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8‧18集會 各界再聲援港人守護自由

8月18日,逾700人參與了在悉尼市中心的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悉尼報導)「我依舊認為這是一場有希望的抗爭」,聲援香港活動的學生Jared眸中透著堅定的神色說道。

8月18日,逾700人參與了在悉尼市中心的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香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集會開始前,悉尼首次聲援香港活動6月9日遊行的召集人Jared,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談了他對香港目前局勢的看法,「情況越來越嚴峻,但我仍抱著積極的態度。因為之前港人只是簡單的反對送中修例,但現在它已演變成為爭取民主的運動,所以我認為這種變化是積極的節奏。儘管警察對抗議者仍持續施用暴力並呈日益嚴重的趨勢,但我依舊認為這是一場有希望的抗爭。」

悉尼聲援香港活動的Jared認為,目前的抗爭已演變成為爭取民主的運動。(安平雅/大紀元)

對於中共使館8月17日警告各國以及澳洲政府「勿插手香港事務,干涉中國內政」,Jared認為非常荒謬。「我並不認同這樣的說法,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都市,它不僅是香港人的家,也是來自不同國家,特別是西方人士的家。他們是香港的一部分,也與香港的未來息息相關。所以當各國政府發表與香港有關的聲明時,是為了維護那些居住在香港的各國公民的利益。」

他認為中共港澳辦欲將香港反送中運動定性為「恐怖主義」的做法也是極為荒謬的,因為定義「恐怖主義」那應該是政府及警察的事,而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和暴力,甚至允許黑幫攻擊無辜市民與抗議者,這才是恐怖主義的行為。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悉尼大學學者塔特索爾(Amanda Tattersall)博士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上發言。(安平雅/大紀元)

悉尼大學學者、悉尼聯盟(Sydney Alliance)創始人及總裁塔特索爾(Amanda Tattersall)博士在發言時表示,她四週前就在香港,親自採訪了反送中運動中抗爭的人們。她認為中共想用當年雨傘運動時的離間手法讓港人反對學生,但中共錯了,這次,港人與抗議者站在了一起,我們也與抗議者站在一起,事情非常清楚,林鄭月娥必須下台,政府必須對警察進行獨立調查,我們要香港擁有民主。

塔特索爾博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認為全世界都非常關注香港目前所處的困境。因為這些關乎到民主,我們發表聲明並關注世界任何地方的法治,以及民主實踐。呼籲北京進行對話,呼籲港府聽取抗議者的要求,這是澳洲政府的責任與立場。我們會繼續關注,因為我們不想看到另一場天安門屠殺事件。」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澳洲工會新州分部祕書湯姆森(Michael Thomson)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上發言。(安平雅/大紀元)

澳洲工會新州分部祕書湯姆森(Michael Thomson)在集會上發言:「我們支持香港人以罷工形式反對引渡條例,讓所有普通民眾都成為這場運動的一部分,對鎮壓說『No』,對民主說『Yes』,我們認為人們有權進行工會運動,相信人們有權提出質疑,如果我們不這樣做將會一事無成。」

他表示,林鄭月娥及香港警察成為中共的傀儡,對和平抗議者使用催淚彈及暴力,我們將持續反對這樣的情況,我們支持香港民眾。我們呼籲澳洲政府支持香港抗議者提出的五大訴求。

「我們說團結很重要,我們與香港人在一起,與他們一起為民主、為人權而戰。」他說。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越南社區領袖阮先生(Paul Huy Nguyen)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上發言。(安平雅/大紀元)

越南社區領袖阮先生(Paul Huy Nguyen):「很開心能和你們並肩而站,我們想給北京的訊息是,『給香港以自由,勿干涉香港事務』,我們不願天八九安門屠殺重演,我們支持人權,我們反對在中國發生的踐踏人權的情況。我們與香港人一起為自由民主而戰。」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兩位親歷抗爭的港人在集會上分享了自己的經歷。

2019年8月18日,一位親歷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女士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上發言。(安平雅/大紀元)

一位來澳十多年的女士表示,最初不想出來講話,「因為我害怕,我想每一個前線的抗爭者都很怕,好怕被人起底,我能買機票回去怎麼能不出來幫忙呢?其實我們不需要怕,因為我們做的是對的事。」

6月9日那天聽到林鄭月娥說不會撤回送中條例時,她第一時間買機票飛回香港。回去後到添馬公園 「野餐」 ,和其他人一起靜靜坐在那裡,就遭遇了警方的催淚彈。

「感覺眼睛好痛,全身都痛。後來走到金鐘那邊看到警察拿著長槍,當時我很怕,也很生氣。有很多人只是出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警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始放催淚彈,包括向行人釋放催淚彈。好多子彈的聲音,我當時在想自己是不是身處在戰場上。」她說,「前線的年輕人在三十幾度的高溫下帶著防毒面罩,包著保鮮膜,他們不只是在保護身後的人,他們保護的是現在我們所擁有的人權與自由,香港加油。」

2019年8月18日,一位親歷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男生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上發言。(安平雅/大紀元)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留學生說,他是1997年出生的,趕上過2003年的SARS,2010年的反國教,2014年的占中,那之後他就來到澳洲讀書。今年7月考完試我就返回香港。「其實來澳洲這幾年,我有點小小的動搖,覺得香港沒有未來,在想辦法留在這裡,或早點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

但是當他回到香港時,看到大家口中那些80、90後,一路走出來參與,於是他也走上了街頭。

「我的一個朋友就在8月5日那天,我登上返回澳洲飛機那時,他在荃灣被捕。他與我同年,他不是廢青,是香港科技大學學生,他有大好的前途 。為什麼我們要戴著頭盔在前線與警察對抗。因為我們看到了我們的將來,其實我們一路都在掙扎求存。」他說,「香港人不是廢青,不是廢人。」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製作連儂牆。(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民眾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舉行的守護澳港集會,呼籲制止警黑暴力,落實港人五大訴求。(安平雅/大紀元)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