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民主黨初選二辯 20人競爭激烈

7月31日,民主黨第二輪辯論的第二日,拜登樹大招風,以1敵9。(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氣: 214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2日訊】在華人圈子裡,香港的消息太熱,把幾乎所有關注點都吸引過去。但在今天新聞拍案驚奇的節目裡,我們先喘口氣,靜待香港局勢的進一步動向,先來關注另一個戰場:美國2020年的總統選戰。

現在,美國2020選戰還在初期。根據美聯社統計,在野的民主黨有24個人宣布參選總統,今天的節目,我們會主要談民主黨的初選第二輪辯論。現在先說說共和黨,因為這邊川普一家坐大,情況比較單純。

共和黨兩參選人 自由派「進黨」挑戰川普

早在今年1月,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就信誓旦旦表態,向川普效忠,說是全黨無分裂地支持川普競選連任。但是到2月份,一個自稱是共和黨的老牌政客,突然宣布參選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人,挑戰川普。他是現年74歲的前麻薩諸塞州州長威廉‧威爾德,1991到1997年擔任麻州州長。

乍看上去,這個威爾德是太不識時務了,川普在共和黨內聲望是很高的!雖然有反對聲音,但那些人啊,掂量掂量發現自己根本不行,也就放棄了挑戰川普的機會。那威爾德咋就敢站出來呢?

我們一查他的履歷就會發現,這個人在2016年以前,還有2019年之後,是共和黨,在2016年到2019年之間這三年,他其實已經註冊成了自由黨。美國除了民主、共和兩大黨,還有很多小黨,但是在美國,沒有足夠的競選捐款,沒有足夠的選民支持,是沒有機會的。

那自由黨就是無數的小黨之一,他們有機會宣布參選,但也僅此而已啦,真正能衝出兩大黨包圍的,在現代選舉中一個都沒有過。所以在美國,主要就是民主、共和兩大黨,分別包攬一左一右,維持這個政治的平衡。

威爾德以前做共和黨州長的時候,他的經濟政策是保守的,社會問題上,是屬於自由派,所以他支持墮胎和同性戀。其實像他這樣經濟上保守、社會上自由的這類人,在美國不在少數,他們贊成川普的經濟政策,但是不滿意川普政府的社會政策,比如對同性戀和墮胎的態度。

那話說回來,這個威爾德呢,後來他的思想越來越左,2008年他還是共和黨的時候,就開始支持奧巴馬選總統,直到2016年正式離開共和黨,加入自由黨,還說自己是終身的自由派。

他2019年之所以又回到共和黨,就是想從共和黨內部打擊川普。按他自己的話說,這是挑戰川普的唯一方法。其實他就是個披著共和黨外衣的左派人物。但至少現在看上去,他基本沒什麼機會。

那說到這,簡單科普一下。有的大陸朋友可能會問,這個威廉‧威爾德怎麼一會兒是共和黨,一會兒是自由黨,一會兒又是共和黨呢?跳來跳去也太隨便了吧。美國的政黨跟中國共產黨不一樣,它沒有嚴密的組織體系,也不是統治工具,大家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隨意。

美國的政黨,可以說,主要就是為了「選舉」而存在,不同觀點的人走到一起,共同為同樣的政治目標努力競選。公民自由註冊,比如這次選舉,我喜歡共和黨,我就註冊成共和黨,下次選舉,我又喜歡民主黨,我就註冊成民主黨,你也可以哪個黨都不註冊,那你就是無黨派的獨立選民。川普以前就是民主黨,後來註冊成共和黨。但有很多人,是多少年立場都不變,那就是那個黨的忠實成員。

民主黨24參選人 角逐黨內提名

好,共和黨那邊的情況很簡單,我們說完了,就川普和威廉‧威爾德,他們哥倆。民主黨這邊可就複雜了,24個人!

2016年希拉里參選,幾乎所有民主黨人都給她讓路,包括當時的副總統拜登。大家都認為,克林頓家庭的希拉里,台前的、幕後的,都在支持她,民主黨都快成希拉里的家天下了。只有一個不知趣的倔老頭伯尼‧桑德斯跟希拉里對著幹,後來也不了了之了。但是呢,大選結果我們都知道,希拉里輸了!民主黨驚訝得下巴都掉了,到現在還沒撿起來。

2020大選開始,2016年憋著勁沒出來的,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一下子蹦出來20多人,他們唯一的共同目標,就是挑戰川普。

現在,2020選舉的初選早就開始了。初選就是美國各個黨派選出自己的總統提名人,電視辯論會就是篩選參選人的形式之一。參選人們各自提出不同的主張,然後要打擊對手、彰顯自己的主張多麼多麼好。

