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幹畫馬通靈傳神 天上人間少見

再談《照夜白圖》
作者:鄭行之
  人氣: 9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若把畫紙比作舞台
照夜白獨挑大樑
牠既是主角,也是配

唱的獨角戲,精采、精采絕倫。

韓幹是唐玄宗當朝的宮廷畫家,《照夜白圖》是韓幹的傳世傑作。看似單純簡約的畫面——就是一匹被拴在柱子上的馬,實則充滿了豐富的內涵和情緒。宋代《宣和畫譜》讚韓幹之才「不唯世間少,天上亦少」、「自成一家之妙」。

韓幹畫馬之才  世間少天上亦少

筆者在《唐朝畫馬誰第一 韓幹獨步古今》一文談過這《照夜白圖》,意猶未盡,現在再續來談一談。

《照夜白圖》是一幅小品(縱30.8釐米,橫33.5釐米),構圖極簡練,只在畫面中央偏右的位置上畫了一匹白色駿馬,一根拴馬樁。也許出於畫面穩定的需要,白馬的身軀和拴馬樁呈十字狀。除此之外,再沒其它了,沒有前景,沒有背景。如果我們把畫紙比作舞台,照夜白獨挑大樑,牠既是主角,也是配角,唱的獨角戲,精采、精采至極。

這幅《照夜白圖》有幾個亮點,很值得細細品味:一是,線條簡潔細勁。以簡馭繁,寥寥數筆就能畫出很富動態感的具有鮮活生命力的馬兒。二是,恰如其分地處理留白。在白紙上畫白馬,畫家的功力很不一般。再一個是,以馬兒身軀肆意「動」,對應拴馬樁直立不動的「靜」,二者互持互托,畫面精采出色。

蠶絲般線條 以簡馭繁

我們看《照夜白圖》的線條,柔細有勁。每根線都具功能導向,也就是說,每一條線都能準確地表現馬兒的鮮活姿態。因為韓幹畫的馬都是寫生來的,他能把馬兒身上的肌理線條都抓準。比如,右後腿的腹股關節,韓幹以微微下滑的細線,短如眉,曲如月,極為寫實地表達出來。還有,馬兒氣極而豎起頸項的鬃毛,這些鬃毛被描繪得光滑平整,一絲不茍,美極了。

唐 韓幹《照夜白圖》局部。(公有領域)

其它比較大的部位呢,比如照夜白的背和臀、腹部,韓幹使用中鋒,以一道細緻的、細韌如蠶絲般的線條,簡潔地勾出了馬兒的身軀。那一道溫和內斂的弧線從上背左行到臀股再分轉到腿部,幾乎是一氣呵成。而腹部線條也是由此延伸,一直到腿部。不管是腿、脛、蹄,所有的線條都柔細有勁,特別是線條轉彎時採用圓角,不見銳角,都是繞個彎兒再轉往另一方向去。

我們不禁要盛讚韓幹的高智慧,他以柔順的線條來描繪焦躁的照夜白;以平和敞亮的氣息來平衡馬兒不安的心緒,整個畫面平順了,祥和了。這應該也是畫家內心世界的展現吧。

馬的軀幹勾勒出來後,接著在某些線的內外側巧妙地抹上一道極淡的淡墨,這一抹就把馬兒和身旁的「虛空」劃開,把「虛空」向外推。此時,空間感自然就出來了,立體感也由此而生。我們細看照夜白的胸頸、腹腔和臀股,都能感受到圓渾肥厚的實體,彷彿隨時可破紙而出。

唐 韓幹《照夜白圖》局部。(公有領域)

白紙上畫白馬的功夫

韓幹在畫面的上下左右都留白,意在給觀畫者以想像的空間。這種留白在國畫中,已成常態,歷來的花鳥畫、人物畫幾乎都是這麼做的。

不過,《照夜白圖》不但主體之外留白,馬兒身上許多部位也是一片白,因為是白馬嘛。這種內外呼應、綿延的留白,在國畫中並不多見。白馬畫在白色的熟紙上頭(熟紙:以礬水處理過的紙,不透水),效果好不好,這就看畫家的功力了。我們前面就講過,韓幹以一道柔和而細靭的曲線和淡墨暈染就把主體和背後的「虛空」分清,達成相乘的加分效果。這條細線還把馬兒的軀幹勾勒得相當傳神,而且因為線條極度單純,畫面也因而顯得處處素淨、處處清明。

處處素淨、處處清明,在這幅畫中很可能是特意製造的背景。因為除了馬的腹背這個主軀幹外,身體其餘部分,包括頭、臉部、四條腿都經過細緻的水墨暈染,不同層次的少少的墨色只在這幾個地方施展,因此在素淨、清明的畫面上就特別醒目,也成了本幅畫的焦點。而且這幾個部位表現馬兒的奮掙也就特別顯得凸出。.

