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貿易戰和反送中 專家:源於中共一根本缺陷

分析指,香港「反送中」和中美貿易戰之所以不斷升級都是由於中共只顧自身利益,不顧他人訴求的本質。(余鋼/大紀元)

人氣: 76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報導)香港「反送中」抗議和美中貿易戰令中共頭痛,乍看起來,兩個事件似乎沒有共同點,但分析指,這兩起事件的不斷升溫都與中共的零和世界觀、不願自省、只顧自身權利而不顧他人利益的態度相關。

駐北京專欄作家米歇爾·舒曼(Michael Schuman)8月12日在美國《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發表以「香港顯露出中國(中共)零和世界觀的缺點」(Hong Kong Shows the Flaws in China’s Zero-Sum Worldview)為題的文章。舒曼在文章中分析稱,中共自身狹隘的決策和談判方式實際上限制了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

文章認為,無論是貿易戰還是「反送中」大遊行,導致到今天這個程度,兩者都有相似的根源,那就是,中共領導人只注重推動自身權利,卻不願去顧及他人的利益(這裡指的是港人和美國)。它們雖常把「有利於各方」的「雙贏」掛在嘴邊,往往到頭來採取的都是「零和」(zero-sum)對策。

「零和」就是一方有得另一方必有所失。

在貿易糾紛中,美國的訴求是要解決中共有爭議的經濟政策,比如盜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政府補貼等。川普(特朗普)政府認為,這些政策對美國公司和國際貿易體系造成了損害,使得美國大量企業關閉,工人失業。而在香港的「反送中」抗議中,港人的訴求是,要求中共支持的香港政府撤回修訂「引渡條例」,保護自由、民主和香港的自治權。

文章引述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事務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的話表示,每當要解釋錯誤原由或是策略環境為何惡化時,中共領導人一貫只會向外看,不會看自己。

「它們通常不會覺得需要自省,而是傾向責怪外在世界。」葛來儀說。

後果顯而易見。抗議者8月12日和13日湧入香港繁忙的國際機場,促使當局取消所有航班。文章認為,中共的這種只會檢討別人的心態,使得中共制定政策對港人的心聲充耳不聞,這就是為什麼這個金融中心和購物天堂會陷入如此混亂的狀態。中國共產黨和香港親共分子頻頻試圖撕毀保障港人自由的「一國兩制」協議,導致抗爭行動不斷升溫。

「共產黨越來越多地侵犯香港的領土並干預香港的內政」,機場的抗議者在向旅行者傳遞的小冊子中解釋說,「我們正在努力將破碎的碎片重新組合在一起,以保留這座城市成為我們家園。」

在香港持續兩個月的大規模抗議中,中共政權及其支持的香港政府一再對抗議者表示譴責。

中共不僅不找自己的問題,還把抗議責任推到美國身上。

中共指稱,美國是香港抗議活動背後的黑手。川普總統週二(8月13日)在推特上表示,「許多人因為香港正在發生的問題而責怪我和美國。我無法想像為什麼?」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週一反駁中共說,中共對美國的指控是荒謬的。中方「有義務履行其在香港的義務」。

美中貿易戰 中共同樣不考慮美國利益 將責任歸咎於美國

舒曼在其文章中說,同樣狀況也出現在美中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因為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而被中共指責是貿易戰始作俑者。但實際上是北京不願解決美國提出的解決中美不公平貿易狀況的訴求,川普總統只是對中共的態度予以回應。

中共不公貿易政策包括阻礙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

文章說,在持續一年多的美中談判中,中共領導階層一直「避免承擔在貿易爭端中該負的責任」,反而將中方描述為是華府的「受害者」。本月,共產黨的喉舌《人民日報》的一篇評論抨擊說,一些美國人「正在不斷透支美國的國際信用,肆意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影響世界經濟合作大局」,「這些美國人需要醒來」。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去年3月21日在出席國會參議院財政委員會聽證會時坦言,川普總統不是想打貿易戰,而是美中貿易赤字已高到必須平衡的地步,且所有與中方嘗試的對話選項全無效。

「我們開啟全面經濟對話,我們開始短期磋商、有了百日計劃。到百日計劃結束時,我們基本上什麼(結果)都沒有取得,還是去年那樣的貿易赤字。」萊特希澤說。

川普總統從去年7月開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以期將中共逼上談判桌,達成一份合理的貿易協議。今年5月初,美中貿易談判已經達成了90%。但在5月3日夜間,華盛頓收到中共的一份祕密外交電報。電文中,中共系統更改雙方之前達成的近150頁中美貿易協議草案,令美中數月的談判成果前功盡棄,白宮指責中共出爾反爾,川普隨之宣布提高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中共發布白皮書反稱談判陷入僵局的責任完全在美國。

舒曼在其文章中說,儘管各國政府都習慣認為自己是對的,但中共之所以特別難承認錯誤、改變做法,主要與其國內政治體制如何運作有關。作為一個專制政權,「承認錯誤恐被視為對其威信的威脅」。再有,也可能會有很多壞消息在到達最高決策者之前被中共的官僚機構過濾。因為下層擔心政策分歧可能被誤認為是不忠。

用錢收買 中共為達成目的所使用的慣用伎倆

文章稱,中共常有一套慣用伎倆來企圖達成目的。首先,「扔錢來解決問題」,例如自從與美國的貿易戰談判開始以來,中方試圖通過購買大量美國農產品、能源及其它產品等,實際上收買川普政府;然後,北京再使用「脅迫」,例如,在川普加徵中國商品關稅後,北京對美國商品徵收關稅回擊,並威脅可能會有更多行動。但中共搞的這些伎倆都沒有起作用。本月早些時候,川普宣布對更多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從9月1日起生效。

同樣伎倆也用在香港。文章表示,中共曾試圖用錢收買香港人,向他們承諾,只要與大陸更密切,就能讓他們荷包更飽滿。但當很大一部分香港人不願用公民權利交換金錢時,北京轉而用更嚴厲手段打壓「異議分子」。這激化了抗議活動的升級。一些當地人指責警方無端的暴行。

7月下旬,一群暴徒惡毒地襲擊了和平抗議者(7‧21元朗白衣黑社會恐襲)。文章稱,雖然尚無法確定是否中共協調了這些暴力攻擊行動,但這種恐嚇持不同政見者的手法是中共的標準武器。

類似的錯誤已經影響了中方的大部分外交政策。 例如,北京試圖欺壓韓國放棄美國部署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對首爾進行抨擊並抵制韓國公司在中國的業務,但這一切招數都無濟於事。

文章最後說,是否願意展現彈性,攸關中方未來在世界扮演的角色。華盛頓意識到,身為超級大國有益處,但也有該花的「成本」,比如支援盟邦、開放市場或支持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等。中共領導人的更狹隘、更加以自我為中心的方式看事情,將無法如其所願,贏得其它國家的人心。皮尤研究中心進行的調查表明,全球對中共的看法已經惡化。2018年,全球43%的受訪者不喜歡中共,而2014年的比例為32%。

「若中國(中共)領導人希望擴大影響力,那它們需要開始像考慮自身一樣考慮他人。」#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8-14 5: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