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職務與「植物」

作者:青松
保護夏日植物

那令無數人心心念著放不下的職務也許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滅,只是生活的裝點,並不代表永恆。(Pixabay.com)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

老家一位親戚來旅遊,中午招待他吃飯。

許多年不見,親戚對我們講的第一句話是:現在什麼職務聽到這句話,我心裏很不舒服。他不問我們生活、孩子,只關心我們的職務,這明顯是老家那種官本位的思想。雖說反感,但我清楚,這位親戚直率,不會拐彎抹角,所以也算是他的優點。

我不想在職務這個問題上多費口舌,只敷衍一句:沒什麼職務」。親戚正想開口說話,在旁邊的女兒突然接話過去,反問我:「媽媽,我們家有植物啊,我們不是養了一棵含羞草嗎?」女兒天真的話逗得我哈哈大笑,我趕緊回應:「對,你說得特別對,我們有『植物』……」

大家都跟著哈哈笑,一場尷尬的對話以歡笑結尾。話題就此岔開,大家開始聊別的。雖然親戚還是變著法地詢問我們的資產,比如問月薪多少、房價多少、房子面積多大,等等,我好像都沒有一開始那麼反感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女兒把「職務」等同於「植物」的天真。

多少人為名利而奔波,把職務之類代表錢權的身外之物當成重中之重,得到的眉飛色舞,得不到的灰頭頭喪氣。說到底,那令無數人心心念著放不下的職務也許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滅,只是生活的裝點,並不代表永恆,也不能決定我們的幸福。

記得和女兒第一次種含羞草就以失敗告終,因為我不會照顧,含羞草長了沒幾片葉子就枯掉了。我們感到遺憾,但不會覺得天要塌下來,因為不過是一棵植物而已,大不了從頭再來,繼續種。如果能以對待植物的心態對待職務,我們是否就都多了些平和,而少一些勞累奔波呢?@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的有必要做出徹底改變,才能改善工作體驗嗎?換老闆、自己當老闆、兼職、多職……前面章節難免令人這麼想。可是,解決之道往往是從更微小的改善開始。
  • 明成祖朱棣著袞龍袍像。(公有領域)
    成祖得天下後,選拔了一批親信大臣「並直文淵閣,預機務」。對待功臣和追隨自己的,他採取與明太祖不同的做法,即善待他們,並且只要是自己選中的就用人不疑。他曾對群臣說:「君臣不能保全者,常始於不相信。苟不相信,即父子將為秦越,況君臣乎!吾於諸功臣,報之厚而待之誠,常見其善,不見其不善,惟其才而任之,保功用人,可以兩得。」如御史曾彈劾西寧侯宋晟專權,不經報告就處理事情,成祖就對御史說:「任人不專能辦成事情嗎?況且一個大將遠在邊關,怎麼能要求他事事都根據朝廷的旨意呢?」為此,成祖還特意下了一道敕令,讓宋晟便宜行事。
  • 王皇后與永曆帝感情非常好,在顛沛流離的日子裡,他們患難與共,相互扶持,將風雨飄搖的南明苦苦撐了十六年。示意圖。(公有領域)
    很多人認為,崇禎皇帝在煤山自縊之後,明朝就滅亡了,其實並不是。明朝的宗室在南方建立了「南明」政權,持續抗清,堅持了近半個世紀。 她就是「南明」最後一位漢族皇后,國破家亡時,為保氣節,她選擇了扼喉自盡,悲壯殉國。
  • 我希望在孩子眼裡,我是一個「還不錯的大人」。雖然很想讓孩子看到自己完美的一面,但也知道自己並不完美。不過,與其因為不完美而難過抱怨,我想讓孩子看到的是:即使不完美,仍然努力活得精彩的自己。
  • 老人
    任何人都希望對人有幫助,爸爸媽媽是世界上最希望能幫到你的人。所以工作、人際、小孩……任何最近生活中遇到的事情,把它們說出來,問問爸爸媽媽,以他們的人生經驗他們會怎樣面對。有時你抱持的心態是聽聽,可是會發現其實可以參考,甚至讚嘆!
  • 一天,一位曾算過的朋友,只帶了一個人的出生年、月、日、時和性別來,其本人並沒有來,就叫我批算一下。我知他什麼意思,是想考我一下,到底是否真有算命這回事。後來這個命主每年都找我幫他批命,持續十幾年。
  • ,唐代傑出詩人。他一生憂國憂民,關愛百姓,關注未來,呼喚正義,以其自覺和深沉的社會意識創作詩歌,其詩 「渾涵汪茫,千匯萬狀」(《新唐書》)。
  • 在長安朱雀大街南端,陳列出玄奘從印度用二十匹馬馱回來的佛經,520夾共657部、如來肉身舍利150粒,以及金、銀等佛像七尊。僧尼隨行護送,各色儀仗莊嚴隆重,香煙繚繞,散花供養,梵樂偈贊不絕。競相瞻仰的百姓、士人和官吏集聚如雲,十分擁擠。為避免踩踏事件,官府通知大家就地燒香散花,不可移動。
  • 若把人生比作一潭水,有人從中看到世外桃源,有人看到飛鳥掠影,有人看到藍天白雲,有人看到無底深洞,也有人看到那還是水。看待的角度,產生不同的境界。人們常說,人生就是一場修行。誰能從中領悟,誰就從中體會到壺中洞天的美妙。古代有不少詩詞,寫出了人生別有洞天的精采一面。
  •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攫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