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雲南第二女子監獄 致人傷殘死亡的酷刑(3)

(從左至右)被雲南第二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史喜芝、沈躍萍、王蓮芝。(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125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8月28日訊】20年來,至少有250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遭受各種迫害,其中4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致殘,許多人在出現生命危機後才被「保外就醫」。該監獄的迫害手段邪惡殘酷、方式多樣,其罪行罄竹難書。

接上文:雲南第二女子監獄 致人傷殘死亡的酷刑(2)

二、迫害致死案例

優秀婦幼保健醫生沈躍萍被迫害致死

沈躍萍(明慧網)

沈躍萍,當年49歲,玉溪市婦幼保健站醫生。沈躍萍在家是位賢妻良母,在單位是位醫術精湛、深受病人愛戴的優秀醫生。2004年12月,沈躍萍、普志明夫婦等被綁架,沈躍萍被非法判刑5年。

在5年的監禁中,沈躍萍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集訓監區,因拒絕所謂的「轉化」(放棄修煉),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就被關「禁閉」,一直被關了3年。

沈躍萍每天被強迫坐小板凳十五六個小時,保持一個姿勢不准動,坐姿不正隨時,被監視她的犯人毆打、辱罵,掐和用針扎等。半個月才准洗一次澡,平時不准洗臉、腳。每天只准上三次廁所,來例假也不准買衛生巾。

關禁閉後,沈躍萍被強迫吃不明藥物。她不吃,獄警就把藥磨碎後拌在飯裡。沈躍萍吃了這樣的飯,整天不停地咳嗽,被折磨了8個月,把肺給咳爛了。

沈躍萍在女二監這個魔窟裡被折磨了4年多的時間,直到奄奄一息才被從禁閉室送到醫院,送醫院之前,沈躍萍已經休克了5個多小時。

2009年5月12日上午,沈躍萍的丈夫普志明接到女二監獄政科的電話,說沈躍萍已經下病危通知了,當時沈躍萍被送到昆明市工人醫院附二院搶救室,

急救中的沈躍萍。(明慧網)

即使沈躍萍已經病危了,獄警仍然24小時看守著她。

2009年5月15日,家屬把沈躍萍轉到昆明市第三人民醫院傳染科,科主任說沈躍萍的肺部已經爛完了,就像一床爛棉絮,已經晚了。

2009年7月16日晚,沈躍萍含冤離世。

史喜芝被獄警長期施予毒性藥物 獄中死亡

史喜芝(明慧網)

史喜芝,當年60多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4、5月間在家中被綁架,非法祕密判刑4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四監區、五監區(集訓監區)。

由於史喜芝不放棄修煉,被獄警長期使用破壞中樞神經類藥物,導致血壓增高。2005年在被關「禁閉」期間,每天從早上6:20起床到晚上11:00,她被強制坐在光板床上,要保持一種姿勢,後來又被強制從早到晚站軍姿,不准梳洗,每天只准上廁所三次,限制喝水,剝奪了人基本的生存權。

2005年3月8日深夜,監獄突然打電話給其女兒說史喜芝病危,據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獄警用電棒電擊後出現生命危險後送醫院搶救的。

2005年3月17日凌晨,搶救無效,史喜芝含冤離世,監獄對外稱她患病死亡。

七旬老人王蓮芝被施放不明毒藥致精神失常死亡

王蓮芝(明慧網)

王蓮芝,當年73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於2008年4月15日被綁架;2008年8月7日,被劫持到省女二監迫害。為了「轉化」王蓮芝,集訓監區管教隊長楊歡等把她關進禁閉室。

在禁閉室王蓮芝每天被強迫端坐在光板床或小木凳上16個小時,不准動,不准閉眼,身體稍有移動,就會被「包夾」謾罵、毆打,還不准梳洗等,不得換洗衣服等等。

2008年11月10日,王蓮芝的兒子終於見到母親。此時王蓮芝雖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後女二監獄對王蓮芝施以不明藥物,導致其「精神失常」,身體狀況日漸惡化,整口牙齒鬆動脫落,持續劇烈頭痛,最後幾乎成了植物人。

