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一國兩制」後 為何爆發多次抗議潮

專家分析認為,「反送中」抗議是「一國兩制」這個不可能體制的必然結果。圖為8月18日,170萬人在香港大遊行。(孫青天/大紀元)

人氣: 229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瑞凱德(Keith B. Richburg)教授8月16日在《華盛頓郵報》上發文稱,香港「反送中」抗議是「一國兩制」這個不可能體制(impossible system)的必然結果,中共對維護「兩制」不感興趣,更希望積極控制香港。

瑞凱德稱,「一國兩制」這四個字聽起來好像是一個好方案,鄧小平當年與英國政要會面時,試圖用這四個字來描繪香港的未來,但他實際上在試圖彌合一個「不可能的鴻溝」。

「一國兩制」將允許中國(共)取得香港的所有權,同時使香港的開放,自由的市場體系在「高度自治」下保存完好。但事後看來,「這種未經考驗的想法往往註定要失敗」。

「一國兩制」行不通 香港一回歸中共便加緊控制

「從來沒有一個專制的、共產主義的一黨專政和平地吸收了一個現代的、複雜的、准民主的資本主義領土。從來沒有一個享受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信息自由流動和有限自由投票權的人自願放棄這些權利,而願意與一個經常無情打壓這些自由的國家融合在一起。」瑞凱德說。

他認為,自6月9日起爆發的震撼香港的抗議遊行是「一國兩制」概念中「固有的,未解決的矛盾的必然結果」。

《紐約時報》8月13日的一篇報導也持類似看法。報導稱,1997年中國從英國手中收回香港,標誌著一場政治實驗的開始。該實驗要將北京標誌性的威權主義與一個公民自由的堡壘結合起來。但目前的這場抗議,則暴露出那場實驗中固有的衝突。

瑞凱德稱,中共故意模糊「一國兩制」方案將如何運作的關鍵細節。港人在這一方案下是否能夠成功實現「高度自治」不是依靠任何鐵定的執法機制,而是取決於執行它的關鍵政黨-中國共產黨,取決於中國共產黨是否會將允許香港在回歸後保持50年不變。

英國人認為,他們已經制定了一項協議,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是一項具有約束力的國際條約,即使其沒有具體的執法機制,但也能允許他們自己在監督香港事務方面發揮著持續的作用。然而,瑞凱德稱,在香港回歸後不久,中共就開始積極尋求對香港的控制。在1997年之後,中共政府將所有香港事務看成是「內部事務」。

台灣國防部發行的軍事專業中文報紙《青年日報》稱,香港1997年起實施「一國兩制」,當時鄧小平曾對香港許下「50年不變」的諾言,但香港的主權轉移後,中共領導人所保證的「一國兩制」就已完全走樣。

於是,香港人民開始反擊,保護他們的自由。瑞凱德說,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到街上舉行大規模抗議。

抵制中共控制 港人力保自由的幾個主要抗議

2003年,在北京的授意下,時任香港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試圖推行一個嚴厲的國家安全法,這將賦予警方更廣泛的潛力,對涉嫌「叛國」和「煽動」罪的人士進行無證搜查。許多香港人擔心,這會被用來扼殺政治異議並為自由言論定罪。於是香港街頭擠滿了五十多萬抗議人群,迫使該法案最終被撤回。

2012年,當地方政府試圖將中共的「愛國主義」教育引入香港學校時,香港學生和家長走上了街頭。 抗議者呼籲政府放棄這項計劃,他們擔心該計劃將導致用共產黨的宣傳對兒童進行洗腦。

2012年港民走上街頭,抗議中共的洗腦課程。(孫青天/大紀元)

新課程的主要特點是教授一本名為「中國模式」的小冊子。這個小冊子不提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不提文化大革命,也不提其它讓數百萬人民喪命的政治運動。對共產黨的統治進行了片面的、完全正面的描寫。該教材高度讚揚共產黨政權的優越性,把一黨制度形容為「進步、無私、團結」。教材還批評多黨民主制,稱其不利於民生,因為「政黨惡鬥,人民當災」。

