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德港僑:多數德國人支持聲援香港反送中

旅德香港僑民和留學生於2019年8月17日,在柏林著名的勃蘭登堡門廣場集會,聲援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张清飖/大紀元)

人氣: 8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由於港府堅持不回應香港民眾的五大訴求,警方使用越來越激烈的暴力對待抗議者,讓已進行將近三個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引發世界強烈關注。而海外香港人也在不斷聲援。

香港人在世界各地大報刊登公開信,得到國際上越來越多的聲援。在德國的香港人在柏林、漢堡和科隆等地舉辦活動聲援反送中,還到中共駐柏林大使館前抗議。同時,香港人的公開信也在德國引起很大的反響。為此,本報記者採訪了旅德港僑林先生(Lam Chiu Kit),他是負責港人刊登公開信的德國聯絡人。

港人在德國大報刊登公開信,呼籲德國人關注香港民主自由。(Chiu Kit Lam提供)
負責港人刊登公開信的德國聯絡人、旅德港僑林先生(Chiu Kit Lam)(受訪者提供)

在全球大報刊登公開信 旨在引起國際關注

談到港人在德國大報刊登公開信的動機,林先生表示:「我們的動機非常清楚,希望能引起國際上的關注,希望外國政府跟外國人可以支援反修例運動。」

林先生說,他參加這項活動是因為,「我也擔心香港的言論自由、政治訴求和表達個人意見的空間會越來越小,所以作為一個在德國支持民主自由的人,我參與了這項計劃,成為了德國跟報館之間的聯繫人。」

「我來到德國之後,每隔一兩年都會回去香港。我感覺到香港的政治氣氛越來越繃緊,香港人在談論不同的政治議題的時候,他們的感覺也在不斷地變化。」林先生說。

德國各界反應很正面 主動伸援手

林先生表示,反送中公開信在德國發表之後,德國社會上極大部分人的反應都很正面,「公開信登出以後,我收到很多採訪的要求跟私人的信息。他們跟我說,『十分欣賞你們的動機,也希望可以幫助。』」

他談到,「很多人通過登報的計劃,知道了我們的情況,伸出了援手。比方說在柏林,已經有非常多的德國人也參與集會或其它有關的行動。可以說他們的反應非常正面。」

林先生表示,「我身邊的人都很清楚這個運動發起的背景。我的家人、同事,還有很多德國人,主動表示支持,也有些實質的幫助,比方說翻譯或是在聯絡上有什麼資料需要去查詢,他們也有幫助我。」

在德國政界對於反送中公開信的反應也很積極,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9名議員在6月27日發表聯署聲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權不容磋商》,呼籲香港政府正式撤《逃犯條例》。此外,包括德國國際人權組織、德國為了壓迫民族協會等人權團體也都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

德國政府發言人斯特芬·賽伯特(Steffen Seibert)於8月16日表示,德國政府呼籲中國(中共)應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解決香港抗議運動。賽伯特強調了言論自由和法治,他敦促中國(中共)遵守基本法。他還重申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觀點,「必須盡一切努力避免暴力,並通過對話找到解決途徑」。

林先生還介紹說,「歐洲議會在6月中旬也談論了香港的議題,發起人是德國綠黨的一位議員,希望在9月份復會時,看還有什麼能夠幫助香港,我們也在安排之中。」

《逃犯條例》修例已超越政治 引發港人恐懼從而抗爭

為什麼這次會有這麼多香港人參與反送中,林先生認為,從雨傘運動到現在,香港人民對民主的訴求還是非常強烈,《逃犯條例》風波其實只是一個引藥,把炸彈給引爆。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為什麼這麼多香港人參與,就是修例的問題其實已經超越了政治的問題,而是恐懼的問題。

「不是說我要什麼,我追求什麼政治的理念,不是的,這裡是每個香港人都可以親身感受到,這樣的條例通過以後,對於他們在香港的人身和言論自由的危害有多大,所以我覺得這是最主要的問題,因為恐懼而讓香港人站出來。不是一個普通的政治問題,是由於恐懼產生的不安,所以他們要出來反對送中法案。」

只談生意 不顧人權的做法非常短視

香港反送中運動要得到德國工商界特別是大公司的聲援,目前尚有一定的困難。林先生談到兩點原因。

第一點,很多德國人認為,中國在經濟上有這樣的實力就是成功了,我們跟中國做生意,我們應該學習他們的模式,這是一個非常天真的看法,因為中國的經濟成就是用了很多普世價值來交換的。跟他們做生意,只談錢不談其它的事,這是非常天真的說法。

第二點,很多大公司和商人因為不想開罪中共,不去談及它的人權問題,這種做法是非常非常短視的。

「因為香港歷來是有法治、有自由,有一個獨立的法律體系的城市,非常多的資金跟商貿往來都是經過香港的。如果香港變成了和上海或深圳一樣的城市,德國就失去了一個重要的窗口,或者說是在亞洲的據點,往後他們跟內地做生意的難度將會大大的提高。失去了香港這個自由的窗口,對運營商還是會有長遠的負面影響。我覺得很多德國人也沒有看見這一點。」

做好自己的本分 相信有光明的一天

當然,有些人認為德國離香港那麼遠,港人在德國做這些沒有多少用。針對這個問題,林先生表示,這要從兩個角度來談。

「第一個角度,在國外的香港人支持香港反修例,已經過了有沒有用的這個問題了。因為不管有沒有用,我們都要嘗試,沒有用也好,也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我就不能光坐在電腦面前看香港的示威者承受這麼多警察的暴力,他們的訴求沒有得到答覆。這是個人對自己的要求。不管有沒有用我們都要做好自己的本分。」

「第二個的角度,歐洲的議會談論過香港問題,德國也有議員為香港人發聲,外僑也對香港的今後表示關注,我非常相信有些時候影響或效果不能說一時三刻就可以呈現出來。我們好像在種下一顆種子,讓德國人知道,香港的局勢越來越嚴重。到了有什麼重大的事故在香港出現的時候,他們肯定會有一個比較好的反應。」

「對於這些民主自由的追求,是很難一兩天就可以看見成果,可是這些重要的價值要堅持下去,我相信每個人都很清楚,不是說我們今天就可以成功,就可以完成了我們的抗爭,可我還是相信還有光明的一天。」#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8-29 8: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