11月27日,監獄為了推卸責任,通知她兒子去監獄。她兒子說:「十幾天前母親還好好的。」警方告之是市精神病院鑑定的「精神分裂症」,並說:「你母親不吃高血壓的藥,就拌在飯裡」。兒子怒責:「另外還拌有什麼藥?」警方不敢回答。

2009年1月7日,家人費盡周折,將幾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蓮芝保外就醫接回家中,後送到昆明市醫院搶救。期間老人一直處於昏睡狀態,後搶救無效,於2009年11月27日含冤去世。

三、典型迫害案例

萬喬英被綁成「大十字」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

萬喬英,當年60歲左右,個舊雞街冶煉廠法輪功學員。2006年,在女二監被4個「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看守,不准煉功,長期被罰站、關「禁閉」,被關押在稱作「黑洞」的小號裡。

她曾被綁成「大字形」強行注射不明藥劑,獄警還在飯中加入不明藥物,讓人用勺子撬開她的牙齒強行灌藥,致使她出現全身極度衰弱。監獄害怕承擔責任,趕快通知家人接回「保外就醫」。

被接回家的萬喬英,身體極度虛弱,走路無力、直不起腰、兩眼發直、手腳僵硬,神志不清、 生命垂危。

關禁閉室長達一年多 方世梅遭迫害致命危

方世梅,文山州法輪功學員,2003年被綁架,遭非法判刑5年,被祕密劫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因拒絕寫所謂放棄修煉的「三書」(《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被四次關禁閉,長達一年多時間。

在禁閉室,每天罰坐17個小時,不准與任何人接觸、講話,不准吃飽飯,不准梳洗等,因而全身腥臭,包夾受不了把鼻子捂上。

長期折磨和藥物迫害使方世梅神志不清,變得痴呆木訥、極度衰弱、生命垂危,監獄為推卸責任,給她辦了「保外就醫」。

何蓮春遭十多年冤獄虐待 五年嚴管 上百次野蠻灌食

何蓮春(明慧網)

何蓮春,1970年11月7日生,蒙自市文瀾鎮法輪功學員,她15歲就患十多種嚴重的疾病。1996年7月,修煉法輪功後全身疾病消失,重獲新生。

何蓮春2次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累計刑期17年。兩次在雲南女二監共遭受了15年半冤獄、「嚴管」5年,上百次野蠻灌食的殘酷迫害,九死一生。

何蓮春於2009年10月15日第二次被劫持到女二監六監區,因拒絕「轉化」,遭監獄5年多的嚴管迫害,嚴管期間被長時間罰坐「小凳子」,每天十六七個小時不准動,被限制上廁所、喝水、睡覺、洗漱等。

2012年有10個月的時間不讓她洗漱,近一年不准上衛生間,只能尿在褲子裡捂乾,有一次她尿在裝垃圾的簸箕裡,被包夾犯徐紅英把她推倒並把她的頭按到尿裡,還用穿皮鞋的腳使勁踢她,導致起臀部全部青紫。由於長期憋尿,大小便早已不正常了。

法輪功學員劉翠仙在獄中親眼見證,包夾犯人在何春蓮的飯碗裡放入白色粉末的無名藥粉用水調好後和飯拌在一起。

為反迫害何蓮春進行了20多次絕食抗議,監獄對何蓮春進行了上百次的暴力灌食,灌食時使用監獄特製的大勺子塞進她嘴裡,插至喉嚨,喉管都插爛了,每天灌三次,灌食導致她口腔、鼻腔潰爛、流血,使她內臟的很多器官受到損害,被迫害後兩次病危住院,醫院下了病危通知。

