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法律解決不了的「高空拋物」亂象

(大紀元圖片)

人氣: 8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6日訊】今年以來,中國存在多年的「高空拋物」亂象突然被陸媒聚焦報導。儘管「2016、2017、2018這三年,全國法院審結的高空拋物墜物的民事案件有1200多件」,並且「有近三成因為高空拋物墜物導致了人身損害」、甚至「31件裡有五成造成了被害人的死亡」;但這類事件似乎在數月前,才開始被陸媒關注。

對於這種高發、可致死的亂象,中國不僅是媒體反應遲鈍,連法律界也慢半拍。儘管惟一能用來處理「高空拋物」案的「侵權責任法」已在中國施行了9年,但中共麾下的立法者們卻似乎才意識到,「誰來調查」、「依什麼法」其實都未明確、還要「進一步研究」。

這兩天,中共最高法有負責人終於發話了。他指出,「在審判實務中普遍存在著直接侵權人難以查找的問題,導致打擊和震懾的力度不夠」。雖說「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七條已規定,「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但該負責人仍然表示「範圍難以確定」、「執行非常困難」、「整個案件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並不是太好」。

對於「高空拋物」這種由缺德所導致的亂象,若非得強行用法律手段來解決,其效果不可能有多好。況且,所採用的法律還是「使無辜之人受過」的「連坐」惡法,可想就更難以臣服人心了。有人指出,這是「一人得病,全樓吃藥」。可見,在中國人看來,「高空拋物」根本就不用上升到法律的高度。說白了,只是「病」而已。

從被拋出的墜物種類「小到未熄滅的菸頭、水果、垃圾、大到煙缸、菜刀、玻璃、建築材料」,以及在過往發生的100起案件中,96%的肇事者都是成年人的統計結果來看,中國絕大多數的「高空拋物」者,至少在拋出東西的那一刻,是病得不輕的。

這不禁讓人想起今年2月中科院發布的一份報告。其中顯示,48%的受訪者認為「現在社會上人們的心理問題嚴重」,僅有12%的受訪者認為「不嚴重」,還有74%的受訪者認為「現在的心理諮詢服務並不便利」。這足以表明,如今有大量的中國人都處在心理失衡、極度渴望宣洩的發病期。

正如重慶那樁公交車墜江事件發生之後,有律師卻道出了法律之外的肇始之因。在他看來,「司機、乘客、以及那個發飆的中年婦女,看上去是他們彼此廝殺,但事實上,他們又都是受害者」。那句「仔細想想那個撒潑的婦女,甚至她就是我們每一個人」;「誰又敢保證,下一個發飆的不是我們自己」,足以引發全體國民的反思。

何清漣女士在其撰寫的《是誰把中國變成一個精神病大國?》一文中指出,「中國不同程度的精神病患者無論是絕對數量之眾,還是占人口比例之多,當稱人類歷史上空前之紀錄」;而「這一紀錄相信在百年內除中國自身繼續刷新之外,世界上無其他國家可能趕超」。

既然是「一個精神病大國」,那麼就該在治病上用心,而不是在治人上用心。更何況,中共出台的惡法不僅「找不到罪魁禍首」,還可能釀造冤案、讓沒毛病的人吃錯藥。這難道不是另一種失心瘋?長久以來,中共嚴懲不同種類的精神病患者,正是出於對真相、對任何異見的極端恐懼。

首先,中共是「把中國變成一個精神病大國」的始作俑者,這才是中國社會的真相。因此,中共要推卸責任、掩蓋真相。其次,制訂惡法、對異見者進行栽贓、嫁禍,也正是中共擅長的伎倆。只要假以名目,中共就會把所有推到對立面的人民、哪怕是無辜者或好人,都一網打盡。

正如何清漣女士所披露的,「《瞭望》新聞週刊那篇文章說得很清楚,由於精神病院不足,將由司法機構代行收治一些青壯年精神病人」;「具體做法是即將異見者與社會不滿情緒的表達者均視為精神病」。此外,「鑑定者不是專業醫院,而是中國的基層組織街道辦、村委會與鄉鎮政府」。

如今,對於「高空拋物」者,中共乾脆抹去「精神病」一說,甚至不做任何鑑定,而是直接通過「司法程序」來解決。然而,幾年下來,「高空拋物」愈演愈烈,無辜躺槍的「鄰居」也悉數增多。這就足以讓人對那條「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的荒唐惡法產生強烈的質疑。

既然法律條文有問題,中共麾下的立法者們就得背鍋。而人大常委們為了甩鍋,就會把責任推給司法。於是,儘管「法律文書網站Openlaw」已公布了「100起高空拋物案判決書」,但人大在最近針對「侵權責任法」的「三審」中,卻突然反問「應當依法及時調查」的「有關機關」指的是誰?「這裡沒有調查主體,誰來調查?」此外,「依什麼法」也要再「進一步研究」。

人大假裝不知情,法院的判決書就失去了法律效力。而司法機關也可能會被扣上「未按法律執行」的帽子。加上人大副委員長曹建明建議,「應將依法及時調查的『有關機關』明確為『公安機關』」,那麼以後針對「高空拋物」搞「連坐」、炮製冤案的,就只能是警察了。

儘管事到如今,中共的立法機關企圖把責任都推給警察,但在無數有識之士眼中,授予警察過度執法、炮製冤案權柄的,仍是中共當局。不少中國人發現,在中共一手遮天的極權體制下,淪為打手的警察、淪為棍棒的立法、司法機關,最終都將成為中共的替罪羔羊。而對於置身在暴政之下、毫無安全感的中國老百姓來說,人人被逼瘋、被成為「精神病」,也不是什麼天方夜譚。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8-26 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