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忠魂入清人夢

文/杜若
景山

景山又稱煤山、鎮山、萬歲山,是一座人造山。圖為北京景山涼亭和白塔,取自《甘博的攝影集》。(公有領域)

  人氣: 27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從明朝末年至清朝道光年間,時間跨度二百多年。崇禎皇帝煤山自縊身亡後,一位忠臣也以身殉國。

二百年的歲月,早已物是人非。誰還記得當年殉國的忠臣烈士?後來,明末忠魂進入清人夢境,以事相託。這場特別的時空之旅,成為追憶歷史的契機。

兗濟道官署在兗郡城西,原先是明朝都閫府的舊址(編註:都閫(音督捆),統兵在外的將帥)。有一年,觀察使某公到任後,喜愛官署西邊的一塊空地,於是在這種植花草,開挖池塘灌注泉水,搬來石頭堆成假山,修建小亭,在這裡和賓朋酣宴吟詠或者賞玩古文物,以此為樂。

夜雨秋燈錄》的作者宣鼎在滋陽作幕僚時,公子某司馬擺下酒席,邀請他赴宴,他們一起登上假山,欣賞風光。

宣鼎看到西牆外有一個方形的土台,長約二丈左右,高達五尺多,非常寬廣平整。如果根據地勢,堆造嶙峋小山,周圍再建造走廊屋舍,那麼園林的景致必是石路蜿蜒,曲徑通幽,整體景觀必會更勝一籌。他在心裡琢磨著,但並沒有說出來。

一番暢飲,眾人都醉了,宣鼎提著燈籠回到臥室,朦朦朧朧進入夢鄉。他夢到一位貴人,身穿紅袍,頭戴紗帽。看他的面容淨白又多鬍鬚,高隆的額頭上襯著一雙長眉,在中庭徘徊。

一會兒,有個童子來投名片,聲稱「曹公前來拜訪」。宣鼎剛要看看名片,但見貴人已經進來了。那人儀表堂堂,拱手高坐,仔細地端詳宣鼎很久,說:「白天,你看見的那個土台,是否知道那下面是我安葬的地方?魂魄所棲,並不可作為遊覽之地。當日,我倉卒為國捐軀,既沒有留下碑誌,又沒有人為我立祠堂。遺憾史書都沒有記載,故而感到寂寞。既然你著作《夜雨秋燈錄》,何不記下我的事蹟,以後若有官宦到此遊覽,也好知道那裡安葬著故人,不致於唐突造次,這不是一場巧合的機緣嗎?」

宣鼎心裡承諾,但還想再詢問一下細節,卻不知何故牙關緊閉,始終說不出一個字。這時貴人起身,宣鼎唯有拜送。那位貴人說:「翌日,我將派人告訴你我的名字,屆時可以略見一斑。」說罷,那人一面行走,一面吟詠,曰:

「寒泉百尺吐長虹,多少風雲在甕中。遺蛻縱教黃土壓,精靈已逐鼎湖龍。
回首燕臺策馬行,征途順訪綠楊營。慘聞帝抱虞淵痛,國破家亡敢再生。
愛妾隨身字窅娘,一般殉節共流芳。行人莫當胭脂井,玉虎偷窺水尚香。
千古崇窿土一臺,金蠶飛出總堪哀。年年風雨清明節,若個梨花麥飯來。
忠義光能燭九淵,閒攜桃葉岱雲邊。何須短碣題名字,杜甫南樓一散仙。」

吟罷,貴人回首看著宣鼎,向其揮揮手,仿佛示意他就此止步,不必再送。宣鼎正在疑惑徬徨之時,忽覺腳下猶如誤踏滄海,頓時從夢中驚醒。

他躺在床上,默默地回憶貴人吟詠的詩句,依然歷歷在目,記得一字不差。於是將貴人的囑託記了下來。

次日傍晚,恰逢一位幕僚前來,於是宣鼎問他關於土台之事。幕僚神色凝重地說起前朝往事。這時宣鼎才知,原來土台下面有一口井,是明朝忠臣曹廷楨的死難之處。

昔日崇禎十七年(1644年,甲申年),曹公正準備進入都城,途經此地,拜訪友人。忽然,偵察員來報,說煤山生變,崇禎皇帝在煤山自縊身亡。一夕之間,曹公就成了亡國之人,他捶著胸脯大哭,說:「我不忍違心事奉二主!」因此縱身投井殉國。

