家——司馬相如。

說到司馬相如,大家都知道他文采斐然,一出手就是名篇,他寫的漢賦成了漢代成就最高的文學形式。他和卓文君的愛情傳奇,也為後人津津樂道。但其實他在漢武帝時代,還有一大貢獻,就是輔佐漢武帝打通西南。

元光五年(前130年),蜀郡才子司馬相如回到故鄉蜀地,了解到鄉民們沒有認識到漢朝通西南夷的意義,先後寫下兩篇文章《喻巴蜀檄》《難蜀父老》曉諭百姓。其中《難蜀父老》以辯難形式,假託使者之口,闡述巴蜀、西南夷和中原的相互關係,並對蜀地百姓的負擔表達了同情和撫慰。今天讀來,我們仍然能感受到文章中「文曉而喻博,有移檄之骨焉」(《文心雕龍》)的力量。

司馬相如回到長安後,邛、筰部的首領希望像南夷那樣得到漢朝賞賜,也請求歸附。漢武帝徵詢司馬相如的意見,他提出,西夷地區靠近蜀地,秦時就設置了郡縣,如果現在再次開通,一定比南夷順利。漢武帝非常贊同,就封他作中郎將,持節出使西夷。司馬相如出使的規模是非常盛大的,由四名副使乘坐四輛駟馬駕駛的傳車,將財物分賞給西夷諸君。之後他回到蜀郡,太守親自到郊外迎接。司馬相如的岳父卓王孫還有其他名士也來拜會他。卓王孫又贈予相當的財產給他,以示對女婿的看重。

通過司馬相如這次的出使,西夷各國成為漢朝臣屬。漢武帝非常高興,在那一帶新設了十幾個縣,均屬蜀郡管轄。不過在漢軍忙於北擊匈奴時,漢武帝也暫時放緩開西南夷的進程,停止修路工程,一度取消部分新設的縣。被招降的夜郎國漸漸依附南越,邛、筰等部落也開始動亂。

元狩三年(前120年),北擊匈奴告一段落,漢武帝恢復對西南夷的開拓。在元鼎六年(前111年),南越也盡入漢朝版圖,夜郎侯入朝向漢武帝表示臣服,被封為「夜郎王」,漢朝進而全部控制夜郎地區。

隨後,漢軍準備平定邛、筰等部落,這些部落十分驚恐,都表示願意臣服,並請求漢朝置吏。漢武帝就設立了四個郡,把邛都設為粵嶲郡,筰都為沈黎郡,冉駹為文山郡,廣漢西白馬為武都郡。

同時,漢武帝希望招降滇王,但遭到滇國的聯盟諸部勞浸、靡莫的反對,漢朝便於元封二年(前109年)擊滅勞浸、靡莫,滇王這才率舉國臣服,請置吏入朝。漢武帝於是在滇國境內設益州郡(治所在今雲南晉寧縣東),賜滇王印信,讓他繼續管理百姓。

至此,漢朝基本上將西南夷地區納入其統治範圍,漢朝的西南邊界擴展到今雲南高黎貢山和哀牢山一線。兩越和西南夷的平定,在使漢王朝擴大版圖的同時,也加強和促進了這些地區與華夏的經濟、文化上的聯繫,各民族也進一步融合。

東定朝鮮

朝鮮在戰國時期就是中國的屬地,到了西漢初年,朝廷認為朝鮮偏遠難以防守,就把朝鮮劃入燕國的管轄區。後來燕王盧綰叛亂,逃到匈奴人地區;燕人衛滿聚眾一千多人,進入朝鮮半島。衛滿得到朝鮮王箕準的禮遇,不僅被拜博士、賜圭,而且得到朝鮮西部方圓百里的封地。箕準的目的,是希望衛滿幫自己守衛西部面對漢朝的邊境。

公元前195年,衛滿朝鮮建立前的朝鮮半島。(公有領域)

然而,有著政治野心的衛滿,利用封地,不斷招引漢人流民,積聚自己的政治、經濟力量,並在羽翼豐滿後,攻占王都,並自立為王,國號仍稱「朝鮮」,史稱「衛氏朝鮮」。此時衛氏控制了朝鮮半島北部地區,與西漢燕地相鄰。

當時漢朝初定,仍採取休養生息、無為而治的政策。遼東太守經批准,主動與朝鮮國王衛滿相約:衛滿為漢朝藩屬外臣,為漢朝保衛塞外,不使漢朝邊境受到侵犯;塞外各族首領朝見漢朝天子,以及各國與漢朝通商,不許從中阻擾。作為回報,漢朝答應給予衛滿兵力和物資上的支援。

