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華人家長震驚於中共邪黨對少年的毒害

神州大地上傳統文化被摧殘、人們已經失去了對神的敬仰,那個在西方人眼裡的禮儀之邦已經墮落為一個危機四伏、哀號遍地、滿目滄桑的國度。而這一切的發生均來源於正肆虐於中華大地「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共產黨以及「黨文化」的毒害。(大纪元)
人氣: 9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5日訊】學校在我們那個年代還是比較乾淨的地方,但現在大陸的學校已經淪爲名利的屠宰場和積纍傷害他人手段的練習場。我本身是孩子家長也從事過教學工作,通過對中國大陸家長、學校、學生這些年的驚人變化,我能夠深切感受到中共邪黨文化(假、惡、鬥)對大陸人的毒害。也希望大陸家長和學生在隨波逐流這麽多年後,能對孩子的性情變化以及生存環境變化有所警覺,並拒絕邪惡。

先從學生甲和他的家長開始説起。學生甲在一個大陸社會背景不錯的家庭,他是一個聰明頑劣的孩子,學習成績不錯,但波動很大。我輔導他單科兩個月之後,科目成績明顯提升,家長很認同我的教學成績,於是繼續讓我輔導甲一年多時間。

在這一段時間裡,讓我看到了他的真實表現,並聼到了他講述的真實的學校。學校應該是育人樹德的地方,可是甲的學校卻推崇「叢林法則」,這在大陸可以説很普遍。勝者爲王敗者寇,不看人品看錢權。在校教師這樣教育學生,學校也這樣管理教師,教育系統也這樣指導學校,而什麽在控制教育系統呢?!很多家長還不以爲然,認爲就應該這樣。聼甲的母親講,現在學校都講究攀比,她自己也認爲攀比無可厚非。那麽接下來,我就讓大家看一看這「無可厚非」的黨文化(假、惡、鬥)教育出了什麽學生。

當甲跟了我四個月左右的時間,對我不再有戒備,開始展露他的「頭角」。用甲的話講,他自己是有錢人,來這裡上課是花錢的,我作爲輔導教師應該按著他的意思如何如何,比如他不想做習題的時候,就必須按照他的意思,否則他就衝我發火,把筆和習題卷惡狠狠的扔到我臉上或者身上,我撿回來,他再扔,再向我吼,反復如此,直到他扔累了,不發狂了爲止。但我沒有對甲發火,更不會體罰。這裡我要説明,我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師父教我們要對別人好,要修真、善、忍,所以我當時一遍遍把他扔的東西撿回來,繼續讓他做題。同時我給他講道理:「與其浪費時間一次次把東西扔到地上,不如利用這個時間做完這10道題,看哪些不會做,解決掉,節省的時間給你自由休息,也比把時間浪費在扔東西撿東西上要好」。甲聽過後,感覺有道理,可以節省時間去自由活動,然後老實了,去做題了。這件事情我當時沒有反饋給甲的家長,因爲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珍貴的一面,善的一面,我不想因爲這點小事去否定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或者讓他回去被父母懲罰。

一般課後我都會留給甲一個5-10分鐘的簡單作業回家做,下個星期帶來,因爲一週只上一堂我的課,作業用於鞏固課堂知識。但是往往下週堂課檢查作業時甲就以各種理由推脫,比如沒帶,被父母儅垃圾收走等等。不得已時,我向家長詢問孩子回去寫作業的情況,可家長確對我說:「甲說老師沒有留任何作業」。於是家長徹底明白了事情真相,並告訴我,甲以前也有過類似情況,兩頭騙,騙完家長,騙教師。

類似這樣的事情很多,比如和我爭奪教具,連喊帶跺腳的對我發狂…… 甲也時常對我的穿著進行評價,但總而言之,用他的話講,認爲我穿的「騷氣」。一般教師聽了這話估計就該動手打學生了,但是我沒有,我問他爲什麽,他認爲穿的像政府官員一樣深色的才是正常的,其他顔色都騷氣。我當時就笑了,因爲我看他儼然穿的像個小老頭,毫無生機。真實生活中的人只要穿的大方得體即可,沒有必要爲了僞裝自己教學水平,而在日常生活也要西裝革履,當然正式場合肯定要注意穿著。甲喜歡暗紅色黑色,認爲嚴肅,其實恰恰是邪黨最喜歡的顔色。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沒有生機,喜歡暗紅色黑色的搭配,喜歡所謂的高品質,可卻做著大喊大叫,發惡鬥狠,欺騙父母和教師的事情,穿的再正式又有什麽用呢?但我也在想,我見到過的10個孩子有5個都是這樣,他們在學校都學了些什麽?他們幾歲大的時候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不到10年的時間,一個善良的孩子就變得如此狂暴,究竟學校、社會和家長對他們做了什麽?之後,我得到了答案。

