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名香港抗爭者致內地同胞書

8月7日夜間,香港市民發起觀星活動,抗議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購買觀星筆的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
8月7日夜間,香港市民發起觀星活動,抗議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購買觀星筆的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人氣: 131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9日訊】 對於香港反送中抗爭中,中共當局一直不敢告訴國人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和事件真相,從開始嚴密封鎖1百萬、2百萬人上街,事件不斷升級無法完全遮蓋後,又單純地將抗議者的行動徹底污名化,把整個民主運動詆毀為「暴動」,及至「顏色革命」,把示威人士叫作「港獨」,煽動大陸民眾的民族仇恨,但事件的起因、真相是什麼?在大陸網絡上則被完全封殺。

以下是一位普通香港示威人士致大陸同胞的告白。

致廣大內地同胞

在香港這場有如六月飛霜的風暴中,我是其中一名微不足道的抗爭者,也許我並不足以代表其他抗爭者們發言。可是,這場自六月展開的風暴,就是由一群都像我一樣微不足道的抗爭者所形成的。所以,請容我向你們娓娓道來,究竟身處在這場風暴風眼之中的人們,在他或她們的瞳孔中,映照的是一幅怎樣的景象。

在闡述一切之前,請先容我們向你們道歉。就一直都沒有向內地同胞,就這場抗爭作出任何的解釋和說明,我深深感到抱歉。

因為由一開始,我們當中就沒有任何人預想過,這場風波會發展至今天的規模。所以,也就未曾想過向身處內地的同胞,作出任何說明。可是,到今天事已至此,這明顯再也不是一場只關乎香港本地人未來命運的抗爭;這也是與全中國十四億同胞的自由與未來密不可分的抗爭。

這不是一場關於港獨、關於香港要與內地割離的抗爭。

這是一場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內地同胞,在三十年前於天安門廣場外,所遺下的悔恨、鮮血與淚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爭。

「去遊行,天安門廣場。」

「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三十年前的那一幕,一位頭纏紅巾、腳踏自行車的北京大學生,與記者對話在鏡頭下被記錄下來的那一幕。

至今仍在香港人之中,在我們抗爭者之中廣為流傳。

不因為什麼,只因為香港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那一夜,就從來未曾與內地同胞割離。

想要割離我們的,從來只有在高處俯視我們的極權。所以你們在新聞、微信和內地一切的資訊傳遞平台中,只會看到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壞、看到一群黑衣暴徒毀壞國旗、一群黑衣暴徒攻擊警察。

卻不會看到,香港市民被警察在和平示威中刻意瞄準頭部射擊重傷致盲;不會看到穿上制服的警察,與攻擊市民的黑社會交頭接耳互相寒暄;不會看到我們的特首,對死諫的年輕生命逝去的冷漠;不會看到打著支持政府旗號的暴徒,可以四處隨意攻擊平民卻不會受到法律制裁;不會看到香港的年輕人,被黑社會斬斷手腳根癱倒地上鮮血淋漓的一幕;不會看到代表國家的中聯辦官員,公然在聚會中煽動鄉紳黑社會攻擊平民的一幕。

這一切,都是這場抗爭活動的規模,愈發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

因為香港沉默的多數、有良知的善良一群,也漸漸看清楚在極權政府下的一切,包括法治、民主、自由等種種承諾,都只會淪為統治者為掌控權力而拋下的謊言。在極權政府眼中,掌控社會、維持秩序的方法,從來都只有謊言、恐懼和暴力。這也是為什麼香港市民,會在一區接一區中相繼起義、前仆後繼。我們攻擊的從來不是中國、不是內地同胞,而是我們共同敵人——以極權統治人民的(中共)政府。

這一場抗爭,將香港體制中的貪污、腐敗以及公權力的不受控與法治的崩壞,一層接一層地揭露。使香港的沉默多數人終於開始明白,抗爭爆發以前所謂歌舞昇平的香港,究竟是有多麼的墮落與腐朽。

也許,在多數的內地同胞眼中,我以上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在香港發生的一切都是外國勢力所策劃的反中活動。於此,我也不抱任何希望可以說服你立即改變心意。但我真誠的相信,總會有一天你會回心轉意,總會有一夜你也許會回想起二零一九年這一場在香港的風暴,這一場由香港年輕人發起的抗爭。

在歷史中,這場風波多半會是小小的漣漪;更可能的是,這會是一場失敗的抗爭。就如同三十年前在天安門前的那一夜一樣。在抗爭者之中,我們很多人都清楚、都知道,這是一場強弱懸殊至極的抗爭,比三十年前的那一場風暴更令人感到心寒、絕望。

可是,為什麼我們依然要站出來?

像他,就如八九年那天風和日麗的白晝,在北京腳踏自行車的年輕人所說的一樣:

「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這場抗爭也許是香港人的最後一場抗爭。在這場抗爭以後,香港人很可能再也無法與廣大內地同胞中的自由民,再一次並肩同行。香港人這個身分、這個族群,也許在這場抗爭失敗以後,很快就會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可是,希望各位內地同胞謹記,香港的抗爭者,從來都不是你們的敵人。

在此,我謹向各位身處內地,仍冒著極大風險聲援香港的同胞、自由民們,致以最真誠的感謝,任何字句或詞語,都沒有辦法表達出抗爭者們對你們的感激,望你們即使孤身一人,也能夠繼續堅守信念,直至囚籠打開的一刻。對於在極權統治下不敢發聲的同胞,我們也絕對理解你們的艱難處境,有你們的明白和心意,香港抗爭者絕不孤冷。

最後,我想提及一句在香港抗爭者之中廣為流傳的句子:

「希望在抗爭成功後的某一天,能夠在煲底(香港立法會示威區)脫下面罩相擁、再會。」

在此,我也衷心祝願身處內地勇敢的自由民們、以及廣大內地同胞:

「希望與各位在某一天,能夠在真正自由的中華國度中相擁、再會。」

這一切,也許都是我們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與善良的中國同胞在彌留中所遺下的囑咐的宿命。

但這份宿命並不是一個詛咒,而這份薪火也必然會繼續流傳。

這一個夏天,香港人會為歷史留下一個印記。

如果,這個印記同時能夠為七百萬香港人,以及十四億中國人民的自由,帶來一點點正面的影響,這樣,對我們這群身在香港的抗爭者來說,就已經心滿意足。

在思考該如何寫這封書信的時刻,窗外的抗爭仍在激烈的進行中,不知道未來的日子會變得如何,但願上天保佑所有良善的人。

此致

一名微不足道的香港抗爭者 上
二零一九年 盛夏    #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8-09 5: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