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察混入示威者中 試圖滅聲繼而武力鎮壓……」

專訪走在反送中抗爭前線的示威者(一)

「勇武派」示威者、22歲大學生阿樂。 阿樂展示身上傷勢,憶述遊行結束後被身邊假扮示威者的警察追捕並逃走的過程。(王偉明/大紀元)
人氣: 20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文君香港報導)暑假對於香港的大學生來講,無非是行街、看戲、食飯。但今個暑假,卻變成他們齊上街的日子,餐單亦變成「催淚蛋」「胡椒球蛋」「布袋蛋」等種種新式生化武器合成的「蛋」餐。平日所看的戲中情景,卻變成他們在街頭與警方上演的巷戰戲碼。這就是今個暑假學生們所經歷的人生寫照。

22歲的阿樂,是在香港就讀工商管理系的大學生。以往暑假,他會做兼職賺錢、到圖書館讀書,或者約上三五好友知⼰去旅行。但今個暑假,香港爆發了「反送中」運動,令他變得非常忙碌。

警察混入示威者中濫捕 製造白色恐佈

阿樂坦言:「這個暑假我們經歷了『反送中』運動。很明顯,我們由一個和平表達訴求的運動演化成為我們叫做『比較多一點武力』的運動。」原因是,「政府回應不斷激起民憤,我們感到非常無助。同時我們面對警方的武力鎮壓,而我們跟他們的武力相差太遠,我們也只能用我們僅有的東西去反抗。警察所製造的是白色恐怖。」

「勇武派」示威者、22歲大學生阿樂。(王偉明/大紀元)

阿樂口中的「和平表達訴求」就是上街,用腳步和口號去抗議政府。所謂的「武力升級」,就是開始用身上僅有的雨傘還擊,或者面對警方設立防線時,拆掉路邊的鐵馬擋在他們的前方作防護。

他說,開始大家只是對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表達一種反抗的訴求,但過程中卻發現,「我們要反抗的東西越來越多。由反送中條例,到現在,我們要求調查警方濫用暴力、林鄭下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到最近我們要去反抗這個政權所帶來的白色恐怖。」

阿樂歷數「白色恐怖」,如:「最近的濫捕行動。他們隨便在街上找街坊(市民)來搜身,在示威的現場中,只要有人被他們抓住,不理其(示威者)是否犯事,就控告他們,或者去誣告一些沒有暴動的人『暴動罪』。」

在香港,僅一條『暴動罪』最高就將面臨10年監禁。「你(警察)信口雌黃就控告示威者暴動?這根本就是白色恐怖。」阿樂說,「前天(8.11)發生的銅鑼灣事件,他們(警察)混入到示威者當中,去制服他們身邊的一些示威者。而那天根本就沒有任何衝突發生過,為什麼你要混入當中去制服他們(示威者)?這是一個很有預謀的行動。當天他們已經部署了警力在附近,這不就是白色恐怖嗎?」阿樂分析說,警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配合政府利用白色恐怖將示威者的聲音滅掉,繼而用武力去鎮壓這場運動。

在雨傘運動播下種子、「反送中」硝煙中成長的阿樂說,雨傘運動時,他還是一個中學生,當時雖有參加運動,但不是走在前線的那一批。談到傘運對他的影響,他說,「我覺得雨傘運動像一粒種子,就是因為雨傘運動,令我更加關心香港政治議題,令到今次更加著緊(著急)。而香港這次面對的危機,亦遠比雨傘運動的危機更加大。」

阿樂是從6月16日200萬人大遊行那天開始走出來,參加今次「反送中」運動的。而從那一天開始,他的人生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每一次活動他都宛如經歷一場驚心動魄的戰爭。「我們經歷過警棍、胡椒噴霧、胡椒球彈、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布袋彈等等的武器。其實有一些武器對於我們來講已經是習慣了它們的存在,就像他(警方)發出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反應一樣,已經覺得每一次出來,這些東西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

面對眼前如隔壁鄰舍孩子的示威者,記者忍不住問,「你第一次經歷這種殺傷性武器的時候,你身體的感覺和心裡的感受如何呢?」阿樂平靜地回答:「我第一次被催淚彈襲擊時,我覺得每一口呼吸都非常辛苦,但是你不呼吸就沒有氧氣,你要保持呼吸,而不斷地吸就越來越辛苦。還有,眼睛完全看不到東西。」

「目前身體受的傷,是(8.11)警察混入示威者中嘗試追捕我時,我逃跑所帶來的。當時他不停追我,我被東西絆倒後受傷。」阿樂說,雖然他沒被抓過,但身處前線,每個人隨時都有被抓的危險。目前警方已經抓捕數百示威者。

「作為身處前線的『勇武派』,是最容易被抓的一班,因為他們走得最前。有時就算有人能夠救回我們,但不是每一次都行。而警察亦不斷地在改變他們的策略,他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嘗試拘捕我們這些前線的示威者。」

香港正在流失 我們會抗爭到底

「反送中」運動從6⽉9日開始,⾄今已經持續了兩個月。昔日繁華的街道變成戰場,硝煙彌漫中, 一群孩子在面對強權政府的打壓。當以往平靜的生活漸成遙遠的夢時,他們的心情如何呢?

「我覺得當我們正在失去一些東西的時候,我們要停⽌這件事情發生。趁我們還沒完全失去時,我們要抗爭。」阿樂口中的失去是指「正在失去的自由」,表達自己意見的渠道和自由。「言論自由在主權移交以後受到很大衝擊,尤其是近幾年,中共政府不斷想在香港製造混亂,讓香港發生暴亂而趁機將『一國兩制』徹底收回。屆時,港人如肉在砧板上任中共宰割。」

阿樂形容此時的心情,「面對政府的打壓和白色恐怖,我有一種無力感。」阿樂說,警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不斷地挑起民憤。警方的武力亦不斷地升級。如日前一個女孩的眼睛被(警察)射盲。「我們覺得很氣憤。他們每一次的武力升級,只會令民憤繼續上升。我們不會因為他們這樣做而害怕不出來。我們不會怕,一定會出來。」

(你最怕什麼?)「我最怕的是失去自由,其實我們是想脫離它(中共政府)的管治。而林鄭月娥根本就是中共的一隻棋子。她由頭到尾都沒有為香港人負責過,他們只不過是在剝削我們香港人,在減少我們自由的程度。她奪走我們的自由,去向中共政府交代。而當我們被人剝削的時候,我們一定不會屈服,所以才有這場運動。」

阿樂說,香港政府目前所用的手段就是以「暴動罪」來恐嚇和控告示威者。「講真,我自問我自己背不起這10年。但是我怎麼樣都會走出來。我會抗爭到底。」@#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8-14 6: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