民主黨因為這次參選人多,辯論會舉行的比較早。今年6月底在佛州邁阿密,第一輪辯論已經結束。前兩天的第二輪辯論,7月30 、31號,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舉行,是CNN電視台主辦。每次主辦的電視台都不一樣,但基本上是美國幾個大的電視網輪流坐莊。每次辯論,也是各個電視台賺廣告費、賺收視率的好機會。

民主黨的前兩輪電視辯論,門檻都比較低,就是為了給更多參選人展示自己的機會。但第二輪辯論還是篩下去4個人,所以有20個人參加辯論,但是舞台也放不下,時間也會超,所以分兩天進行,每天10個人。

第二輪辯論首日 中間派與民主派爆路線之爭

第一天的電視辯論,民主黨就顯示出了嚴重的內部意見分裂。來自麻薩諸塞州的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還有弗蒙特州的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就是之前跟希拉里對著幹的那個老爺子,他們兩個的主張都屬於極左派。其他8個人是立場相對溫和,立場中間偏左的民主黨。

當天的辯論主要是在這兩派民主黨之間進行,沃倫和桑德斯2對8 。最受關注的議題就是健保。沃倫和桑德斯都主張「全民醫保」,其他幾乎所有人都反對。他們認為這是激進的主張,會消耗中間派選民的選票。溫和派解決分歧的主要方案是,保留公民的選擇權,就是大家想進入全民醫保系統的就進來,不想的,那還可以去私營保險公司自己買保險。

2020美國民主黨初選辯論,中間與激進派「路線之爭」,全民醫保成焦點之一。圖為伯尼·桑德斯(左)和伊麗莎白·沃倫( 右)。(Getty Image)

但是呢,沃倫和桑德斯這兩個激進派就說呢,別人的主張都弱爆了,不足以激勵足夠多的選民出來投票,難以戰勝川普。他們想用激進的、旗幟鮮明的主張來達到目的。這有點像川普2016年提出來的「邊境牆」主張,沃倫和桑德斯認為這個主張也是激進的,但刺激到很多選民出來支持川普。所以他們也想用類似「全民醫保」這樣的激進主張,來刺激選民。能不能達到目的那是另一回事哈。

美國為什麼還沒有「全民健保」?

其實「全民醫保」,很多發達國家都在這麼做,有一種說法是,美國現在是唯一一個沒有「全民醫保」的發達國家。那為什麼現在有人提出來還有爭議呢?這有幾個原因。

1)首先,這跟美國特殊的國情有關。本土的美國白人,很多人觀念還比較傳統,他們支持美國傳統裡那種小政府的概念,政府你不要干預我生活太多。我的生活不要依賴政府,大家自由,健保我想買就買,想不買就不買。而且我想買的時候我還可以貨比三家,挑我喜歡的公司,充分的個人自由、充分的市場競爭機制,這是美國人喜歡的。

你搞成全民醫保,不僅像大政府,還有點像「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那一套,很多美國人,特別是中西部的美國人,對共產主義這東西還是非常反感的;

2)其次,美國的全名叫美利堅合眾國,意思就是它是由眾多的州組成的,每個州都有自己的法律、自己的規定,包括醫保制度,自由度很高。你們聯邦政府搞全民醫保,等於也是在干預各個州的事務,手伸得太長,也有傷美國的國體;

3)另外,全民醫保,意味著要加稅。很多人會想,我沒有病,我很健康,我不需要買健保,我為什麼還要替別的病人分擔一份錢呢?而且美國啊,其實對老人、小孩、殘障人士、窮人等,美國已經有福利保障了,也就不需要全民醫保來保證他們了。

當然還有其他的具體的原因,這裡就不贅述啦。

所以沃倫和桑德斯的全民醫保主張,其實在大多數的民主黨人中,也沒有市場。在當天辯論上,反對他們的代表人物,是民主黨參選人中的一匹黑馬約翰‧戴蘭尼,他是來自馬里蘭州的前聯邦眾議員。

他的批評很直截了當,說民主黨不可能帶著全民醫保這種爛政策,還有很多激進左派的空頭支票戰勝川普,那會嚇跑中間派選民。也有人說呢,這些激進主張是把2020大選的勝利用聯邦快遞送給川普。

第一晚的辯論,中間派民主黨和激進派民主黨,顯示出深深裂痕,但是參選人之一的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市長皮特‧布蒂吉格,則呼籲找到平衡點,致力黨內團結。

有評論認為呢,綜合表現,沃倫是第一晚辯論的佼佼者。她和桑德斯立場相近,兩人在辯論中避免直接交鋒。另外呢,黑馬約翰‧戴蘭尼也表現不俗。

如果說第一晚的辯論,是民主黨中間派與激進派的交手。那第二晚的辯論,則是美國前副總統拜登「舌戰群儒」的個人秀。

拜登擁有豐富的從政經驗,是最有希望獲得2020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參選人。在2009到2017年,奧巴馬執政的8年間,他一直是美國副總統。在那以前,從1973年到2009年,他做了幾十年的德拉華州聯邦參議員。拜登今年4月25號宣布參選後,一直是民主黨參選人中的領跑者。