聼甲說,在甲的學校,學生要學習思想政治類的課程,灌輸的都是邪黨文化,書裡面把階級鬥爭和強權粉飾一新,以便讓學生欣然接受,甚至讓學生背誦,不接受不背誦就不能及格,甚至不讓畢業。這個孩子這種課程學的相當認真,把假、惡、鬥當成「強者文化」在學,甚至在我的課上還給我炫耀他背誦的如何熟練,我當時制止了他宣揚這些東西,並替他感到難過,同時我告訴他事實真相,並給他舉例説明。學校不僅灌輸邪黨文化,還為邪黨文化提供實踐平臺,讓學生實踐「假、惡、鬥」的黨文化,從而變壞,變惡。學生與學生之間互相鬥狠比拼家庭地位班級地位,學習成績互相造假,學生小團體與小團體閒背地裡拉關係惡搞教師或同學,互不服氣的時候給對方設陷阱,甚至課代表或班級幹部利用權力故意加分減分(現在很多在校教師不批卷子,把答案給課代表,讓課代表批閲考試卷),有的利用家長和老師關係作弄對自己不好的同學……一些比較好的孩子,不參與其中,但也深受污染和欺凌。而至於學校與教師權錢交易,教師與教師,家長與教師,學生與教師的各種名利交易在大陸已經司空見慣了,不多舉例子了,都是邪黨文化導致的。

可能有的家長覺得我說嚴重了,甚至覺得那樣挺好,覺得培養出一個野蠻強者很好,我把家長的苦衷講出來,你再看看好不好。甲的家長每次電話裡都跟我訴苦,跟我説她管不了甲,甲的招數和手段不斷推陳出新,有時讓她身心疲憊,甚至生活中都會被甲捉弄,利用。家長也說,沒有一個講師能像我忍受甲這麽長時間。甲剛開始這樣的時候,家長還覺得甲不會在學校被欺負,很高興,可後來,甲爲了偷懶不學習或者要達到什麽目的,把這些手段用在家長身上的時候,家長就覺得自己如同一個無法抵抗小怪物的巨人。而且甲現在還喜歡聼亂七八糟的音樂,看不該看的髒東西…… 要我説,他的家長是一個作繭自縛的巨人,他們自己培養了一個小怪物。我跟甲的家長說:「他現在十幾歲,你們就對他無能爲力了,等他二十幾歲呢?等他40嵗,而你們家長老了身體不靈活的時候呢,他那個時候會怎麽對待你們?」。家長突然像驚醒了一樣,「哎呀,等我們老了,這小子可真不好說」。

寫到這裡,我想說的是,無論甲的家裡是什麽深厚的政府背景,也無論他家有多少錢,也無論他在學校地位如何,儅把黨文化(假、惡、鬥)當作「強人文化」去學的時候,最終就會變成一個像甲一樣的小怪物。這種例子太多了,李雙江的兒子,大家可以搜一搜…… 你再看看李雙江的近照,和他兒子出事前對比一下。

相信家長們不想把自己的孩子培養成這樣的怪物,當一個年輕的生命變壞時,後面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有的偷、搶、騙、毒、嫖……給家庭和社會帶來難以面對的後果和無盡的悲傷,所以家長們有必要讓孩子拒絕假、惡、鬥的邪黨文化,了解真相,將對孩子的未來人產生積極作用。

各位大陸家長,我身爲家長,看到大陸孩子們變的如此墮落,看到那些沒變壞的孩子們如此無助,心裡非常難過。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存在那樣一個環境裡。我相信你們也是望子成龍,那我們就努力起來,儘快讓孩子瞭解邪黨真相,不要把孩子變成邪黨文化的孩子,讓他們做一個健康、有智慧的孩子。

另外,我想勸告那些害怕孩子將來受到傷害而放縱孩子學壞的家長,「寧可我有能力欺負別人,也不叫別人欺負我」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善良的人不意味著懦弱,善良的人敢於締造和平,而懦弱的人才會挑動戰爭,往往善良的人擁有卓越的智慧和勇氣,能夠洞穿邪惡,並用智慧和勇氣制服邪惡。用邪惡來制服邪惡的人,或者與邪惡爲伍的人,雖然一時得意,可最終只會被邪惡操縱一生或自己的家人。

祝願天下的家長和孩子們,在明白真相後都有一個好的未來!抓緊時間退黨、退團、退隊,擺脫邪黨的精神腐蝕與控制。

一位家長、教育工作者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15 6: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