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留學生撐港府 過來人分析背後中共因素

世界各地都出現了支持香港民眾的「連儂牆」,圖為多倫多的連儂牆。(Philip Lau/大紀元)

人氣: 20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簡編譯報導)8月21日,《洛杉磯時報》刊登了人權觀察成員王亞秋(音譯,Yaqiu Wang)的文章,文中揭示了海外留學生被中共洗腦的現狀,下面是文章翻譯(經過編輯):

美國人很難理解,為什麼那麼多接受西方教育的中國海外學生,會與香港抗議者發生激烈衝突。那些留學生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英國的香港人民主集會上,試圖大喊大叫,壓倒香港人,有的還對港人進行挑釁。

我不同意這些中國學生的親北京情緒,但我了解他們,因為我也曾經是他們中間的一個。

我到達海外不久,當看到流亡藏人在華盛頓的中共大使館門前抗議時,我無法理解他們。藏人對中共建造的高速列車和漂亮的建築物不滿意嗎?藏人與中國人做生意不是能賺更多錢?我問了一個西藏朋友——她在印度難民營出生,父母在共產黨的子彈中逃離西藏。

我很感激藏族朋友耐心解答問題,領我走出歧途。即便如此,我花了幾年時間,才能在情感層面上了解到藏人的痛苦。我以前對西藏的看法完全受到中共宣傳的影響,這些宣傳說,中共讓西藏人擺脫了農奴制,給他們帶來了繁榮和幸福。由於政府的審查,我無法在國內獲得藏人的意見,所以我無法理解藏人為了抗議他們的語言、文化和身分被毀滅而被迫自焚。

研究表明,海外大約150萬的中國留學生,仍然依賴中共嚴格審查的互聯網和媒體獲得信息。所以這是為什麼他們會積極抨擊香港抗議者。但除此之外,還有更深刻的原因。

對於那些在信息完全被控制中長大的人,(他們)那些被教導的觀念根深蒂固,接受一個相違背的想法並不容易。這需要你有天生的好奇心、不斷閱讀未經審查的信息和自我反思能力,而中共不會鼓勵中國人具備這些能力。

要從身上扒掉那些謊言及觀念,可能需要一輩子的時間,我十年前離開了中國,但今天我仍會偶爾質疑一些事情的真實性——就因為我在中國學校學到的是另一個版本。

當中國學生走出國門學習時,他們需要努力適應新的教育體系,經常在課堂上、日常生活中和網上面對完全不同的觀點, 假設他們已經被「中共政府洗腦」,那麼他們會發現自己的觀念受到攻擊,並歸咎於「西方充滿偏見和敵對」。

這有助於理解,為什麼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大學校園裡,支持香港的海報一再被拆除。該大學的主要中國學生團體發表聲明稱這些海報是「對中國的侮辱。該團體堅決捍衛祖國的團結……堅決反對任何企圖分裂中國的行為」。這種語言直接來自於中共政府的宣傳詞彙。對於這些學生來說,他們被灌輸的思想是他們爭論政治問題的唯一方式。

這無疑是中共想達到的目的:多年的教育讓你相信,如果擁有自己的想法並說出來,就可以受到嚴重報復,於是你會逐漸學會放棄自己的思想。

當我在中國上學時,面對「毛澤東思想的科學體系」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等這些難以理解的概念,我告訴自己不要去思考它們的意義,而只是為了考試而死記硬背。當你生活在共產黨統治之下時,不思考就是一種自我保護方式。

甚至人們情緒都是由中共校準的。我們被「教導」對某些事件應該感到高興、悲傷或憤怒,但從不思考一下為什麼。 1997年初我的一位朋友從大陸移民到香港後不久,鄧小平去世了。當時是一名中學生的朋友前往中聯辦致哀。當他離開大樓時,一名當地的香港記者問他為什麼哭。 「那時我呆住了」,他說, 「我為什麼哭?我真的不知道。」

儘管很難讓這些中國留學生接觸到不同的思想,但外界繼續與他們互動也很重要。有的學生是被迫為中共辯護,因為中共長期在世界各地的校園監督中國學生。

儘管最近發生了中國留學生積極壓制不同聲音的事件,但很多中國學生渴望獲知外面的世界,並可以被說服。因為我了解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所以現在從事人權工作。從長遠來看,今天在國外生活的中國學生,有可能在國外接受自由思想後,是最適合回國後為中國制定新方向的一群人。#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8-23 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