監獄還剝奪了何蓮春通信、會見家人的權利。第二次入監後,何蓮春經10年的殘酷迫害,九死一生,於2019年2月2日出監獄回到石屏縣家中。

四、女二監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及犯罪惡行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分責任人目前已有74人上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的追查名單。

監獄長楊明山

楊明山,男,原監獄長(後任黨委書記、政委)。楊明山繼王齊任女二監監獄長後,緊跟江澤民集團,積極執行邪黨政法委、「610」迫害法輪功的指令,為了取得「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政績,將處罰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坐小凳子長達15個小時)的違法行為,以及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邪惡行徑說成是監獄的權利,是合法行為,詭辯說這不叫體罰。

當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指控:監獄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罰坐15個小時是違法的體罰行為時,楊明山說:「關於你們的控告檢舉信中說的對法輪功學員嚴管『坐小凳』是體罰,你怎麼界定?那是一種學習,你有體罰證據嗎?我對這些負法律責任,你們有什麼不服的可以找上級反映。」

楊明山還多次在有昆明市中級法院人員參加的監獄召開的減刑會上吹噓說:「我們對法輪功的轉化工作取得很大成績,並且得到了省『 610』的充分肯定。」

2011年,女二監還組織了兩次所謂唱紅歌活動,並且編排了侮辱、誣衊法輪功的小品。

楊明山對女二監迫害死法輪功學員沈躍萍、王蓮芝、史喜芝;使萬喬英致殘,以及違法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侵犯法輪功學員人身權利負有直接領導責任。

副監獄長王麗美

王麗美

王麗美,原副監獄長。自2002年起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女二監積極執行「610」的指令,為了取得「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政績,參與組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種行動。

她是推行處罰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坐小凳子長達15個小時的推手,是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指揮者。

王麗美已於2018年退休,但她對沈躍萍、王蓮芝、史喜芝在女二監被迫害致死等負有直接領導責任。

原教育科科長李冬冬

李冬冬,女,原教育科科長,現任女二監副監獄長。她積極執行女二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種政策措施,每兩個月就組織一次所謂的「揭批」法輪功大會,她每次都要在大會上造謠污衊法輪功。

李冬冬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揮者之一,對被迫害致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負有直接領導責任。

原集訓監區專管隊長楊歡

楊歡,女,原集訓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隊長,後任教育科副科長,現任女二監二監區監區長。楊歡自2005年到外省學習了馬三家迫害法輪功的經驗回來後,擔任了集訓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隊長。

她心毒手狠,常常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她直接指揮和參與用關「禁閉」、「坐小凳子」、「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更沒有人性的是:在「禁閉」期間不准學員洗澡、不准洗臉等。昆明法輪功學員繆青由於不服從獄警的無理要求,被關禁閉幾年,一直到釋放。

楊歡與丁瑩曾經2次指揮獄警,用手銬將法輪功學員趙飛瓊銬在辦公室窗子的鐵條上,6個獄警同時用6個不同型號的高壓電棒電擊趙飛瓊身體的敏感部位,獄警一直電了她2個小時。

第二天,由於趙飛瓊不妥協,表示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功,楊歡又指揮著獄警繼續用2根高壓電棒電擊趙飛瓊,這次又連續電擊了3個小時。

楊歡縱容獄警謝玲指揮服刑人員8次毆打、手銬吊銬安徽籍法輪功學員張磊。

楊歡還指使包夾在法輪功學員方世梅飯中暗暗拌入被磨碎的損害中樞神經的藥物,吃了飯後,方世梅整個大腦像要裂開似的疼痛,整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身體日漸衰弱,後來監獄怕承擔責任,讓家人作保外就醫。