當時一名香港家長在《紐約時報》上發文說,手冊只是一味為政府唱讚歌,卻不提政府的過錯——例如,民主和言論自由的缺失,無處不在的侵犯人權行為和腐敗泛濫。

「我要我的孩子愛我們的國家,但我不想要他們愛上一個虛假的形象。」該家長說。

在香港人大規模的抗議下,這個教學計劃最終被撤回。

2014年,香港爆發了大規模「雨傘運動」。這是一系列爭取真普選的公民抗爭運動。抗議者要求政府進行政治改革,使港民真正有權選舉他們的行政長官,同時要求時任特首梁振英下台。

在目前的體制下,香港領導人由一個約1200人的委員會選出,該委員會成員多數是中共盟友。大多數抗議人士抱怨說,他們感到自己毫無政治權力。

香港民主黨創會主席李柱銘2014年在《紐約時報》上發文稱,通過拒絕讓香港人享有民主選舉本港領導人和全體議員的權利,同時加大干涉香港人的自由,中央政府正在破壞1997年建立的、保護香港民眾基本權利的政治框架。

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浦慧恩/大紀元)

「雨傘運動」雖然最終沒能使香港獲得真普選,但迫使代表中共利益的港首梁振英放棄爭取連任。

今年以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修訂「引渡條例」,容許把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引發港人大規模抗議遊行。林鄭聲稱該修訂法案填補了一個漏洞,但瑞凱德稱,「她是不誠實的。香港與其它20個國家而不是中國簽訂了引渡協議是有原因的。」

瑞凱德解釋說,大陸的司法制度由共產黨控制法院。酷刑和虛假供詞到處都是。檢察官定罪率為99%,囚犯經常被拒絕給予治療。

《華爾街日報》此前也曾報導說,香港政府的引渡條例修訂是試圖實現北京方面的一個長期願望,後者多年來一直希望與香港達成一項引渡協議。

中共的司法體系缺乏透明度,定罪率較高,與香港基於英國模式的普通法體系幾乎完全不同。中共官員也有利用法庭打擊異見人士、虐待嫌疑人及禁止嫌疑人尋求律師幫助的歷史。在香港,嫌疑人被推定無罪,有權接受符合國際公平標準要求的審判。由於擔心其司法獨立和人權記錄,中共一直被排除在香港的引渡協議之外。

香港正處於十字路口

瑞凱德認為,香港現在似乎已經到了十字路口。中共似乎對維護「兩制」不感興趣,而更希望積極主張控制香港。抗議者似乎知道他們沒有別的辦法可以阻止香港變成中共控制下的另一個城市。抗議活動不可阻擋的勢頭正與共產黨不可動搖的目標相衝擊。

瑞凱德認為,「一國兩制」的形式現在似乎已死。這種形式也肯定不會被台灣接受。「一國兩制」的概念本身就是「構思錯誤、不切實際,也不詳細」。從一開始這就是一件愚蠢的事。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表示,香港的抗議證明「一國兩制」絕對不可行。

香港民主黨創會主席李柱銘今年1月在台北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香港必須實施基本法規定的真民主普選,否則「一國兩制」絕不可能實現。

「沒有民主,好像現在一樣,你看香港,那個特首每一個都是,永遠都是聽話的,再大的事情,他們永遠都不說什麼。現在更清楚了,每一個大事情,他們都站在中央(中共)那一方,跟香港社會完全不同。」李柱銘說。

李柱銘表示,香港人珍惜民主自由法治等核心價值,不過,中共2014年白皮書提出「全面管治權」,與「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相衝突。

他認為,香港在中共的統治下,不是「一國兩制」承諾的「維持不變」,而是現在「不停地在變」。

今年6月起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遊行,抗議者的訴求從最初的要求港首撤回修訂「引渡條例」已經擴大到要求港民獲得真普選。中共負責香港問題的最高官員張曉明在8月初的一個會議上,拒絕了抗議者的自由選舉要求,明確說明,中國(共)政府不會考慮任何不允許北京對候選人名單進行篩選的選舉制度。張曉明說,如果不進行篩選,就等於放棄對香港的控制。#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8-20 10: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