有了這樣的約定,衛滿開始繼續擴張自己的勢力,不斷征服臨近小邦,衛滿掌控的疆域,面積最大的時候達到幾千里。

當衛滿的王位傳到孫子衛右渠手裡的時候,實力日益雄厚的衛氏朝鮮對漢朝就不太尊重了。右渠不但不肯向漢朝通商朝貢,而且還阻礙鄰近的真番等小國與漢朝的外交。但是讓右渠意想不到的是,他面對的漢武帝不再實行黃老政策,而是開始大一統的進程,這也註定他最終的命運。

元封二年(前109年),漢武帝為加強與衛氏朝鮮的藩屬關係,派使節涉何出使朝鮮,勸諭右渠改變對漢朝的不友好政策,結果無效。涉何對出使沒有結果非常氣惱,在回國途中,將護送他出境的朝鮮裨王長殺死,並將情況飛報漢武帝。於是,漢武帝任命涉何做遼東郡的都尉。右渠不滿這種安排,就發兵突襲遼東,殺死涉何,這成為了漢武帝發兵朝鮮的導火索。

同年,漢武帝派樓船將軍楊僕率領五萬人馬,乘船過渤海奔朝鮮,左將軍荀彘率軍出遼東郡,從陸路出發,聯合攻打朝鮮。衛右渠馬上調兵遣將,駐守在險要位置以逸待勞。楊僕的水軍先到達朝鮮列口(今大同江附近),不等荀彘的陸軍到達,楊僕就單獨率領水軍進攻王險城(古朝鮮都城),結果戰敗。同時,荀彘的陸軍也遭遇朝鮮西部大軍,沒有取勝。

兩路大軍出師不利,漢武帝再派衛山為使臣,前去曉諭衛右渠。迫於壓力,衛右渠表示願意降服,派太子到漢廷謝恩,並獻上大量軍糧和馬匹。但是,當太子帶領一萬士兵前往漢朝時,使臣衛山和將軍荀彘懷疑太子有陰謀,要求他的軍隊不能攜帶武器;太子則懷疑使臣和將軍要謀害他,便率軍返回王險城。

漢武帝對此十分生氣,下令在朝鮮的兩路大軍繼續進攻王險城。面對漢軍再度壓境的情況,朝鮮內部遂發生分歧,朝鮮王衛右渠被主和的臣屬殺害,王險城被攻陷,衛氏朝鮮從此滅亡。

之後,漢武帝在朝鮮境內設置了玄菟、樂浪、臨屯、真番四個郡,轄境南至今天的漢江流域。

漢武帝時期,北擊匈奴、東併朝鮮、南誅百越、西北越蔥嶺、西南通雲貴,征服大宛,奠定中華疆域版圖。漢武帝開創西漢王朝最為鼎盛繁榮的時期,歷史上「秦皇漢武」的說法正說明他的偉大功績,盛況空前的西漢帝國至今仍讓人神往。#(未完,待續)

點閱【雄才大略、千古一帝之漢武帝傳】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代仇英繪《漢武帝上林出獵圖》(局部)(公有領域)
    漢武帝時期,北擊匈奴、東併朝鮮、南誅百越、西北越蔥嶺、西南通雲貴,征服大宛,奠定中華疆域版圖。漢武帝開創西漢王朝最為鼎盛繁榮的時期,歷史上「秦皇漢武」的說法正說明他的偉大功績,盛況空前的西漢帝國至今仍讓人神往。
  • 南越趙胡王非常感謝漢武帝,就將太子趙嬰齊送到長安,一則學習漢朝的典章制度,以便將來更好的治理南越;二則表示永不叛漢。
  • 在竇太后的干預下,雄心勃勃的漢武帝推行的建元新政遭遇波折。為了不違逆祖母,漢武帝選擇了縱情山水,打獵遊玩,擴建上林苑,與文人雅士吟誦歌賦。不過,他內心並沒有忘記國家大事。期間,漢武帝做了兩件對其日後影響巨大的事情,一件是派張騫出使西域,一件是巧妙救援南方的東甌國。
  • 朝鮮民族屬東夷族,周滅商時,商朝遺臣箕子曾建國於朝鮮。隨著歷史發展,中原與朝鮮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中原帝國是不是能使邊陲朝鮮臣服,甚至將政治版圖擴展到朝鮮領域,往往是中原帝國國力的重要指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