楊歡的惡行卻得到了上級的青睞,2019年1月30日,楊歡在中共邪黨司法部召開的全國司法行政系統表彰大會上,獲得「全國監獄工作者先進個人」的所謂表彰獎勵。

原集訓監區專管隊獄警謝玲

謝玲,女,原集訓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獄警。警官學校畢業的謝玲,由於受中共「鬥爭哲學」、「無神論」的灌輸,性格蠻橫,天不怕、地不怕、敢於誹謗神佛,肆無忌憚地迫害「真、善、忍」信仰者。在集訓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中幾乎都有她的身影:

她兩次參與用6個高壓電棒電擊法輪功學員趙飛瓊。謝玲唆使犯人劉淑瓊說:「趙飛瓊不『轉化』,你用小凳子把她砸死。」

有一次天很冷,謝玲指使犯人將趙飛瓊的衣服全部脫光,讓她在禁閉室光著身子蹲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讓她穿上衣服。

謝玲親自參與、指揮犯人8次對安徽籍法輪功學員張磊拳打腳踢,3次用手銬吊銬。

有一次,她見犯人用手銬銬不住張磊,就罵說:「你們白吃飯,我來!」她用腿踩住張磊的手,最後將張磊強行銬上,並且將張磊吊銬在雙層床上,致使張磊多處軟組織損傷。

2006年5月份,安寧昆鋼的法輪功學員高惠仙被關進禁閉室,獄警謝玲用各種方法侮辱她,讓她大熱天的穿著棉衣出去操練,每天從早上7點就開始,專門要她曬著太陽,每天只讓上3次廁所,全天只給一小瓶水喝,高惠仙在禁閉室被關了近5個月。

原集訓監區監區長丁瑩

丁瑩,女,原集訓監區監區長。丁瑩對其領導下的楊歡、謝玲等獄警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負有參與、指揮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女二監被追查國際追查的其他獄警名單

女二監除了以上6名主要責任人被列入「追查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名單外,還有以下68人被列入追查名單:

孫凌爽、林小婉、景娥、宋建麗、司曉燕 、李翔 、曹銳、妥紅芬、張迎芯、靳娟娟 、沈丹、葉融慧、郭瓊生 、王豔、楊永芬、馬麗霞 、曾覺 、王麗 、周穎、景絨、鄭頻、倪麗宏、李瑩瑞 、孔茵茵 、李金會 、張定芳、雷亞梅、王琳琳、梁敏、朱梅、王國燕、王昆鴿、王紅、朱玲、丁檜、丁一、李吉、李燕、周瑩、王黎黎、楊永芳、龍雪松、張楠、黃濤、于桂雲 、吳旭英、萬雪梅、湯玉芳、張燕華、趙曉霞、雷煜 、張英、倪麗江、文曉琴、劉振華、孫曉紅、吳劍波、張瑛、王燕、趙峰 、劉燕、劉彬山、劉淑瓊、夏昆麗、林曉雯 、張頂芳 、陳竹芬、梁潔。

雲南省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人員遭惡運者不少於131人,原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被判刑12年;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被判死緩;2019年5月,原雲南省省長、省委書記秦光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共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原雲南省長李嘉廷被判死緩入獄,他的妻子王驍上吊身亡,兒子李勃被判刑15年。

而今中共迫害法輪功已四面楚歌,全球譴責迫害。

2019年7月20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發布聲明,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立即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要求中共允許國際社會對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進行獨立和透明的調查。

7月20日,德國外交部人權專員考夫勒女士在德國外交部網站發表新聞公告,代表德國政府公開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7月17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見了27位來自17個國家的宗教迫害倖存者,包括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川普總統說:「我將永遠與你們並肩站在一起」。

今年5月,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被告知,美國政府將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禁止入境。人權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亦在懲罰之列。美國國務院官員告知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7月,法輪功學員將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等一批迫害者名單遞交美國國務院。

目前世界上有28個國家已經制定或準備制定類似於美國的《馬格尼茨基法》,對人權迫害者拒發簽證、凍結海外資產。

(完)

資料來源:明慧網 #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8-27 6: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