第二輪辯論第二日 拜登以1敵9

第二晚的辯論,拜登樹大招風,成了其他幾名參選人重點攻擊的對象。因為拜登是最有威脅的競爭者,只有把他撂倒,其他人才有機會。大家都看到了這一點。

其中,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與拜登的交手最受矚目。賀錦麗在第一輪辯論中,外界普遍認為她的表現最好,但這一次,明顯是拜登占了上風。

第二晚7月31日的辯論,拜登(右二)樹大招風,成了其他幾名參選人重點攻擊的對象。(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在辯論中,賀錦麗從健保、移民、種群關係和氣候變化等議題,向拜登發難。拜登也不像六月底第一次辯論那樣溫和,他這次辯論前就說,自己會避免過於禮貌。

比如在健保議題上,他回擊主張全民醫保的賀錦麗說,健保問題是美國公眾面對的唯一最重要問題,摸不著頭腦的計劃打不贏川普。拜登主張改進和加強原有的奧巴馬健保,他還用豐富和具有深度的政策制定經驗來說服和回擊對手。

說到這,需要插一個小貼士。拜登也比較反對全民醫保,因為他屬於中間派民主黨,中間偏左。但是呢,現在的民主黨已經不是90年代那個純粹的、溫和的中間偏左的政黨,就算跟三年前拜登卸任副總統的時候相比,也不一樣了。最近兩年多,民主黨內激進派勢力抬頭,現在,美國民主黨正面臨著是要更左還是要保持中立的路線之爭。目前中間派還是占多數,但是激進派的勢頭,也不能輕視。他們不僅提出全民醫保,還有人提出了《綠色新協議》這種要全面廢除化石能源的激進主張。

這種民主黨內的路線之爭,會威脅到他們的2020年大選的成績。而外界最期待看到的是,代表激進派的沃倫和桑德斯,與代表中間派的拜登一決高下;有的選民還提出建議,如果拜登以後拿到民主黨提名,應該選擇同樣是中間派的約翰‧戴蘭尼作為搭檔。

好,小貼士就到這裡。

話說回來。第二晚辯論,在台上的另一名參選人,紐約市長白思豪把幾乎全部火力,用來進攻拜登,特別是移民和種群關係上,但外界評論不是很給分,認為白思豪並沒有給拜登帶去傷害。

其他在台上的參選人還有新澤西的聯邦參議員科里‧布克,他與賀錦麗都是非洲裔,屬於有色人種,所以種群關係是他們手上的一張牌。

還有台裔美國人楊安澤,他的民調不是很靠前,但他的主張也是比較激進的,就是全民基本收入計劃,他說當選後,要每月給每一個美國人發1000美元,作為基本收入,每個月1000美元。楊安澤勝出機率不大,但是他這個主張是常被媒體拿來談。

民主黨下場電視辯論 9月休斯頓登場

民主黨的下場辯論,計劃是9月12、13號兩天,在德州的休斯頓進行。具體時間待定。這是第三輪辯論,民主黨提高了准入門檻,24個參選人,截至週四我們錄節目,只有7個人滿足條件,拜登、沃倫、桑德斯、賀錦麗,這些主要的參選人都在裡面了。其他人要趕緊在8月28號以前達標,才有機會參加辯論。門檻主要設置在民調支持率和選戰捐款兩個方面。

(滿足條件的7個人:
Former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New Jersey Sen. Cory Booker
South Bend, Indiana, Mayor Pete Buttigieg
California Sen. Kamala Harris
Former Texas Rep. Beto O’Rourke
Vermont Sen. Bernie Sanders
Massachusetts Sen. Elizabeth Warren

門檻:Candidates must meet both a polling and donor threshold: At least 2 percent in four national DNC-approved polls and at least 130,000 unique donors, coming from at least 400 unique donors in 20 or more states. The deadline to reach the qualifications for the September debate is August 28. )

好,民主黨第二輪辯論的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第一晚伊莉莎白‧沃倫表現最好,第二晚是拜登。其中,拜登是硬的黨內提名的最大熱門。但我們今天只是在說他在民主黨內的表現,初選後,任何人成為民主黨提名人面對川普,都不會是一場容易的選戰。

特別是拜登,已經被川普點名批評多次,包括他背負的奧巴馬時代的政治包袱,他對待中共較弱的立場,還有他跟女性互動的時候,一些不雅的動作,都可能成為他競選路上的障礙。

好,今天的拍案驚奇就到這裡,拜拜!

新唐人《拍案驚奇》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8-02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