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任姓男子:民間提出的 「五大訴求」

遊行隊伍經過上環西港城,有市民舉起寫有五大訴求的海報。(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9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8日訊】

一、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二、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成立有法律約束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
三、收回六一二暴動定性
四、撤銷對「反送中」抗爭者的無理控罪
五、落實真普選(7月前為林鄭下台

林鄭對「五大訴求」作出的回應

一、6月:《逃犯條例》草案「暫緩」;7月:《逃犯條例》草案 「壽終正寢」。
二、7月:由監警會調查過去兩個多月反修例風波的工作。
三、6月:強調定性示威活動是屬於警務處的責任,贊成及同意「暴動」的說法;7月表示無為當日集會作任何定性,亦不影響日後由律政司負責、不受外界干預、視乎證據的獨立檢控工作。
四、7月:特赦被捕者違反香港法治精神,法庭裁決須依法辦事。
五、6月:不會下台;未見對真普選訴求作出回應。

「堅拒溝通」合理嗎?

兩個多月以來,經過無數「和理非」及「勇武」的抗爭,政府一直躲在警察武力背後,迴避回應民間的「五大訴求」,拒絕正面的溝通,只數次以「堅拒」作為對五大訴求的正面回應,折騰近三多月後,始聲稱「構建溝通平台」。如此做法,實在令人懷疑其以政治方法解決問題的誠意。

政府提出「堅拒」背後的薄弱理由,社會各界、甚至前任及現任官員及議員均有提出合理的反駁。然而,政府只以冷漠的無視作回應。

以溝通解決問題是文明的共識。要逆其道而行,除了明顯不成立的「對方不願意溝通」,就只有「己方無法作出任何妥協」的情況,「堅拒溝通」的才有其合理性。

政府「堅拒溝通」,背後正是「無法作出任何妥協」的假設。以下,我將一一闡述示威者的「五大訴求」與政府的「堅拒溝通」中間,政府可以主動作出溝通及讓步的極大空間,以擊破虛偽的謊言,論證政府其實並沒有盡力去以政治途徑解決問題。

「五大訴求」與「堅拒溝通」間可考慮之方案

一、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由最小讓步起之可行方案)
1. 重申並解釋已作出之讓步
2. 詳細解釋為何不可能亦不會再推此草案
3. 為何不「撤回」提供合理正面解釋
4. 聆聽、溝通,詳述現時決定背後的考慮以及不同方案的可行性
5. 對不再推此草案定立實質期限,並作明確的口頭或書面承諾
6. 除了「暫緩」、「壽終正寢」等口頭承諾,根據議事規則,宣佈最長時間的「押後處理」
7. 承諾考慮「徹回」的可行性,提出實質的後續處理方法,並定期跟進及報告
8. 與支持者詢議,舉行及參考民調,聆聽多方意見,讓建制派及政府有足夠下台階後決定是否「徹回」

二、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成立有法律約束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由最小讓步起之可行方案)
1. 解釋監警會將調查的項目及當中的流程
2. 承諾將會向公眾匯報的事項及調查工作時間表
3. 以增加透明度、改善程序、擴大調查及監察權等方式,增加市民對監警會「監警」能力的信心
4. 以加入獨立成員、邀請廉署參與等方式增加監警會調查獨立性
5. 宣布將徹查警暴以及公眾關注事件(如是否有警黑合作、指揮失當、選擇性執法、違反警例等情況)
6. 承諾考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行性,訂立條件或時間表
7. 與支持者詢議,舉行及參考民調,聆聽多方意見,讓建制派及政府有足夠下台階後決定是否「獨立調查」

三、收回六一二暴動定性(由最小讓步起之可行方案)
1. 重申政府或警方定性均從不影響法庭判決
2. 引述並支持盧偉聰「無定性」六一二為暴動的說法
3. 承諾調查,參考專家意見,聆聽多方意見,讓建制派及政府有足夠下台階後決定應否更正「暴動」定性

四、撤銷對「反送中」抗爭者的無理控罪
1. 表明因硬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為政府責任、部分政府或其支持者之行為或言論可能曾刺激示威者,且大部分示威者非主張港獨,只因勇於求真、愛港、年輕衝動、或許存在的煽動,始作出違法行為為由,向法庭以求情信陳明及請求從輕判罪。
2. 宣布或承諾判決後將考慮運用特赦權減輕判刑(對面對「暴動罪」指控之示威者及或面對「酷刑罪」指控之警察均可納入考慮)

五、落實真普選
1. 承諾向中央反映訴求
2. 提出「831框架」內重啟政改的可行方案,例如修改選舉委員會產生辦法
3. 承諾請求中央重新檢視「831框架」

雖然以上方案未必盡都可行、有效或廣為接受,但微小如我這普通市民,也能想到如此多的方案,且當中顯然有可行、立竿見影的做法,實難以理解如果政府有誠意解決問題,為什麼要「拒絕溝通」。

解決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我同意,只部分滿足五大訴求,必未能讓所有市民收貨,但政治從非滿足所有人,每多一分讓步、每做一點應做的事,便能接近和平平息抗爭多一點。

政府聲稱反對以暴易暴,反對抗爭者以「民暴」易「政暴」,但自身卻以「警暴」及更強的「政暴」嘗試去「易」以上所述的「民暴」。除了抗爭者必不同意以外,相信稍有一點良知及理性思考的「藍絲」也不會「收貨」。反觀以上方案,只要承諾調查、聆聽及參考多方意見,願意溝通、聽取民意的形象及實際做法,更有助挽回黃藍雙方民望,重新建立誠信。

要知道,令人不滿的不是做了什麼,而是有什麼可以做、應該做而沒有做。而最令人不滿的,是死不認錯、倒行逆施,不解決問題,反只求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9-08-28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