當地人感念他的忠義,於是關閉了井闌,並在井上覆蓋黃土。由於此地臨近官衙,不敢作為墳陵,然而人們也不忍心見曹公再酌黃泉,於是將此地築成平台。

時光轉眼飛逝,至道光年间(1821年—1850年),觀察使某公到這裡做官。他的小妾素來驕橫,蠻不講理,也是河東怒獅。夏日的一天,那小妾見這裡綠蔭濃密,四面涼風習習,於是簪花傅粉,穿著短羅衫,坐在土台上納涼,並且翹著雙腳,吸著水煙,與眾婢女大聲喧嘩,吵鬧不休。

忽然,那名小妾大叫一聲,遂即倒地,猶如發癲。她面色青紫,雙目瞪視,口吐白沫,卻作崑山口音,罵到:「淫娃,你是什麼東西,敢在這裡撒野?此處雖然涼爽,然而下面是我的墓穴。你一個婦人,坐在我的屋頂上,豈不是太傲慢了?而且你濃妝豔抹,吸著水煙,成何體統?念你丈夫也是一個讀書人,怎能沒有家教,想必是懼怕你的淫威吧?我實在不能饒你。」說罷,那名小妾自批臉頰,狠狠地打自己。眾婢女驚慌而逃,趕緊去請某公。

某公到來之後,聽到小妾的口音不對,知道她犯煞,趕緊叩拜認錯,乞求寬恕。曹公的忠魂說:「我家也有婦人,假如在你家的屋頂上不知禮節,放蕩地坐著,你心裡什麼滋味兒?」

某公說:「婢子實在無禮,我會嚴厲斥責她。既然您安葬在此處,懇乞相告您的姓名。」那忠魂高聲說道:「我是明朝大臣曹廷楨。」

此後,那名小妾收斂了淫威,不敢肆意造次。觀察使某公派人打聽曹公家鄉的父老,都說有此人,有此事。但他官至何職,一同死難的還有誰,是否還有子孫,卻是不得而知。

待幕僚離開後,宣鼎回憶起夢中的景象,那位身穿紅袍,頭戴紗帽的貴人,很可能就是曹公啊!

夕日餘暉照射到樹蔭之下,宣鼎心有所思,既然忠靈能自如地進入他的夢中,曹公又是何等英靈?他特別記下此事,也不負忠魂入夢囑託。@*#

事據《夜雨秋燈錄》卷1《忠魂入夢》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伯行,字孝先,號敬庵,河南儀封人,清朝康熙年間著名的清官,歷任內閣中書,福建、江蘇巡撫,禮部尚書等。他嚴於律己,愛護百姓,不貪名利,深受康熙皇帝的器重和百姓的愛戴。康熙稱讚其為「操守為天下清官第一」。
  • 劉健出生一個多月後,一天,一位僧人化緣路過劉家大門,看到了小劉健。他指著嬰兒說:「日後這個孩子七死而不死。過了四十,官至一品,壽過一百。」
  • 崔玄暐之所以能夠為官清廉正直,不屈服於武則天時朝中的邪惡勢力,不阿權貴,這與其母親盧氏,對他的教誨密切有關。
  • 一位有道德的正人君子,並不會因為他人看不到就放縱自己。春秋時期的衛國大夫蘧伯玉,就是這樣一位「不欺暗室」的君子。
  • 明 劉俊《納諫圖》。(公有領域)
    大唐賢才燦若星河,有人光耀青史,流芳千載;也有人寂寂無聞,但其威望卻能攝服富豪貴族。本篇介紹的唐朝大臣許孟容,時人稱其「有大臣風采」,我們就來領略這位先賢的風采。
  • 卞壼雖罹患背瘡,但為了儘早平定亂軍,他身先士卒,英勇殺敵,最終不幸殉國。他的兩個兒子也追隨父親,殺入敵陣,二人也相繼戰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