韓幹畫馬的二則傳神故事

韓幹畫馬的功夫獨步唐朝一代,《宣和畫譜》記載他的幾個故事,顯示他畫馬巧技能「通靈」的神奇。

韓幹畫馬才能高,不唯世間少天上亦少。圖為韓幹畫像。(公有領域)

鬼使者求韓幹畫馬

在韓幹隱居期間,有一天夜裡,一個身穿紅衣戴著黑帽的人,出現在韓幹家門口,敲了敲韓幹家門。

半夜裡,韓幹陡然見到這人,先是吃了一驚,然後問他:「誰讓你來這兒的?」

那人回答說:「我是鬼的使者,聽說你擅長畫馬,想請你為我畫一匹馬。」

韓幹立即為這位鬼使畫了一匹馬,畫完後,馬上就燒給他。對方說:「承蒙您送給我一匹良馬,免去我長途奔波、翻山過河的勞累,我也要對你的盛情表示答謝。」

他日,不知從哪裡來的人,送給韓幹上好的素色細絹一百匹,作為謝禮。原來謝禮是來自鬼使。

畫也通靈 

唐德宗建中初年,有個人牽著一匹馬來找馬醫,說:「這匹馬患了腳疾,要能治好牠,願用二千錢酬謝。

那馬醫醫了一輩子的馬,從沒見過像這匹馬的毛色、骨相。馬醫笑著說:「你這匹馬很像韓幹畫的那些馬。」

馬醫請這匹馬的主人牽馬繞市走一圈,馬醫跟在旁邊,忽然遇到韓幹從另一邊走來。韓幹也看到了對面這二人一馬,他驚異地說:「這馬真的是我所畫的馬啊!」於是撫摸著這匹馬好一陣子,他才知道自己的筆下竟然「畫」出這樣的活馬來。

這時,他感到馬的腳步像是有些瘸,看看馬的前蹄的確帶傷。韓幹心中冒出奇怪的感覺,可能是自己畫的馬有問題。於是馬上回家審視自己畫的馬,蹄子上果然有一點墨缺,讓馬蹄不完整。經過這件事,韓幹「其畫亦神」的名聲也口耳相傳了。

後來,那位馬醫得到醫馬的酬金,用了一段時間,幾經轉手後,都變成了泥錢。

鮮活的生命力

當一幅畫被完成時,它就有了具體的「繪畫生命」。從「照夜白」憤怒而又莫可奈何的表情中,從牠躍動不止的體態中,觀賞者能感受到「照夜白」鮮活的生命力。

一幅好作品的魅力可能「獨步古今」,超乎常人思維的是,好畫的「生命」也可能上天下地,無處不在。韓幹《照夜白圖》的神奇應就在其中。

@*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唐朝畫馬誰第一?韓幹妙出曹將軍。」在韓幹之前的畫馬名家都被他比下去了。名畫古籍讚賞韓幹畫馬「獨步古今」、「自成一家之妙」,韓幹是怎樣做到的呢?看韓幹的兩幅名畫《牧馬圖》、《夜照白圖》和兩個小故事。
  • 在中國繪畫領域裡,將月色入畫雖然不易,也不乏以讚頌月亮而名傳後世的,我們一起來欣賞三幅畫月名畫。
  • 歷代畫家以之入畫,以畫傳世,秋日更華美,秋意更濃重。我們挑選了三幅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同風格的繪畫作品,請大家從不同角度走入畫家的世界,來共品三代金色之秋!
  • 讚嘆「翠玉白菜」巧藝的內行人,也要看看這幅宋代名作,《野蔬草蟲圖》,這是宋人古典寫生畫中的驚歎號!宋代重視寫生技巧、掌握造化神工,這件作品展現了寫生的生態、生理、意趣,成了後來「清宮之寶」。
  • 我們發現,畫家留下的眾多牡丹花傑作中,最能打進人心深處的都是那些看起來彷彿一直在風中自在地翻飛的作品。在這些畫面中,葉子不與花朵爭鋒,只素淨地以花青為主去作單色變化;那片片柔到極點但不纖弱的葉子,似乎都在隨風搖曳、飄轉。
  • 古云:「畫如其人」,通過畫作,更能體現畫家的氣質、稟賦、修養、品味和境界。惲壽平為了要讓畫中似乎能帶有花香,有意識地設色明麗,用色鮮潔純淨。又因他人品高,胸懷磊落,如光風霽月……凡此種種都能反映到其畫作中。所以他畫的牡丹別有一種他人所不能企及的清澄明朗、高雅脫俗,緣由就在於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